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第64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梁省长等了很久了吧?”在狭小的电梯里,闻到的全是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动人的香味,刘伟名不得不开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网
“梁省长来了有一会儿了,原本我是告知了他你大概来的具体时间的,不过梁省长说刘书记来了他要提前过来,不能迟到了。”汪明轩笑着给刘伟名递了一根烟,然后打上打火机准备帮刘伟名点上。刘伟名摆了摆手说道:“在电梯里面抽烟不好。”
“是不好,空气不流畅。”汪明轩悻悻然地把烟收回去。
“我听说你的集团主要业务都在白山是吧?”刘伟名依旧问着。
“其实不是我的集团,我只是帮我一个兄弟暂时管理一下,他人在国外。白山确实是华正集团的主要业务地,因为华正集团就是从白山出来的,白山是华正的根基。华正能有今天这要多亏了市委市政fu的引导。”汪明轩笑着说着。
“虽然我才来白山不久,但是关于你的集团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华正集团是市里的纳税大户,即使在省里也是可以排的上名的。”刘伟名淡淡地说着,语气平淡,一般来说,一个人在特意说起一件事情后会对这件事情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但是刘伟名却没有,只是说出了这件事情罢了。让汪明轩很是疑惑,不知道刘伟名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依法纳税这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做的,华正集团能够有现在的规模也是党的政策好,邓老先生说过,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先富起来的人带动后富的人,从而达到共同富裕的目的。华正集团勉强算是先富起来的一批人吧,依法纳税,让政fu统一筹划从而带动后富起来的人,这也是我们的本份。”汪明轩引着刘伟名走出电梯,嘴里不同地说着。
即使以王明杰的见多识广在听过汪明轩的话之后也不禁的有种大笑的冲动,邓爷爷的先富带动后富的理论就是被他这么理解的?而且这种自吹自擂的本事也确实是达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汪总政治觉悟真是高啊,要是你们华正集团每位领导都有你这种觉悟就好了。”刘伟名脸上依旧没有表情,还是淡然说道,虽然说的像是赞许的话,但是刘伟名脸上连一丝赞许的表情都没有。
“刘书记真是折煞我了。”汪明轩在前面带路,走到一间房子外面,看到两个人正在聊天。汪明轩介绍道:“刘书记,这位是梁省长的秘书黄处长。”
其实这种秘书也就是挂了个副处长的职称罢了,王明杰也是副处级,但是权利肯定要比这个梁省长的秘书要大的多。市委一把手的秘书当然要比一个没进常委的副省长权利大一些,这就叫做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你好。”刘伟名淡淡地说道,没有伸出手去握手,如果是韩大成的秘书,刘伟名绝对不会这样子冷漠的。其实不是刘伟名故意装腔作势,只是官场是一个最讲究上下尊卑的地方。这与古代一个样,如果刘伟名主动对一个没权没势的人过分热情会遭人诟病的,特别对象是领导的秘书,这对自己和这个秘书都不好。各种详情大家想一想就会明白的。
当然,刘伟名不主动握手对方也不会主动伸手的。并不是说这个姓黄的秘书对刘伟名怎么的不待见,而是他知道,自己主动向刘伟名伸手要求握手非常不明智。但是作为梁省长的秘书他也不可能对刘伟名格外的亲近,只是微笑着,然后对刘伟名伸手开门,把刘伟名迎进去,嘴里说道:“刘书记,梁省长已经等您多时了。”
“谢谢。”刘伟名点点头说道,然后转脸对王明杰说道:“明杰,你陪陪黄处长吧。”,然后走了进去,这么做一是告诉王明杰你就不要进来了。二也是让王明杰与这个黄处长拉拢一下关系,毕竟也是一个堂堂副省长的秘书,说不定到时候时候自己会有事相求也不一定。
刘伟名进去之后,汪明轩说了几句之后便也跟着刘伟名进去了。
进去的时候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就是所谓的梁省长梁伟成,而另外一个刘伟名不认识,但是从两人详谈甚欢还有那人身上流露出来的气质可以判断,这个人也是官场上的人。
“梁省长,你好你好。”刘伟名进去之后便快走两步走到梁伟成面前说道,主动地伸出手。
梁伟成其实从刘伟名进门的那一刹那就看到刘伟名了,只是他故意装作没看见,而另外一个人也很有默契的配合着。其实这都是官场上的一些既定的规则。身份高的领导在下级领导来见自己的时候,如果想给人家一个信号会有很多规则的。如果是对这个人不满意,那么一般领导会当做完全没看到继续做自己的事情,懂事的人会明白领导的意图会乖乖地站在面前等着,等到一定时候领导觉得差不多了会自动说话的,也有不懂事的会开口向领导问好,而领导一般要么继续当做没听到要么则会说你等一下,然后继续干自己的事。
如果对这个人满意则会主动送招呼他坐下甚至会叫秘书倒茶。而刘伟名遇到的这种其实就是领导想给下级一种姿态,用默认的形式告诉对方,我是你的领导,我的级别比你高。
梁伟成也站起来伸出手同刘伟名握手,嘴里说道:“伟名同志啊,很久之前就想找你聊聊了,一直没找到机会,这不,相见你一面还得让明轩来组这个场子啊。”
“梁省长您这话说的我可是罪过了,我刚来,白山的事情多,我没怎么往省里走,没有及时向梁省长汇报工作,这是我的过错啊。”刘伟名接话说道,其实都是屁话,刘伟名是党管干部,需要向政fu口的领导汇报工作吗?
两人握了几下手之后梁伟成指着另外一个人介绍道:“伟名,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岭山市的常务副市长王东海同志。”
刘伟名有点惊讶,没想到面前这个人竟然是岭山市的常务副市长,岭山是岭南的省会,也是岭南最大的城市。与众多省会城市一样,岭南被定为副省级城市,面前这个常务副市长其实与刘伟名的级别是一样的。仔细想想,也是很自然的事,能和一个副省长相谈甚欢的级别肯定不会太低。
“刘书记,你好,久闻大名如雷灌耳,早就想拜见你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王东海握住刘伟名的手很自然地说道。
“哪里哪里,王市长的名字我可也没少听啊。”刘伟名也敷衍地说道。
“都坐吧都坐吧。”梁伟成一手拍着刘伟名的肩膀一手拍着王东海的肩膀说着。
三人坐下后,汪明轩笑着过来给三人打了一圈烟,随后几个服务员推着车子进来,在桌子上摆满了食物和酒水。
“三位领导请见谅,没什么招待的,只有一些野味了。”汪明轩带着歉意说着,其实刘伟名知道,这些菜每一道都可以算的上是价值千金,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这些可不容易找啊,都是天然绿色无污染的。伟名啊,我们汪总今天为了你可是费了心了。”梁伟成若无其事地说着,其实是话里有话,就是要让刘伟名接汪明轩的这个人情,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有了他的意思了。
“我啊是沾了梁省长和王市长的光啊。”刘伟名也没表态只是笑着说道,其中的意思大伙都是明白的。刘伟名的言下之意是看在你梁省长和王市长的面子上我会考虑的。
“今天三位领导能来是我梁伟成无上的荣幸,我敬三位领导一杯。”汪明轩端着酒杯说道。
刘伟名笑着,端着酒杯浅浅地尝了一口,做了个意思然后放下酒杯,至于其它人究竟喝没喝他不知道,反正意思都做到了。
“三位领导,要不要来点节目?”汪明轩放下酒杯后说着,显然他都是提前准备好了的。
“节目暂时就算了,我还有事,等下就走。你等下就请伟名和东海欣赏吧。”梁伟成压了压手说着,然后转脸对刘伟名说道:“伟名啊,白山的形式不太乐观,你压力不小吧。”
“也说不上压力吧,在其位谋其政。我会尽力解决好所有的问题,这才对得起组织上对我的信任啊。”刘伟名接过话说着。
“依我看啊,白山最关键的问题还是经济问题。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国家说发展,年年都说,形式各不相同。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在说经济发展,只要经济发展了,其它的自然而然也就上去了。”梁伟成侃侃而谈着。
“梁省长和王市长都是搞经济的专家,我在这里就多向两位学学,说实话,对于白山的经济问题我是一头雾水的啊。”刘伟名顺着话说着,他知道,梁伟成这么说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
“要说到搞经济,那梁省长绝对称的上是专家,梁省长在经济上的政绩在整个岭南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我啊,连梁省长十分之一都赶不上啊。”王东海赶紧拍了一记马屁。
“东海,你这就谦虚了,你在岭山的政绩那也是有目共睹的,毕竟这些年岭山的发展那是摆在眼前不争的事实嘛。我一直都在政fu口工作,而且主抓经济也有很多年了,说不上是专家,但是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在我看来,政fu的职责其实就是清理河道。稻田干枯了怎么办?你不可能天天等着老大爷下雨吧?唯一的办法就是引水灌溉,引水灌溉必然就需要渠道,政fu的工作就是修渠道,当然,往大了说也可以说是河道,道理都是一样的。没有渠道我们就修渠道,聚到堵了我们就把淤泥给清出来。”梁伟成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看了看刘伟名。
“只有解决了水源问题就不怕本地的稻田它会旱死了。但是这里面还有个关键问题,这修渠道得花费人力财力,这人力财力从哪里来?当然还是农夫身上了,这就是税收。所以,一个地方要想发展经济,首先要解决的便是税收问题,只要有了充足的税收就等于有了发展,其实税收与发展的关系是鸡生蛋蛋生鸡问题了。可能有人会说不要税收可以向国家要拨款,这拨款说到底也还是税收,而且,国家的拨款只是暂时的,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这个道理你们都明白,伟名啊,华正集团可是你们白山的纳税大户,你可得多去视察一下他们的企业啊。”梁伟成七转八转最后还是把问题转到了这个上面来了。
刘伟名听着,心里在不停地思考着。梁伟成的用意已经不言而喻了,其实在来之前刘伟名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梁伟成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政fu高官,说的话虽然有目的但是这番话还确实说的非常对,白山要发展,税收这个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的,没钱什么都干不了。其实税收这个问题刘伟名早就注意到了,在上次常委会上很多常委就提过这个问题,当时刘伟名就拍板,有多少用多少,不够的自己想办法。但是,刘伟名除了从韩大成那里要回来一笔不大不小的专项资金之后就再也没办法筹集到钱了。韩大成虽然说的有道理,刘伟名也听明白了,但是他说的只是道理,而不是办法。对于刘伟名来说,只是把问题看的清晰些了,对于结果却没有任何的改变。
“经济是个需要严格把关的环节,我回去会好好跟俊才市长谈谈,对于华正集团我会特别向他提起的。税收是经济的根本,对于像华正这样的纳税大户我觉得政fu应该要在规章制度之内尽量实行政策倾斜的,这点我回去要好好找相关领导同志谈一谈。”刘伟名点头很认真地说着,其实是在向两位长打太极。经济的实施这些都是政fu的事情,刘伟名理所当然地把这个问题暂时推给了马俊才把自己撇出来。刘伟名不可能胡乱地就在梁伟成面前承诺什么,但是不说点什么又损了梁伟成的面子,毕竟人家是一个副省长,还特意约见自己,给自己很足的面子了。所以刘伟名就只能把问题推给马俊才,这样就是答应了也是说自己要向政fu建议这些问题,至于最后实施不实施那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