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第64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当然,毛德全事件刘伟名是知道的,毛德全是白山市的常务副市长,在市委市政fu班子中排名第四,但是实力和权力却可以排在第三。网复制网址访问 后来毛德全被纪委双规,贪污三百多万,不明财产两千多万,另外生活作风糜烂,有十几个,而且以手上的职权进行买官卖官的交易。被抓之后直接判了无期徒刑,刘伟名之所以听说是因为这是白山建市以来最高级别领导的贪污案了,据说当时因为这件事情直接让白山发生了官场的大地震,因为毛德全被抓之后牵涉出来的官员从乡镇到县局到市委市政fu一共有四十多个人落网,让白山直接权利大洗牌。最让刘伟名关心这件事的原因就是张炳德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来的。这件事情表面上看起来是毛德全贪污被抓,但是更深层的政治因素却不在这。像刘伟名一看这件事便知道这是因为毛德全挡住了张炳德权利的扩张,两人在政治对弈当中张炳德赢了,而毛德全输了。输了的当然要接受惩罚了,这是官场里的规则。只是让刘伟名诧异的是王明杰竟然是毛德全的秘书。让刘伟名更加诧异的是王明杰竟然在毛德全出事之后好端端的跑到驻京办来了,而并没有受毛德全太多的牵扯,这几乎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一般一个领导要是出事了,他的秘书是绝对无法幸免的,特别是这种关于经济与生活作风的案件,因为作为每天与领导朝夕相处的秘书总会有一些东西你是没办法解释清楚的。另外,即使你真的没有任何把柄作为对手明知道你是自己对头的嫡系难道会放过你吗?在这种领导犯案的事件中,只要对方给你这个秘书制造一点点的麻烦你便就进去了,即使不进去也会一撸到底,成为办公室众多闲置秘书中的一个永无翻身之日。像王明杰这样相安无事,虽然是离开了权力中枢但是却在油水部门驻京办混的是绝无仅有的。这其中说明了很多问题,最重要的有两个,第一,王明杰是个非常知道轻重的人,手脚干净。不然是绝对不可能躲过这一劫的。第二,有政治上敏锐的判断力,没有这点他是绝对不可能爬到这个位置的。当然,作为一个领导,刘伟名只需要判断出这两点就行了,至于其它的,刘伟名并不关心。
其实刘伟名猜的不离十,王明杰大学毕业便分配在了白山市政fu办公室,后来他表现的非常出色,并且与当时的市政fu办的主任关系拉的非常好,一年之后副省长毛德全的秘书外放为官,政fu办主任便操作把王明杰安排成了毛德全的秘书。级别便提到了副科级,王明杰因为脑袋瓜子转,干活很知道揣摩别人的心意,很受毛德全的喜爱,毛德全很相信王明杰,几乎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好事还是坏事从来都不瞒着王明杰,那个时候王明杰有个专门的手机是用来让毛德全的那些们与毛德全联系用的,这个手机就成天放在王明杰的身上。哪个打电话来都是王明杰接听,然后汇报给毛德全,询问毛德全是接还是不接。而且毛德全去哪个女人那里过夜都会让王明杰先打电话通知。王明杰就像是古代宫里的太监一样,每天到点了就端着一些写着妃子的牌子到皇帝身边,让皇帝翻牌子,皇帝翻到谁那晚上就去谁那里过夜,王明杰就得立即去安排。毛德全和女人开心的时候也从来都不避讳王明杰,每次去和哪个女人过夜都是带着王明杰,因为他日常的一些生活习惯王明杰是最清楚的。一般这些女人的房子里都会一间屋子是专门给王明杰住的。后来这些女人想在毛德全面前出头便就只能拼命地巴结王明杰,向王明杰主动献身的也有很多,不过对于这些王明杰都把握住了自己。
因为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毛德全身边的大内总管,他可以得罪满朝文武,但是绝对不能得罪毛德全这一个人,即使这些女人再他也是绝对不敢动手的,虽然这些女人也绝对不敢对毛德全说,不过王明杰知道世事无绝对。这也是王明杰当了几年秘书得出的一个关于秘书的真谛。还是那句,作为一个秘书,你可以得罪所有人,但是就是不能得罪你的老板,或者称之为主子更准确。因为秘书是个特殊的职业,别人要动你,必须要先动你的主子,只要你的主子不倒你就不会倒。相反,你得罪了你的主子那么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他如果真的要狠心动你除非你身上有雄厚到让他望而却步的关系,不然你就死定了。
因为王明杰很好用,毛德全直接把王明杰提到了正科,而且跟着毛德全王明杰也得到了很多的好处,钱当然是没少得,只是王明杰非常的聪明,只拿一些不可能被人查出来的小钱,比如一些下级关于向王明杰这里打听毛德全的消息,总是会拿些烟酒或者是购物卡之类的东西,而且都是最好的,价值也就不菲,那时候毛德全权利很大,每天找他的人不计其数。就光是王明杰接的这些烟酒拿出去卖了就是一笔非常大的外快了,但是王明杰却从来不接钱和一些称之为固定资产的东西,他只接受烟酒这类礼品。王明杰的亲弟弟刚好开了一间超市,王明杰这些东西便全部放在他弟弟的超市里面出售,这样即使是神仙也无法证明出王明杰有灰色收入,而且像烟酒这些礼品也不会有人去查,即使你再贵,这是一个既定的规则。王明杰买烟酒的钱并没有拿回来,而是放在他弟弟那,他要用的时候去找他拿,所以后来毛德全被双规的时候王明杰才没有被查出任何经济上的问题。
就因为王明杰对毛德全任何事情都了解的清清楚楚所以他才更加心惊,他知道,像毛德全这样肆无忌惮的作风早晚有一点会出事。后来张炳德与毛德全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因为王明杰作为毛德全的秘书,对于两人之间的交锋动态了解的清清楚楚,也明白张炳德在上面是有靠山的。而毛德全的靠山却因为年纪大了,外界有传言说干完那一届就要进人大或者是政协养老了,这让王明杰非常的担心。他仔细研究过张炳德这个人,最后的出来,毛德全绝对不是张炳德的对手,而毛德全却并不这样认为,想尽一切办法与张炳德斗争。王明杰最后知道,假如自己不尽快拉开与毛德全之间的距离的话自己早晚有一点会随着毛德全一起遭殃。想到这之后王明杰便私底下极其隐蔽地与张炳德手下的一些人拉进关系。当毛德全准备拿谁开刀时他便先一步将消息告诉对方。当然,这样做第一要做的极为隐秘,第二,一两件就够了,多了毛德全不可能察觉不出来。当然,就因为这样卖的人情让王明杰后来得以安全渡过毛德全案。但是王明杰安全渡过毛德全案最大的原因还在与王明杰他自己。在案发前一年,王明杰便去医院找熟人开了一张假病历单,然后便住进了医院,这样便顺利地摆脱了毛德全秘书的身份。他不能不这么做,不这么做毛德全是绝对不可能把他放开自己身边的。王明杰在医院住了两个月,随后便借口在家疗养拒绝上班。这样一直到毛德全案爆发。爆发后,王明杰属于第二批接受审查的,首先查了王明杰的经济问题,没有任何问题。随后又有两个张炳德的嫡系在张炳德面前帮王明杰说了几句话,张炳德就没有对王明杰下手,随后王明杰自知自己是毛德全嫡系的身份没办法在张炳德一家独大的白山混便通过操作去了远在北京的驻京办上任,人驻京办副主任,级别一样是正科。后来王明杰通过操作变成了副处级的驻京办主任,后来驻京办撤销,变成了办事处,整个驻京办机构降了半级,变成了科技机构,王明杰就变成了非常尴尬的副处级的正科级机构头头。
“你以前担任过秘书工作那就最好了,这次借调你过去当秘书只是暂时的,我身边的事情比较繁杂,现在的那位同志工作能力有限并不能胜任这份工作,所以我就让秘书长帮我物色一位同志够来接替一下。秘书长推荐了你,以你一个副处级来担任这个正科级的秘书确实是委屈你了,不过只是暂时的。”刘伟名不露丝毫口风,口口声声都只是说是暂调。刘伟名这是在为自己留个余地,即使他现在认为王明杰不错,但是谁能保证他真的到了那个位置上了就一定能够胜任呢?
王明杰当然明白像刘伟名这样的领导的心境,笑着说道:“能给您当秘书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是求之不得。同时我向您保证,我一定会遵循您的教导,尽心尽责地干好自己的本份工作。”
刘伟名没再说话,只是点了治点头。然后便问道:“你对下面那些县区的领导班子都算熟悉吧?”
“都认识,很多来北京都是我负责接待的,有些我以前在白山工作时就认识。”王明杰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肯定地说着。
“嗯,你到白山之后就多和这些领导走动一下,毕竟你们都是认识的。”刘伟名没说其它的,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这一句话便代表了刘伟名让王明杰来当书记的主要原因。
刘伟名刚来白山,现在又处在党委调整人事的当口,这句话的意思便就不言而喻了。
王明杰仔细地研究着刘伟名的这句话,然后揣摩着刘伟名的想法。然后肯定地点头道:“我会的。”
“这个手机从今天开始就放你身上吧,你记得开机,我懒的记号码便把这本秘书长给的号码本放在这里,就都一起给你吧。”刘伟名拉开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手机和一个电话本交给王明杰。既然王明杰是当过秘书的,那么就没必要交代太多。
“现在别急着开机,等到白山之后再开。”刘伟名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开始抽烟。
“好的。”王明杰非常恭敬。
“你给我说说韩书记家里的情况吧。”刘伟名接着问道,他其实对于韩大成家里的情况完全不了解,这样冒冒失失的去别人家里非常的不好,搞不好就变成难堪了。
“韩书记的家人都住在北京城里,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不过儿子和女儿成家之后便就都自己有了住处,现在住在韩书记家里的就只有韩书记的妻子,还有一个保姆。”王明杰立即说道,第一这些他都是非常了解的。
刘伟名点了点头,心里便有了底了。
其实去韩大成家里只是一个头意思罢了,自己去见韩大成的妻子,韩大成的妻子绝对会告诉韩大成的,不管自己送什么东西在他家里做多久,只要自己人去了那就是一种态度。像韩大成这种级别的人其实根本就不在乎你送什么东西,他们更在乎的是一种态度,因为越在上面的人越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心里优势,这种心里优势让他们非常渴望和享受别人尊重的那种感觉。这其实是人天生的一种劣根性。
刘伟名其实在韩大成家里呆了十分钟都不到,进去之后便向韩大成的妻子说明来意,然后随便聊了几句。韩大成的妻子并不知道他刘伟名身后的靠山是谁,她只知道刘伟名是白山市市委书记,而自己老公是省w书记,基于这种心理优势,她对待刘伟名虽然算不上冷淡,但是却绝对算不上热情。刘伟名更加不是个喜欢低头去遭人白眼的人,随便说了几句把那价值其实不菲的礼物放在桌子上面笑着打了声招呼便出门了。
出来直接上了车,看了看时间,便让王明杰把自己送到咖啡店。
刘伟名到的时候阿依古丽已经在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