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第65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的安排是先就近到各区,刚好星期三星期四还有几个会议可能需要刘书记出席一下,然后再到各县 刘书记,您的意思呢?”姚宏想了想说道。网
“我没意见,这些你安排吧。到各县的话就先到最远的岳山,然后到南山、东山,再到白山,最后去宁山和阳山。住宿就安排在各县,就不回市里了,每个县暂定为两天吧。”刘伟名敲着桌子说道。
“两天会不会时间太长了?”姚宏惊讶地问道。一般下去视察也就半天时间,最多一天。每个县两天,六个县就是十二天,再加上几个区,就是半个月了。市委书记半个月不在市里这有点说不过去。
“没关系,我走了过后,市委就由你坐阵,还有德凯同志在嘛。而且白山也就那么多,真有突然事件你通知一下我当天也就回来了。这次下去我是要多掌握以下各县的基本情况,一天半天的除了看看各县县委办公楼其它的什么也见不到。就这么安排吧。”刘伟名摇头说道。
“还是刘书记想的周到。不过如果形成按照您这样的安排的话,那可能会造成来回奔波的情况。可能中途要穿过几次市里。”姚宏犹豫了一下说道。
“就当是锻炼一下身体嘛。”刘伟名只是淡淡地说道。
其实姚宏并不是不明白刘伟名的意思,领导出行视察,这先后次序是非常重要的。这先后次序就充分体现了对各个班子的重视程度以及满意程度。从刘伟名先到最远的岳山,然后到南山、东山,再到白山,最后去宁山和阳山就基本上看出了刘伟名对各大班子的意见了。这六个县中刘伟名最重视的是宁山和阳山,这两个县是白山的经济大县,煤矿主要都分布在这两个县里面。白山一穷二白,要想崛起就只要靠手上那仅有的一点点煤矿资源了,而且主席还给了刘伟名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改革煤矿,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刘伟名最看重的都是宁山和阳山。但是恰恰宁山和阳山的一把手都和姚宏过从甚密,这让刘伟名非常恼火,所以便特意把宁山阳山放在了最后,这就是要给这两个县的领导班子一个暗示,暗示市委书记对宁山、阳山现任的领导班子非常不满意,至于下面的人怎么做,那就不是刘伟名该去考虑的事情了。
当然,除去阳山和宁山,最重要的便是岳山了,岳山的重要性便是其太过于贫困了,如果不改变岳山的状况就根本没办法摘掉白山贫困市的帽子,这也是刘伟名工作的重点,而且,岳山的人马是前任市委书记的,相对来说,刘伟名要好把握的多。至于南山和东山则没什么好说的。白山县的工业已经初具规模,但是发展很不完善,这也是刘伟名所要关注的问题。刘伟名这么安排最主要的原因是要给全市的领导干部一个信号,就是他与张炳德不是穿一条裤子的。网
“好的,随行人员我通知市委各主要部门的负责人进行安排,每个部门三到四个人。由市委办公室统一安排,刘书记,我想我还是随行比较好,这样对各方面的工作也能更好的进行调度。”姚宏点头说着。他的想法当然是想紧紧地跟着刘伟名。
“不,我这要去半个月,市委就德凯同志一个人在总是不好的,你就留在市委掌控吧。这次的视察就让明杰和市委办公室负责就行了。另外各个部门主要负责人就不要去了,不能影响正常的工作,去个副职就行了,人数控制一下吧,不要太多了,人多了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浪费经费。”刘伟名想了想说道,然后又接着说道:“另外到出发的时候再通知各个县委,现在要是通知了这几天他们估计就没时间办公了。”
“还是您想的周到。”姚宏恭维地说着。
“其它的事情就你去安排吧,安排好了跟明杰交代一下就行了。你去吧。”刘伟名开口说道。
“好的。”姚宏起身准备离开,随后对王明杰说道:“明杰,你跟我过来一下,我们就细节问题再商量商量。”
王明杰望着刘伟名,刘伟名有点了点头,王明杰便起身跟着姚宏走了出去。其实两人并没有走远,就在外面王明杰的办公室里,刘伟名的办公室外面没有人是不行的。
刘伟名继续翻着下面的申请和报告,看了看面前手中的那份,这是市委党校副校长打的申请。党校申请增强师资力量,加强党校老师的年轻化。准备申请招收一批应届高校研究生来校任教。刘伟名看到这不由的笑了笑,这个党校常务副校长曾德华到底是故意为之还是根本不懂得规矩?如果说已经到了党校副校长这个职位了还不懂最起码的规矩刘伟名是怎么都不相信的。所以剩下的便只有刻意为之这一条了。
其实按照正常程序,这样的小事,递个申请怎么都不可能到刘伟名这里来。党校是个特殊的地方,现在的党校是主管组织和党校工作的副书记王德凯任校长,但是这个校长只是个头衔而已,一个市委副书记不可能真的去管理党校的工作,挂个名号只是为了体现党校的重要性。其实党校的工作还是作为党校常务副书记的曾德华主持,在党校他其实就是校长。像招聘一批新老师这样的事情在党务会上就可以决定的,甚至于党务会都不需要,他王德凯拍板就可以下结论。即使作为党校挂名校长的市委副书记王德凯喜欢抓权,那这个报告也应该打到王德凯那里,怎么都不可能打到刘伟名这里来,这完全是不合乎规矩的越级上报。但是,刘伟名想,曾德华的目的决定不仅仅只是为了引起自己注意罢了。刘伟名继续看后面的报告,如果说前面是申请那后面就是在推崇市委党校的功绩了,说是推崇党校这些年的成就其实也就是在歌颂他曾德华这些年的政绩。看到这刘伟名不由的笑了笑,觉得这个人有点王婆卖瓜自吹自擂的嫌疑了。而第三部分则更加的搞笑,开口闭口都是在以刘书记为核心的市委正确领导下,白山是发生了那些巨大的变化等等等等,把刘伟名都夸成神一样的人物了,这让刘伟名觉得匪夷所思,暗道自己来白山才几个月,而且还根本没时间没能力去做出什么改变,白山的发展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而且白山发展了吗?不过刘伟名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的文字水平,这个人是个水平非常高的政fu文稿作者,像这样歌功颂德的文章一般的秘书绝对是写不出来的。虽然都是在拍马屁,写的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但是偏偏他说的每件事都沾边,让人觉得这样理解也没有错。刘伟名耐着性子看完最后一段,最后一段是个邀请,是邀请刘伟名到党校给最近开的一个中层干部学习班去讲课。
刘伟名看完之后仔细地回味了一番,越来越觉得这个曾德华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虽然满篇都是废话,但是却深深地让刘伟名记住了这个人,而且看到这个人的头脑和政治性格,也看到了他对刘伟名的诚意。从他歌颂刘伟名到特意把申请递到刘伟名面前还有最后邀请刘伟名去给党校上课这一系列动作都说明了他非常想走上刘伟名的这根线。
其实大家看过之后会觉得曾德华这个人可耻,竟然可以这么光明正大的溜须拍马屁。但是在刘伟名看来则不同,他是认为曾德华这个人很有头脑,而且又很强的政治领悟力。要知道,一个人有能力是一回事,但是能把这种能力换成舞台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个世界上有能力的人多了去来了,但是真正有舞台把这种能力表现出来的人是极少的。所以说,能力固然重要,但是懂的表现自己同样重要。就像前面组织部副部长邵宁士对刘伟名说的那样,砸门国家其实实行的是一种伯乐制的官员考核制度,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时,怎么表现自己让伯乐发现自己就变的尤为重要,这是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能力的一个直接表现,一般,身处高位者,除了有很雄厚的靠山的人外,基本上都是非常会表现自己能力的人。不管以什么样的手段,在官场,只能能引起上级的注意,并且让上级看好自己,这就是一种能力就是一种成功,无疑,曾德华做的非常好,这就是刘伟名赏识他的地方了。
刘伟名拿只笔在桌子上点着,随后在旁边的工作薄上面写下了党校讲课曾德华七个字。其实一般的申请什么的刘伟名都必须签阅的。同意会在最后面画个圈,然后写上自己的名字,不同意则会写上请某某某同志或者某某某部门再行考虑,亦或者会写上自己的意见。当然,如果刘伟名不好处理则会踢皮球地写上请某某某同志转阅,这个要么转个马俊才要么转给王德凯。
但是决计不会出现这种不写任何批示的情况。其实这也是没办法,因为这个根本就不是申请,其实就是一篇拍马屁的文章,这样的文章能签阅然后回复下去吗?那不笑死人去。
其实一般这样的文章是不会到刘伟名面前来的,因为所有报给市委的报告或者申请都会先交到市委办公室,市委办公室会把文件分类,一般向写给刘伟名或者是王德凯等人的申请会直接交给姚宏,姚宏会根据情况的轻重程度来决定是不是应该交给刘伟名审阅,一般是能在他那解决的问题就会直接在他那解决,这样是为了不增加市委书记的工作量。
如今这份文件到了刘伟名的桌子上则说明了这个曾德华是先走好了姚宏的路子了。因为这种文件完全是在些废话,与工作毫无关系。
刘伟名的工作薄写上这几个字其实就是已经答应了曾德华的请求去党校讲课了。每天刘伟名会批示很多文件,批示文件的同时刘伟名会不停地思考同时决定一些自己的安排,这些安排刘伟名都会以简短的文字记录在工作薄上面。
每天下班之前王明杰都会把刘伟名的工作簿拿过来,对照今天的文件来把刘伟名的命令用详细的文字表达出来然后传个相关的部门,一般都是直接交给姚宏,由姚宏来执行下去。这里面就需要秘书有很强的推理能力以及对领导的个性的了解程度了。不过,王明杰到底是个官场老油子了,看过文件过后再看刘伟名简短的批示就大致上可以猜出刘伟名的意思,极个别硬是拿不准主意的便会去问刘伟名,但是也只是极个别的。
刘伟名在王明杰的陪同下回装到家中。
“刘书记,您家中确实是需要一个保姆了,您这种级别的人谁家里没有保姆啊?”王明杰再次说起这个问题。
“没关系,其实也不是非要保姆不可嘛,我反正是一个人,又不在家吃饭,要保姆干什么?有保姆还增加很多无谓的烦恼。”刘伟名摇头说道。
虽然文件中并没有说像刘伟名这样的人物单位要给配家庭保姆,但是基本上大家都实行了这一套了。刘伟名也并不是不想要个保姆,有保姆在当然要好的多,起码不必每顿都在外面吃,回家的衣服也有人洗,家里也是干干净净的,而且多个人家里也不会这么冷清。但是保姆不好找,处在这个位置他身边任何一个人都需要再三的考虑,一个不好自己的政治前途就可能因为这么一个人而终结。大家不要小看了保姆,一个市委书记的保姆往往比一个市委市政fu的直属部门一把手的能量还要大,起码一个县委书记看到她都是要客客气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