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第66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每天得工作是安排的非常紧凑的,不是出席活动就是在开会,刘伟名看过自己的工作安排之后给自己算了笔账,自己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差不多两百五十天在开会,有一百天在出席活动,会有大会小会.活动有对内的对外的、还包括接待、接见 其实懂点皮毛的人会说,还有什么,这些瓴导开会都有人写讲话稿,只是口头上说说罢了。其实真有这么简单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就像刘伟名开会之前,如果是大会做报告,那么他必然会先把秘书给自己的讲话稿或者是报告仔细看看,斟酌乏后然后再去会场上讲,像市委书记做报告,起码都是半个小时以上,会议安排就是如此,不做这么长的报告就不足以体现你市委书记的身分,刘伟名记得自己做过最长的一个报告长达两个半小时,那是一个关于新时代党员的学习会,说的刘伟名自己都七窍生烟,没有办法,上面发下来的会议精神就这么长,自己不能不把会议精神给传达下去。这是大会,像小会的话一般就是常委会和书记会以及每个星期一例行的碰头会,对于刘伟名来说,这种会议更伤脑筋,这种会都是几个班子成员坐在那讨论具体事情以及具体的安排措施,这里面的学问就高深了,要面对尔虞我诈、要明白怎么对自己有利、白山市有利等等等等。出席活动就更加让刘伟名觉得烦,各种各样的活动,对着摄影机,不停地微笑,而这种微笑还不能像一般明显那样笑,要笑的庄重,要符合自己的身份。活动出席完了,如果十分重要,一般会留下会餐,会餐的时候同样全是人,自己坐在酒桌上依旧跟站在演讲台上一样,要庄重,要不停地说话跟做报告一样,通常一顿饭下来自己就吃了两口菜。
刘伟名是真心烦了,累了。但是有时候又会突然之间喜欢这种坐在会议室的最顶端.看着底下一双双望向自己真心的以及不真心的尊敬眼神时的感觉,这或许就是权力带来的k感吧,刘伟名如此感叹着。没有一个男人能拒绝得了权力带来的那种k感,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坐在会场上作报告时的k感远比在女人肚皮上运动听带来的强烈,只不过一个是隐形的.一个却是立竿见影的。古人说过的江山与美人之间的抉择说的或许就是这个吧。
坐在常委会上面,刘伟名依旧悠闲地喝着茶。由于自己去视察,自己已经缺席了两个常委会了,本来是不必要缺席的,只不过刘伟名故意就着这个借口缺席了两周。有时候拖延也是一种战术吧,刘伟名如是想着。
坐在桌子上的人刘伟名都一一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的是市长马俊才,然后是副书记王德觊、常务副市长张炳德然后依次坐着.当然,秘书长姚宏坐在最末,这都是根据排位来的。
办公室的一个副主任过来给每位瓴导都发了一份文件,这份文件上就列着今天要讨论的问题以及这个问题可能涉及到的相关资料,当然,这些问题都是刘伟名预先看过和审核的。
“大家都把手上的资料看一下吧,五分钟之后我们开始开会。”刘伟名淡淡的记道,然后点了根烟,刘伟名说完之后各人都拿起文件看了看,其实还真没几个认真看的,这些要讨论的事情这些夫佬早就知道了。
“先讨论第一个问题吧,这个问题由马市长和杨书记来说,这是你们政fu口的事情。”刘伟名喝了口茶后开始说道。
“是这样的,上次我们做出了决定,准备进行全市的治安整治运动,早些天池局长找到我,说是省厅让他们暂缓行动,说这个时候进行大的动作很容易引起社会矛盾,就这个问题我已经向省里有关领导请示了,省里领导的意见也是暂缓行动,等换届年平安渡过之后再造行。当年,省里瓴导指示建议.说是具体怎么安排还是让我们自己讨论。”马俊才抬起头来说道。
刘伟名听过之后面不改色,这套说辞他是没听记过的,他当时只是让池民天自己去找理由,当然,这些事情都是政fu口的事情,按照程序池民天是要向马俊才汇报的,当然,池民天是肯定会把刘伟名的意思透露给马俊才的。刘伟名很清楚,这个理由是马俊才找的,虽然很勉强,但是还说的过去。
“大家都议一议吧。宗明同志,这是你们政法的事情,你的意见呢?”
刘伟名靠在椅子上望着政法委书记杨宗明说道。
“这个事情民天同志也向我汇报过,我的意见是暂缓。治安问题旱治理几天和晚治理几天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是选举换届是大事,我们应该慎重。”杨宗明说道。
“炳德同志,你的意见呢?”
刘伟名点头说道。
“我同意宗明同志的意见,找个人的意思是整冶冶安这是个必须要进行的,但是在换届选举的重要时刻,其余的一切都要给这件事让步,所以暂缓治安整治是必要的。另外,我个人认为整冶治安应该是细水长流,持之以恒的事情。不宜进行太大的动作,只要加大管制力度便可以了,大动作容易教起社会矛盾。”张炳德说着。
对于张炳德的大概说辞刘伟名早就猜到了,张炳德开无意与自己为敌,从他在行动之初便就开始出手了没让自己处在尴尬位置使可知道,现在自己知难而下暂缓行动他当然会同意,所以刘伟名才没有就这个问题事先征求过其他常委的意见.因为他知道这个议题绝对是会通过的。当然,刘伟名也猜到了张炳德会提出取消整治治安的行动,同时,刘伟名也猜到了张炳德一定套猜到自己是不会同意的,很多事情到了这个层面,对方该出什么牌都心里有底。就像是两个象棋高手下象棋一样,自己走了这一步之后敌人该怎么走都是心里有数的,因为本身自己留给对方可走的棋子就不是很多。
“这个我们可以以后再议,现在先讨论一下暂缓的问题。还有哪位同志有不同意见没?没有的话就通过了。”刘伟名结过张炳德的话说着。
都没有人提出异议,这就说明这个议题就以这个结果通过了。一般的规矩就是这个样子的,这个时候如果有提出另外的建议使耍继续计论,如果讨论不出一个统一的结果就举手表次,最后让票数来决定结果。
“现在来议一下第二件事情吧,第二件事情我是当事人,所以就由我来说说吧。这次我下去视察,除了阳山因为—些原因没有去成之外,其余各县各区我都去过了,也做了深入的察看,这次视察包括各方面的,听以还算是了解的比较透彻。现在就视察中出现的问题提才出来,大家来讨论解决一下。”刘伟名说到这停顿了一下,随后翻开资料看了一下开口说道:“在说问题之前我想先表扬一下岳山的班子.岳山虽然在上林镇人口迁移的工作迟迟没有进展,但是在其它各方面都是做的非常不错的,所以市委准备对其进行口头的奖励。好了,现在来说正题,先说说岳山的问题,岳山县主要问题就是关于大山里尤丽族人的迁移,这个问题比理的及时还好,如果比理不及时便有可能成为大问题。我们党和国家对于少数民族的政策是很宽松的,尤丽达族人之所以会对我们保持一种敌对的态度说到底还是我们自身的工作没有做好。关于岳山这个尤丽达族人迁移的问题我想大家来议一下,尽快拿出一个章程出来,让尤丽达族人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面进行迁移。我在岳山的时候就已经和岳山县的班子沟通交流了一下,也让他们在最快的速度里做出一些动作切实地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想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岳山的问题,也是我们白山市的大市,必须要上升到一定高度大家才能重视。大家有什么意见都说一下吧。”刘伟名说完之后就自顾自地开始点烟抽烟,就好像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于他不相干了一样。
刘伟名说完之后个人都在心里面思索着,刘伟名见没人说话也不着急,继续抽烟,一口接着一口的。
“关于尤丽达族人迁移的问题我比较清楚.戴山群同志也跟我做过汇报。这个问题其实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了,在很多年以前市委市政fu就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由于年代背景不同工作重心也就不同。那时候对于这个工作并不是很重视,一直都停留在听之任之的层面上。前些年由于矛盾日益突出,市委市政fu使重新提出这个问题,甚至于还留了一笔专门资金用作拆迁补偿和重建新居。但是遗憾的是这方面的工作却是没有大的进展。后来由于资金紧张,连笔专款也就是另做它用了,本来问题就严重,加之又缺乏资金,所以尤丽达族人迁移的工作就一直都停滞在那。当然,岳山的瓴导班子在这件事情上有一定的责任,但却也不能全怪-他们。现在刘书记重提这个问题,找觉得很有必要,这个问题始终都是一个大的隐患,同时也是我们民生民居工作是否完成的好的一个重要体现。国家已经全面小康的今天,在我们白山竟然还有这一群近乎原始人的群众,这无疑是在打我们大家的脸啊,这个问题不解决好我们就算其它事情做的再好也是白搭。听以,我支持尽快对尤丽达族人进行迁移工作。”马俊才见其他人不说话,自己便带头说着。
“我也支持尽快对尤丽达族人进行迁移,党和政fu对听有公民、群众都是一视同仁的,听从对于尤丽达族人的这个迁移工作是必须进行的。只不过问题在于我们现在财政上拿不出这么一笔钱来做这个工作。迁移偿、建新房等等等等,要保障这些从山上下来的老百姓基本生活这些工作我们必须做好.但是现在的财政根本没办法支出这么多款项。我的意也是,迁移是必须要进行的,只是这笔迁移款我们必须要想办法解决。”张炳德接着说道。他记的还是很诚恳,因为这个问题很长就与他的个人利益没有任何的冲突,他说的也是实情。
“炳德同志说的很好,这是个很实际的问题。我们拿不出钱这个工作花没办法进行。既然要把人家从山上迁移下来就必须得保证人家的基本生活。至于这笔钱什么地方来大家都来想想办法,我不相信我们堂堂的白山市竟然就凑不出这么一笔钱。炳德同志你是分管财政工作的,这段时间你就多往省里面走一走,向上级领导说说这个事情的重要性,争取一笔资金下来。另外,岳山县自己也必须得承担一部分资金,当然,这只能解次一部分,其余的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想办法。我的意见是,要尽量在不影响明年财政支出的情兄下凑出这么一笔钱。因为我们明年要用钱的地方肯定比今年的多。大家都想想办法吧。”刘伟名皱着眉头记道。
刘伟名不是没想过去银行借贷这么一个途径,只不过这个借贷是要用以后的财政收入来还的.虽然这个途径对于当前来说是个很好的解决办法,但是从长远来看却并不是一个好的途径。先不说这么一笔利息就得不偿失.最主要的是会影响刘伟名对白山的发展规划。没有钱还谈什么规划吃?有句话不是说了吗,巧妇也唯为无米之炊啊。
“其实我们不仅仅只限于找省里要资金,可以去部委那边试一试。我们白山的这种情况在目前而言可能全国也就只有我们这一处育这种情况了。国家肯定是会重视这个问题的。只要我们多往部委那边走几趟,拿到钱问题应该下大,问题只是在于钱的多少了。”张炳德也顺手点上一根烟说道。
“炳德同志这个建议非常的好,国家部委虽然不会给太多的资金.但是也不会太少,这便解决了我们一个大的问题了。俊才同志,这个事情是你们政fu口主管的,就由你亲自去落实吧,尽量多争取点资金。按照这么规划,剩下的缺口应该不是很大了,大家再想想办法。”刘伟名点头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