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第65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最近时常觉得自己精神恍惚,总是无法集中精神去干某种事情,脑海里也时常出现一个人的影子。网 这个影子总是会在每个寂寥的夜晚出现在我的眼前,摸不着也闻不到,但是却可以抽动我的心。想着这个人的时候很美好,美好的让人心里暖暖的,有着一种寻不到痕迹的幸福。想着这个人的时候也是痛苦的,因为心总是会痛,割肉般的痛。我无法诠释出这种感受,或许这就叫做痛并快乐着。也或许这就叫爱吧。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陷入爱情当中,我一直都刻意抵触爱情这个东西,因为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真的有爱情的存在。山盟海誓是抵不过沧海桑田的,所以我一直都以为爱情只不过是空虚的男女在互相需找心灵和身体上的慰藉,等到自己找到另外一个可以替代的更好的慰藉时便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对方。所以我从来不,那些东西太假太虚。但是,我错了。当那个人的身影伴着淡淡的伤感和笑容闯进我心底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原来世界上是真的有爱情这种东西。我爱上了他,对于我来说这是个很可笑也很让人欣慰的事情。
他结婚了,有了小孩。对于这个我很欣慰也有点难过。我多少会有一点要与他厮守一块的幻想,但是我知道,我不是个适合恋爱适合结婚的女人,围城里的生活不适合我。我觉得,把一个人埋在心里,时刻想念着,对着脑海中他的影子悲伤、快乐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这种感觉远比两个人手牵手来的美妙、来的宝贵、来的回味无穷。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想到这,刘伟名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长叹,感叹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才知道。
刘伟名很想知道董静现在的生活怎么样了,即使只是一点点音讯也好。可是刘伟名拿起的电话最终放下了,过去的还是让他变成过去为好。
刘伟名要去视察各县的消息化姚宏按找刘伟名的意思是在出发前的前一天才通知下去的,但是,下面的那些牛鬼蛇神却是早就知道了,只是还不知道刘伟名具体的行程罢了。
刘伟名的第一站是岳山县,岳山县几乎是最清楚刘伟名这次行程的人了,因为岳山县县长戴山群在见刘伟名的时候,刘伟名隐约地提醒过他,说自己最近找个机会去岳山看看。
随同刘伟名出行的队伍很庞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几乎各个部门都去了一帮人。像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政法委、纪检委、政策研究室等去的都是二把手,如果不是刘伟名规定一把手不准去估计随行的人员会更加庞大,当然,老干部局没有派人去。一个部门都有三到四个人,再加上市电视台、市报社还有办公室去了一大班子人,加在一起这批人达到了三十个。
车是由市委办公室统一安排的,一辆大巴和一台小车,另外还有负责安保的两辆警车和一台武警军车。刘伟名坐的是自己的奥迪,除了自己的秘书王明杰,其余人统统都坐在大巴里。
这次行动由两个人共同负责,一个是办公室主任罗霄山,一个是王明杰。两者分工其实有不同,王明杰主要负责服务刘伟名,而罗霄山则是统筹全部。
刘伟名的车前面是一辆开道的警车和一辆军车,后面则是市委的那辆大巴,最后面也是一辆警车。警车前面都拉着警灯鸣着警笛。刘伟名本意是不想如此张扬的,但是做过市委办公室主任和市委秘书长的他也很清楚,自己要是不让安保做的这么严密的话最难做的人是市委办公室主任罗霄山。所以刘伟名便放弃了,眯着在车上。
市区的路非常通畅,才走了四十分钟便到了岳山的地界。在岳山地界一大批人和车停在那,在还没有到的时候罗霄山便给王明杰打电话,问等下车队要不要停?停多久?。
“刘书记,罗主任说岳山县的领导都在前面的县界处等候,罗主任问等下是不是停下车?停多久?”王明杰挂断电话后问着。
“停一下吧,都不要下车,你让欧祥义和戴山群同志上我车,然后就直接走。”刘伟名睁开眼说道。
这个欧祥义就是岳山县的县委书记。
车队在进入岳山县界处停下,车队刚停下一大群人就向刘伟名的车子旁走来。刘伟名没有下车,连窗户都没开,王明杰赶紧打开车门走下去,不一会儿,王明杰拉开门,两个人站在门边上。
“刘书记,您好。”两个人都恭敬地说着。
一个是戴山群,另外一个就是岳山县县委书记欧祥义。
“你们都上来吧,明杰,通知罗主任,继续走。”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刘伟名说完,两人勾腰说是,刘伟名把身子往中间移了移,两人会意的便一左一右地坐在刘伟名身边。关上门,车子便继续前行。坐在刘伟名左边的是戴山群,右边的是欧祥义。
“市人大马上就要召开,你们岳山的准备工作做的怎么样?特别是w稳工作。”刘伟名目视前方说道。
“请刘书记放心,一切都已经完全部署好了,决计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欧祥义抢先说道。
“嗯,w稳工作分两个部分,一个是标一个是本,治标那是临时抱佛脚,治本才是重中之重,这你们一定要明白。”刘伟名接着说着。
这就是在告诫两个人,不要等到特殊时候才加强警力负责安保,这是治标。治本就是踏实工作让老百姓安居乐业,这才是重中之重。
“是是,我们一定认真落实市委的决策。”欧祥义还是很恭顺的说道。
“岳山的情况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大多数都是历史遗留问题,但是遗留了这么多年也不见有任何的改变这与你们岳山的班子不作为也是有关系的。”刘伟名说的很严厉,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岳山是国家重点的贫困县,每年都能从国家拿到一笔扶贫款。可是你们不觉得年年都拿脸红吗?国家的扶贫款是拿给你们岳山干什么用的?是来扶贫的,那为什么年年依旧是贫困县呢?这个问题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而且你们的态度要放端正,靠着国家那点扶贫款是过不了日子的,会精打细算的人不但要知道节流,还要知道开源。”刘伟名话说的很重,说的两个人脸都是一红。
“是、是。”两个人红着脸不停地点头。
“你们岳山第一个要改变的就是你们班子的这种不作为就会有钱拿的思想观念,观念不改变又谈何战斗力?”刘伟名丝毫没有准备给这两个人面子。
“是,我向组织检讨,这主要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忽略了这一块的共走,以后我一定会加强思想宣传和教育工作。”欧祥义立即检讨着。
“这确实是你的工作没有做好,一个班子的战斗力强不强与思想教育以及宣传是脱不了关系的,在这方面你应该要多反思一下。”刘伟名丝毫没有因为他的检讨而改变语气。这次刘伟名没有再给欧祥义和戴山群再次检讨的机会,转脸对另一边的戴山群说道:“山上的居民这两个月迁居下来的有多少人?”
“呃??,有十三户人家。”力戴山群想了想之后说道。
“十三户?山上总共有多少户?”刘伟名皱着眉头说道。
“一共是是??三万多户。”戴山群结结巴巴地说着,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数字太过于渺小了。
“哼。”刘伟名哼了一句之后就没再说话了。这表现了他非常的不满意。
刘伟名不说话,两人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时刘伟名开口问王明杰:“明杰,现在什么时候了?”
“九点整了。”戴山群抢先掏出手机说着。
“给罗霄山打电话,直接去岳山山区。”刘伟名不容置疑地发布着命令。
刘伟名的这个命令直接把车山的几人全部都吓了一跳,这个岳山山区就是那些住在山上不肯下来的少数民族的居住地,岳山是一个很大的山脉,岳山县就是因此而得名的。
“刘书记,岳山山区路崎岖难行,车到了山上的主干后根本就无法通行,完全要靠步行。而且山上时常有凶猛野兽出没,很危险。”欧祥义脸色苍白地说着,这个他说的倒完全是实话。
“不危险我还不会这么急着去。打电话,通知所有在县里的主要领导,全部到路上集合,一起去。谁在家不去的就地免职。我今天倒要亲眼见一见,是什么原因让这些老百姓宁愿整天跟野兽为伴也不愿意下山。”刘伟名越听越有气。
戴山群和欧祥义两人面面相觑,知道刘伟名今天是铁了心的要去了,这个已经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了。便转而说道;“要不先到县里吃了中饭再过去?现在时间不早了,到了山上就不好就餐了。”
“那吃了中饭过去晚上不一样会不好就餐吗?现在就直接去,至于吃饭问题你们想办法,想不到好办法就饿肚子,我就不信饿一顿会死人。”刘伟名冷冷地说着。
这下两人再也不说话了,只是拿起电话开始拨电话,但是由于刘伟名在身边又不好说什么,只是说:“让县里在家的人马山全部出动到岳山山区来,这是命令,谁要是不来就地免职。另外你负责好一百人左右的盒饭,用车送过来,你自己想办法。”欧祥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很明显的是给县委办公室主任打电话。
王明杰也默默地给罗霄山打了电话,让罗霄山直接通知车往罗霄山而去。
刘伟名说完之后就闭上眼,真的跟睡了一样的。
可是欧祥义和戴山群难受啊,岳山那里是个什么情况他们是非常明白的,基本上没有一个干部愿意上去,按照他们说法,有命上去不一定有命下来。就这样哪还有人原因上去做工作劝这些人下来啊。于是乎,山上基本上就变成了无政fu状态。岳山县县委县政fu不是没努力过,可是根本就没有人敢上山去,即使有人愿意上山能不被打就完好下山已经是不错了,更别说什么劝人下山来居住了。其实戴山群前面说这个月有十三户人家下山来其实都是扩大了好几倍了,真实数据其实是三家,而且这三家也都不是做工作做下来的,而是人家自己因为一些原因想下来生活的。
想到这,戴山群拿起手机,看了看像是睡着了的刘伟名,便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巾调成静音,给自己的秘书发了条信息,让他通知公安局局长,赶紧抽调警力上山执行安保工作,人手越多越好。发完这条的信息后他的心才稍微的平静了一点。要知道,万一市委书记在岳山山区出了那么一点点意外,而且这个意外还是当地认为造成的,那他这个县长不用想马上就得下,坐在刘伟名另一边的县委书记欧祥义更加走不掉。
本来就已经很长的车队在半路上汇集了越来越多的车,加起来总计有二十多辆了,而后又来了几辆警车,其中两辆警车直接加速开到了最前面,为前面的开道车引路去了。看到这种阵容,一般人绝对会被以为是省w书记出行了,要知道,即使是省w书记出行也不可能带上百号人的。
渐渐地接近岳山山区了,路也越来破烂,不堪颠簸的刘伟名终于睁开眼。看了看窗外,又是在半山腰上的公路。
刘伟名开口说道:“现在你们俩可以谈一谈岳山山区的问题了。”
刘伟名不管不顾地点起一根烟抽了起来。
欧祥义与戴山群两人对望了一眼,最后还是决定由戴山群来说,毕竟他是县长,具体工作应该是由他来执行。
“首先,我要向刘书记检讨,不管岳山山去存在什么样的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还是民族纠纷,我身上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是我工作没有做到位,我这个县长做的不称职。”戴山群在说原因之前首先便自我检讨了一番。
刘伟名继续抽烟,表情严肃,并没有做任何的表示。这显示他对岳山的这两位一把手非常的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