640.第64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和妻子说这话,随后两人也说到了家里老人的情况。 张云佳便说到时候会和金倩一起去林阳,一是担心金倩的身体状况,二则是回去看看父母。这句话让刘伟名很感动,刘伟名也时常打电话回去问候父母,关心一下他们的身体状况。但是却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家去看望二老了。从心底里,刘伟名是觉得自己愧对父母了,不是个合格的儿子。虽然老人从来没有说过刘伟名的半句不是,可是刘伟名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电话打了十几分钟,打完电话后刘伟名发现孩子都趴在沙发上睡着了,刘伟名心疼地抱着孩子睡到了孩子的传上,替孩子盖好被子,在孩子脸上亲了一口后才轻轻地掩上门退出了卧室。
刘伟名转身时,意外地发现李梦晴就站在门边,她没有穿衣服,只围着浴巾,但是望着刘伟名的眼睛却是流着眼泪的。
“怎么了?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还喜欢哭鼻子啊?你看孩子都没哭了。”刘伟名走过去替李梦晴擦了擦泪水温柔地说道。
“我是开心才哭的,刚刚那一幕是我做梦才能梦到的。”李梦晴抱着刘伟名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说道。
“傻瓜,我说过了,等我辞爸职后我会天天陪在你娘儿俩的身边。”刘伟名抚摸着李梦晴的背,然后小声在李梦晴的耳边说道:“你可是言而无信的,刚刚还说自己在里面的等我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再说了,我都洗了那么那么久你还没进来能怪我吗?”李梦晴娇羞地说道。
“我不管,我只知道你言而无信,必须惩罚你。”
“怎么惩罚?”
“惩罚就是,再陪我洗一次。”刘伟名说完之后一把把李梦晴横抱在怀里快步往浴室而去。紧接着浴室里面就想起来李梦晴尖叫声,随着的便是一下接着一下非常有节奏的旋律响起。
刘伟名第二天一早便离开了李梦晴的家,拿着手机翻着以前存过的号码。一边下楼一边播着。
“喂,是刘伟名吗?”对面传来一声有点慵懒的女人声音。
“哈哈,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其实我打这个电话之前我是很犹豫的,我想万一你不记得我了我该多尴尬啊。”刘伟名笑着说着。
“瞧你这张嘴损的,我阿依古丽是这样的人吗?怎么啊,你这么一大早打电话给我不会只是想验证一下我是否还记得你吧?”阿依古丽明显也是很高兴。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刘伟名反问道。
“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不像你刘伟名的风格,也不是官场中人该有的风格。”阿依古丽说道。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不过还真被你给猜对了。今天刚好是星期天,我想请你和你丈夫一起出来喝杯咖啡,不知道是否有这个荣幸?”刘伟名笑着说着。
“你再这么说我还就真不去了。”阿依古丽佯装生气地说着,随后又说道:“不过我丈夫不在国内,他还在欧洲工作。我一个人去你请不请?”
“能单独近距离的欣赏以为美女我当然更加乐意了。”刘伟名开着玩笑说道。
“虽然知道你是奉承我的,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说个地方,我吃完早餐就过去。”阿依古丽也笑着说着。
刘伟名说了地点和时间,走到楼下坐上车开了出去。他是吃了早餐的,李梦晴虽然昨晚“饱受摧残。”,早上都还精疲力倦,但是依然早起给刘伟名做了早餐。刘伟名早起的原因是因为他上午还有事,他知道省w书记韩大成的家人都住在北京,既然自己来北京了,怎么都要去看望一下韩大成的妻子的。虽然自己顶的是皇亲国戚的头衔,但是自己却依然是在人家手底下干活。能搞好关系尽量搞好关系,姿态必须摆足。至于韩大成的家在哪个地方刘伟名便不得而知,但是这难不倒刘伟名,或者说这难不倒驻京办。驻京办的人主要就是干这个的,要是连省w书记的家在哪个地方都不了解这个驻京办就完全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了。
就在刘伟名拿起电话准备给王明杰打电话的时候王明杰的电话却先打了进来了。
刘伟名戴好车载耳机,按下接听,但是没有说话。
“刘书记您好,没打扰到您吧?”王明杰的声音传来,其实王明杰早就想打刘伟名的电话了,只是害怕打扰到刘伟名睡觉便一直没打、他非常兴奋,兴奋的几乎一晚上都没睡觉,但是即便如此,早上起来却依然精神饱满,手里一直拿着电话看着时间准备给刘伟名打电话。他能不兴奋吗?市委秘书长姚宏昨天晚上亲自给他电话,跟他说了组织上经过考察决定暂时从驻京办调他过去给市委书记刘伟名同志当秘书,并且在电话里就直接完成了秘书上任前该有的组织谈话。王明杰能不兴奋吗?他等这一天等了太多年了,虽然两者是同一级别,但是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秘书干好了那可是个一步登天的好机会啊。王明杰接姚宏电话时手都是抖的,他都感觉到自己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
当然,他知道,这不可能是姚宏突然想起自己这个在外多年的同志,而是刘伟名觉得自己不错。想到这,他对刘伟名更加的感恩戴德。
姚宏通知他,让他今天下午跟刘伟名一起回白山上任,让他务必尽快地把工作交接好,说是刘伟名的事非常重要,绝对不能耽误。姚宏接了姚宏的电话之后便给自己的副职打了电话,半夜把人叫到办公室把工作给交接的清清楚楚。然后把自己要收拾的东西收拾的干干净净,把幽怨躺在上的妻子弃之不顾,半夜翻出买了很多年一直没看过的几本关于领导秘书的小说一字一句地读者,一直读到凌晨,随后又从网上找各种各样关于秘书的书籍,把名字记下,让人今天上午必须给自己买过来,花多少钱都要买过来。王明杰非常珍惜这次机会,王明杰知道,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崛起的机会了,要是错过这一次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他暗暗发誓,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秘书当好,要让刘伟名满意。
“我在车上,我正有事找你。你现在在哪?”刘伟名没有跟王明杰说那些没用的废话,直接说道。
“我在办公室里,请刘书记吩咐。”王明杰意识到刘伟名找自己有事,立即严肃着。
“你知道省委韩书记的家在什么地方吗?”刘伟名问道。
“知道,就在。”王明杰立即就准备把韩大成家的位置说出来。
“你不用说,带我去就行啦。另外帮我带点东西过来,你们是专门干这种工作的,比我熟悉。我现在开车去你那,你准备好了在门口等我。”刘伟名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驻京办主要工作就是迎来送西往的,还有与京城里的大人物打通关系,既然打通关系那么这送礼就是一门必做的功课了。所以刘伟名才说他比自己熟悉。一般来说驻京办都有一些常备的礼物,哪些领导喜欢什么都是有记载的,由他们来选礼物比刘伟名自己选要好的多。
刘伟名把车开到的时候王明杰已经站在门外等候了,手里提着两个很是精致的包装袋。
见刘伟名把车开过来了立即走过去帮刘伟名打开门,刘伟名会意,直接下车坐到了副驾驶位置。
“刘书记,谢谢您,谢谢您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干的,不会亏负您的栽培。”王明杰一边开车一边感激地说道。
“我给你什么机会了?机会只有你自己才能给自己。”刘伟名淡淡地说道,作为一个领导,在下属面前必须要保持一种必要的严肃以及一种高深4“是的。”王明杰有点惊讶,同时也有点欣喜。惊讶的是刘伟名竟然会特意看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的简历,而欣喜的也恰恰就是这一点。“我大学毕业便分配在办公室秘书处,任毛德全同志的秘书。”王明杰说到这特意看了看刘伟名的脸色。因为毛德全作为自己曾经的主子,自己并不好说他被双规然后判了无期徒刑这样子的坏话,但是这件事情发生已经很多年了,而刘伟名又刚来,王明杰并不知道刘伟名知不知道毛德全的事情,所以有点左右为难,想看看刘伟名的脸色行事。
刘伟名其实并没有看过毛德全的简历,他只是在驻京办偶然听人说过王明杰以前当过领导秘书。所以才有这么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