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第66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对,这也是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啊。网 。复制网址访问 不过我思来想去,我们白山还是有我们自己的一些优势的。我把我们政研室的一些专家都带到各个地方看过,最后我们发现,我们白山虽然地处偏远,不过同样,我们的高山也同样给我们带来了一些特殊的优势,我们的土壤和气候条件特别适合一些珍贵药材的生长。早些年,就是现在,也依旧有很多老百姓靠上山挖这些药材来维持生活。所以我便想鼓励带动老百姓进行规模化的药材种植。”马俊才肯定地说道,然后从他秘书手中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刘伟名说道:“刘书记,这是我们政fu办公室做的一个可行性报告,您看一下。”
刘伟名有点讶异地望着马俊才,没想到这个马俊才不声不响地想出了这么多的点子出来了。
刘伟名接过报告仔细地看了看,随后合上说道:“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我没有太多的发言权。但是我还是要提几个问题。第一个,你准备以什么样的模式来发展这个药材种植业?如果按你所说的鼓励带动老百姓进行规模化种植,那么就必须要达到两点,第一是鼓励,怎么鼓励?你要知道,白山的老百姓相对于来说比较守旧一点,你不可能仅仅靠政fu的鼓动就能让他们去冒险进行种植业的。第二点是带动,带动的话就必须得有一个榜样,也就是说必须得现有一个种植园,而且还得是成功了的种植园,对于这个种植园的建立同样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如果是政fu出资建立的话,就牵涉到资金问题,管理模式等等问题,这对于我们目前的情况来说很难实现,而且,政fu作为法人的企业现在也很难审批通过了。如果是私人出资或者是企业出资来建这些问题倒是可以解决,不过,找谁来建以及政fu给出怎样的优惠政策以及怎样让企业答应进行带动老百姓这是关键问题,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考虑清楚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提的一些小小建议。俊才啊,白山是需要进行改变了,所以,只要你的这个想法够成熟有关专家进行了肯定之后我是绝对会大力支持的。我给你个建议,有时间,找有关方面比较权威的专家咨询一下,然后再派人到有这种种植园的地区进行观摩了解,最后再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报上来。我们要把握住一个重点,那就是让企业进行种植只是能解决一部分劳动力过剩的问题,带动老百姓自主种植才是我们的主旨。这个你要把握好。”
马俊才点点头,道:“这个项目我会亲自来抓的,留给白山走的路不多啊。”
刘伟名也慎重的点了点头。
“另外这次到北京,如果有时间的话你跟我一起去拜访一下方德强方总吧,上次在白山我跟他说过这个投资的事情,不管他有没有这个意向我们都需要再努力一把,尽量把投资的事情说成。”刘伟名想起来说道。
“这个可以,我本来就安排了这个行程的。我已经让人先送了一批土特产到北京了。”马俊才回答着。
北京之行很短暂,会议其实只有一个下午,向这些各个市的领导也不可能在北京多呆,本来刘伟名是准备与马俊才一起去拜访一下马德强的,不过由于市里有事需要处理,一把手二把手都不在很容易出问题,最后刘伟名决定自己先回来,让马俊才一个人去拜访马德强。招商引资这本来就是政fu口该管理的事情,刘伟名也放心把这个交给马俊才。
刘伟名这次的北京之行时间很紧,上午去的,下午开会,第二天早上就回来了。不过在这天晚上刘伟名还是在自己内心徘回犹豫了良久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去见了一个人。这个人不是李梦晴也不是林月,而是很久没有联系的江映雪。
江映雪在刘伟名心里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她是刘伟名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女人之一。这个女人赐予了他太多的东西,她将永久停留在自己的心里,抹不去忘不掉。可以说,江映雪影响了刘伟名的一生。
刘伟名始终都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江映雪的情形,也始终都记得自己第一次走进江映雪的房子把江映雪推到在的情形,仔细想想,依旧是历历在目。这个女人给予自己的帮助比之金清平来说犹有过之,但是这个女人却从来没有要求过自己什么。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始终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位自己考虑。刘伟名始终记得自己与江映雪发生关系的时候正与金倩在谈恋爱,刘伟名那时候非常冲动地就想与金倩分手与江映雪在一起。但是,这个女人拒绝了自己的要求。他拒绝的理由是不想让自己后悔,因为她比自己大了太多了,另外,娶了金倩对自己的前途有好处。刘伟名时常在想,假如自己那时候真的坚持这样江映雪会拒绝吗?虽然江映雪那时候没有离婚,两人之间的结合也不会得到任何一个人的支持和祝福,但是只要他们两人想,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假如自己与江映雪结婚了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刘伟名自己也预料不到。但是刘伟名知道,那将是另外一个极端另外一种生活,自己也将走上另外一种人生轨迹。
人生就如同一场戏,只不过,这个戏的导演是自己主角也是自己。这个戏该怎么演演什么都由自己决定。只不过,一旦你选定了一个角色你就不能再换了,你必须要把这个角色演下去,直到你死亡。
刘伟名最后一次见江映雪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两人之间就已经约定了,以后若非必要就不要联系了,这是江映雪主动提出来的。刘伟名也知道,江映雪这是为了自己着想,以刘伟名如今的身份再与她纠缠不清早晚是要出大问题的。而刘伟名也有同样考虑,万一哪天出了问题,自己一个大男人都还好解决,大不了就是不要这个乌纱帽了,可江映雪呢?一个位高权重的女人,突然之间发生这种事情不是要把杀了她还难受吗?再说了,自己既然什么都无法给予她有什么权利要求人家跟自己在一起呢?所以,这半年刘伟名虽然非常非常地想念江映雪,但是却忍住了,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去,只不过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脑海却总是会浮现江映雪的面容。刘伟名总是想起一句话,相见不如怀念。
但是,这次来北京,刘伟名却是怎么也忍不住了,犹豫再三,他还是拿起了电话给江映雪拨了过去,他只是想见一见江映雪,哪怕只是一起吃顿饭这么简单。
电话响了好几声,却一直没人接。就在刘伟名准备挂断的时候才传来江映雪气喘吁吁的声音:“喂,你好。”
听到这个问候,刘伟名有点默然,这个问候说明在江映雪的手机里,没有存自己的电话号码,江映雪已经把自己的电话号码都删了,难道江映雪就真的准备跟自己一刀两断了吗?
其实江映雪又何尝想把刘伟名的电话从自己的手机里删除?她只不过是在逼迫自己罢了,她不想在进入刘伟名的生活里,不想去打扰刘伟名的生活给刘伟名带来麻烦和危险,她只能选择从刘伟名的身边淡出,但是,作为一个女人,要自己义无反顾地与深爱的男人划清界限哪有这么容易?江映雪总是会想起刘伟名,曾经无数次忍不住拿起电话想给刘伟名打电话,为了逼迫自己,江映雪才狠心把刘伟名的电话号码给删除了,而且阻断了自己任何可以联系到刘伟名的方式,这叫做破釜沉舟。
“映雪,我是伟名,你在干嘛呢?”刘伟名隔了一下开始说道,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稳。
“伟名?你……”江映雪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明显声音有一丝的颤抖,随后江映雪才说道:“伟名,怎么突然想起打电话给我了?”
“因为我想你了,无法抑制地想你。”刘伟名认真地说道。
本来江映雪平复下来的情绪又因为刘伟名的这句话而变的激动了起来。良久之后,刘伟名才听到对面江映雪那带着抽泣的回答:“我也想你了。”
“映雪,出来吧,我想见你,我在北京。我们一起吃顿饭吧。”刘伟名然后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恳求。
江映雪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情绪,开口说道:“伟名,我好不容易做到可以忍住不去找你,你却突然一个电话,把我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击碎了。我想我不能去见你,也不能和你一起去吃饭。北京是个特殊的地方,你是国家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不能在这里出任何问题,甚至于招人口舌也不行。我们还是不要公开露面的好吧。相见不如怀念,我会想你的。”
“我只想见你一面,真的很想。”刘伟名仿佛没听见江映雪的话一般继续说道。
“伟名,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啊。”江映雪没有回答刘伟名的话,而是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我明天早上便回岭南了,今晚我真的想见你一面,哪怕只是一面,以后怎么样我管不着,我只知道我今晚必须见到你,不然我会疯掉。映雪,我就住在xxx大酒店xxx房间,我在这等你,多晚我都会等。”刘伟名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给江映雪说话的机会。他知道,继续说下去江映雪只会想办法来说服自己,如果自己挂断了电话,不出意外,江映雪是绝对会来的,因为对于自己,江映雪从来未曾狠下过心来。
其实挂断了电话的刘伟名心里却开始后悔了起来,对于自己与江映雪的这段爱恋他不知道是正确还是不正确,他也不知道自己再次打扰江映雪这平静的生活是对还是不对,但是他知道,这样子对不起在家全心全意对待自己的张云佳。但是心底的那点小火苗却是无法抑制的疯狂生长。刘伟名现在完全认同了那句话——男人本色。
在酒店的房间里等待江映雪来临的时候刘伟名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紧张,就像是第一次去约会女生的心情那样的忐忑。刘伟名暗道估计是自己太久时间没有见到江映雪、太过于想念了吧。点着一根烟慢慢地熏着,想着一些七里八里的事情,用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江映雪终究还是来了,门铃响过之后刘伟名便立即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穿着一身干练西装款式的女人,依旧美丽也依旧那么的有韵味,这个女人除了江映雪还能有谁?
在有些时候,语言是一件多余的东西,当两人完全明白对方的心思的时候语言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吗?就像此刻,两人对望了几秒之后刘伟名便靠近江映雪,一把把江映雪抱了起来走向c边,他们需要的不仅仅只是身体上的满足,更多的是两人需要彼此感情上的满足,精神融合才是无上的境界。
空间静止了,时间静止了,没有静止的只有两个索取无度的人。一个似乎是要把自己完全融入对方的身体里在一起,而另一个则像是要把对方完全包容进自己的身体里面缠绕在一起一样。天昏地暗、风雨飘摇。
“伟名,以后真的别这样了,真的不好。”江映雪紧紧地抱住刘伟名的手臂,把头枕在刘伟名的肩膀上说道。
“难道你不快乐吗?那刚刚叫着要升天了的是谁?”刘伟名捉弄地在江映雪捏了一把后笑着说道。
“去死啊你。”江映雪被刘伟名说的不好意思一巴掌打开了刘伟名捉弄的手。随后也笑着对刘伟名说道:“看你今天这么猴急的样很久没有这个了吧?”
“我一直都是守身如玉的。”刘伟名恬不知耻地说道。
江映雪给了刘伟名一记白眼,然后问道:“你怎么不让云佳一起去白山?这样也好有个人照顾你的生活。”
“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去白山的话对于孩子的教育不是太好。而且倩儿也没有恢复完全,浅圳那边的气候不错,适合养病。我干完这一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就准备退下来或者是干脆辞职了,所以,没必要把家迁到白山去了。”刘伟名点了根烟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