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第66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主要负责人暂时就这么处理,我得到最新消息,这个事情已经惊动了中央了。网 前面韩书记给我打过电话,让我们白山必须赶在中央的人下来之前把屁股擦干净,特别是组织方面的事情。所以,全市的组织部门必须要进行一次彻查,不过韩书记还是前面那句话,必须要查几个害群之马出来,不过不要牵涉过广。另外,要在全市组织加强党员干部作风行为的学习,另外,对组织人员的规范学习也要组织,要给上面一个我们白山对这个问题很重视的态度。德凯同志,这几个事情就由你来负责了。”刘伟名最后淡淡地说道。
当然,这个问题只是在会上做过通报,不需要他们再来议论了,这就是决定,没有人赶在这个时候提不同意见的,因为这件事的后果除了刘伟名没人背的下来。
“另外,我要再强调一下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各个部门的工作效果和效率必须得提高。这次问题是出在了组织部和宣传部。但是你们其余的呢?包括政fu那边的部门,你们可以保证你们部门就比组织部宣传部好吗?我看并不见得吧?各位散会之后把我的这个思想都落实下去,各个部门该进行思想教育的进行思想教育,该进行工作改革的要进行改革,总之,下次再出现类似的问题,如果我刘伟名要是还能扛得住,那么我对你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了,当然,如果我刘伟名扛不住了那就另当别论,不过我相信,就连我都扛不住了你们也好不到哪去?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们白山市虽然是处在偏远地区,但是我们的眼晴和鼻子应该灵光点,不要跟这次一样,网上都几千万的汽击率了我们还像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下去迟早是会出大问题的。第三个问题,把这次事件的处理结果明明白白地向外界公布,请各大媒体帮帮忙。既然掩不住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让人家来看吧。就这几点,请各自负责这块的同志抓紧落实。大家还有其它的问题没有?没有就散会。”刘伟名一边抽烟一边说着。
回到办公室,刘伟名感到全身乏力,为了这个事情他都几天没睡个好觉了,现在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不过,刘伟名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刘伟名对王明杰说道:“明杰,找个时间帮我写一份检讨书吧,深刻一点。过几天我还得去省委那边做个检讨。另外,让姚宏同志想办法打听一下,这次中央都是哪些部门的人下来调查这件事情,我去汇报工作的时候也好有个心理准备。网”刘伟名冷静地说着。
“好的,刘书记,不过这个检讨书我不知道应该写到什么程度最好?”王明杰弱弱地问道。
“这次事情比较严重,往深刻的写吧,但是只是就事论事,别的方面就不写,免得又出其它的问题,主要是写我个人工作上的失误吧。写好了让姚宏同志看看然后交给我。另外这里还有件事你马上去办一下,你去信访办还有办公室去找一找,看看有没有这几个人的投诉信,有的话你就让姚宏同志往纪委送去。”刘伟名拿出一张纸条给王明杰。
这张纸条上写着几个人名,这都是刘伟名这几天经过深思熟虑得出的名单,这几个人都是组织线上的人,这些人是邵宁士给刘伟名介绍的,刘伟名在中间选了几个。很显然。刘伟名把邵宁士拉上台来必须得给人家弄点基础,不然邵宁士怎么站的稳?刘伟名虽然没有向王明杰明说,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就是让王明杰想办法弄几份投诉信到纪委的办公桌上去,至于这投诉信是谁写的什么时候写的那与刘伟名没有丝毫关系,当然,王明杰肯定知道怎么做的。刘伟名让王明杰送过去就是在告诉纪委书记尤恒生,这几个人就是刘伟名要拿出来项罪的人,你尤恒生看着办。其实是做给尤恒生看的,还不如说是做给张炳德看的,就是说这几个人必须下去。因为纪委书记尤恒生与张炳德之间的关系很密切,一般刘伟名是很指挥的动这个尤恒生的,不过现在不一样,第一是特殊情况,问题很严重,张炳德不敢不查,也不敢有任何的侥幸心理。第二,这件事情是刘伟名替他顶下来的,他就必须给刘伟名做点补偿,这是个不成文的规则。所以刘伟名才能这么明目张胆地让王明杰把检举信送到尤恒生那里去。
三天后,刘伟名去了省委,接受中央调查组的批评。最后由于事情本身的影响非常恶劣,刘伟名被记过一次,这是中央调查组的意见,韩大成等人虽然说了好话,却也没怎么尽力,毕竟记过对于刘伟名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随后刘伟名在大会上做了深刻的检讨。这件事才算是就此结束了。不过事情的余波还在,不仅仅是白山,整个岭南省都开启了党员作风问题学习的高c,即使是中央也特别组织了一次加强党员干部行为作风规范的学习会议。
这次事件之后,又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在处理这件事情之后,到刘伟名办公室来汇报工作的各级领导越来越多,不仅仅是刘伟名,到马俊才办公室汇报工作的人也同样多了很多。这是必然的事情,这件事情,处在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受影响最大的是张炳德,张炳德可谓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以前处于观望状态的人,现在看到张炳德有稍微的势弱趋势,便赶紧的开始向马俊才和刘伟名靠拢了。至于具体往谁身边靠拢那就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了,个人的看法不同,处理问题的观点也就不同。不过总结起来,各大政fu职能部门基本上都在往马俊才那边靠拢,而党委口这边都在向刘伟名靠拢,而各个县区的领导人往刘伟名这边靠拢的人也明显多过于马俊才。这里面牵涉到一个利益问题。所谓县官不如现管,政fu职能部fl那边刘伟名很难做到直接管理,所以这些肯定是会选择抱马俊才,刘伟名对于他们来说有氛天高皇帝远的感觉。党委这边选择刘伟名而不选择马俊才也是同样的道理,虽然马俊才同样也是副书记,不过相对于刘伟名来说,权利还是有些差距的。至于各县区的领导人选择刘伟名还是马俊才这就是个需要思考的问题了,不过,由于刘伟名是一把手又有着深厚的背景,所以选择刘伟名的人还是比选择马俊才的人多。
有句话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因为这件事情让刘伟名在上级领导心里留下了不好的影响,但是却让刘伟名在对张炳德的问题上打开了一个缺口,起码,刘伟名把组织口完全拿在了手里,这是刘伟名来白山唯一的起色。而马俊才这个市长也终于借着张炳德势力的这次错误开始自己的羽翼。但是根本上来看,张炳德还是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刘伟名与马俊才联手才能与之抗衡,毕竟张炳德在白山经营了这么多年不是白经营的。
“刘书记,我对于白山的发展有些简单的想法。”坐在飞机的头等舱里,马俊才笑着对刘伟名说道。
中央组织了市委书记、市长会议,所以刘伟名与马俊才都坐在了这架岭山飞往北京的飞机。
“俊才同志太客套了,你说。”刘伟名端过王明杰从空姐那里端来的茶,喝了一口后说道。
“白山目前的经济情况让人揪心,一个偌大的市完全靠煤矿产业来支持这是一个完全畸形的经济市场。而且,现在煤矿产业已经完全腐化了。我个人觉得,要发展白山经济,就必须进行经济改革,而经济改革就必须对煤矿产业进行改革。但是目前白山经济完全依靠煤矿产业,现在对煤矿产业进行改革很可能会导致白山经济的崩塌。要想对煤矿产业进行改革就必须改变白山经济对煤矿产业的依靠,起码要摆脱目前这种完全依赖煤矿产业的现状。这是我个人的想法。”马俊才侃侃而谈。
刘伟名点点头,马俊才说的很对,也说的都在点子上面。
“是啊,这又是一个矛盾的所在。一方面白山的经济完全依靠煤矿产业,但是白山经济要想发展又必须改变白山经济对煤矿产业的依赖。”刘伟名说了两句便没有多说了,他知道,马俊才绝对不会无的放矢的说这番话,绝对还有后话的。
“所以要想打破这种局面,就必须引入新的经济支撑体系。白山的基础设施相对于落后,而且地理位置也不太理想,这就给招商引资带来了难度,要想引入新的经济支撑体系便就只能进行自主经济了。所以,我的想法便是在白山大力倡导发展自主经济。”马俊才说完之后便望着刘伟名。很显然,他今天跟刘伟名说这些,就是希望刘伟名能够支持他的想法,因为,没有刘伟名的支持他的这个想法是绝对无法实施的。不过刘伟名感到很开心,因为,不管马俊才的这个想法实用与否,这都说明马俊才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发展白山,随即刘伟名坦然,上级领导把马俊才调到这个位置上不就是因为他是个实干型的人吗?
“你说的很对,白山要想发展只有往两个方向上走,第一个是靠外力一个是靠内力。外力的话,投资招商这块难度很大,但是,就自主企业的发展也同样很难啊。其实条件都是一样,投资商不选择我们白山进行投资是因为我们白山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全,地理位置以及各种辅助资源都不太理想,这会给他们的投资带来很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但是对于自主企业来说,这些也一样是风险。所以,要想发展自主经济也同样很难啊。”刘伟名感叹地说着。m主席曾经说过一句话,说是要把屋子打扫干净了才来招待客人。只有把屋子打扫干净了才能让客人呆的舒服,但是同样的道理,虽然自己住在自己家里不会在乎这些,但是把屋子打扫干净了自己住着也才舒心啊。白山也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