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第64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二种则复杂的多,一般来说,上级党委要对下一级区域的稳定和发展负责,所以党委对下一级区域的决策者的人选就必须经过深思熟虑,所以,掌握下一级区域决策者人事的权力则是必须的事情。而一个区域的决策者是哪些人?就白山来说,那就是常委会的那几个人了。党委口这边的很好办,直接组织上进行任免就行了,但是政fu那边就不一样了,党委组织只有提名权,按照宪法,最终的权力在人大,在人大代表手中,这样就不能很好地执行上一级领导的意图了。所以,这个时候党委就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人大主席都是由党委书记兼任的原因所在。一般的情况,上级党委会经过研究提名一个人选,这个人选就是上级党委考核内定的人选,而下一级人大也会就这个职位提出一个或者几个人选,然后交由人大代表进行投票。按照宪法,投票是采用的无记名形式,整个过程也必须是公开公正的,所以这里面就有难度。一般来说,人大的领导在人大之间都会与各位人大代表谈话,会隐晦地把人大和上级领导的意思转达出去,而人大代表们一般都会很好地执行人大和上级领导的意图,因为人大代表的资格是由人大决定的,你今年不执行人大的意愿你明年就不可能再是人大代表了。
举个例子说明吧,就像白山。岭南省委省政fu的意见是定的马俊才为白山市市长,因为市长是常委之一,而且是政fu的一把手所以这个人选白山常委会或者是党委是没有权利去进行人事任免的,这个权利在省委,省委只能定人选,最后的决定权在白山人大。就像现在,省委选择了马俊才为白山市市长,但是还没有经过人大选举,他现在就只能是代市长。等人大选举正常地完结之后他便可以走马上任了。但是这里面会出现一个特殊情况,就是第二种,那就是跳票。跳票是个什么意思呢?就是指差额选举中上级预订的是甲当选,结果陪选的龙套乙当选了;举个例子,就是岭南省委是预定的马俊才,结果最后当选的人并不是马俊才,而是这次的候选人之一的张炳德等人,那这就叫做跳票,跳票后果很严重,可以称之为政治事件。这可以反应出这一级党委和人大的把控力有问题,严重点说就是这个地方的政权已经不在党的控制之下了。一般来说出现这种问题党委和人大的领导都要负政治责任的,说不好就会因此下课。当然,跳票当选的人也走不了多远,这种违背党性的人上级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走的太远。
一般遇到这种问题还是有解决办法,上级领导会找跳票当选的人谈话,让他自己退出选举,然后因为被选中人弃权便会再重新选举一次或多次,直到甲当选为止。如果他不弃权,则好办,让他先当着,当到一定时候上级便会找个原因追究他的责任,先取消党内职务,然后通知人大,由人大决定罢免他政fu的职务。所以,除了在最下层的乡镇干部中,像上面一层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因为跳票当选的人对自己是百害而无一利,没有人会去挑战党的原则。
刘伟名想到这里就开始觉得奇怪了,为什么韩大成要特意这样交代呢?这个问题刘伟名暂时想不明白,而且对于白山前几次人大选举出现了什么问题刘伟名也根本就不清楚,只能等等下回去的时候问问王明杰才能大概猜测出韩大成的意思了。
“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圆满完成这次人大选举的。”刘伟名只能先行答应着。
韩大成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五韩大成的保姆小林端了两杯茶敲了敲打开的门走进来,放在两人面前,然后便离开,离开的时候很懂事的把门关上了。
刘伟名等韩大成喝了一口茶之后才说道:“韩书记,我这次过来是想向您请示一下。人大在即,政fu口的人事将会有一定的调整,我想为了让政fu口和党委口的领导更好的搭班子是不是在人大之前对党委口的领导班子也进行一定的调整?”
其实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一般地,在人大选举之前都会进行一个调整,不仅仅只是政fu口领导的调动,也包括党委口,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领导选择当地一把手也是有规律的,一般来说,两个一把手都是势均力敌的,绝对不会让一强一弱去当一把手,如果是一强一弱,最后出现的情况便是变成了一言堂,这与平衡之术就完全违背了。所以,领导在选择一把手的时候绝对是会选择势均力敌而且会是一老一少或者是一个进取派一个守成派,这同样是平衡之术。所以,在对政fu口领导进行调整的时候就不可能不对党委口进行调整,这是一个约定成俗的规定了。刘伟名特意来向韩大成请示是有他的用意,第一是向韩大成便是尊敬,第二是告诉韩大成,自己准备在白山的人事上动手了,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那便是刘伟名在寻求韩大成的帮助,刘伟名这也是在向韩大成表面一个信息,那就是他刘伟名可能会对一些高层领导进行调整,他知道自己在白山毫无根基,拼实力暂时肯定不是张炳德的对手,所以只能寻求韩大成的帮助。刘伟名向韩大成求援是有根据的,他来白山后听过一些消息,本来张炳德这次是要升的,不是市委书记就是市长,因为刘伟名空降过来,所以张炳德就只能是市长,这基本上已经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了。张炳德在白山这么多年,上面有关系,另外当了那么多年的常务副市长不动一下也说不过了。但是在常委会上,韩大成却支持一直默默无闻的马俊才,当然,最后让马俊才当上市长这过程中肯定是充满了腥风血雨的,刘伟名知道韩大成这么做第一是为了平衡之道,第二则是为了自己着想,本来张炳德就势力较大,如果还让他当了市长的话那就真的没有他刘伟名的出头之日了。
韩大成给自己点了根烟,很平静,随后才说道:“这是当然的,领导班子的和谐是稳定的第一要素,要慎重。省委是支持你们的,不过要切忌操之过急,有句话叫做一口吃不了一个胖子,徐徐图之才是上策,总之一切要以稳定为大局。”
刘伟名当然明白韩大成话里话外的意思,点了点头。
“伟名啊,你是白山的班长,虽然现在都讲究大家举手表决,但是遇到一些关键性的问题大家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你这个班长还是应该拿出一个做班长的姿态出来,该拍板的时候就要拍板。一个班子没有一个主心骨是不行的。”韩大成歇了一下后说道。
“我会的,韩书记。”刘伟名点头,如果韩大成前面那句是暗示,这句就是明示了。
“以后还是有时间应该多到省委来走走,多了解了解一下省委的工作重心对你的工作是有好处的。不能总是顺路过来嘛。”韩大成一语双关地说着,这句话吓了刘伟名一跳。细想之下也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现在当官的和古代当官有些地方是共通的,情报一样很重要,一个省w书记对于身边的一些主要干部的动向都不清楚那这个省w书记的统筹力一定是存在问题的。
刘伟名也明白了韩大成这句农暗示之下的意思,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这次去北京主要是去看望一下朋友,随便去向主席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不过我要向韩书记检讨,我没有按照工作程序向市委办公室请假,这是我的疏忽,下次不会了。”
刘伟名说的只是一种态度,刘伟名去北京市委办公室是不可能不知道的,而且也从来没有市委书记去向市委办公室请假的,只是市委办公室毕竟是没有把刘伟名去北京的事情公布出来,按照程序来说,这是不符合规定的。
韩大成点了点头,没有接刘伟名检讨的话,而是淡淡地说道:“你在白山干得不错,主席应该很高兴。”
虽然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但是这明显就是在问刘伟名主席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事情。这就是说话的技术性了,他要是明着问刘伟名主席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这话传出去就是他韩大成不懂规矩了,但是,他这样问就轮到刘伟名为难了,刘伟名如果不说那就是刘伟名对他韩大成的态度问题了。
刘伟名喝了口茶,然后是说道:“主席可没有高兴,我在白山这几个月什么都没干,我也没看出主席是高兴还是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