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第66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说过这句之后,其余人都开始思索起来了。作为政fu领导,缺钱的事情他们大多只想到三个办法,第一,从政fu财政里面拿,这是最显而易见的,谁都会,问题是现在白山财政完全就是个空架子,本来就已经入不敷出,更何况刘伟名留着连笔钱还有大用处的。第二个办法更好理解.没钱便找理由从上面拨款,这是最各级领导最喜吹也是极力争取的方式,不用花自己的钱还能办成事,可问题是一般的上级瓴导都明白这种想法,所以一般都不会给太多资金。第三办法就是去银行贷款.一股签贷款争约的时候都会把还款曰期推到五年之后或者十年之后用政fu财政收入逐年归还,这样事情是在自己手里做成的,功劳是自己的,而钱则由自己的下任去还,这种事情谁不喜欢干。除此之外再让这些瓴导们去找地方弄钱确实也是强人听难了。
“刘书记,我再提个建议大家看行不行得通。”说话还是张炳德。
“你说 。”刘伟名特意看了张炳德一眼后说道。
“这次我们进行的山上群众迁移是大事,这是对社会弱势群体的一种关注和关心,这是我们党和政fu的责任,但是并不仅仅只是我们的责任。作为享受了党和国家政策优惠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他们也有这个义务和责任去帮助这些落后的弱势群体。所以,我觉得,应该由我们市委市政fu牵头,召集我们白山所有的私企老板进行一次捐款,这是他们的责任,也是他们的权利。”张炳德缓缓地说着。
他的话一说出,在场的人脸上表情都各不相同,大家都知道张炳德这话里所含的玄机,只有刘伟名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听过之后静静地喝着茶。
刘伟名有岂会不明白张炳德说这话的意思,估计这厮早就知道了今天会议到没钱这点子上早就想好了这套说辞了。显而易见的事情便是,虽然是捐款,但是却是由市委市政fu牵头的捐款,自古以来就有民不与官斗,这商人就更加的仅仅跟着当官的走了,要是与当官的把关系给搞僵了还有什么生意做?所以一般由政fu牵头的捐款,没有哪个商人会傻到不去,而且捐起款来都是争先恐后,因为这不是捐钱而是一种政治投资了。很显然的道理,所谓吃人的最短,拿人的手短。你给政fu捐款了,那么变相的就是政fu拿了你的钱,以后就算有什么好事情政fu第一想到的必须是你,反之,如果政fu要对你动刀这刀子也不会下的那么狠,毕竟政fu是无情的,但是主管政fu的领导那是有情的,中国人永远都过不了情这一关。
如果是像浅圳那样的刘伟名欠这些商人一份情倒是没什么,毕竟政fu要投资要给政策福利给谁都一样,何不给这些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的“义商。”呢?可现在问题是这里是白山市,这里百分之九十的大老板都是煤矿主,这是刘伟名铁了心要打压下去的一部分人。张炳德这个时候提出这个其实就是代表这些煤矿主来向刘伟名伸橄榄枝来求和的,言下之意很明确,只要你不动我们的利益,我们能帮你的地方很多。
就是因为这个刘伟名陷入了沉思,喝完茶之后又点了根烟,慢慢抽着。
“我觉得这个建议很不错,这不仅仅只是政治与经济上的事情,这样做还能提高整个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力度,培养公民的爱心,这是一个功在千秋的事情啊。”在刘伟名沉思的时候,陆陆续续有几个开始赞同张炳德的话,当然,这几个明显都是张炳德系的人。
看了看情形,刘伟名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反对的,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反对的理由,即使自己有反对的理由在这个少数服从多数的会上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只能代表自己的个人态度而已罢了,张炳德前面给自己一个面子同意了前面一个议题估计就是向自己交换换这么一个议题自己的同意吧,这是张炳德强逼着自己与这些煤矿主站在一起啊。姜还是老的辣啊,刘伟名在心里感叹看,感叹着张炳德这一手确实是玩的漂亮。明明给自己上了套自己还得感谢他。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这么办吧,这事就让民政部和市政fu主办。但是在邀请人员名单的制定上多下份心,既然我们主动邀请的,那么这些人就是政fu认同的“义商。”是“义商。”就得分公守法、有从商道德,不然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问题那就是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在打自己的脸,这个要慎重。另外,我们要鼓励这些商人捐款、而且是多捐款。捐款的数额越大就越能体现我们白山这些商人的社会公德心是不是?这事就有你们政fu那边具体落实吧。下面这个我来做个通报吧。”刘伟名短短的说了几句,刘伟名这么做也是无奈,既然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没办法改变了何不接受,刘伟名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告诉张炳德,要捐款就多捐点,别捐那么一点点钱就想在我刘伟名面前讨个好。另外刘伟名也想通了,不管这事背后怎么样,起码这些热捐钱解决了人口迁移的事情,表面上看,是件好事接下来刘伟名严厉的批评了宁山县和阳山县的领导班子,当然,只能是批评刘伟名其实也只是在表明自己的一个态度罢了。
“刘书记说的很对,没有批评就没有进步,我们不下去走走看看,我们有些领导就觉得无法无天了,以为自己做的好不好都没人看到都无所谓,这种工作态度不是极个别的,而是很常见,很普遍,特别是我们有些县级主管领导。我个人提两.奴建议,第一,我们要多下去走走多看看,我们多走了,多看了,他们才有心理压力,有压力就有动力,这样工作的积极性就会相应的提高。第二点呢,就是对于存在这种思想的领导要进行教育、要处分。我个人的意见是,对宁山县和阳山县的领导班子集体批评一次,让他们做深刻的反省,并且在下次全市领导工作会议上面做检讨、作保证。”
刘伟名说完之后张炳德严厉地说道。
张炳德一说完,刘伟名彻底惊讶。他本来以为自己说完之后接话的应该是马俊才,按照刘伟名本来的预想,自己说完之后马俊才会接着说几句不重不痒的话,其它人保持沉默,然后这个也就这么结束了。因为刘伟名并没有提出什么对阳山县以及宁山县领导班子具体的处罚,只是口头上的批评了一下,因为刘伟名知道,即使自己提出来要进行处罚,在会议上面也通不过,到时候丢脸的自己,自己一个市委书记最后会落到威信全无的地步。但是张炳德今天的态度是刘伟名完全没有想到的。
张炳德这个通报批评以及检讨、保证虽然说是对于这些领导人的升迁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不过在形式上面这个处罚还是比较的重了。刘伟名思来想去觉得张炳德是在故意对自己示好,与第一个议题一样,都是给刘伟名一个枣吃,为的是给刘伟名第二个议题上的那一棒子。
刘伟名心里面还在思考着,但是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反观张炳德也是一样。张炳德说完之后其它几个也就陆陆续续地对张炳德的话表示了赞同。
然后这个会就这么结束了。
刘伟名出会议室的时候遇到张炳德,张炳德笑了笑侧着身子让刘伟名先走。刘伟名笑了笑,然后说道:“炳德同志,关于对宁山县和阳山县处罚的问题市委这边态度你就多与德凯同志沟通沟通。”“好的,刘书记。”张炳德微笑着说道。
刘伟名.氛了.氛头然后走了出去。
他们这些人在这个场合一般都不会说太多话,即使再熟悉碰面了最多点个头微笑都属于奢侈。
—回到办公室的刘伟名叹了口气,张炳德对自己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强硬自己还好对付,现在变了回脸让刘伟名更加不好下手了。其实根据这些天来的情况刘伟名对于张炳德的思想已经大致了解了。张炳德不想与自己争权,他其实还是尊重自己,毕竟自己的靠山在那,硬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谁都不好过,但是张炳德的底线自己不触犯他的底线,他的底线就是煤矿问题,除了这个问题,对于其它的,他还没有反对过刘伟名的意见。只可惜,刘伟名第一个想动的就是煤矿,对于刘伟名来说,煤矿是必须要动的。这就是两人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刘伟名曾经与张炳德当面说过一些问题,也许偌过他一些好处,比如给土地,只不过傻子也知道,煤矿比卖土地的利润大多了,而且先不说现在白山的土地根本就不值钱,刘伟名知道,张炳德已经完全拒绝了自己给他的这个建议了。
刘伟名叹气之后想到,一切都等到人大之后再说吧。
现在摆在刘伟名手头上最紧要的问题是人事,其实刘伟名知道,这次换届因为张炳德在,要换的人其实并不是很多,刘伟名自己能决定的人也很少。道理很简单,本来白山下面各县的班子就是张炳德的班子,这是张炳德利益的源泉,也是张炳德的根本利益,这些张炳德根本就不会给刘伟名来插手的机会。这其实就是刘伟名最受制于张炳德的地方。人事和财政,最能彰显领导权威的两个方面刘伟名一个都没有,这些都掌握在张炳德的手里。这也就是为什么张炳德职位并没有刘伟名和马俊才高,但是权力却比刘伟名和马俊才大的原因了。对于这次人大之前的人事调整刘伟名不抱太大希望,他现在只是想办法捞到两个位置算两个位置,事情,要拿哪几个位置不要一败涂地就行了。但是决定几个位置并不是件简单地、怎么拿到手、拿到了给谁坐这些问题都是十分复杂的,一个不好就全盘皆输。刘伟名每天都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星期三的下午,刘伟名很意外的这几天都比较闲,这个闲也只是相对于忙的时候而言的。这闲也是刘伟名特意要求而得来的,刘伟名让姚宏把一些能推后的工作都推后,他需要时间来静一静好好想想一些问题。而这时刘伟名放在办公桌里的私人手机响了起来。
刘伟名一般上班的时候都会把自己的私人手机放在办公桌里面,两个公用手机一个在秘书王明杰手里,一个内部手机放在桌子上面。这是他的生活习惯了。
刘伟名翻出来看了看,很意外的是刘根打过来的,就是那个同村的小老弟,看到电话刘伟名才记起这小子说要来白山找自己的事。想到这刘伟名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然后还是接听了:“根儿啊,。”
“哥,不好意思,没打扰您吧?”
对面刘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恭敬。
“没有没有,我记得你上次跟我说你来白山的事,怎么样,准备什么时候来? 。”刘伟名笑着说道。其实对于这个刘根刘伟名还是很有好感,毕竟算是少年时期的玩伴了,怎么都会有种故乡的亲切感。
“我已经来白山了,我知道哥您忙,所以想问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再过去探望您,伯母让我给您带了挺多东西的。”刘根的回答让刘伟名有点意外。
“你已经到了啊?你稍微等一下,我先看下工作安排,等下我给你打电话。”刘伟名想了下把电话挂断了。
刘伟名其实是个念旧又重感情的人,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加之老家的朋友不远万里来看自己,不管人家来的目的是什么,刘伟名觉得自己都应该要隆重招待人家一番,尽一尽地主之谊。
挂断电话刘伟名让王明杰进来,让王明杰看了看自己下午的工作安排,没什么重要的就都全部推了,虽然通知司机在下面等着然后让王明杰晚上给自己到白山最好的酒店定了一桌。
“根儿,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刘伟名拨过去说道。
“不用不用哥,那太麻烦了。我自己开车过去就行了,就是这些特产送去你办公室可能不太好。”刘根扰像地说道。
“你自己开车来的啊?那要不就麻烦你来趟我家吧,我在家等你吧。我就住在xxx 。”刘伟名想了会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