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7.第65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的话没说多久,这很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一个个原本以为刘伟名的讲话起码都会有一个基本上的开头概括、中间一二三四点,结尾总结以及展望希望之类的 刘伟名的精简让原本准备好好谈谈对刘伟名讲话的心得体会的欧祥义和戴山群有点措手不及。但是最后戴山群还是站起来对刘伟名的讲话进行了一个总结,高度赞扬了刘伟名同志讲话的针对性正确性以及政策性,随后是让在座的人要认真学习体会刘伟名同志的讲话,要把学习刘伟名同志讲话以及落实刘伟名同志的讲话精神贯彻落实到以后工作当中去作为岳山县委县政fu当前的工作重心。
刘伟名无奈的笑笑,他很烦这一套,但是,他没办法阻止这种既定程序的延续下去。
在刘伟名无奈的同时,山林间传来了一阵阵的声音,随后上林镇的党委书记跑过来告诉戴山群、戴山群又告诉刘伟名,其实话很简单,那就是尤丽达族人的族长过来了,但是这话必须一步步的传达上去,这也是个既定的程序。
刘伟名听过之后站起来回头看了看,只见一大群人站在上面的山头小路上面,一眼望去,起码有将近百来个人,而且基本上都是男人。这让刘伟名有点震撼,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聚集这么多人,而且还是在明知道外面是“官兵。”的情况下,这足以见得这个尤丽达族人的凝聚力了,更加证明了这个尤丽达族族长的掌控力。
“你让翻译先过去听听他们说什么吧。”刘伟名淡淡地望了望,然后直接对上林镇的单位书记吩咐着。
上林镇的单位书记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屁颠屁颠地带着那个老头往前面去了,他自己则充当着传话筒的角色。
“他问谁是我们这里带头的。”上林镇单位书记听过老头的话之后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抽了根烟,一口一口的,不紧不慢。等的一个个都大眼瞪小眼之后才把烟头踩灭,说道:“过去看看这个族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吧。”
说着刘伟名便起身往路口而去,而一旁的警察和武警则是随身警卫,很是警惕。
刘伟名仔细地看着面前不远处这群穿着同样服饰的人,只见大家都拥簇着中间那位白胡子老头,便知道这位就是所谓的这支尤丽达族人的族长了。
“我是白山市市委书记刘伟名,你就是上林镇尤丽达族人族长吧?很高兴见到你。”刘伟名对着老头微笑地说道。
“你好,不知道书记大人光临我们尤丽达族领地所为何事?”族长听过翻译老头的话之后眼神犀利地望着刘伟名,说是犀利倒还不如说是仇视更加的贴切。
“族长同志你好,在我说明我的来意之前我要先纠正你的一个错误。那就是这片山并不是你们尤丽达族人的领地。”刘伟名依旧笑呵呵地说着,等到翻译老头把刘伟名的这句话翻译过去的时候对面站着的尤丽达族人脸当即就变了色,甚至于好几个当即就拿起了弓箭。
“你们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你们一直都是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所以对于对于外面的世界了解的不多。我现在来给你们补一下咱们中国的近代史吧。你们的历史可能还停留在国民政fu统治时期,或者是更早的晚清时期,我就从晚清开始给你们说起。1840年6月,鸦片战争爆发,清政fu大败,清政fu被迫向西方列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穿鼻草约》,《中英南京条约》。
《中英五口通商章程》和《虎门条约》,《中美望厦条约》和《中法黄埔条约》。1856年秋,“天京事变。”发生。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清政fu依然大败,又被迫签订了《爱珲条约》《天津条约》。《北京条约》签订。这个时候清政fu已经被西方列强瓜分完毕了。1905年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提出政治纲领,选举孙中山为总理。1912年元旦,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在南京就职,宣告中华民@国成立。2月,清帝退位。孙中山辞职,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果实,接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21年7月
中国共@产@党成立1937年7月7日 “芦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开始。1945年8月15日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
日本正式签订投降书。1949年,国@民党政fu战败,逃亡台湾。10月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所以,你们首先要知道的是,现在不是清政fu的天下,也不是国@民党的天下。现在代表人民群众监督政fu的共产d。说到这里我也要给你们讲一下咱们共产d的性质吧。共产d是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政党,所以我很明确地告诉你,共产d代表的永远都是工人阶级以及贫下中农的利益,所以,你们不用害怕再受到任何势力的压迫。随后我再告诉你,共产d是中国人民的共产d,并不是说他仅仅是哪个民族的,他是我们全中国五十六个名族共同拥有的共产d,他所代表和保护的也是全体中国人民,而不仅仅只是某一个民族。
所以,你们不用害怕出去受到别的民族欺负,因为,你们跟我们一样,都是中国人民,你拥有我们所拥有的全部利益,相反的,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你们拥有许多我们所没有拥有的权利。最后我再来说说你前面的这个错误,你说这是你们的领地,这是错误的,现在的天下是全体中国人民所共有,所以,这土地也就是全体中国人民所共有的,任何私人以及个体都没有土地拥有权,所以你这句话是半对半错,因为这片山是你们的土地但是不仅仅只是你们的土地,因为他是中国人民所共同拥有的。”刘伟名笑了笑,给自己点了根烟,慢腾腾地说着。
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着,但是即使说的这么慢,也苦了那位从来没有干过翻译活的老头,而且也没有太高的文化,这段文字对于他来说是十分的生涩,等他终于翻译完了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听过刘伟名的话之后,对面引起了一阵阵的骚动,一个个都开始交头接耳,但是那位白胡子老头确实依旧沉默,似乎在细心地考虑着刘伟名的话。
不过刘伟名并没有给太多时间给他考虑,刘伟名看了看白胡子老头又开口说道:“在回答你我为什么来这里之前我要向你们道歉,我代表党和政fu向你们全体山林镇尤丽达族人道歉,这是因为我们工作的疏忽导致这么多年来我们对于你们尤丽达族人们所遇到的问题没有足够的重视,让你们没有享受到许多你们应该享受到的权利,让你们生活依然如此的贫困、生存环境依然这么的恶劣。这些都是我们的错,我向你们道歉。现在我告诉你们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我今天来这里第一是代表组织来向你们道歉,来检讨我们在工作中的错误。第二,我今天来这里便是代表组织上来看望一下你们,了解一下你们的生活状况,实地来解决你们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
“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们尤丽达族人很感激你们,不过我们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所以,你们还是请回吧。”白胡子族长考虑之后说道,说的虽然很客气,但是听在人耳朵里面怎么都算不上客气。
“你们这是要造反吗?”戴山群吼道。
刘伟名伸手制止了戴山群的话,随后便说道:“族长同志,你这就有点为难我了,我来这里是受到组织的委派,组织上是让我实地考察了解一下你们的生活状况,然后做出相应的评估,最后交上材料让组织上对于你们的问题进行分析已经做出相应的政策,现如今你都不让我进去我怎么向上级交差?你总不至于让我说是你们不允许我们进入你们所谓的领地吧?”
听了刘伟名的话,白胡子老头脸色立即变了变,刘伟名这话有软有硬,说的彻底一点,其实就是刘伟名在威胁这个白胡子老头子。刘伟名其实就是抓住了白胡子老头的心理,白胡子老头一直都没有出来活动过,对于外面世界的认知估计也全部是建立在前辈的述说中,既然这样,那么这老头的思想中便全部都是封建思想了。而封建社会中,民不与官斗,这是个真理,不听朝廷号令的便就是造反了。而造反便不仅仅只是杀头那么简单,重者是要灭全族甚至于是要灭九族的。刘伟名可以强调要向上级汇报领地这两个字就是在刺激白胡子老头,让老头子不得不在心里认真掂量。刘伟名也是没有办法的,要是普通民众刘伟名是肯定不会这么说话,但是面前的这群人是完全与社会脱节,你跟他说、说新农村建设他能听懂吗?他能听懂的都是封建那一套。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说的就是这个吧。
“你是在威胁我们吗?”白胡子老头气的胡子都是飘动着的,然后接着说道:“我们这一只尤丽达族人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我们却绝对不会向任何势力屈服。从我们的祖辈开始,我们便是饱受压榨,但是我们却从来没有屈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