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第66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退?你说的什么胡话啊?三十多岁的实权正厅级干部,这在全国也不多见,而且你的身份还很特殊,你的前途是无限大的,说句好听点的话,你钻研一点的话,成为接班人也不是不可能啊,怎么会想退呢?疯了吗?”江映雪着急地说着,刘伟名以前跟她说过类似的话,不过江映雪一直都以为是他在开玩笑,因为这个不符合逻辑不符合常理。 。就如江映雪所说的,三十多岁的正厅级干部不是说没有,在各个部位或者机关里,也绝对是存在的,虽然说不多。不过,三十多岁的实权正厅级,而且还是真正的一方父母官,这在全国来说是绝无仅有的。而且,就江映雪所知道的,刘伟名的身后还有两座珠穆朗玛峰般的大山依靠着,就这些而言,刘伟名自己继续努力一点,完全可以向着权利的最高峰迈进了,没有人会在有了这些希望之后选择放弃的,要知道,没权的人想得到权,有权的人只会想要更大的权利,这就是人的本性,有句话叫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就是同理。
“我不是疯了,也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再干一届,最多再干两届。我就一定会退了。到时候我也四十来岁了。前二十年,国家和父母教育抚养了我,中间这二十年,我还算是为国家为人民做了一些贡献吧。四十岁之后,我剩下能够让我自主支配的人生也最多不过二十年,这二十年我想留给我的爱人和孩子。如果有机会的话,也留给我的父母。这十多年来,一直都是工作工作,为了工作放弃了一切,我想,工作二十年足以,自己想做的想要得到的也基本上都实现了。另外,我也烦腻了这种尔虞我诈的生活环境,我是一个很懒的人,能够直接考虑问题我就懒得去动脑筋,但是在这个圈子里面显然是不行的。所以,我是真心想退了。很多人都说权利是个好东西,所有人都对他流连忘返。但是对于我来说,任何东西都有它的双面性,权利确实是个好东西,拥有它你就等于拥有了物质、荣誉以及自我的满足感等等,但是权利拥有的久了便会让人忘了本性,它就是一个能够蛊惑人心的妖怪,有了他你就会忘了你本来的理想、理念以及人生信条,久而久之你便会发现,你最终就变成了和所有权利的奴隶一样的势力、阴险。这是我最怕的东西,因为我已经发现自己现在的心态与十年之前的发生很多的改变,而且这种改变还在是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就改变,让人觉得很恐怖。”刘伟名一根接着一根烟地抽着。这是内心深处的话,这番胡他只会也只能对江映雪说,因为只有江映雪能够理解他的话。
听完刘伟名的话之后,江映雪微微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她能够感受到刘伟名说完这番话之后内心的不平静。当刘伟名醒来时,身旁除了那股挥之不去、沁人心扉的幽香之外,再无它物。刘伟名叹了口气,起身,告知王明杰,该回岭南了。
刘伟名急着回白山除了是镇守家里外,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压着张炳德这批蠢蠢欲动的人,另外,刘伟名最为担心的是不想让马俊才一个人回到白山来搞些小动作。上次的事故出来之后,张炳德完全落败,虽然,就目前的局势而言,张炳德在常委会上的人数依旧最多,刘伟名加上马俊才才能与之相互抗衡,其实不然,这些知识表面上看起来的。张炳德在白山虽然是根深蒂固,手眼通天。但是说一千倒一万,他只不过是个市政fu的常务副市长。在常委上的排名是排在市委书记兼人大主席刘伟名、市委副书记市长马俊才、市委副书记王德凯之后的,也就是说排在第四,如果不是因为他张炳德进市委常委的资历最高如果按照职务排名的话,他的排名还会靠后,还不如组织部长邵宁士和纪委书记尤恒生。他之所以能够独自撑起一面大旗,是因为他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整个煤矿主都是紧紧团结在他的周围,其它的人要想从煤矿里分一杯羹就必须跟他张炳德同进同退,渐渐的也就有了以张炳德为首的这样一种局面,其实这种局面只是一种脆弱的局面,因为,从根本上来讲,张炳德并不是他们的领导,没有权利去领导指挥他们,这些人如果觉得张炳德的利益点不可靠或者说他们有其它的利益所在,可以轻而易举的抛弃张炳德。这样就是为什么张炳德在这次事件之后没有再与刘伟名顶牛,基本上是刘伟名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这个原因了。他知道,表面看起来自己依然占这上峰,其实不然,只要自己再有个什么不痛不痒的错误发生,自己身边的这些人绝对会立马抛弃自己,因为这些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不可靠了。
而刘伟名也就是怕马俊才回来趁着自己不在在这些个问题上面做手脚与张炳德顶牛,要知道,面前这种脆弱的平衡局面是刘伟名需要的,也是可以保持的。这符合刘伟名的个人利益,起码在人大来临之前的这个时候刘伟名是需要这种平衡局面。因为张炳德的强势存在,马俊才就必须跟在自己周围,而实际上张炳德是暗弱的,他目前也不太敢与自己对着来,所以,目前白山最为强势的就是刘伟名,但是表面上看起来却并不是。刘伟名需要这种强势的力量,因为这种强势的力量能够让自己在人大中获得更多的话语权。这一点张炳德和马俊才不是不知道,但是他们根本改变不了什么,这是阳谋,而不是阴谋,因为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由不得别人说什么,这就是刘伟名的聪明所在了。对于张炳德,刘伟名会一点一点的慢慢剥夺他的羽翼,而对于马俊才刘伟名会保持不打压不支持的态度,除非哪一天发现马俊才有可能变成第二个张炳德那才另当别论。现在的刘伟名知道,把一个常委变成自己的一言堂不是什么好事,要允许不同观念不同意见的存在,这样才能做出最为正确的决定,而且马俊才也并不像张炳德那样只为个人,马俊才是个干实事的人,而刘伟名和白山市都需要这样一个干实事的市长。所以,刘伟名会给马俊才相应的权利,让他放手去做,而不是把他架空,变成一个须有图表的市长。但是刘伟名也绝对不会允许马俊才脱离自己的控制,党管政fu,刘伟名是一把手,马俊才是二把手,如果让马俊才脱离自己的控制那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所以刘伟名回来坐镇也就是抱着在人大之前守好这一个关口的意图。
刘伟名仔细思考了一下白山市委常委目前的人员局面,白山总共十一个常委,分别是市委书记兼人大主席刘伟名、市委副书记市长马俊才、市委副书记王德凯、常务副市长张炳德、纪委书记尤恒生、副市长张友来、宣传部长罗逸、政法委书记杨宗明、组织部长邵宁士以及武装部政委张汉林和部长莫天,其中张炳德一系的人有纪委书记尤恒生、宣传部长罗逸、政法委书记杨宗明,部长莫天,虽然这个武装部政委张汉林很少来参加常委会议,不过他也与张炳德过从甚密。刘伟名一系的仅仅只有王德凯、组织部长邵宁士,而马俊才则仅仅只有副市长张友来。不过在常委会上,作为市委书记的刘伟名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很多事情都是刘伟名一个人就可以说了算了,所以,算起来马俊才只和刘伟名差了一个人,但是权力却是天壤之别,即使张炳德手里控制着这么多票,在有些问题上也奈何不了刘伟名的。而最为重要的一点,也是对马俊才最致命的一点是,副市长张友来已经到年龄了,根据正常的规定,张友来在下半年便会卸任退二线了,这样是马俊才为什么会唯刘伟名马首是瞻的原因,因为他基本上就是光杆司令一个。不过,最近刘伟名知道,政法委书记杨宗明开始和马俊才过从甚密了。第一,两人有工作上的联系,第二,杨宗明虽然和张炳德站在一起,但是杨宗明从来都没有依附过张炳德,因为张炳德以前对政法系统渗透的太过于严重,导致杨宗明手里根本没多少权利,这让杨宗明一直都对张炳德不是太满意,但是杨宗明却不得不在有些时候跟张炳德站在一起,张炳德也一直都对杨宗明不错,两人更多的是利益的交换。第三,则是时机问题,由于刘伟名刚来便发生警察局的那件事,导致刘伟名与杨宗明之间的关系非常的不友好,而现在刘伟名通过池民天也基本上掌握公安系统,这就导致了刘伟名对杨宗明并没有迫切的需要,所以,杨宗明在见到张炳德权势下降的时候投靠了唯一能投靠的马俊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天姚宏敲开刘伟名办公室的门,笑着走了进来,说道:“刘书记,经过调整,组织上已经批准了我们调动唐伟强同志来我们市委办公室任副主任的申请了,调令已经下到了组织部和我们市委办公室,相信唐伟龙同志那边马上也能接到通知的。”
“是吗?这样很好,唐伟龙同志工作能力不错,但是相对于来说工作经验还是不足,在工作方面你作为前辈要多多的指导他。”刘伟名听过后很高兴的说道。
“请领导放心,这个是肯定的,互相学习嘛。”姚宏点头道。
“另外有件事你留意一下,王明杰同志是个很有工作能力的同志,总是放在机关不利于他的成长,所以我想有机会的话把他放下去锻炼锻炼,所以,你多留意留意,看看有没有能够接替王明杰工作的同志。”刘伟名想起了一些事情说道。
人大在即,可以想象,刘伟名是肯定会在各个县区领导层进行大规模调整的。而有些重要的职位刘伟名只能留给自己的心腹,所以,不管是调过来的唐伟龙还是现在在身边的王明杰,刘伟名都是准备给他们压重担的。
姚宏愣了愣,随即点头道:“好的,刘书记,只不过王明杰是位老同志了,以前也干过相同的工作,要想重新找一位同志接替王明杰同志可能会有一定的难度。”
“这个没有关系,只要党性有保证、有工作能力,其它方面都是可以学习改变的,人都是锻炼出来的嘛。”刘伟名无所谓地说着。
“还是刘书记站的角度高,对了,刘书记,我听说张友来张市长年龄就要到期了,过两个月就要退了,这样市委常委就成了偶数,是不是需要增进一名常委委员啊?”姚宏微微抬头望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听过后,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他当然知道姚宏是在试探和提醒自己。原因无它,本来按照一般的常理,市委秘书长虽然在常委中的排名一直都是靠后的,但是却也基本上都是市委常委,只是白山的情况特殊,上届的市委秘书长因为个人身体原因突然辞去了工作,而市委也一直都没有重新提选新的市委秘书长,工作也一直都是由市委副秘书长姚宏负责的。而那时候由于张炳德的强势,直接就把市委秘书长这个常委的名额给挤下去了,本来十三个常委变成了现在的十一个,道理很简单,市委秘书长肯定是跟市委书记一条线的。而姚宏在这届上来任市委秘书长,却直接是个常委外的市委秘书长,姚宏是做梦都想进常委,但是由于张炳德的强势存在,姚宏虽然很想,但是却一直都没敢向刘伟名提这个问题,因为知道提了也不起作用。但是现在不同了,第一个,张友来的年纪快到了,常委是不可能存在单数的,所以,这就是一个好的机会,容不得张炳德不答应。另外,张炳德现在和刘伟名几乎是站在同一平行线上面,而作为市委秘书长本来就是约定成俗的市委常委,只要刘伟名答应并且提出来,基本上让他进常委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因为这些人根本就找不到不答应的借口,也没有谁比姚宏更有这个资格进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