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第65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回头注意着后面的情形,刘伟名注意到,越往上爬就有些人脱离了队伍,刘伟名看了看,这些人大都是一些底层领导,比如像镇政fu的一些小领导或者是县里的一些办事员,这些人没有领导负担便不在乎是否会在刘伟名面前留下不好的影响。网 而那些越往上的领导,像副县长之类级别的领导虽然一个个步履蹒跚、满脸通红,但是也还是继续咬牙坚持着跟着刘伟名的脚步。
刘伟名一边走着一边对身边一样喘气不停的王明杰说道:“跟罗霄山罗主任说一声,让他想办法把这些没有跟上的人的名字全部记上,回去之后把这些名单交给组织部,给他们都拉进黑名单里。另外让组织部把名单转交一份给岳山县组织部,什么都不用说。这些人连这点苦都吃不了,基本上都是不堪大用,只知道只喝玩乐的人。”
王明杰惊讶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向身后不远的罗霄山走去。
刘伟名一口气爬到了半山腰的位置,感觉自己也觉得非常吃力了,才停住脚步望了望身后。众人见刘伟名停住了脚步,呼的一声便就地坐在地上,除了几个级别高的领导在同样气喘吁吁的秘书搀扶下依然注意形象和依旧不喘气不脸红执行着保卫工作的武警官兵外,其余的基本上都坐在地上不停地喝水。
刘伟名接过罗霄山递过来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几口。然后坐在一旁王明杰早就铺上自己衣服的石头上面,静静地望着这些乌合之众。等了差不多五分钟,见众人都回过神来了,刘伟名对罗霄山道:“让他们都安静一下,我有话说。”
“安静、安静。刘书记有指示。”罗霄山得令立即吩咐着。
众人一见刘伟名有话说便很不情愿地把原本瘫了的身体挺直,做出一副认真听报告的姿态。
“很累是吧?根本不想爬了是吧?”刘伟名点了根烟,淡淡地说道。
众人有点惊讶,不知道刘伟名这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其实我和你们一样,我也很累,这双腿根本就完全迈不动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这辈子都不想进这座山。可能你们中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我刘伟名是在发神经,没事给自己找罪受,舒舒服服的小车不坐,偏要自己来爬山,还连累你们跟着我一起在这受罪。”刘伟名吐出一口烟后说道。
刘伟名这话一说完,欧祥义和戴山群的脸当即苍白,两人对自己几个手下使了眼神,一群县的领导都连身说道:“刘书记这是深入基层贫困地区,了解民生疾苦。这是伟大的共产。”
这些人颂词还没说完就被刘伟名摆手给阻止了,刘伟名淡淡地说道:“不要给我戴高帽,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心里清楚。我今天就很坦诚地跟你说。我今天想起要来爬这个山并不是我没事找罪受,也不是我有多伟大,更加不是我跟你们大家过不去硬要来为难你们。而是你们岳山县委书记欧祥义以及县长戴山群同志向我汇报的情况让我不得不带着你们来这个山里走一回。戴山群同志向我汇报,就在这座山里,住着有差不多五千户、将近两万人的尤丽达族老百姓,而这个季度,在你们岳山县委县政fu的大力倡导和执行下,有十三户尤丽达族人从山上搬了下来了,我还不知道这个十三户含有多少水分,反正我听到这个数据的时候真想抽你们岳山县领导班子几个嘴巴,也想抽我自己几个嘴巴。戴山群同志向我汇报的时候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是民族矛盾。这些是可以推脱的理由吗?你们这些人都不要忘记了,你们是共产d员,没什么困难是可以难道共产d的。当年一穷二白的先辈们连无比强大地旧社会三座大山都推到了,你们敢说这个小小的困难是你们克服不了攻关不了的?如果说是,那就只能说你不是一名合格的党员。要我说,归根结底,这都是你们的态度问题。我在上山之前就观察了,你们当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根本就没来过这座山里,这是什么概念?别说你们岳山县,就是在白山市委市政fu,这座山里的尤丽达族人的迁移工作也是排在前几个的重点工作,而到了你们岳山县竟然变的这么不重要。这是你们领导班子的执行力有问题还是你们这些人根本就没办法执行党的命令?既然你们如此不重视,那我今天就带你们到这里来看一看瞧一瞧,看一看这些老百姓究竟是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既然你们都没有一个作为党员干部应有的责任心那我今天就来唤醒你们心里那一点点良心。你们爬了一半就累成这个样子,还只爬一次,而这些尤丽达组老百姓呢?试问一下他们要爬多少次你们想过没有?你们中的一些人和我一样,不管走到哪里都有警卫相随,安全问题是有保障的,可这些尤丽达族老百姓却天天都与野兽为邻,看到这你们有感触没有?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改革开放的成果越来越明显,大家躲过上了现代化的生活,而这些尤丽达族老百姓呢?他们过的依旧是与几百年前没什么区别的生活,难道他们就不是中国人就不该沐浴一下党的光辉吗?可能你们会说,他们这样是他们自作自受,他们自己抵死不愿下山能怪的了谁?如果是这样想的人你现在可以马上交辞职报告了。如果什么事情都这么简单那还需要你们这些人干什么?老百姓花钱缴税养活你们是干什么的?是为了让你们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而什么事都不干的吗?别忘了,你们的职责是什么?当你们在享受脑袋上这顶帽子给你们带来的权利的时候也请你们偶尔想一想这顶帽子给你们带来的责任。你们为什么不想一想,这些尤丽达族人为什么就不愿下山过好日子?这里面虽然有你们说的这样那样的原因,你们扪心自问一下,这里面就没有一点你们这些领导干部的原因在吗?”刘伟名开始说的很淡,渐渐的语气就开始严肃高昂起来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位市委书记的愤怒。
“你们都四处看看,看看这样的环境到底适不适合人居住。你们假设一下,如果是你或者是你的家人住在这个地方你们会是这么样的感受,相信你们早就跳起来不干了吧,而现在,这些尤丽达族的兄弟姐妹们就住在这个地方,而且还是在你们的工作范围内你们却可以做到不闻不问,是你们责任心以及败坏还是你们的良心已经全部都被狗给吃了?我原本并不知道尤丽达族人的生活状况有这么恶劣,因为你们报上来的永远都是好的,今天我无意中问起才感受到这些老百姓生活的艰辛。你们的为官准则是什么?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还是无过便是功?”刘伟名越说越气愤,用词也越来越严厉。众人都被刘伟名给说的低下了脑袋。
刘伟名环顾了一下众人,然后又接着说道:“既然让你们自觉地履行自己的职责这么困难,那我今天就给你们施加点压力吧。我代表市委给你们岳山县县委县政fu布置点任务,在今年年底之前,岳山山区里的尤丽达族人必须往山下迁移百分之二十、明年年底要全部迁移。完不成那么你们主要领导人就自己把辞职报告给我递上来,至于你们岳山县县委县政fu内部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不管,这个也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我想你们不会质疑我说的这句话的可信度吧?当然,迁移尤丽达族人也不仅仅只是你们岳山县委县政fu的事情,今天市政fu的领导都不在,那我就先说市委的,有关岳山山区移民的问题,你们要尽量给岳山县县委县政fu提供方便,谁在这件事情给我拉稀摆带我就让他帽子搬家。回去后我会跟市里几位领导磋商一下这个事情,到时候文件会下发到你们每个人的手中,到时候怎么对待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我得话就说到这里,现在想继续干这份工作的就跟我继续往上走,去看看尤丽达族老百姓究竟是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去了解一下尤丽达族老百姓为什么宁愿住在深山里也不愿下山的原因。”
刘伟名说完之后便转身往山上走着,王明杰见刘伟名转身便立即把手中的笔和本子放进随身携带的包里。作为一个秘书,他必须清清楚楚的记住领导在各个场合里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特别是临时性发言,一般都需要记录下来,以免领导而后因为忘记而出现食言的情况,这对一个领导的声誉是非常不好的。
被刘伟名训了一顿之后,.众人都安静听话多了。一个个都咬紧牙关跟着刘伟名往上走着,谁也不会傻到在刘伟名暴怒的时候去碰刘伟名的怒火。
越往上,几个负责守卫工作的武警和警察就越发的紧张起来了。他们在路上就已经被交代清楚了,这山上不但有野兽,还有一群民风彪悍的老百姓,让他们上山之后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不能有一丝的懈怠。
刘伟名却没那么多的担忧,一边往上走着,一边不停地拿着纸巾檫汗。
“到了没有?”刘伟名将湿透的纸巾扔掉,回头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