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第66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你啊,尽说昧良心话,让你真下了你又不干了。 你没事就好,多注意身体等过段时间孩子放假我们就去看你。你先忙,那我就先挂了。”张云佳埋怨着。
刘伟名依然苦笑,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这时前面王明杰转脸过来小声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刚刚池局长打电话过来,说是上传视频和文章的人已经查到了,是视频女主角李芳的老公,他刚刚已经自己到公安局自首了,他是一个中学的老师,他交代由于这几年发现老婆越来越不对劲,他怀疑李芳又w遇,便开始偷偷的查李芳的手机。偶然查到李芳的手机里面竟然存着一段视频,也就是网上的那段视频。后来他把李芳打了一顿,关在家里审问,李芳向他坦白了全过程。李芳本来是在区委办公室上班,势利心强,但是一干就是五年却没有任何提职的机会,后来偶然认识了黄远,接着便发生了关系,黄远便把李芳调到了组织部上班,而后还给她提了个小干部。李芳很有心计,他怕黄远到时候玩腻了就不管她了,就在与黄远t情的时候偷偷用手机录了下来,后来拿这个威胁黄远,黄远便被威胁的一直费尽心机提拔李芳,直到提拔到了副部长。李芳的老公把李芳锁在家里,心里愤恨难平,一时气愤为了报复,便把视频传到了网上,还把黄远的名字职务都标清楚了。今天早上看到各大新闻网站都做了头条他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便主动投案自首。”“你告诉池民天,案件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是他的分内事,不必问我。我只要知道这件事情后面没有其他牵连就行了。”刘伟名听到这心里稍微放空了不少。他最怕的就是这后面是某件*,那这个事情就难处理了,关键是很难把影响控制在小范围。听到这个原因刘伟名静下来不少。
刘伟名走进韩大成办公室的时候心里还有氛志忑。
韩大成坐在办公桌前面看到走进来刘伟名淡淡地说道:“来了啊?别站着,要做检讨很反省也坐着做。”
“是是是。韩书记,这次的事件发展到今天这个状况主要是我工作没做好,组织工作上有这样的人渣存在是我工作上的疏忽。我向组织上检讨,这是我的检讨书,我请求组织上对我进行处分。”刘伟名很诚恳地说道。
“得了得了,这些话你都写在检讨书里吧。你自己也知道,这次的事件影响有多么的恶劣,你让组织上怎么看待我们岭南的同志?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粥,现在别人都以为我们岭南的同志都像这个黄远一样是个以权换色以权谋财的小人。在这件事情中,可以反映出你们白山对于党风建设的力度不够、思想教育的程度不深,在处理这种突发事件的情况下,你们的执行力和反应都很弱。你才来白山不久,这次的事情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下次,回去你一定要把这几个问题处理好,不然,有一个黄远就会有第二个黄远。”韩大成手敲着桌子对刘伟名说道。
“是,虽然我才来,但是我一样负有不可推却的责任,我向您保证,绝对不会有二次了。”刘伟名氛头说是。
“好了,问题已经出了就想着怎么解决问题吧。说说,你们都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韩大成表情放松了一点说道。
“今天早上我们临时召开了一个常委会,我们的处理方案是第一第一,让纪委黄远进行隔离审查,把他控制好。对于视频中另外一个主角李芳,也进行了控制。另外,刚刚,视频的上传者也已经到公安局投案自首了。第二,想办法让各大主流媒体撤掉相关的报道。第三,我们准备向新闻媒体发布一下我们的调查的过程,向外界表明一下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的态度,这样可以挽回一点我们在老百姓眼里的形象分,把影响降到最低。”刘伟名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处理的还算可以吧,关于撤梢报道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去办了,这个就不用你们担心了。既然处理好了,那就谈谈你准备怎么善后吧,这么大一件事必须得有人出来负责,不然没办法向外界交代,而且处理必须严厉,这次事情已经到了中央那了,不严厉不足以体现我们岭南省委省政fu对这种不正之风的处理态度。”韩大成随即说道。
刘伟名苦笑,韩大成第一让自己说让谁来负责任,第二又说必须严厉处理,这不是让自己在火上烤吗?
“首先,我要负主要责任。”刘伟名清了下喉咙说道。
“拉淡,这种假话就不要在我面前说了,对你,我的意见是进行口头批评,并在省委领导班子会议上做通报批评。你说其它人的。”韩大成摇头说道。“黄远已经被纪委隔离审查了,然后纪委在进行全面的审查之后进行双规,具体的将按照法律来进行制裁。然后便是组织部部长彭华,彭华有着不可推却的领导责任,然后组织部出现折现这样违法乱纪的事情,他必须进行处理,很明显,他已经不适合在组织口上工作了。看看有没有其他适合他的职位。”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韩大成沉默了一下,然后点头道:“他是肯定逃不掉的,把党吠予他的组织工作弄成了旧社会的买官卖官把他拉出去枪毙都不为过。想调动?我会让省纪委下去调查他的。他就这么处理了,没有人处理为这件事情买单怎么向上面交代?如果他真的干净也就算了,但是组织部被弄成这个样子他自己能干净到哪去?现在纪委的人估计已经到白山了。其它人呢?”
刘伟名有点惊讶,韩大成这手下的真猛。刘伟名只是想让彭华调到人大或者政协去养老算了,没想到韩大成直接叫纪委去查,这一查还得了?现在当官谁能经得住纪委这么查下去?不是每个人都像刘伟名这样本身就家财万贯的。彭华的结局已经注定了,肯定是要在监狱过下半生的。
“宣传部长罗逸,在处理问题上反应不及时,速度严重滞后。建议对其进行当年记过一次。另外市委副书记王德凯进行口头批评。”刘伟名有点担心地看着韩大成。处理了一个常委也就够了,如果再处理一个那就是个大事了。所以刘伟名有氛担心韩大成的态度。
“嗯,这些你们白山内部自己讨论。但是务必给出一个让外界满意的答案。另外控制事态的发展,不能扩大。”韩大成如是说道。
“好的,韩书记。”刘伟名点头。
刘伟名并没有在岭山多呆,这种时候他不可能离开太久。
事后的第三天,省委的决议就下达到了白山市委,刘伟名立即组织召开了常委会。常委会上刘伟名让宣传部长罗逸和副书记王德凯先在外面等着,这是规矩。当然,组织部部长彭华现在已经被关在小黑屋里了,肯定出不来了。“会议召开之前,我先宣读一份省委的决议吧。介于*白山市委组织部部长彭华同志工作态度不正、执行能力有限,现经岭南省党委一致决定、免去其白山市市委常委与组织部部长的职务。”刘伟名淡淡地说道,然后又说:“这次在省里,韩书记很是愤怒,并且决定免去彭华同志组织部部长的职位,另外,纪委接到举报,怀疑彭华同志在经济上有问题,现在已经在接受调查了。当然,有没有问题我们不知道,我们希望他是清白的。另外我首先做一个自我批评和检讨,这次事件的发生,我要负主要领导责任,这是我工作的不足。省委对我的处分是口头批评,并且在省委党代会上面进行通报。另外关于王德凯同志的领导失误以及罗逸同志在处理问题上的不及时,省委让我们自己讨论怎么处分。大家都说说怎么处分吧,俊才同志,你先说说。”刘伟名望着马俊才说道。
“我觉得,这次事件之所以会闹的这么大,与宣传部部长罗逸处理问题不及时有着直接的关系,我个人觉得,罗逸已经不适合在宣传口上工作了。”马俊才很不给情面的说道。
马俊才的态度让刘伟名有点意外,马俊才这是要跟张炳德开刀见红啊。也是,有句话叫做趁你病要你命,丢了组织部长,张炳德的实力大为下降。现在这种时候就是张炳德最为虚弱的时候,马俊才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张炳德客气的。
“炳德同志的意见呢?我先说一下韩书记的意见,韩书记的意见是要从严处理但是不能让事情扩大,我们的决议是要报给省委审批的。”刘伟名又望着张炳德说道。
刘伟名这话就是等于将了张炳德一军了,把韩大成的从严处理搬处理你张炳德怎么的都不可能把处罚说的太轻了。
“我个人觉得,罗逸同志是党的老干部了,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为党的工作勤勤恳恳,在宣传口工作也有些年头了,也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我们应该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我们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特别是宣传口这种重要的领域,我不同意把罗逸同志调离宣传口岗位。”张炳德很乖巧的没有谈具体什么处罚,只是否决了马俊才的决定。
“我支持炳德同志的说法,但是具体的处罚还是要有的,我个人认为应该对罗逸同志进行党内记过一次。”刘伟名突然说了句话,这让在场的人都很惊讶。要知道,这种决议不像其他的,要举手表决,这种对党内人员的处理是要党委会上决议然后交由上级审核,往往,上级最看重的其实就是一把手的态度,可以说,具体怎么处分都是由刘伟名说了算的。不仅仅是马俊才,就连张炳德自己都觉得很奇怪。
“另外对王德凯同志进行口头批评。这次已经有一位常委被免职了,如果免去两个,我们丢不起这个脸。”刘伟名一锤定音,然后直接让人把在外间等候的罗逸和王德凯叫了进来。
“组织部不能没人负责工作,大家都推荐一下吧,谁比较适合这个岗位?因为组织部没人主事,这次就不由组织部推选人,我们大家推选几个然后决议就报备省委组织部定夺吧。我个人认为组织部副部长邵宁士很不错,他一直都在组织岗位上工作,而且现任副部长,对于我们白山的组织工作都非常熟悉。”刘伟名直接说道。
“我赞同。”张炳德见没人说话,便开腔说了三个字,他很无奈,其实他早就准备了另外的人选,但是没想到刘伟名在前面对罗逸的处分上放了他一马,他当然明白刘伟名意思,刘伟名故意把罗逸的事情放在前面,然后紧接着就说邵宁士的事,就是要和张炳德进行交换。到了这个地步张炳德不得不同意了。
张炳德都同意,其它就肯定没有意见了,于是这个议题毫无意外的通过了。
其实刘伟名大可不必这么急的定新的组织部部长人选,他大可让邵宁士暂时代理部长一职主持组织部的全面工作,造成这种事实,下次再把他提正就有多了个理由。只不过组织部是个非常重要的部门,特别是对于市委书记来说。所以刘伟名宁愿放过罗逸一马也要与张炳德进行交换换取邵宁士的上位就是这个目的。对于刘伟名来说,得到组织部部长这个职位远比在常委会上少一个敌人来的有利。刘伟名不对罗逸进行处分其实也有自己难处,就如前面说的,这次已经有一位常委被免职了,如果免去两个,那就是个大问题了。
当然,这么做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那就是让马俊才对自己有了隔阂,以后可能会引发弊端,但是刘伟名不在乎。马俊才在目前地情形下只能依靠自己,等到有一天马俊才自己强大了翻过脸来跟自己作对这个可能刘伟名早想到了,他与马俊才之间的关系于私人关系没有丝毫联系。也就是说,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马俊才将来强大了也一样会与自己作对,这是肯定的事情,所以刘伟名根本就不用考虑太多马俊才心里是不是乐意。政治本来就是这个冷酷的游戏,容不得人谈太多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