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第65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上林镇的党委书记拉过来一个老百姓问着,显然,这个老百姓是个比较熟悉当地情况的老头,据说,这个老头其实就是尤丽达族人,只是很早之前就已经不在尤丽达族里面生存了,但是却还时而与山上的尤丽达族人有联系,听说市委书记要来,上林镇的干部们几乎是把这个老人给抬了过来的。网复制网址访问
“上了这个口子就到了。”上性林镇的党委书记听老头说过几句之后对刘伟名说道。本地的话刘伟名是怎么都听不懂的,平时,大家对刘伟名都是说的普通话,不过这老头的话就需要人来翻译了。
“那就上去吧。”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便迈腿走着。
就在刘伟名准备走时,那个老头突然紧张地说着。
刘伟名觉得好奇,问怎么了。
“他说,我们这么多人上去,山里的人会以为我们是敌人,说不定会造成误会。”上林镇的党委书记连忙说道。
“这倒也是,要不就不要让这么多人上去了。另外先让这位老人家去山里和当地人先通报一下吧。”刘伟名想了想后说着。
刘伟名刚说完,突然,唰的几声,就有几只箭落在刘伟名当先几人身旁不远处的树上,众人侧地被下傻了,这种桥段只在电影中见过,现实生活中谁遇到过这种桥段?再说,这是和平年代,特别是和平年代的官员,又有几人遇到过这种阵仗呢?倒是那几位武警反应快点,一看到箭。当先一人立即喊道:“准备战斗。”
那人说完,便是几声拉抢保险的声音。这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明白。
“慢着。”刘伟名这时也反应过来,立即呵斥几个做出射击状态的武警和警察。
这时树边突然冒出五六个穿着少数民族衣服的青年男人,手里拿着弓箭,虎视眈眈地望着刘伟名等人,然后嘴里喊着什么。
看到这么几个人,那几个武警把枪口死死地锁定在这几个人身上,能够确定,只要这几个人拿弓箭的手敢稍微动一下这几个人绝对会立马开枪。
“你们几个把保险给关了,他们是老百姓不是恐怖分子。要是造成伤亡我们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你,问一下,刚刚他们说什么?”刘伟名冷静地吩咐着,然后问着旁边上林镇的党委书记。
上林镇的党委书记又和旁边的老人沟通交流着,然后告诉刘伟名:“他们说,这是他们尤丽达族人的领地,让我们马上离开,不然就不要怪他们不客气。”
“还挺有气势的哈,整的跟我们上钓鱼岛遇到小日本了一样。”刘伟名听后不由的大笑,随口开了句玩笑。
这个玩笑让众人哈哈大笑,前面紧张的气氛也立即缓和了下来。
“跟他们说,我们是政fu官员,代表党和政fu过来看望他们。”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那个老头听了之后也开始对着站在树上的那几人喊话。双方来来回回交流了好几句,最后老头用白山话说了几句。
“他们说他们不管我们是什么人,反正这里是他们尤丽达族人的地方,不准别人进来。还说这是他们族长的命令。刘书记,我看这人油盐不进,为了避免发生不必要的伤害,要不把这几个人的武器给缴了吧。”戴山群听了之后抢在上林镇党委书记的前面对刘伟名说道。他其实最想说的是最后那句话,看到那几个手里一直拉着弓对着刘伟名的尤丽达族年轻人他就吓的直流冷汗,要是刘伟名出了一点点闪失他这顶帽子马上就得掉。而相对于来说引起矛盾冲突对于他来说却并不是那么大的事情,第一,尤丽达族人的冲突是历史就有的,而且经常发生,即使现在发生了什么冲突也不必他这个县长负多大的责任。再者,这次带队过来的是刘伟名,如果出了问题所有责任都是他这个市委书记的,有市委书记在上面顶着他这个县长安全的很。所以,他唯一担心的只是刘伟名的安全,不仅仅是他,大部分接近刘伟名职位的官员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你这个县长是怎么当的?你有一点基层工作的常识吗?”刘伟名狠狠地瞪了戴山群一眼冷冷地说道。
刘伟名当然明白戴山群的想法,他愤怒的是戴山群这种只顾自己个人利益完全没有一点大局观的态度。要知道,他刘伟名这次过来就是想来解决问题的,如果真的要上去缴械便会引起冲突,到那时就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在制造冲突了。
“跟他们说,让他们把他们族长叫过来。说我是市委书记,想跟他们族长说几句话。”刘伟名冷冷地说着。
说完之后刘伟名对几个武警说道:“把抢收起来,放心,尤丽达族的老百姓又不是疯子,只要我们不惹怒他们他们绝对不会乱动的。”
几个武警都面面相觑,他们的使命就是保护刘伟名安全,而在刘伟名的生命和安全受到折磨严重威胁的时候却让他们放下武器这让他们很难接受,当先那个用眼神望着办公室主任罗霄山,罗霄山也犹豫着,他同样是要对刘伟名的安全负主要责任,但是他偷偷地看了看刘伟名那不容人违抗的眼神便只能对当先那名武警点了点头。得到罗霄山的同意之后他们才全部把抢收进了抢匣子里面。但是还是分散在刘伟名各个方向,如果真有箭射下来,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地为刘伟名裆下的,这不是什么伟大的精神,而只是这种工作本能罢了。
“刘书记,他们说他们族长是不会见我们的,让我们赶紧离开,不然他就射箭了。”戴山群把老头和那几个尤丽达族人交涉过后的话告诉刘伟名。
听过后刘伟名彻底郁闷了,也愤怒了。自己堂堂一个市委书记已经把姿态放的低的不能再低了,竟然遭到这样的侮辱,这是刘伟名从未遇到过的。当然,愤怒的不仅仅是刘伟名一个,在场人几乎全部都露出愤慨之色。
刘伟名不由得点了根烟,告诉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他是明白了,这些人还真的是油盐不进。
刘伟名狠狠地吸了几口烟,那边的尤丽达族青年嘴里有嘟嚷着几句,这几句老头翻译了,但是却没有人翻译给刘伟名听,刘伟名没去问,因为猜都知道是催他们赶紧走的,说不定用的是滚也不一定。
“你过来,你现在直接给我翻译。”刘伟名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指着老头说道。
老头跑到刘伟名面前,戴山许群也跟着靠近了一点点。
“几位尤丽达族的年轻人,你们可能不认识我,我是白山市市委书记,说起来我算是你们的父母官了。我来这里看望你们是我的权利也是我的义务,请你们务必代为传达,请你们族长过来一见。”刘伟名很委婉地说着。
老头把刘伟名的话一字不漏的翻译了过去。随后几个尤丽达族年轻人说了几句,有一个还在笑着。
但是却没有人向刘伟名翻译。
“他们说什么?”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但是见站在身旁戴山群面露难堪的神色。刘伟名又转脸望着上林镇党委书记,见上林镇党委书记一看到自己的眼神就把头给低下了,单作没看到似的。
刘伟名又回头对戴山群说道:“是什么说什么,我现在要的是一个翻译,不是拍马屁的。”刘伟名有点发怒。
“他们……问……市委书记……是个什么……什么……东西。”戴山群结结巴巴地说着。
刘伟名脸都被逼红了,他不知道这些尤丽达族人是真不知道市委书记是个什么职位还是故意要奚落他的,但是这话听起来就是在奚落他。
刘伟名半天没说话,又让秘书王明杰给他拿了根烟点上,狠狠地抽了几口,一支烟就这么几口就抽完了。刘伟名狠狠地扔掉烟头说道:“好,你们不知道市委书记是个东西是吧?我告诉你,我是代表党来监督管理整个白山的行政管理的。相当于古代的知府。我现在告诉你,政fu打算开发整个岳山山区,这里所有的树都会被烧掉砍掉,山也会被炸平,然后在这里建高楼大厦。如果你们不去通知你们组长立即过来见我的话我们明天就开始烧山炸山,到时候你们不要来找我。”
刘伟名这话语气非常的严肃,因为他是真的愤怒了。
几个尤丽达族人一听之后顿时脸色就变了。不停地喊着。
“他们说什么,照实说。”刘伟名冷冷地问道。
“他们说你们敢。”戴山群这次没有犹豫了。
“不敢?你看看我们敢不敢?这山这地这树都是属于人民的,不仅仅只属于你们尤丽达族人。党和政fu有权利替人民来管理这一切。给你们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要是你们没把你们族长叫过来我们明天早上便开始炸山。其它的不用说了。记住,我们代表的是国家,代表的是全国十三亿人民。”刘伟名斩钉截铁地说着。
几个人脸上全是慌乱和愤怒的神色。唧唧歪歪地乱叫着,随后还是有一个人从树上消失了。
“刘书记,还是您厉害,他们去叫族长了。”戴山群有点谄媚地说道。
“做工作要讲究技巧,特别是做老百姓的工作。软的不行可以来硬的,但是这个硬的却不是用强,那样只会加深矛盾。其实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你们以后在工作当中要多学多用。”刘伟名淡然地说道。
“刘书记这话说的很深刻,这也是刘书记在多年工作中得出一些宝贵经验,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但是却是字字珠玑,给我们以后解决基层民众矛盾纠纷指明了方向和道路。大家要认真学习总结一下刘书记刚刚的讲话,并且反思一下我们平时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欧祥义见刘伟名说完之后便立即对着岳山县那些领导所在的方向说着。
“刘书记,我在这里向您申请一件事,我们基层的领导大多都没有经过十分严格的专业教育,所以,在处理基层民众纠纷的时候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理论指导就容易出现蛮干胡干的事情。所以,我在这里想向刘书记打个申请,想请刘书记给我们这些基层领导干部上一课,这样能让我们有个行动指导和理论精神,对以后处理民众纠纷提供帮助。”戴山群见欧祥义这么说立即大蛇随棍上。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说道:“其实要说的我刚刚都说了,让我说也无非是说的更加详细一点罢了。我就不做什么报告了,这里也不是会场,我就随口说两句吧。”
刘伟名这么说也就等于是答应了,欧祥义和戴山群见刘伟名答应立即给办公室主任打眼色,办公室主任立即让各人都站好,前排的蹲好,保持安静。
“同志们,祥义同志和山群同志让我给你们讲讲怎么处理好民众纠纷的问题,我在这里只能谈谈我个人在实际工作中所得出的一些想法,还是那句话,我今天说的,只是我个人的工种方法和经验,并不是市委下发的红头文件必须去坚定执行的,大家觉得对就采纳,觉得不对就互相讨论否定就是了,不要搞些什么形式主义。”刘伟名淡然说着,对于这一套刘伟名是非常熟悉,要是刘伟名今天说了,明天市委办公室就会召集笔杆子把刘伟名今天说的话整理成册,加上一个具有指导意义的标题,然后就会形成一个口号。刘伟名说的话也会立即见报,接着便会是全市党员干部开始组织学习刘伟名的这篇讲话。其实说到底都只是有人要讨好刘伟名罢了。所以刘伟名就提前把这个给否定了。
刘伟名清了清嗓子,等到一个个都安静了下来便开始随口说着,说的也都是自己这些年来在处理问题中的一些方法。其实刘伟名是秘书出身,要说下基层处理问题还真没什么经验,秘书出来之后便是直接接替了县委书记的职位,之后便是一步步往上走,要说直接与老百姓打交道的机会确实不多,但是刘伟名担任过办公室主任,担任过市委秘书长。这就不一样了,这两个职位都是磨砺人的地方,在这两个职位上呆久了,对于人的思想和人性便会有很深的研究。其实说到底,和老百姓打交道也无非就是要了解老百姓心里在想什么,需要什么。
刘伟名的讲话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很精练地把自己想说的说了出来,很直白,白话套话一句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