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第67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书记,我想下区县,副职不副职都没有关系,我一直都是在机关干,我想下去试一试,做点更贴近老百姓的工作。 ”王明杰肯定地说道。
这是他对刘伟名的思想做了推论之后得出的答案,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想下去的,在机关干个一把手级别是上去了,但是权力却不如下面,而且自己毫无主政一方的经验,那么自己走到这一步也就到头了,不可能再往上走了,没有主政地方的经历这是王明杰资历中最大的缺陷。这也就是刘伟名在说让王明杰下去只是个副职的原因了,因为王明杰没有主政过,常委会上就算刘伟名再强势也很难把这个决议通过,即使能通过,刘伟名也不敢把他放下去。当然,这是因为王明杰只是刘伟名的秘书罢了,而当年刘伟名的老丈人就是直接把刘伟名从秘书的职位上放在下面区县当一把手的,不过那个和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第一,刘伟名是金清平的女婿,第二,金清平当时是坐在省w书记的位置上面,一个县长对于他来说只是个基层,就算是下去闹腾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现在刘伟名不同,他只是个市委书记,如果王明杰下去当然一个区县的一把手出了问题,那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大问题了。
刘伟名赞赏地看着王明杰,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什么了。然后说道:“有时间有机会去看看有没有能够接替你工作的年轻人,我已经让姚秘书长在找人了,找到了的话你要搞好传帮带,尽快争取让他上手。好了,你现在就去忙我前面交代给你的那件事吧,务必记住这只是你的私人行为。”
“我明白的,我先出去了,有什么吩咐您叫我。”王明杰点点头,然后退了出去。
刘伟名正埋头审批文件,手机便响了起来,刘伟名看了看是唐伟龙打过来的。
“伟龙,什么事?”刘伟名淡然问道。
“领导,没打扰到您吧?”唐伟龙客气地问着,其实他知道,刘伟名假如在开会的话或者出息活动,手机是会关机的,现在能够打通便是说明刘伟名没有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他这么一问便是显现出对刘伟名的尊敬了。
“我在办公室,你说。”刘伟名放下笔,喝了口茶说道。
“我接到组织部的通知了,我准备明天就坐飞机过去。感谢刘书记了,我没齿难忘。”
“别说废话了,感谢就好好工作。你明天什么时候到?我派个车去机场接你吧。”刘伟名随口说道。
“不用了领导,我自己坐车过去就行了。对了,张语嫣小姐她可能明天会跟我一起去你那,我在这里问一下领导您的意思。”唐伟龙很隐晦地说着。
刘伟名走的时候让他有时间有机会多去张允后家里走走,问候一下,第一是代表自己多关系一下自己的老领导,第二也在为唐伟龙自己着想。唐伟龙在得知自己要调走后便打电话到张允后家里去辞行,不曾想是张语嫣接的电话,一问之下,张语嫣当即表态明天要跟唐伟龙一起到白山来玩。网
“语嫣?她不是在英国吗?才去了多久?一年都没到吧?怎么就回来了?”刘伟名诧异道。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说她提前修完了学分便请假回来了。”唐伟龙回答着。
“这个丫头,算了,来就来吧。你路上多照顾她一下。我还是让人去机场接你们吧,我会让人直接联系你的。”刘伟名摇摇头,挂断电话。
张语嫣那是个十足的惹祸精,来这里肯定会把自己这里弄得个鸡飞狗跳的,刘伟名只能无奈。
刘伟名这边电话刚挂下,白山市委市政fu领导的内部电话便响起来了,刘伟名看了看是市长马俊才打过来的。
“喂,俊才同志。”刘伟名直接说道。
“刘书记,我过去向你汇报工作,你在办公室吧?”马俊才直接说道。
“在的,你直接过来吧。”刘伟名挂断电话。
总体来说,刘伟名对于马俊才这个市长还是非常满意的,能干事想干事,而且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情。至于马俊才心里的那点小想法刘伟名是能够理解的。权力这个东西谁不想争取?想干活就得先有权,在这个圈子里的每个人都一样,就像刘伟名自己,不也是在想尽千方百计争权吗?从有些方面来说,争取是好事,这说明他想干事。而且,马俊才能够认清形势,从没有对刘伟名这个市委书记表示过抗拒,不管他是真心的还是权宜之计的假装对于刘伟名来说这就足够了,党领导政fu,只要自己这个党委书记能够牢牢地掌控她就行了,真心与否并不重要。
没多久,马俊才便直接推门进来了,因为市政fu大楼就在市委大楼的前面,相隔也就两百米。
“刘书记,怎么?王秘书不在?”马俊才在外间看到王明杰不在,进来笑着说道。
“我让他出去办点事了,俊才同志,是喝龙井还是毛尖?好茶我这可没有啊。”刘伟名拿起纸杯走向饮水机。
“哪能让刘书记您给我倒茶啊?”马俊才起身拒绝着。
“别客气了,你就将就喝一喝这个雨前的毛尖吧,真宗手工制作的,你喝一喝,口感很不错。”刘伟名端了杯茶放在马俊才面前。
“嗯,果然不一样,有一种泥土味的清香,雨后新茶,茶中精品啊。”马俊才喝了一口后赞道。
“看来俊才同志才是真正的茶道高手啊,以后得多向你学习学习了。”刘伟名笑道,给马俊才散了根烟。
“我哪是什么高手啊,最多算是喝了多年茶的老油条罢了,算个野路子茶民。”马俊才接过烟哈哈大笑道。
“比我强啊,我随便喝哪种茶感觉都差不多。俊才同志,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推广药材种植的计划怎么样了?可行性报告出来了没有?”刘伟名结束了聊天开始说正事了。
“可行性报告我正在让人请相关专家在做,不过据北京专家研究后的报告来说有一定的操作性,当然,问题也很多。具体的要等他们把报告做完才知道,我到时候会向您做详细的汇报的。”马俊才点头说道。
“嗯,如果可行的话当然是最好的,不过当下我们主要的精力都要放在华正集团的身上,你也知道,如果华正集团这几十个亿的投资能够入住我们白山,那对我们白山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于我们这一届的领导班子来说又意味着什么。我想,华正集团来我们白山投资的意愿是比较强烈的,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你也要防止一小部分人可能会有的小动作,这种关键时刻你必须拿出你的威信出来,你放心,党和组织是你坚强的后盾。”刘伟名淡淡地说道。他今天叫马俊才过来,最主要的就是说这个事情。
华正集团来白山投资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有利的,但是对其中一小部分人却正好相反,这一小部分人就是白山的煤矿主以及与煤矿主利益相关的那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当然是以张炳德为首的那一批人。华正集团的入住对于白山所有的煤矿主来说有几点坏处,第一,本来煤矿行业是白山当之无愧的老大,作为白山的纳税大户、经济支柱。政fu的支持力度是可想而知的,而现在突然来了个巨头华正集团,本来第一的煤矿行业一下子就变成了老二,而且将会一直是个老二,那么政fu对其的支持力度还会像以前那样吗?答案是可想而知的,政fu肯定是会把一些好的政策都留给华正集团了。第二,那就是劳动力了,以前只有煤矿行业在白山,所有的劳动力是可以让其任意挑任意选的,因为劳动力过剩现象非常严重,他们可以随意地压低工钱,而且也可以毫无顾虑地拖欠工人工资,因为他们有这个资本,这些老百姓想务工只能到他们煤矿行业来,没有别的选择。现在华正集团入住了,需要的劳动力数量那是可想而知的,供需要求发生了改变,那么劳动力单价的上涨那是必然的,而且,劳动力有了选择余地,加之煤矿行业以前的种种行为,还有谁会选择去煤矿行业工作?他们只能是提高单价了,这对于煤矿主来说,生产成本无疑就提高了很多,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第三个,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个,从国家的精神来看,对于煤矿行业,国家早就有了要整顿的意思,之所以白山一直都没什么动静,那是因为白山这个脆弱的经济体系都是靠煤矿支撑起来的,如果动了煤矿行业,那么暂时就算是彻底打垮了白山的经济,而由这所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是谁也承担不起的。而且,新任的市委书记刘伟名是一直准备对煤矿行业下手的,从一上任就是准备磨刀霍霍向着煤矿行业了,至于最后为什么偃旗息鼓他们心里是知道什么原因的,当然,他们不会傻到去相信刘伟名就真的没有动煤矿行业的想法了,之所以没有继续进行只不过是在等时机。而现在,华正集团的入住很明显就是给了刘伟名这么一个机会。想想一下,只要华正集团真的入住了,那么白山的煤矿行业对于白山来说不能说是可有可无,但是起码不是非他不行了,刘伟名动起手来将是毫无顾虑。以前他们还可以威胁刘伟名最后来个鱼死网破,而现在呢?他们连威胁刘伟名的本钱都没有了,所以,华正集团的入住是他们非常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刘伟名和马俊才是很容易想到的,刘伟名今天把马俊才叫来就是为了告诉他,他该是时候与张炳德刺刀见红了。这些事情都是政fu那边的事情,刘伟名一个市委书记不是不能介入,但是介入太多总归不合适,对上对下都不是一件好事,很容易引起上面的人的顾虑以及下面的人的反感。而马俊才作为市长去管这些事情那是天经地义的。而刘伟名也不想与张炳德去来个你死我活,不是不必要,而是因为有人更需要与张炳德一争高下,因为这些,刘伟名只需要站在后面给马俊才加加油就行了。当然,刘伟名是真心支持马俊才的,因为马俊才是个有能力有想法想干事实的人,对于白山来说,马俊才是个靠谱的市长。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会全权负责的。”马俊才慎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刘伟名的意思,但是他没有选择。
“嗯,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其它的所有事情都可以押后,但是,首先要保证华正集团一行人顺顺利利地考察完毕回到北京,这是个政治任务,容不下半点散失。华正集团准备来白山投资的事情我暂时还没有报告给省里,你也最好暂时不要报告,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之后再说,这样我们就都还有回旋的余地。”刘伟名又强调了几句。
“嗯,我也是这么个想法。另外,刘书记,我有个想法,如果华正集团真的落户我们白山,那么我想我们可以趁势建一个大型的工业园,就以华正集团所在地为根据往周边扩大。这个工业园区只属于市里管辖,这样第一可以利于招商引资,起到一个带动作用。第二,能够便于管理,这种直行的管理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可以提高工作效率。”马俊才也点了根烟淡淡地说道。
听过这个后,刘伟名有了一丝的动容,随即点头说道:“你这个想法很不错,但是这个工业园区必须要以华正集团的入住为前提,不然以白山的经济发展情况这些都是妄想。而且这个计划需要报备给省委省政fu,要省委省政fu讨论过后才能决定行不行的,我们现在想这些都为时过早。当然,计划你们可以先做,到时候我拿去省里先试探一下省里主要领导的意思再说吧。”
“这个没什么问题,我让人立即去做,等华正集团这边有了消息我再让刘书记修正。”马俊才点点头,然后与刘伟名就其它方面的工作讨论了一下便离开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马俊才离开之后,刘伟名便陷入了沉思。不得不说,马俊才的这个想法非常的好,能够解决许多可能存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