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2.第65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曾经就有个例子,一个领导的保姆在外面接受下面的人的好处,然后以自己领导保姆的身份到处替人办事走官,而这些人看到这是领导的保姆那肯定就是领导的意思,就马上照办,而且办了也不敢去找领导核对这是不是领导的意思啊,这位领导一直被蒙在鼓里,后来终于出大事了,查下来大家都说这是这位领导的意思,最后事情终于大白,全部是这个保姆搞出来的,这位保姆给领导当了三年保姆居然查出将近五百万的家产,而最可悲的是这位领导,因为这件事情直接被撤职了。网
这虽然是个极其个别的案例,但是却也说明了保姆的重要性,所以刘伟名不敢乱用保姆。很多下面的人都给刘伟名送过保姆,但是刘伟名都没有要,这些人送个保姆到刘伟名身边谁敢说就只是单纯的讨好刘伟名而不怀其它的目的呢?
“刘书记,您的身体可不仅仅只是您一个人的,这可是我们两百万白山老百姓的身体,如果您相信我的话我一定把这个事给办好。”王明杰很肯定地说着。
“是吗?那你就看着办吧。没办好到时候我不满意我可唯你是问。”刘伟名半开玩笑地说着,对于王明杰他是很相信的,因为王明杰和自己是真正站在一条船上的,自己要是倒了他自然就没有任何挣扎地倒了,王明杰是绝对不会做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秘书就是领导的影子,领导强大了影子自己就变的强壮了,要是领导不存在了,影子便马上会烟消云散。
而且刘伟名也相信王明杰能够办好这件事情,原因便是王明杰也是个老官场了,自己的困扰他是非常明白的。
王明杰一进家就开始给刘伟名打扫卫生,被刘伟名给硬哄出去了,让一个大老爷们来给自己搞卫生刘伟名不习惯,而且人家好歹也是个处长,虽然是秘书,但是更多的是工作秘书。
刘伟名在家的时间很规律,下了班便回家,基本不在外面逗留,也没什么地方值得他去逗留的。白山对于刘伟名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除了官场上的那些人,其余的他一个都不认识。而官场上的那些人刘伟名也不可能去和这些交心谈朋友,领导始终是领导,即使是面对自己很满意的秘书王明杰也一样,时刻都要记住自己是领导,要做出一个领导的姿态,以这样子的心态怎么可能轻松。网所以刘伟名一下班就一个人窝在家里。
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久了其实会感到非常的空虚寂寞,这是人之常情。这也就是刘伟名原本根本就没打算找保姆而现在却有这种想法的原因了。
刘伟名洗了个澡,看了个新闻,便想起许久没给父母打过电话问好了,也不知道二老身体怎么样了,便拿起电话给家里拨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依然还是刘伟名的母亲,一听是刘伟名声音分贝明显就高了许多,一个劲地对刘伟名嘘寒问暖。天下父母心,即使儿女再大在他们心里也永远都是不会照顾自己的小孩子,刘伟名听着老母亲的唠叨心里暖暖的。以为人父的他很能理解母亲的这种唠叨,这唠叨里满满的都是爱。刘伟名的父亲很少接听刘伟名的电话,这也难怪,以这两父子的脾气很难说到一块去。
刘伟名的母亲告诉刘伟名,张云佳昨天才刚打过电话回。这让刘伟名很开心,其实张云佳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每隔两三天必然会给两位老人打个电话。听说家里温度低了便会马上让在江南的工作职工给家里两位老人送衣服过去,身体有些许不适就会让人带着医生上门检查。两位老人一个劲地对刘伟名说不要这样浪费钱,只是他们不明白,对于刘伟名夫妻来说,钱只不过是个数字而已,他们最需要的是家人的健康。
说正说到这里,旁边传来旁人的说话,然后刘伟名母亲便说“伟名,根儿要跟你说话。”
刘伟名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电话里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伟名哥,您好。”
“你好,你是?”刘伟名完全没搞明白对方是谁。
“伟名哥你出去这么多年了可能不记得我了,我是根儿啊,就是隔壁的刘根。”对面这个刘根解释着。
听到这刘伟名脑海里便浮现然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身体总是脏兮兮的,嘴巴很厉害,是村里有名的捣蛋鬼。用村里人的话来说,就是坏事做绝。这个人就是刘伟名老家相隔不远村里老书记的大孙子刘根。
刘根比刘伟名小了五六岁,不过与刘伟名正好相反,刘伟名是从小很听话,读书很厉害,可这个刘根不一样,天生便就是个闲不住的主,一天到晚在村子里疯,而且没做一件好事,惹的村里人都有意见,但是这家伙嘴巴甜,加上他只是捣蛋,却并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大家也就是对他又爱又恨吧。
这家伙打架是把好手,村里同龄的孩子没有一个是他好手,基本上都被他给揍的服服帖帖。这家伙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谁都不怕,连他家老子都管不住,但是他却只怕一个人,就是刘伟名。这是个历史原因,因为他两家隔的近,从小就是刘伟名带着他玩的,他从小就是刘伟名的小跟屁虫。这种状态直到刘伟名去县上上高中才慢慢地淡下来,等后来刘伟名上大学了就基本上没见过他了,工作后刘伟名基本上就没回过几次家,而且那时候的刘根也已经一个人到外面闯荡去了。刘伟名渐渐地把这个人完全淡忘了。今天听对方这么一说才把这些全部想起来。
“是根儿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我早几年回去的时候听我妈说你在外面混的不错,做哥的很为你高兴啊。”刘伟名想了想,用亲切的口吻说着。
“哪里啊,都是些小道小脑,管嘴而已,哥,我听伯母说你在岭南工作去了是吗?正好,我最近刚好去岭南旅游,很多年没见哥你了,你说我回家时你不在,你在家时我却又在外面,老是错过。所以我想正好这次过去见哥你一面,就是我知道哥你太忙,不知道会不会打扰你。”刘根一口气说着。
刘伟名细细地听着,听过之后觉得这小子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根儿了,这一套说辞是非常有水准的。刘伟名不相信他是来旅游的,肯定是有什么事求自己。但是却只说了旅游,而且隐隐约约地提到了儿时的事情,打了感情牌让刘伟名根本没办法拒绝。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就是知道了刘伟名是市委书记,却完全不说明,这样便不会让刘伟名感觉不悦。刘伟名摇了摇头,暗道这小子在外面有点出息看来并不仅仅只是运气,本身还是有本事的。
“我在白山,你到岭南了给我电话,我派人到岭山去接你。不过我这地方寒酸,可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哦。”刘伟名笑着说道。
“哪敢麻烦大哥派人去接啊,我自己去白山就行。就是不知道哥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知道你们都是很忙的,时间都紧,我要是不巧赶上你忙的时候不就给你添麻烦了嘛。”
“你这小子,很会说话嘛。我最近这半个月都不会在市里,我看你就下个月过来吧。”刘伟名想了下后说道。
“那好那好,那到时候就打扰哥了。”刘根很客气地说着。
“我们俩兄弟就不要说这个了,我们很多年没见了,到时候来谈谈感情。你来了给我电话就行了,我这边还有点事,就先不跟你说了。”刘伟名笑着说道,其实是话里有话,意思就是到时候来了我们只谈感情,其余的事情就不要谈了。有了上次浅圳那个事情刘伟名现在很抵触这种事情,也算的上是有心理阴影了吧。
“您忙您忙,那我就先挂电话了,哥再见。”刘根依旧很恭敬地说道。
“再见。”刘伟名说着然后挂断电话。
、挂完电话刘伟名就开始有点头疼了,傻子都知道,他来找刘伟名肯定不会是来叙旧谈感情的,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求刘伟名。可是刘伟名还偏偏不能说不。刘伟名还真害怕又出现上次那样的事情。
其实自己有这个能力了,帮助乡亲们一点刘伟名是非常乐意的,但是有时候你帮别人不一定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说不好就把自己给拖下水了。
刘伟名想了很久,最后决定,到时候看看这个刘根这个人再做决定吧。如果人不错,能帮的就尽量帮。如果又是跟上次那个人一个德行,刘伟名见完第一次绝对不会再见第二次。想好了注意了刘伟名也就没那么烦了,笑了笑便继续看电视,本来好好的新闻,中间还要来个广告,说是什么红豆减肥片。刘伟名觉得搞笑至极,第一次听说红豆还有减肥功能的。想着想着红豆刘伟名突然想起了一首诗,由一首诗又想起了一个人,想到这里刘伟名的心便无法再平静下来。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
还是那首“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这是刘伟名最后在董静的日记本上回复的,他至今还清清楚楚地记得董静那篇日记上的每一字每一句。因为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是刻在了刘伟名的心里,那段文字现在想起来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几个文字了,浮现在刘伟名面前的就是董静那张脸和那种不染尘世的气质。刘伟名开始沉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