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第64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主席对你是很爱护的,也是有着很高的期望的,你一定要好好干 这次人大的人事调整你就要好好的研究研究,这可是个重要的工作,马虎不得。你刚到白山,对一些干部还不了解,如果常委会选择提拔的候选人你不了解或者是认为不满意的可以把名单递到省委来,省委可以帮你把把关,咱们党任用干部的原则是任人唯贤、德才兼备。干部是党的事业的骨干,党管干部是实现党的领导的重要组织保证,是党的干部建设的一条重要原则,更是坚持党的领导的根本原则。党管干部原则必须适应党所处的环境和政治任务的需要,不断地进行调整和变化。所以,你们在选择干部的问题上要及时地与省委进行沟通。”韩大成又加了一席话。
韩大成这句话就等于明明白白地答应了刘伟名最前面向韩大成提出的那个请求了,而且还做了承诺。意思就是如果有你不满意的干部在常委会上获得了多数票通过了你可以把这个结果报到省委来,省委会想办法把这些人打回去。一般像正处级干部特别是各个县以及县级市的一把手进行调整都是市里常委会上进行讨论举手表决通过的,但是在市里做出结论之后都会把结论报给省委组织部,一般来说这只是个形式,省委不会去干涉,除非是市委常委。这就与中央不会去感谢省里对一个市的一把手任命一样。但是这只是一个规则问题,明面上的规则是市委进行表决过后还要报由省委通过才能正式生效,如果韩大成帮助刘伟名在这个关节上卡住了的话那无疑就是给了刘伟名一个坚强的后盾了。
刘伟名心里当然是高兴的,不过,刘伟名也知道,要想得之必先予之的道理,韩大成这么说而且一开始没有表态而是在说出自己与主席见面之后才说肯定有他的用意的。
“我们会的,党员干部的提拔和任由是关系党执政力度的大事情,市委在拟定好人员之后会立即上报给省委的。”刘伟名点头说道,然后又对韩大成说了句:“有个问题我要向韩书记您汇报,白山的煤矿问题非常严重,牵涉面积非常广泛,已经成为了白山的顽疾了。我从一些小道消息得知,中央对于目前的煤矿问题也是很恼火的。”
刘伟名很慎重很隐晦地把主席和自己谈话的内容告诉了韩大成,完成了这一次的交换。
韩大成听过之后顿时不再说话了,静静地想着,随后又和刘伟名就其它问题谈了有半个小时,但是再也没有提过关于煤矿的事情,刘伟名也不会去问,本来就是一次交换,自己只要告诉韩大成大概的意思就行了,至于怎么做那是韩大成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刘伟名从韩大成的书房里出来,王明杰在客厅等着,见到刘伟名从来立即起身。韩大成的秘书小唐送刘伟名和王明杰下楼。
上车之后王明杰一边开车一边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汪总说他和梁省长已经在等你了。”
“嗯,那就直接过去吧。”刘伟名说完之后就闭上了眼睛,与韩大成这种级别的人说话还真是比较伤神啊。
对于与韩大成完成的这个交换刘伟名倒是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不存在什么伦理道德与法律所不容的事情,只不过是各取所取罢了。刘伟名需要韩大成的支持,而韩大成则需要刘伟名那里的消息。刘伟名也明白韩大成现在的处境,所以,也愿意帮韩大成一把。
像韩大成这样级别的领导,已经干过一届了,再干一届如果不上去那么就只有去人大或者是政协养老,好一点的可能去某个部委当个一把手。但是不管是去人大、政协养老还是去部委,对省w书记这个职位来说都是降了,要升上去更是不可能的,再往上走那就是副总理级别了,这个级别要升不是单纯的无为而治就行的,这需要实实在在的政绩,岭南不是沿海经济发达的地方,更不是西北偶尔动乱的地区。岭南没办法在经济上面干出成绩,更加不可能去平乱,所以韩大成心里也急。他就是想从刘伟名这里了解一下上面领导心里的想法,然后综合起来做出几个大事件。其实要干大事根本不需要了解上面的想法,但是没有上面的支持你能干的成功吗?万一上面领导不想这么干呢?所以,对于韩大成来说,刘伟名的信息很重要,而对于刘伟名来说,韩大成的支持才是他现在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车刚刚开出省委的住宿大院,外面一辆停着的车突然对着刘伟名的车子开起了大灯,闪了几下,然后就看到车门打开,一个人走了下来。
王明杰把车速降了下来,并没有停住,而是看了看刘伟名。
“停一下吧,看看是谁。”刘伟名被光照的早就睁开了眼,他知道自己不说话王明杰确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王明杰依言把车停下,这时车子里走出的那个人走到刘伟名的窗边,刘伟名看了看这个人,并不认识。旁边的王明杰看了看然后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这就是楚华集团的汪明轩汪总。”
刘伟名听过之后回过头看了非看站在窗边对刘伟名笑的人,这个人带着副眼镜,笑得人畜无害,但是刘伟名却从他的眼睛里面看到了精明甚至于是一丝阴险。刘伟名不开窗也不开门汪明轩为了表示尊敬当然就只能站在那,他不可能伸手去敲窗吧。
刘伟名把窗户降下来,汪明轩立即笑着说道:“刘书记,您好。我怕你们对岭山不太熟悉所以过来引你们过去。”
“汪总真是有心了,那你就在前面引路吧,不能让梁省长等久了。”刘伟名也微笑着说道。
其实说的这些都是假的,像驻省办给刘伟名配坐的这种车子不可能没有导航仪的,用导航仪找到汪明轩订的地方那是再简单不过了。汪明轩找了这么个借口过来专门接刘伟名只不过是要给刘伟名表现一种姿态罢了,刘伟名不得不佩服汪明轩的手段,首先搬出梁副省长,给刘伟名施压,意思就是你刘伟名不要太狂,也要掂量一下,我汪明轩也不是你想怎么捏就能怎么捏的。然后又在刘伟名面前表现足够尊敬,让你无法对他生出恨意来,估计等下过去了会给刘伟名足够的待遇亦或者是好处。这种策略就叫做恩威并施,亦或者是打一棒子给一甜枣。刘伟名对于这个汪明轩更加多看了一眼,能用出这种手段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难怪可以在岭南省混的风生水起。
“好的好的,那我就在前面引路了。没多远,一下子就到了。”汪明轩恭敬转身跑回自己车上开车往前走着,还打着双闪,意思就是在给刘伟名引路,从这一个小举动也能看出汪明轩这人心是很细的,这种人才是最难对付的人。
对于汪明轩知道自己在省委大院刘伟名是一点不奇怪,能自己什么时候从北京回都知道能不知道自己在省委吗?
王明杰开车跟在汪明轩后面,没有说话,刘伟名相信,王明杰在官场混了这么久的人也只有一套识人本事的。
“明杰,你对这个汪明轩有什么看法?”刘伟名很自然地点了根烟,然后给王明杰一只,淡淡地问道。
王明杰接过刘伟名的烟说了声谢谢,把自己那边的窗户也打开一点,把烟点上,一边开车一边回答着刘伟名的话:“这个汪明轩汪总在岭南一般的老百姓肯定很陌生,因为他拥有这么大的财产但是却很少在公众面前路面,什么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这类完全可以争取资格的东西他是一个都没去争取。但是对于岭南上层社会来说,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汪明轩。他是白手起家的,从最开始从岭南到广北倒卖大米而发家,他现在的资产已经达到了数十亿,在岭南省可以算的上是首屈一指,但是这些财产只是大家心里明白罢了,实际上他手下就只有几个总资产为几百万的公司,因为其他的包括楚华集团在内的公司法人都不是他。另外他社交能力很强,岭南省官场上到省里下到一般的县里他都能说得上话,岭南商界更是唯他马首是瞻。在岭南,他的能量不容忽视。”
“哦?你对他很了解啊?”刘伟名听过王明杰的话之后对这个汪明轩更加的看重了,这个世界上能发家致富的人很多,但是成功之后还能不张扬的人就少的可怜了。真正聪明的人必然懂得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也懂得给自己先留后路的重要性。无疑,这个汪明轩就是这其小数的人之一。汪明轩明明拥有这么多的财产,而且还是一步步白手起家来的,这样的人完全可以以商界代表入选人大亦或者是政协,有了这些身份第一光荣,第二也能给他自己或者是生意带来更多的好处和便利,但是汪明轩没有,他明显是怕枪打出头鸟,这个世界上特别是咱们中国人都有种嫉妒的心理,就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人家比自己强了还整天在自己面前晃悠他就会开始恨,一恨就会开始想办法把人家整到,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所以汪明轩选择了闷声发大财,不张扬。这需要足够的耐心和克制力,中国人有个特点就是喜欢炫耀,一旦自己有了一点点的成就就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是多么多么的成功,似乎是不让别人知道自己有多成功那自己活着就没有意思一般,这里面一群人表现的最为明显,这群人大家给了他们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暴发户。所以说,汪明轩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第二,汪明轩这么庞大的资产,但是法人并不是他,这就是他更加聪明的所在。他可以把公司的法人全部挂在别人的头上,但是钱财和管理却依旧在自己的手上,这和自己是公司法人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法律承认与不承认的区别罢了,当然,不是他所信任的人他也不可能把法人挂在这个人头上。汪明轩白手起家把生意做的这么大里面能完全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吗?显然不可能的。汪明轩早就给自己找好了退路,万一有一天出事了这事也出不到他身上来,公司法人不是他,甚至于他在这些公司中连一个正式的职位都没有,即使出了再大的事情都与他汪明轩没有任何关系,这种人,实实在在是可怕,起码刘伟名平时还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商人。
“以前毛德全同志还在任上的时候和他有过很多的接触。”王明杰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说道,这句话等于把一切都说了。意思很明白,那就是汪明轩和毛德全肯定勾结在一起干了不少的坏事。
“以后他可能会经常找你,跟这种人打招呼你要多长一个心眼。”刘伟名嘱咐了王明杰一句。作为市委书记的秘书,有时候他比市委秘书长姚宏还要管用,当然,这是在刘伟名彻底掌握白山之后,刘伟名相信以汪明轩的眼光是完全能够看出这一点,所以,以后他肯定会经常找王明杰。而无论他汪明轩是去找汪明轩还是找自己,要借的还是他刘伟名的势,所以刘伟名特意告诫了王明杰一下。
“我知道的刘书记,所有商人我都会尽量远离一点。”王明杰点头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这个王明杰到底是年纪大在官场混的年头久了,很多事是一点就通了。
汪明轩的车开在前面,在华他正大酒店前面停下。
王明杰看了看说道:“这个华正大酒店其实就是汪明轩名下的产业,只是知道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只是知道他长期包着38层,却不知道这其实就是他的。”
刘伟名听过后并没有说话,专门包下一个酒店用来公关之用这事很常见,只不过汪明轩包的地方是自己的产业而已。
王明杰把车停在汪明轩的后面,不等王明杰下车去替刘伟名开车,汪明轩就屁颠屁颠地过来替刘伟名开车门了。
“刘书记,请。”汪明轩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刘伟名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往酒店大厅而去。
一进酒店就有几个长的非常让人冲动的女孩过来,迎着刘伟名和汪明轩往电梯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