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3.第67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第一,划出一个工业园区作为一个独立的行政单位专门负责管理所有工业,这就能更好地为所有入住白山的业主服务,也能更好的控制掌握这些工业。 第二,如果不设立工业园区,那么就必然会归属于各个区县,各个区县针对的是整个辖区的管理,行政部分非常繁琐,而且,业务对象也不甚明确,这样就会造成一个中国式的通病,那就是一个企业入住,需要很多部门的检查,无数道审批手续,往往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最后可以闹到半年一年都办不好,工作效率非常低下,而且严重影响企业的生产。而新建一个工业园区这种现象显然是不会存在的,因为工业园区这么一个行政单位显然就是为了工业园区的存在为设立的。第三个,对于刘伟名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新建的工业园区这个一个行政单位,所有人员的配备都必须重新选择,那么张炳德在其它区县根深蒂固的势力在这里就会成为一个零。这样刘伟名就不必担心张炳德会在后面拖自己的后退了。
刘伟名很是赞赏地望着马俊才的后背,这个人果然是个实干家。但是刘伟名也知道,这个事情办下来也没有这么简单,新建一个县级新政单位刘伟名这个市委书记是没有权力的,这个事情必须的省委省政fu的头头脑脑坐在一起反腐讨论最后才能拍板决定,而就算是上面决定了,而接下来的事情也很难处理。第一是资金,建一个新的新政单位以及工业园区,需要的资金数目可想而知。而且需要的时间也是款日持久。另外人员的配备,以及各种势力的博弈。刘伟名叹了口气,只能暂时放下这个想法。
第二天中午,唐伟龙便到了白山,跟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张语嫣。
“刘书记,我过来向您报到了。”唐伟龙在姚宏的亲自带领下走进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刘伟名,看到我有没有一丝丝的惊喜啊?”唐伟龙刚说完,张语嫣突然一下子从门口跳进来,冲着刘伟名喊道。
他这么一出这么闹,在场的三人都尴尬莫名,要知道,这可是市委书记的办公室,是非常庄重的地方,在这个地方嬉闹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
“秘书长,你先回去,好好陪着华正集团的人,哦,对了,跟华正集团的方总说一声,我今天请她吃饭。明杰不在,你让人帮我订个饭店吧。”刘伟名板着脸对姚宏说道,等姚宏关上门走出去之后,刘伟名才把连舒展开来对张语嫣说道:“你这丫头,怎么还是这样咋咋呼呼的性格,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不对啊,你怎么一点意外都没有?我可是在英国读书耶,一下子出现在你的办公室里面你一点都不惊讶?不对不对,唐伟龙,是不是你出卖我的?”张语嫣可没听刘伟名在数落自己,一直在纠结为什么自己精心准备的惊喜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效果。
刘伟名看到旁边唐伟龙有点涨红的脸便说道:“好了,别在那冤枉好人了,人家带你到白山来难道还有错不成?事情是你爸告诉我的,主要是怕你路上有什么意外。你跟我说说,怎么突然之间从英国回来了?”刘伟名转开话题。
“这说明我优秀啊,英国可不像我们国家,人家实行的是学分制,只要你修完这么多学分,就可以提前毕业,当然,我没有这么厉害,我只是提前把这一学期的学分修完了,所以,我便提前回来休息了。”张语嫣走到刘伟名面前的椅子上坐下。
“不错啊,看来放假是你学习的最大动力了。好了,你先到沙发上坐一坐,今天我的秘书不在,所以,要喝水自己去倒。伟龙,来,坐这里。”刘伟名毫不留情地把张语嫣赶开,让唐伟龙坐下。
“伟龙,那边的工作已经全部交接了吧?”刘伟名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然后随意地问道。
“交接了,其实也没什么好交接的。手续程序完全都弄好了。”唐伟龙回答着。
“嗯,既然你到这边来了,就要把别的什么想法完全排除掉,安安心心地在这边工作。在你工作之前有几点我必须要对你说,第一,要做好挑担子挑重担的准备,你既然信得过我刘伟名,那么你过来了,我就不会对你客气,现在这个办公室副主任你先兼着,过段时间便下基层去,你先把准备工作做好。第二点,这是说你在下基层之前的,你初来乍到,而且市委办公室也不缺干活的人,你就先呆在办公室里坐着,多看多观察,少说话少管事,白山的水很深,你是我刘伟名调过来的人,你说的话做的事有时候是有代表意义的,这点你以前就做的很好,但是在这里我必须重新对你提一下。第三点,白山的整个工作环境都不是很理想,不管你是坐在办公室还是下去基层工作,你都必须十分注意这里人民的风俗习惯已经这里特有的文化。工作中不能蛮干,还是那句话,这里不是浅圳,你工作的环境比浅圳要复杂一百倍,所以,开展工作时务必小心再小心。第四点,你最近多去资料室看看白山的资料,另外多了解一下市委市政fu最新以及以后的发展举措,等我的秘书王明杰来了之后你多问问他,这一点很重要。伟龙,不要怪我对你太严厉,因为你初来乍到,对于白山的了解一无所知,但是,能留给你的时间不是太多了。你这次来组织上是准备让你挑重担的,希望不要让我失望,你明白了吗?”刘伟名很严肃地对唐伟龙说道。
唐伟龙点了点头,脸上有着兴奋的表情。刘伟名开门见山地告诉他准备让他去基层,这明显的就是让他下去当个副县长或者是副书记,对于唐伟龙这个以前是秘书现在是闲职的人来说能不高兴吗?
“谢谢领导对我的信任,刘书记,我保证完成任务。”唐伟龙郑重地说道。
“嗯,伟龙啊,我这次过来是接过政治任务过来的,我身上的压力也很重,你能过来帮我挑一挑我很高兴。好了,你先去组织部报到吧,报完到把自己的生活安排一下,然后晚上我让车去接你,我给你们两个接风。”刘伟名微笑地说着。
刘伟名回过头发现张语嫣眼睛瞪的大大的望着自己,便让唐伟龙先出去,然后对张语嫣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确实有点,我发现现在你越来越有领导范了,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还全是些大道理,其实嘛,认真想想,你什么都没说,全是废话,这点啊,你现在这副摸样跟我爸是一模一样。”张语嫣直接拉了张椅子坐在刘伟名面前说道。
刘伟名听完之后哈哈大笑,随后说道:“你这次进来听我说了几句话啊,就说出了这么多的道道。你啊,就是对我们这人民公仆有偏见,你这个同志,这种态度是要不得滴。说吧,这次回国呆多久啊?”
“二十天,学校还有考试,我也还有演出要参加。”张语嫣回答的倒是挺干脆的。
“才二十天。”刘伟名瞪大了眼睛,“你路上来来回回都得花上好几天,就在家呆上半个月,你还真的挺能折腾的。你就不嫌累吗?”
“人家想我妈了不行啊?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离开我妈这么远这么久过。再说了,外国佬那东西,你吃一天两天倒还觉得新鲜,感觉挺不错,让你天天吃你就会知道有多么恶心了。我是特意赶回来打牙祭的。”张语嫣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真的佩服你啊大小姐,你才半个月时间,你还要上我这个穷乡僻壤来,你不是想妈妈了吗?怎么不多陪你妈呆一呆。”刘伟名表示很无语。
“刘伟名。”张语嫣突然叉着腰指着刘伟名愤怒地说道。
“怎么了?”张语嫣的态度吓了刘伟名一跳。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本姑娘这么讨人嫌吗?我特意赶过来看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却一点都不高兴。我有这么讨厌吗?”张语嫣涨红着脸说道。
“我没有不欢迎你啊,谁敢讨厌你啊?我的大小姐。我不过是这么一说好不好?这个地方可不比在广北,这个地方是真的穷山恶水,我是怕招待不好你这位贵宾,这样说总行了吧?”刘伟名很无语地辩解着。
“这么说还像句人话,不过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啦,本小姐也不是过不了苦日子的人,你白天安安心心的上你的班,晚上陪我逛逛你们这里就行了。”听到刘伟名的解释,张语嫣才面带微笑地说道。
“这里除了山还是山,我保证从这里出去之后你以后一见到山就会想吐,对了,你打算在这玩多久?”刘伟名想了下问道,但是看到张语嫣随之而来的犀利眼神便马上加了一句说道:“我可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我这是为了便于安排您老的行程啊。”
“暂时还不知道,先玩着吧,回英国前一天走也行。”张语嫣仔细地想着,然后说了一句让刘伟名瞬间崩溃的话,刘伟名在心里暗道,你这是因为想妈妈才要回来的吗?可惜刘伟名没有在她身上找到一点想妈妈了的痕迹。
刘伟名顿时没了继续与张语嫣就这个问题聊下去的y望,便开口问道:“在那边生活还习惯吗?除了吃不习惯之外,学习、气候、以及交际方面有没有不适宜的地方?”
“气候还行,在那里很舒服,就是那种气候让我整天都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学习最让我头痛的就是英国的历史,无非就是一个无耻的巧取豪夺的国家却偏偏要给自己冠上无数个理由和借口,看到这里我就气愤。最最气愤的就是欧洲人的开放性格,那哪是人啊?完全就是一群畜生嘛,中午认识晚上就能出去开房,我们寝室就有一个姑娘,是不是男朋友我不知道,反正每天来接她出去玩的男人都不重样,而且只要三天不出去开房她就像是受不了一样,开始翻手机到处给男人打电话,约人家出去开房。最不要脸的是开完房回来,还要跟我们详细的介绍她鬼混的详细过程,还要加上她自己的动作来个原景重现。如果仅仅只是她这一个就算了,最多也就算是一个奇葩罢了,可恨的是其余的女孩子虽然没她这么开放但是也差不了多远。所以,我每天所见所闻最多的就是跟这种事情有关。这简直就是一群完没有修养的动物嘛,好像人生除了这个事情就没有其它的事情可做了一样。”一说起欧美人的开放,张语嫣说的那叫一个义愤填膺,激动之处甚至于开始拍刘伟名的桌子,可见,她对于这个是多么的仇恨了。
“没这么离谱吧?要不就是你遇到的这些人都是极个别中的那一部分?我听说过欧美那边比较的开放,对于这些没什么约束,可也没到你说的这么离谱吧?”刘伟名不知可否的问道。
“怎么没有?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那些男生见到漂亮女孩眼睛就开始冒光,见了你开门见山,第一句话就问你晚上一起去开房吧,你不知道,但是差点把我给气死。”张语嫣越说越气。
“你?”刘伟名带着玩味的怪异眼神望着张语嫣笑着说道。
“不是我啦,我是打个比方,我是说别人,是我亲眼看到的。怎么可能是我。”张语嫣有点慌乱的摇头摆手说着。
“哦,那你最后跟那个男的去那个了没有?那个男的长的怎么样?”刘伟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又很认真地接着问了一句。
“我怎么可能会答应他啊,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再说了,那种事情太恶心了,我一想到那个场景就觉得恶心,我觉得人类有这个生理需要就是种恶心。不过那个男的长的还不错。高高帅帅的,金头发??。”张语嫣说到这,发现刘伟名对着自己哈哈大笑,回忆了一下,便知道自己已经不打自招了。当即恼羞成怒不停地用手隔着桌子捶着刘伟名。
“你个坏道,竟然敢套我的话。你不知道人家一个女孩子说这些很难为情嘛。”张语嫣对刘伟名大打出手,惹得刘伟名在一旁笑的更加大声,最后在张语嫣的变本加厉之下,刘伟名最终败下阵来,举手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