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第64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是不是,我这个朋友他自己心里没注意就让我帮他想办法,我就一直是这么想的。 不是说这个人是我哈。”刘伟名赶紧解释着。
“这样子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第一,不管你去哪个国家生活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不适应,生活习惯、文化等等都是问题,特别对孩子来说是个大问题,对孩子的成长同样是不好的。第二,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不用再在那边重新建立关系。第三,所有朋友亲人都在这里,还有的问题很多很多,相对来说,我在国外呆的时间比较长,接触移民的人也比较多。他们大部分生活都不开心。所以,有很多人问我移民的事情,我都说能不移民最好不要移民,没有哪个地方会比生自己养自己的地方更适合自己。”阿依古丽这次说的非常真诚,看样子她说的确实是非常有感触的。
“确实是,这些问题我确实是没去替他考虑。这次是真的非常感谢你,解决了我??朋友的一个大问题啊。”刘伟名高兴地说着。
“我可什么都没说,只是你们都自己钻到死胡同里去了。如果你朋友加入国籍这件事情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以找我,我想我可以帮点忙。”阿依古丽继续说着。
“你想不帮忙都不行。”刘伟名说道,“过段时间等我朋友把这些都准备好了我会来找你的。”
“行,能帮到的我会尽量的。”阿依古丽笑得很漂亮,有一种成s女人身上特有的美。
“好了,我的事说完了。现菜在问你了,最近过的怎么样啊?身体好吧?”刘伟名换个话题说着,她还真怕阿依古丽继续问自己那个“朋友。”的事了。
“谢谢,身体很好啊。生活也还是老样子,该吃吃该喝喝。每天分为两个部分,上班和下班。几乎所有办公室里的人生活都是这个样子的吧。”阿依古丽淡然地笑着。
“你们老这个样子也不是办法吧,两地分居总不是个长久的事情。”刘伟名有点惋惜地说着。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和他从结婚之后就基本上没怎么在一起了。结婚之后我就调回国内上班,而他则继续呆在国外。一年也很难见上一面,他上次回来还是那次在医院的时候。其实我们两个心里都苦,但是苦也没有用。生活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人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只能是生活要求你适应,不可能让生活来适应你。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做有失必有得,而我想说,有得也就必有失,相比起大部分人来说,我应该是很幸福的了,老公好,婚姻好,家庭条件也非常好,一般人需要考虑的事情我都完全不需要考虑。可是快不快乐从来都不是别人说的算的,别人看到的永远都是你最为光鲜靓丽的一面,你内心的黑暗处永远不会有人看的到。”阿依古丽有点感伤。
“也就是因为这样,人们总是看到别人好的地方,相比之下就看到了自己的不好,所以,长久以来,便就只会看到自己不好的地方。总是会去拿自己最不好的和别人最好的比,越比越觉得自己不幸福,越比就越觉得自己不快乐。网婚姻里面就更加是如此。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人问一对老年夫妻,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可以恩恩爱爱白头到老。老人说,我们那个时代的人生活不好,东西破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修,不会像现代人一样,破了就直接丢了,感情和婚姻就是这样。我觉得老人说的其实就是婚姻的真谛。为什么现在离婚率这么高?就是因为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人民都喜欢攀比,就如钱所说的,总是去拿自己最不好的去和人家最好的去比,一比之下发现自己的婚姻原来是那么的糟糕,于是果断的离婚。要我说,人其实就因为多想想自己好的地方,同时也要善于发现别人身上不好的地方。只有这样你才能生活的快乐。”刘伟名结果阿依古丽的话说着,说这段话其实总要是为了开解阿依古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天天守在自己的爱人身边,说句不好听的话,像阿依古丽这种情况,其实就是活守寡。这样有几个女人可以受得了的。
“受教了,你这些话可是带着哲理的。希望我能够参悟的通透吧,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中午我请你吃中饭?”阿依古丽看了看时间后说道。
“不了,我等下的飞机就要走了,我不可能离开的太久,那边需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下次来北京了再好好的请你吃顿饭。你开车来了没有?要不我送你回去?”刘伟名问道。
“不用了,在北京开车比走路快不了多少,送我回去保不准就让你误了飞机了,我一般都不开车的,刚好我车今天也限号。我坐个公交车回去就行了,下次来北京记得找我,你朋友的那个事情我会先帮着留意,帮你选择一个比较好的国家,等你朋友那边准备好了你再来找我吧。”阿依古丽起身提起包。
刘伟名和阿依古丽一起下楼,等到阿依古丽走远了他才让王明杰把车开过来。中午刘伟名直接在驻京办吃的饭,下午直接就和王明杰两人坐飞机飞回了岭山。
到机场的时候是白山驻岭山办事处的人来接的刘伟名,这个办事处有个名字叫做驻省办,性质与驻京办一样,只是级别没那么高而已。但是他们接待的官运比驻京办的多。一个市级的领导基本上都是往省里跑。往北京跑的机会不多。
刘伟名上了车子就让王明杰把手机开机,然后刘伟名接过手机就拨了个电话。
“唐处啊,你好。我是刘伟名。”刘伟名带着亲密地说着。他打给的是省w书记韩大成的秘书,这个秘书姓唐,级别是个处级,所以刘伟名便叫他唐处。
“我想找韩书记汇报汇报工作。”刘伟名说着,刘伟名这么做是规矩,像这种大领导你不可能不提前预约直接跑过去敲门就闯进去的,那样是犯了大忌,官场里面,要见大一点领导,那都是要先向秘书预约,秘书要问过领导意见之后才能答复见不见你,什么时候见你,而且像韩大成这种大领导要见他的人很多,还不知道人家有没有这个时间见你。
“韩书记晚上有个宴会,宴会过后有时间,韩书记让你晚上过来。”韩大成的秘书很客气地说着,显然是问过韩大成之后才这么回答的。
“好的,谢谢你了,唐处。晚上我就在韩书记的家外面等着,快到了的时候麻烦你给我打个电话。”刘伟名也很客气地说着,说完后挂断电话。知道韩大成让自己晚上到他家去谈话之后刘伟名还是很高兴的,这说明了韩大成很重视自己,本来是没有时间了,却把自己休息的时间给挤出来,另外,从让自己到他家里谈话这一点就更加能够说明问题了。
“去驻省办吧。”刘伟名说完之后把电话递给了王明杰。
没多久,电话又响了起来。刘伟名闭着眼,像是没听到一样。王明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接了起来:“您好,我是刘书记的秘书王明杰,请问您是哪位?”
“汪总您好,您好。额……对,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刘书记的工作很忙,不知道晚上有没有时间,我先看一下工作安排再给您电话吧。没事没事,您客气了。”王明杰很顺溜地接完一通电话之后挂断,然后转向刘伟名,问道:“是楚华集团的汪明轩汪总,他想晚上请您吃饭。”
“楚华集团?”刘伟名并不睡知道这个楚华集团是个什么集团。
“楚华集团是一家私立集团,法人就是汪明轩。总部就设在岭山,不过楚华集团最大的业务还是在我们白山,他在白山拥有大大小小的煤矿有八个。”王明杰看了看前面驻省办的司机说道,显然因为有外人在他说的并不是很明显。这种担心完全是正确的,这个汪明轩能够准确知道自己的行踪那就说明了他在自己身边是有眼线的,能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汪明轩的只有三种可能,第一是王明杰,当然,王明杰不可能做这种傻事,好不容易有一次翻身的机会可以做自己的秘书不可能犯这种错误,刘伟名相信王明杰不会这蠢。第二个便是姚宏,第三个便驻省办的人。后两种都有可能。
王明杰虽然没有说的很清楚,但是该表达的都表达清楚了,这个楚华集团很明显就是白山最大的煤老板,他请自己吃饭的原因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刘伟名没有说话,随后说道:“晚上见完韩书记之后让他来见我吧。”
王明杰点头,然后便给汪明轩打电话,唧唧哇哇地说了几句之后王明杰挂断电话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汪总说想请你晚上吃个饭,多晚都没关系,另外他还说梁省长也会来。”
“梁省长?”刘伟名有点惊讶,这个梁省长就是梁伟成副省长,主管全省的建设和经济。权利比较大,但是却不是常委。其实一个梁伟成刘伟名倒是并不太在意,主要在意的是梁伟成是省长黄德生的嫡系,这是不是是在传递着某种信号呢?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刘伟名心里顿时有种悲哀,本来有一个常务副省长在上面挡着,刘伟名就觉得整顿煤矿这事比较的棘手,但是却未尝不能一试。如果现在还加上一个梁副省长甚至于是省长的话刘伟名知道,自己就是有再强大的靠山只要自己还只是白山的市委书记就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那就见完韩书记之后过去再吃一顿。”刘伟名依旧淡淡地说着,脸上没有表情。
王明杰一直在注意着刘伟名的表情,作为驻京办的主任,他那个地方的消息是非常灵敏的,不管是省里京里还是市里的消息都会在他那里交汇。所以他是很明白刘伟名要整顿煤矿的决心,所以前面才会特意见上一句汪明轩有八个煤矿的事情,这时候又听到梁省长他心里也非常明白这其中的意味了。
刘伟名心里也是在不停地打着转转,主席给自己的是政治任务,煤矿是必须要整顿,制度也必须改革。但是刘伟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市委书记,整顿的话自己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这些利益团体全部得罪还可以实现,但是制度改革呢?那不是自己一个市委书记说了算的,而老爷子明显是不想向岭南省委省政fu施压,现在几乎是自己拿着圣旨去做事,但是却是道密旨,只有自己知道,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既然不能让别人知道那就没有任何圣旨所带来的权力,如果仅仅只是凭着自己和主席那点关系就可以在岭南呼风唤雨那是想当然,煤矿牵涉到很多人的切身利益,为了利益,许多人连性命都可以不要何况只是一个名声呢?有句话叫做狗逼急了也是会跳墙的。
刘伟名到了驻省办的宾馆里便睡下了,坐飞机其实并不轻松,人也是累的。刘伟名安安静静地睡在上,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总是在想着要怎样才能应付如今的局面。民间有段话是这么形容官员的,说村干部是打出来的,乡镇级是喝出来的,市县级是买出来的,省部级是生出来的。说这句话的人肯定是个愤世嫉俗而且毫无分辨事物是非能力的人,看问题永远都只是看到表面。但是仅仅只是这表面也能反应出一些问题,比如说村干部,村干部必定是在村里有着影响力的人,而在一个村里面有影响力的一般都是什么人?那就是有实力的人,比如一个大家族的族长或者是家里人多势众的,说到底,就是打架别人不是你势力的对手,这点在村里很普遍。乡镇级别处于最低级别,相对于来说管理没那么严格,官员素质没那么高,大部分乡镇官员都是就地选取的,乡土气息很重,他们官员气息不是很浓重,很容易将感情。和领导感情好的人很容易得到提拔。而到了县一级就和乡镇完全是两个样子了,他已经有了官场的基本形状,不管神似不似,起码形是似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县一级已经有了基本的官场潜在的规则,但是却不那么完全。县一级的官员已经懂的了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这个道理了,县一级的官员在他们心目中想往上爬就必须得与上级领导拉好关系,而他们手上能给的东西实在不多,所以大部分都是用金钱的形式和上级拉进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