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第65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岳山山区的问题很复杂,主要是民族矛盾和价值观不同的问题。网 民族矛盾里面有共有的民族矛盾和特殊矛盾。共有矛盾便是少数民族心理上的一种不平衡,这就不说了。特殊矛盾在岳山山区表现的很强烈。岳山山区上面住的是尤丽达族人(编造的,大家不要去找资料对应了),从历史上来说,尤丽达族人就是个人数非常少的民族,现在全国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十万人。这十万人基本上都集中在我们岭南省境内,但是在白山我们就只有这一支尤丽达族部落。因为人数少,所以在历史上尤丽达族人就不停地被其它民族的人的欺压,这不仅仅只是说汉族,相对来说解放以前,在岳山山区附近居住的汉族人并不多,都是其它的少数民族。尤丽达族人本来不是居住在山上的,但是在山下他们根本就没办法生存,其它民族的人直接把他们赶到了山上,至此,尤丽达族人就再也没有下过山。由于这种历史问题,他们对其它民族的人非常仇视,其它民族的人已进入他们的地方轻者会被抓起来,重者会直接被箭射杀。解放后不久就有一位干部上山直接被射杀了的。后来党和政fu加大了对尤丽达族人的劝说工作,他们也明白了现在外面是个什么情况。他们便按照了政fu的规定,进行了改革,登记户口,颁发身份证,岳山山区的尤丽达族人被分别归为两个镇的管理,东边的归为上林镇,西边的归为下林镇。但是,尤丽达族人还是不不愿意下山,也不愿意与山下人来往。
改革开放后,因为岳山山脉下面水土丰富,适合耕种,在政fu的统一安排下,山下的汉族人越来越多,与这里原来的少数民族渐渐的融合在了一起,生活也比原来好了很多。这时山上的尤丽达族人便有些心动了,有些尤丽达族人偷偷地下山拿猎物与山下人进行交换,后来便直接进行买卖。刚开始这种情况很好,政fu也鼓励,可是您知道,人总是有种特性,自己强大了就会想要欺负弱小的。很多山下特意从事收集猎物的贩子开始恶意压榨尤丽达族人,尤丽达族本来民风就彪悍,就这样那是或闹了一出很大的械斗,死了几十个人。从那后尤丽达族人便又开始隐居不出,对外来人很仇视。政fu看到这个样子便又想出一个办法,在当地山下给尤丽达族人按照名册分了土地,都是最肥沃的土地。政fu开始游说尤丽达族人下来耕种,在政fu不懈的努力下,终于有一小批人原因下山耕种,政fu便专门给他们配备了当地资深的老农当师傅教他们耕种,可是那时候种田是需要叫农业税的,田是分给他们了,但是税他们也必须交啊,这是国家政策。网可是这些人根本不管什么国家政策,就是不交。刚好那届的镇领导班子做的很欠考虑,直接让人用强去这些尤丽达族人家里搬粮食,其实也只是拿了应该缴税的份额,可是这让这些尤丽达人非常气愤,直接带着山上的尤丽达人把镇政fu给包围了,把镇政fu给砸的稀巴烂,那时候武警介入都准备用强制手段了,后来在县委县政fu亲自出面安抚下这些人才离开,但是再也没有人下山,而且对官员非常仇视。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十几年了,这十几年我们的工作根本没办法展开。这些尤丽达族人过的完全是自给自足与世隔绝的生活,很难与他们沟通,讲道理安抚什么的他们全都不信也不理会,当然,我们更加不可能用强制手段。问题便就这样一直残留下来了。”戴山群仔细地说着,但是这番话其实是有为自己开脱的嫌疑,不过大部分说的还都是实情。
“确实是历史遗留问题,但是历史遗留问题就不能解决吗?矛盾再深也要想办法去解决,不然要政fu干什么?要我们这些公务员干什么?应该多进行疏导,淡化矛盾和冲突,绝对不能采取任何可能会激化矛盾的行动。”刘伟名淡然说道。
欧祥义和戴山群两人又是不停地说着好好。
“岳山穷这是由于地理位置展的原因,即使上面追究下来,最多也只能说我们这届领导班子没有变废为宝的作战能力,但是,要是继续不顾不问地让这么一群老百姓继续在深山里面过着五百年前的生活,那就是我们这届班子的政治态度问题了,这其中的差距你们是知道的。”刘伟名没有看两人的表情继续说道:“人大在即,各级领导班子都要进行相应的调整,希望你们俩好好把握。我第一站便到了岳山,我的意思你们两个是明白的。”
欧祥义和戴山群没想到刘伟名这么直白,有点措不及防,也来不及说什么好听的话,都只是说着“明白明白。”
车子慢慢地开到了岳山山区,这里全部是崇山峻岭,树林茂密。刘伟名望了望山上那遮天蔽日的树木,便根本无法想象这么一群尤丽达族人在山上是怎么生存的。
车子忽悠悠的呼啸而过,就在这时,路旁一群人还有两辆小车停在那。而这些人就都站在进山的口子上。车是无法进山的,进山的只是一条小路。车队便在这个地方停下了。
“到了吗?”刘伟名问欧祥义。
这两个人有点犹豫,因为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来过这里,对于这里的地形他们跟刘伟名一样,一无所知。就在两人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办公室主任罗霄山还有一个戴眼镜的人走了过来,那个戴眼镜的则是岳山县政fu办的主任。
“刘书记,前面就是进山的口子了。不过车子无法通行,只能步行。”罗霄山说道。
“嗯,好,那就下车步行进山吧。”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
“另外,东林镇和西林镇的领导都在路口等候,您要不要见一见?”罗霄山又问道。
“让他们跟在后面吧。”刘伟名一边下车一边安排着。
等刘伟名下车之后才发现,外面已经乌压压地站了有上百号人了。看到刘伟名一个个都露出尊敬的表情,其中一些副县级领导以及市委机关的领导都会尊敬地叫一声刘书记,而其它人则非常有自知之明地站在外围,不会乱出口喊人。
“都准备好了吧,各个部门自己清点一下本部门的人数,人要是少了你们自己负责。上山。”刘伟名没有说太多的话,直接往山上走。
看到这,戴山群立即把县政fu办的主任叫过来,让他立即把上林镇和下林镇的领导叫过来带路,然后自己一路奔跑着追赶刘伟名,然后乖乖地站在刘伟名的身边。
刘伟名走在队伍前面,他的身前和身边都有警察和武警警卫着。
上山的路并不好走,不过刘伟名还是走的很稳健,毕竟他的年纪在那,年轻身体肯定要好一些。
“山上的空气很好嘛,我建已议你们岳山县的领导如果在办公室里呆烦了的话可以多往这山上走走,这样有益于身心健康。”刘伟名一边走一边说着,他这么含沙射影地指出岳山县的领导根本无作为的态度让欧祥义和戴山群脸上很难看。
“那些尤丽达族人住在多高的地方?”刘伟名问着站在队伍最前面做向导的上林镇党委书记。
“这几座山都差不多有一千米左右,他们大概就住在七到八百米的地方。”上林镇的书记弯着腰一边走路一边转脸把脸对着刘伟名说着。
“八百米,已经是非常高了。听说这里时常有野兽出没,是吗?”刘伟名又接着问道。
“是的,因为这个地方偏僻,而且山高,除了尤丽达族人基本上是没有人住的,我们镇的人大多都住在下脚十里外的平地上。原先还有人来这山上捕猎,后来由于尤丽达族人对山上的其它人都粗暴对待,我们也尽量劝说其余人不要上山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冲突所以现在这几座山上除了尤丽达族人外基本上都是没有人的。没有人活动这里的野兽也越来越多,其它山上的也都到这几座山上来了。”上林镇的党委书记很详细地说着,显然是对于这些信息都是先已经做过备份的了。
“据我所知尤丽达族人不是靠打猎为生的吗?既然这样那这些野兽应该把这里视为危险区域才对啊。”刘伟名疑惑地问道。
“没有,其实我们上林镇所有的老百姓以前都是猎户,后来我们开垦了稻田之后他们中一部分才进行了耕种,但是打猎的传统都还在,基本上在闲暇的时候也都是会进山打猎的,所以,其它地方打猎的人数要比这几座山多得多,另外山下的老百姓狩猎的器械要比尤丽达族人狩猎的器械先进的多。尤丽达族人狩猎基本上靠的是陷阱和弓箭。”
“原来如此。”刘伟名明悟似的点了点头。
八百米的山就这么爬上去,对于常人来说,这确实已经算是一个挑战了,更何况这里面除了那几个警察和武警之外全都是平时几乎脚不沾地的官老爷们。一个个都挺着个大肚子,还没爬上两百米几乎大半的人都几乎要脱水了一样。倒是刘伟名还显得比较从容,只是稍微有点出汗罢了。
刘伟名回头看了看这些官老爷们,没有理会继续往上爬着。
为什么要用爬这个词呢,就是因为这个路确实是陡,起码是七十度的坡。
众人虽然已经是实在不想再走了,但是见到市委书记刘伟名一马当先往前走着,便也只能咬着牙齿继续往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