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8.第65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老族长,你误解我的意思了,也理解错了党和政fu的意思 这深山老林你们住着也就住着,平时这山上也根本就没有太多人上来,你们住在这个地方对于山下的老百姓也谈不上有多大的影响。网我们为什么要兴师动众地跑到这个山上来你们想过没有?就为了来威胁你们吗?请问你们有什么值得我们的压榨值得我们惦记的?我们今天来到这里,那是因为你们同样是中国人民,我们有责任有义务让你们过的更好,而不是让你们继续在这个深山老林里面过着这种恶劣的生活。老族长,我是党在白山市的负责人,所以,我必须对白山的每一位老百姓负责,所以,让你们过的更好,了解关注你们的生活状况是我的职责所在。你们一代代居住在这个山上,我不知道你们仔细想过没有,你们一代人如此,两代人如此,难道你们就忍心你们的子孙后代永远和你们一样每天与野兽为邻吗?如果是战乱时期,你这么想无可厚非,可是现在是和平时期。当全国人民都是全力奔小康的时候你们却越过越回去了。我想老族长,你们应该下山去看一看,去看看外面的生活,看看山下的老百姓现在是过着怎样的生活,看过了之后你再做决定也不迟。”刘伟名这次是黑着脸说的,他说的很直白,甚至于有些话根本就不该是他这个官员该说能说的话。
老族长这次只是望着刘伟名,没有说话,就这么望着,他在打量刘伟名。
刘伟名知道,这种世代传下来的间隙让这位没那么容易相信自己说的话,刘伟名便接着又说道:“你们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这位老先生你应该清楚,他就是你们尤丽达族人,他现在在山下,你可以问问他,问问他山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对,可能他是被我们收买了的,但是咱们国家不只你们一个少数民族,就是你们尤丽达族也不仅仅只有你们这一只,只要你们肯下工夫,你们可以去联系一下其他的尤丽达族人,看看跟他们现在是怎样生活的,看看我今天说的话有没有一句是骗你们的。老族长,即使就是在几百年前也没有人会选在时代居住在这种山林里的,这里缺医少药,猛兽时常出没,没有耕种你们的正常温饱都没有办法保证,而且山林里面气候非常的不好,很容易出现疾病,我大胆地猜测一下,你们族人的数量是不是越来越少了?生活是不是越来越困难了?族里有不同意见的人是不是越来越多了?”刘伟名接着问了好几个反问句。
作为翻译的老头虽然对于前面几句提到自己的语句并不是很想直接翻译过去,但是最终还是没这个胆子,照直翻译着。
老头听过翻译的话之后半响没有说话,眼神里有种难以掩盖的不安。
“你不回答便就说明我说对了,其实这是个很显而易见的问题。因为这个地方根本就不适合人的居住。有句古话说的好,穷则思变。这么严峻的问题下面你们再不考虑变化留给你们的便就只有灭族这一种可能了,只不过是被大自然灭族的。作为族长的你担的起这个责任吗?”刘伟名深知老族长已经开始动摇了,便立即赶紧的继续说着。
“你们对我们深怀敌意这个我们可以理解,关于你们尤丽达族人和山下居民之间历史上存在过的矛盾我做过了解,错的确不在你们这边,但是世界上的人都这样,一样水土养育百样人,谁也不能保证每个人都是好人,就像你也不能保证你们这支尤丽达族人里面每一个人都是忠义之士一样,对不对?但是归根结底,心怀不轨的只是极少数。再者说,这山下的人在可恶难道比野兽还可恶?比疾病还可怕?比缺衣少食的困难还让人绝望一些吗?而且你也应该
相信政fu相信党,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都是依法而治的,所以,你们完全不必要担心这么多。”刘伟名说到这里停了停,便又接着说道:“族长,咱们中华大地有五十六个民族,少数民族也不仅仅只有你们尤丽达族人这么一支,你大可以去问问去看看其它民族是怎么生活怎么生存的。即使是你们尤丽达族人也不只有你们这一只,你也可以去看看去问问,看看他们现在的生活怎么样,看看我刘伟名今天的说的话有没有一句是骗你的。这位老人也是你们尤丽达族人,而且就是你们山上下去的,你可以问问,问问他现在的生活怎么样,问问他咱们国家对于少数民族的政策是怎样的,问问他我刘伟名有没有骗你。”
翻译老头对于刘伟名提到自己有点措手不及,连带着翻译都不怎么顺畅了,但是还是很听说一句句翻译着。
“我知道要你一时之间下决心很难,我们也没必要急于一时,我们会留时间让你们考虑清楚的。但是今天,我是有任务在身。我必须到你们寨子里面实地考察,这样才能方便做出更加适应你们的方针政策。你放心,我只会带几个人进去,
尤丽达族人都是真正的勇士,想必是绝对不会担心我们这几个人会对你们造成什么伤害的。”
刘伟名说完之后,翻译老头立即翻译。尤丽达族人顿时都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了。只有白胡子族长一直冷着脸紧盯着刘伟名没有说话。半响后他突然说道:“欢迎书记大人。”
听过这句话之后众人顿时都松了口气了,刘伟名虽然一直都变现的很镇定很自信,但是其实他心里也一样没底,毕竟与这种与世隔绝的人打交道他也还是第一次,要说动别人他也一样是没有把握的。
“除了各市级单位的主管领导以及岳山县和上林镇的主要领导留下外其余人都回去吧。回去好好想想我今天说过的话和我前面提过的几个问题,认真思考一下当官到底是为了什么。”刘伟名淡淡地吩咐着,然后慢慢地走到尤丽达族人面前,伸出手对尤丽达族人的那位族长说道:“你好,族长先生。”
对于刘伟名伸出的手尤丽达族族长根本就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好防备的退后了一步,以至于旁边的人立即拿起了弓箭以对应刘伟名突然之间的“攻击动作。”,在翻译老头的介绍之下众人才知道刘伟名的意思以及握手这种交际动作。
“你好,书记大人,叫我白拉就行了。”白拉族长伸出手与刘伟名握在一起,点头说道。
刘伟名没有多说什么,松开手之后便抬腿往尤丽达族人的寨子方向走去,尤丽达族人自动地让开了一条道让刘伟名通过。
跟随刘伟名进入寨子里的只有十几个人,众人在族长的带领下在寨子里面慢慢地走着,越往里面走刘伟名便越看的心惊,这里的生活状况不能说贫困,只能说是非常贫困。住的倒还好,基本上都是木头搭建的房子,毕竟靠山吃山,这山里面木头是不缺的。但是这穿的方面就不太干恭维了,虽然没见有人光,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大部分人穿的都是兽皮和树皮,穿衣服的人只有少数,而且这衣服也都是陈旧不已的。吃的基本上都是肉食,也都是烤着吃,山上没有盐巴没有油,这烤肉的味道可以想象。看到这个光景,大家可能会觉得这其实就是原始的群居社会,其实不对,这里的文明其实已经很高很高了,只不过实在抵不住物质的匮乏。越是看到这些就越让刘伟名觉得心惊,在如此恶劣的生存条件下也不见有人逃往山下去,而且这里的管理还井井有条,足以见的这个民族的凝聚力是多么的强大了。现在刘伟名是一点都不怀疑这些人在古代是敢于百倍于己的官兵做斗争的事实了。
跟在刘伟名身边的还有一个拿着摄像机时刻记录的人,这是办公室的工作。其一是要对重大事件做现场记录,留下影像资料。其二便是保存这些资料做研究政策的依据。当然,这些事情都不由刘伟名来担心过问,他的工作只不过是指明一个大致方向,至于这条路怎么修怎么走那是底下人的事情。
刘伟名一行人在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才下山来,当然,那些原本刘伟名让他们回去的人也基本上都还在山道上等着,没有几个人真的傻到回去。
“让他们下山真的这么难吗?他们态度真的这么坚决吗?我看不见得吧?”下山的时候刘伟名对走在自己身边的欧祥义和戴山群说道,脸色很是不好看。
“你们自己也看到了,经过今天这一行,他们的态度明显有所松懈。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们的工作根本就不到位。”刘伟名冷冷地说着。
“他们不是傻子,如果明知道山下的生活比现在好一百倍一千倍他们为什么不搬迁?如果你们平时多来这里走走多与他们沟通沟通至于这样吗?以前的事情我就都既往不咎了,但是以后,你们一定要给我抓紧再抓紧。回去之后你们要对尤丽达族迁移的事情认真讨论,然后拿出一个切实可行全面的方案交给我,另外,你们要成立一个专门的工作组负责这次搬迁,起码要有一个副县长带队,现在他们的态度已经有所松懈了,你们更加应该趁热打铁,把他们的思想工作做通,我给你们支一招,想办法,带这个白拉族长以及在族里面说话有影响力的人下山一趟,去周边的老百姓家里看看,让他们看看这里的老百姓是怎么生活的,另外再带他们去白山市区或者是岭山市看看,让他们看看现在外面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我想看过之后他们的态度应该是会有所转变的,毕竟世界上没有人这么傻,放着好日子不过,偏要去过那种非人的生活。我只给你一个要求,那就是在年底之前,这件事情必须给定下来。要是年底之前还没有定下来,那么你们两个就自己辞职吧,省的我在常委会上位你们两个浪费口水。其它的我也不多说什么,我就给你们定一个调子,只要能他们答应下山来,一切都好说都好谈,国家对于少数民族本来就有优惠政策,而我们这里则更是特殊情况,特殊情况就要特殊对待,只要能给的我们都给,无论是政策上还是财物上面都要有所倾斜。总之要让他们赶紧下山,要尽快地融入现代化的环境中来,保证他们正常的生活。还有,由于他们对山下老百姓成见比较深,你们要充分考虑他们的自治。具体怎么办你们自己考虑,我只要最后的结果,考虑问题务必详细全面一点。”刘伟名一边下山一边对欧祥义和戴山群说道。
“是的,请刘书记放心,岳山县保证完成任务。”欧祥义抢先回答着。
“我对你们岳山县的班子是最看好的,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刘伟名走到车子旁边对欧祥义和戴山群说道,然后在王明杰打开车门之后上了车。见欧祥义和戴山群还没有离开便又摇开窗户说了一句:“晚上早点休息,明天就几个主要领导陪同就行了,别影响了正常办公。”
说完便摇下了窗户,让司机开车。
“刘书记,罗主任问今天还有没有什么安排?”王明杰用手捂住电话转脸问刘伟名。
“没有了。”刘伟名伸了伸有点酸胀的腿说着。
“今天晚上的晚饭由岳山县委县政fu筹办,到席的人员名单等下罗主任会拿过来。”王明杰继续说道,虽然没有用询问的语气词,但是确实在询问刘伟名对这件事情的意见,
“没必要了,就去招待所吃个工作餐就行了。让罗霄山把晚餐给推了,告诉他们,如果说今天还不够辛苦的话明天我再给他们加点量。”刘伟名没好气的说道,因为他自己都累的不行了,哪里还有心思去应付这些事情。
王明杰当然明白刘伟名是个什么意思,他在心里笑了笑,其实岳山县委县政fu的领导也很郁闷,要说累的话他们和刘伟名走的同样的路,一步都不比刘伟名少,而且年纪都比刘伟名大的多,肯定都比刘伟名更累。但是他却不得不继续准备晚餐,因为这是规矩,不举办便是对刘伟名的不尊敬,哪里知道现在累的不行的来筹办结果还被刘伟名发脾气。但是这些他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哪个领导没有脾气啊。他拿起电话把刘伟名刚刚的话如实的交待给了罗霄山,然后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