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8.第64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梁伟成看了看刘伟名,笑了笑说道:“明轩啊,你陪伟名和东海继续吧。 我有点事情就先走了,伟名,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话你跟明轩说一声就行了,我先失陪了。”梁伟成拍着刘伟名肩膀起身,然后往外走去。
这句话看起来是废话,其实是梁伟成在告知刘伟名自己与汪明轩的亲密程度,让刘伟名自己度量。虽然梁伟成并不能给刘伟名带来太多的伤害,但是有时候低头不见抬头见,总是会有要用到别人的时候,这一点刘伟名是不得不考虑的。
刘伟名手里并没有太多关于决华正集团的资料,但是他却先入为主对华正集团没什么好感。华正是做煤矿起家的,而白山的煤矿业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难道这些与华正没有关系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然华正怎么成为白山煤矿的老大。而且华正一年给白山缴税真的多吗?依刘伟名看来不见得。别的刘伟名不清楚,就华正控制了那么好几个煤矿税收就绝对不止这么一点,这其中的猫腻刘伟名现在还不知道。总之,刘伟名对于华正是没有任何好感的。最关键的还是刘伟名要动煤矿其实就是要动华正,他与华正本来就是敌人,这点对于刘伟名来说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因为要改革的煤矿的不仅仅只是他刘伟名而已,容不得刘伟名说放弃就放弃。
刘伟名把梁伟成送到门口。
“刘书记,王市长。我请了几个少数民族的舞蹈演员,要不请二位欣赏一下少数民族的风韵?”汪明轩继续笑着说道。
“我看就算了。”刘伟名接着说道。
“对,我们三个喝喝酒聊聊天这感觉很不错。”王东海也说着,他跟刘伟名估计想的是一样的。不管汪明轩究竟是安排了什么,他们都是会抵触的。因为刘伟名与王东海是第一次见面,互相的防备那是肯定的,虽然表面上都开始称兄道弟了,但是实际两人还是陌生人,官场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是带着面具,每个人都是刺猬,所以,人人都在时刻防备着别人。
“那我敬二位领导。”汪明轩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这种效果他早就猜到了。
“汪总,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天见我不会仅仅只是邀请我来喝杯酒这么简单吧?”刘伟名轻轻地喝了一口,然后开始切进话题,他也想打听一下汪明轩的底线。
“刘书记,你这话可就冤枉我了。党领导一切,你来白山那就是我的衣食父母,我拜见你一下还需要什么理由吗?我代表华正集团再敬刘书记一杯,这些年党给我们创造了美好的生活,我们华正集团就是着集团幸福的一员,所以敬刘书记一杯,也是敬党一杯。”汪明轩决口不提关于煤矿的任何事情,只是跟刘伟名喝酒。这让刘伟名有点意外,不过这也让刘伟名见识了汪明轩的聪明。
自始至终,王东海都只是陪衬,他和梁伟成来的目的一样,都是给汪明轩撑面门的。只是梁伟成显然不适合一直在这里坐着,他职位高,他在就没有汪明轩发挥的地方了。而王东海和刘伟名级别一样,而且手握实权,最适合作陪了。
整个晚上汪明轩都没说到任何有关于工作上的事,一直在说着风花雪月天南地北的话,这让刘伟名很佩服他。这种人是已经成精的人了。因为梁伟成其实已经把意思表现的很明白走了,在场的人包括刘伟名都已经对汪明轩的目的一清二楚。汪明轩什么都不说这个难题就一直留在刘伟名这里,如果他说了那刘伟名可以想很多个理由和办法来搪塞。
刘伟名是第二天上午回的白山,姚宏在市委办公楼的大门口等着刘伟名。
“刘书记肯定累坏了吧?”姚宏替刘伟名打开车门。
“还好,秘书长,你是市委的大管家,可不是我刘伟名个人的秘书,以后这些事就让明杰来干就行了。”刘伟名笑着对姚宏说着。
“服务好您就是服务好市委嘛。”姚宏很自然地接过话。
“秘书长好。”王明杰走过来对姚宏说着。
“明杰来了啊,以后刘书记力工作和生活上的事宜就交给你了,这是个重担,是个政治任务,你一定要好好干,为刘书记服好务。这可是整个市委最大的担子了。”姚宏很严肃地说道。
“请秘书长放心,我一定会干好的。”王明杰点头。
“好了,我们先上去吧。明杰啊,你等下去秘书长那里报道吧。秘书长,到我办公室去一下,说说我不在这几天市委发生的事情吧。”刘伟名看到很多人办公室的人都偷偷地往外看便对姚宏说道。在政fu上班是这个样子的,一把手的动态每天都是被无数人所关注的,即使这些人没什么目的,抱着八卦的心态也会时刻盯着你。
刘伟名的工作日程依然是满满的,无数的会无数的活动要出席,这就是一把手的悲哀。相比起来,政fu口的一把手估计还要忙一些。
刘伟名坐在办公室研究着身后的那副地图。
白山总共分为六县三区,分别为白山县、宁山县、东山县、南山县、阳山县、岳山县。由于白山的山多,所以,这个地方的地名基本上都是以山为名的,这点让刘伟名有点郁闷,因为记起来很容易混淆。三个区则是中城区、望月区和西城区,区的名字都是后来给取的,相对来说好听一些。白山地方不大,六县三区算是比较小的了。三个区就不用说了,受市政fu的控制,城区基本上不会考虑太多,总点还是在县里。六个县把白山的城区包围起来,这几个县中,白山县是基本上与城区完全相连的,所以,白山的经济也是这几个县中较为发达的,但是最发达的却不是白山,而是阳山县和宁山县,因为这两个县富含煤矿,所以这两个县是最为富裕的,但是这个富裕是按照gdp来算的,而不是按照老百姓的富裕程度,究竟煤矿所创造出来的gdp有多少用在了老百姓身上,老百姓得到了多少实惠这个刘伟名暂时还摸不清楚。南山县和东山县发展一般,没什么太多可以说的,最穷的是岳山县,这里地形条件只恶劣是整个白山最差的,大家想象一下也就明白了。
市人大召开在即,市人大过后这些区县的一二把手便会有大动,这是人事组织上的一个严峻的攻坚战,刘伟名不得不认真对待。按照刘伟名自己想法,自己要动煤矿,那么,在阳山县和宁山县自己就必须要有绝对的控制权,而现在这两个县还完全属于张炳德的控制之下,要想在张炳德的势力里面撕开一道口子,显然是很难很难的,刘伟名头痛不已。其次,便是最穷的岳山县,岳山县几乎已经成为全国最穷的县了,岳山县里,在很多高不见顶的山上还住着很多很多的少数民族,这些民族现在依旧靠打猎为生,与一百年前的生活几乎是一模一样,这些人很多一生都没下过山,甚至于有些人连现在是共产d的天下都不知道。而这些人的生活水平可想而知了,这也是刘伟名的一块心病,他想要完全改变岳山县的情况。当然,要想改变,那自己就要有控制权,相对来说,要控制岳山县要比控制其它的几个县容易一些,因为穷,在这个地方争夺不会有其它几个县那么激烈。
这几个县中,宁山县和阳山县已经牢牢地被张炳德所把持,那里的一把手几乎都是他张炳德的嫡系。南山县现任的县委书记是上任书记的人,县长是张炳德的嫡系。东山县情况好一些,县委书记没有明显走谁的路子,不过县长则是马俊才以前的下属,其实东山县是马俊才的家乡,马俊才也是从那里出来的,他曾经在东山主政过,在东山还是有着一定的影响力。岳山县则全部是上届市委书记的地盘。这些信息都是姚宏侧面告知刘伟名的,刘伟名现在所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大概了。
其实从刘伟名上任至今,这些县区的一把手都曾经给刘伟名打过电话要向刘伟名汇报工作。只是姚宏都按照刘伟名指示全部推掉了。刘伟名当时有它自己的想法,他当时对于白山的情况完全是一片空白,对于各方势力也没有个直观的认识,那个时候如果贸贸然地去见这些县区一把手,会很麻烦,说不定会犯一些低级错误。而现在显然已经是要和这些县区一把手见面的时候了,而且时机也不等人了。
刘伟名正响着,虚掩的门响了几下。刘伟名知道是王明杰,继续看着地图,嘴里说道:“进来。”
“刘书记,池局长来向您汇报工作。”王明杰询问着。
“哦,你让他进来吧。”刘伟名点头。
随后池民天走了进来。
“自己坐吧。”刘伟名随意地说道。
“谢谢刘书记。”池民天很客气地说道,而且还不时地偷偷望向刘伟名,刘伟名顿时觉得池民天肯定是找自己有事的。
这时王明杰进来给刘伟名和池民天的杯子里倒上茶,然后关门出去。
“说吧,什么事。”刘伟名点了根烟靠在椅子上问池民天。
“我是来向组织检讨的。”池民天一副做错事情的孩子摸样。
“哦,你要检讨什么?”刘伟名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是还是沉静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