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5.第66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挂了电话之后刘伟名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对于唐伟龙刘伟名肯定会尽力帮的,再说自己在白山也正好缺人手,只不过隔着省,要调动起来比较的麻烦。 。
而且人大的时间也快了,这个事情还必须的抓紧,等到人大之后要想调到就很麻烦了,说不好就得等个四年。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刘伟名直接把姚宏叫到办公室,直接问道:“秘书长,我
记得我们市委办公室一直还有个副主任的职务是空着的是吧?
姚宏没想到刘伟名会问起这个事情,想了下之后说道:“是的,有位副主任身体不好,去年就开始在住院,现在也没好。介于他身体状况不能满足工作的需要,我已经申请让他提前离岗养病了。”
“嗯,办公室副主任这个位置很重要,工作也很繁重,不能把事情都压在罗霄山和其它两个副主任的头上,我向你推荐一个人,这个人的档案你可以查得到,对于办公室的工作很拿手。你去组织部那边走一趟,让他打报告把这个人要过来,这个事情我就交给你负责了,可以亲自去一趟省里嘛。这边办好了我再给广北那边打电话让他们放人。”刘伟名把早就写好了唐伟龙名字和职务的纸条拿给姚宏。至于以前这个副主任是真的治不好还是被“治不好”那就不是刘伟名所关心的事情了。
最后刘伟名对出门的姚宏又加了句:“这个事情要尽快处理好,赶在人大之前。”
“好的,刘书记,我会亲自去趟省里跑这个事情的。”姚宏点头说道。
平静了半个月,对于刘伟名,他坐在这个位置上面注定平静不了太久。有人说过,平静或许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第二天一早,刘伟名一进办公室,就发现姚宏早就站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了,而且表情颇不平静。刘伟名走过去,看了看,说道:“有事进来说。”
姚宏跟着刘伟名进门,让王明杰在外面等着,自己把门关上。
“什么事?这么慌张?”刘伟名有种不好的预感。能让一个市委秘书长这么慌张,这个事情确实不是件小事了。
“刘书记,您稍等,我给您打开电脑。”姚宏没说什么,直接把刘伟名的电脑打开,然后点开一个国内比较大的新闻网站,指着一个版块给刘伟名看,没有说话。刘伟名疑重的看来看,标题很吸引人,叫做“组织官员的yl,披露买官卖官权色交易的肮脏。”刘伟名没有点开,而是点了根烟自己抽,然后问姚宏:“说说。”
“我也是昨天晚上办公室给我打的电话,说是办公室一个同志昨晚回家上网时无意间点开看到的,说是有关于组织部副部长黄远同志的视频。因为太晚我就没吵您了。我昨天晚上找到熟人给几大新闻网站打过电话,让他们撤掉这个,但是对方没有答应。我通过内部已经拿到一份拷贝的视频,经过证实,确实是黄远同志,女方暂时还没有确认身份,不过我已经让人去确认了,应该很快就答案因为按照文章中写的,这个女人就是我们白山系统内部的人。网另外文章中还揭露了大量黄远同志通过权力卖官的事情,我看了一下,到今天早上,各大网站的加起来,点击率已经接近于五千万了。”姚宏很严肃地说着。
刘伟名听过后直接一掌拍在桌子上,骂道:“罗逸是吃屎的吗?这个宣传部长怎么当的?难道跟几个新闻网站一点交情都没有吗?他知道这个事情了吗?”
“我昨晚就是通过他才找到几个熟人与这个几个新闻网站搭上关系的,不过关系不怎么铁,对方没有太理会。”姚宏如实说道。
“给省委打电话,相信省委也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请求省委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事情给压下来。另外,同志各个常委马上开会,你去一趟公安局,让池民天想办法把整个事情来龙去脉尽快给我查清楚。”刘伟名愤怒地说道。
“等等,给纪委书记尤恒生通报一下这个事情,让他马上派人先把这个黄远给控制起来。”刘伟名又加了一句。
刘伟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真是屋漏偏缝连夜雨,本来白山的事情就是一个烂摊子,现在还整出这么一处。而且最为关键的两点是,第一,对象是组织部的高官,这是市委直接领导的部门。第二,还是在人大之前这么敏感的时期。刘伟名感觉自己都快要气爆了。如果有可能的话,刘伟名真想一把把这个黄远掐死。
今天的常委会人的非常齐,也来的很快。等人来齐了之后,刘伟名淡淡地望着手中这个从电脑上面打印下来各大网站的新闻看了看,然后说道:“大家刚刚得到通知可能还没仔细看吧,现在先仔细看看吧,看看我们白山的同志都干了哪些光辉事迹,不得了啊,这比上中央新闻影响力还大啊,我们应该感到无比的光荣啊。看看,都看看。”
刘伟名无比愤怒地说着,等了两分钟,刘伟名把眼光对向组织部部长彭华,说道:“彭华同志,我想问一下你,这些官职官位都是你们组织部自己家的吗?你们想买就可以买想卖就可以卖?是白菜吗?告诉我,多少钱一斤啊?要不你告诉我,我市委书记这个位置要多少才可以买到?一万还是两万?”刘伟名说完重重的一掌拍在桌子上面,对着彭华喊道:“你说啊?你们组织部还有没有王法?”
彭华被刘伟名骂的脸红脖子粗的,只是低着头也不敢说话。
“罗逸部长,你是宣传部长,宣传新闻口的事情你是全权负责的,我问你,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传到网上去了你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还是我们办公室的刁、职员在上网时无意中点到才发现的?如果他昨晚没点到是不是等下省w书记打电话骂我了我还不知道什么事?每年宣传口这么多钱用出去都用到哪了?招待费用都招待到谁身上去了?”刘伟名把目光转向宣传部长罗逸。这件事情之所以会到今天这个程度,这两个人毫无疑问,都有不可推却的责任。
“你们帮我想想吧,我等下要怎么向韩书记做检讨。”刘伟名气呼呼地靠在椅子上,点着烟。
“我向组织作检讨,我是市委副书记,主管组织和党教工作。这个事情我要付主要责任,我等下会写一份书面检讨交给省里,请求省委处分的。”市委副书记王德凯叹了口气站起来说道,然后坐下。
其实按理来说王德凯是要负责任的,作为市委副书记,不管是组织口还是党教方面,他都逃不掉干系,只是王德凯德高望重,刘伟名不愿去找他发火,另外要是追究王德凯的责任就等于追究自己的责任了。毕竟王德凯只是协助自己的工作。
“检讨就由我亲自给省委写吧,你只是协助我的工作,主要的责任在我。追究责任的事情先不说,现在先说说怎么处理?把问题解决好了我才有脸跟省委汇报。我先说两点,第一,恒生同志,请你们纪委立即出动对黄远进行隔离审查,把他控制好。对于视频中另外一个主角也必须查出来,然后控制。关于这个视频是谁寄出去的,我会让公安方面立即出动人员进行调查。第二,罗逸部长,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是自己出面还是找省委宣传部出面甚至于找新闻,慈局出面也行,反正在明天早上我不希望各大主流网站上再有相关的新闻。另外,这个事情点击率已经上去了,新闻记者肯定会对我们记性后续的处理过程进行跟踪报道,你要负责好接待工作,不好的评论不好的文章不要再次出现在网上。你要是处理不好,可以现在就说,我另外找人来接替你的工作。其它方面大家都想想,还有哪些该做的。”刘伟名冷静了一下后说道。
“既然事情已经出了,已经没有办法挽回,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要把事情的详细过程了解清楚,然后向外界表明一下我们市委市政fu的态度,这样可以挽回一点我们在老百性眼里的形象分。”张炳德有氛落寞地说着。看起来整个与他的关系不大,其实不然,要知道,无论是组织部长彭华还是宣传部长罗逸,都是跟他同一个阵营的。这件事情不管怎么处理,组织部长彭华是肯定要受处分的,而宣传部长罗逸则要看省委和刘伟名的态度了。总之,不管怎样张炳德都是要受才员失的。
“对,等纪委方面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就由市委和纪委方面向外界做个报告吧,表面一下我们的态度。另外后续应该加强一下党风建设以及对组织口的同志进行思想教育工作并进行全面整顿,无论是向上或者是向下我们都必须这么做,不然没办法交代。”马俊才接过说着。马俊才是整个事件中受影响最小的,他这个时候提出这么一句很明显的就是要把彭华给弄下台,这是对张炳德cll的挑战。
“这个问题等到这件事情完成之后我们结合省委的指示再做具体的讨论,现在先把问题解决好再说。大家还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没有,没有的话就赶紧行动吧。另外在场的各位以及我自己回去都要好好反思一下,做一下自我检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闹到这么地步?我们哪些地方做的不够以及下次还会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都好好的想一想吧,散会。”刘伟名说完之后起身离开
“秘书长。”
刘伟名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让王明杰备车,然后把姚宏叫来:“我现在去趟岭山市,这里的情况你随时向我汇报。”
“刘书记,要不您等到这边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清楚了之后再去吧?”姚宏有地说道。
“不用了,你不用担心,就是去挨骂,当面骂才解气,所以我还是及早过去挨骂让领导早点把气消了吧。”刘伟名苦笑道。
“有件事情向你汇报一下,经过多方辫认,那个女人的身份已经确认了。女人叫李芳,今年三十二岁,任中城区组织部副部长。这个女人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城区区委办公室上班,三年前被调到组织部综合办,两年前提科长,今年年初被题为副部长。”姚宏又多加了一句,刘伟名知道姚宏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这个女人一直默默无闻,然后突然从办公室调到组织部接着便平步青云,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说明黄远利用手中职权以色换官的事情是真实的。
“嗯,这些事情留给纪委去处理。你多留意一下各方面的态度。”刘伟名点了点头。姚宏便退了出去。
坐在去往岭山的车上,刘伟名心里还是莫名的烦躁,本来白山这个一穷二白并且问题又多的烂摊子就够自己烦的了,现在却偏偏又出现这样的丑闻,刘伟名现在都不知道外界是怎么评价自己的了。
刘伟名拿出手机拨了韩大成秘书小唐的电话:“唐处你好,我是刘伟名。”
“刘书记您好,我估计你也大概会打电话过来了。”韩大成秘书小唐笑着说道
“老板现在情绪怎么样?”刘伟名弱弱地问道。
“不太好,今天已经把宣传口的同志骂了一遍了。你来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了。你什么时候到?老板刚刚向我呀咐了,你来了直接去他办公室。”小唐与刘伟名关系不错,所以多说了两句,他敢多说着几句也是知道刘伟名和韩大成关系不一般才多说的,当秘书的人心眼都多着呢。
“我知道了唐处,谢谢。下次让小王多灌你几杯。”刘伟名客气着挂断电话。心里苦笑,看样子挨骂是必不可少的了。
电话铃声响起,刘伟名看了看,是自己的私人手机,是张云佳打过来的。
“喂,云佳。”刘伟名接过电话。
“我刚看了新闻,你白山的官员怎么干了这样的事情,还闹得这么大?你没受牵连吧?”张云佳关切的问道。
“看样子问题确实比较严重了,连你这种相夫教子的妇女都知道了。”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道:“不要担心,没什么事,就是要挨顿骂,我现在正在去挨骂的路上。我倒是希望受牵连,直接把我下课让我回家抱老婆带孩子多好,省的在这里受这份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