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第67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停停停,我承认,是我的错,我真的错了好不好。 这里是我的办公室,我好歹也是个市委书记,你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刘伟名抓住张语嫣的手求饶道。
“不行,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你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因为我在那里实在是受不了,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一个人离家那么远过,而且,周围全部都是些与我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肤色、不一样的头发、不一样的语言,那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环境,对于那里我没有一点点的归属感,我时刻都在提醒着自己我是个外来人,跟周围所有人都不一样。我受不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我这些的这些都没有办法跟别人说,我不能跟我爸妈说,我怕他们担心我,所以,我只能来找你,我只能跟你说这些。可是你还嘲笑我,你就是个坏蛋。”张语嫣说着说着竟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这下把刘伟名给弄的手足无措了,他确实是没有想到张语嫣心里有这么多的苦,也没想到张语嫣特意赶到白山来是为了向自己说心里话的,他原本以为,张语嫣还是一个贪玩的小孩子,现在看来,在国外这半年,她长大了不止一点半点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乖。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根本就不理解你心里的苦,还在这边拿你寻开心,我就是个大坏蛋好不好。好了,再哭下去就不漂亮了。”刘伟名赶紧离开自己的位置,蹲在张语嫣身边认错安慰着。
“你就是个坏蛋,彻彻底底的大坏蛋。”张语嫣说完,突然扑在了刘伟名的身上,不停地用手拍打着刘伟名的后背,然后把脸放在刘伟名的肩膀上哭着说道:“你个没良心的,你知道我在那边有多么想你吗?每当我想念家的时候、受了委屈的时候我就是想你,可你,半年了,没见你一个电话也没有一个邮件。”
由于刘伟名是蹲着的,张语嫣是坐着的,所以,刘伟名必须保持着这种蹲着的姿势然后把脚立起来一点点才能让张语嫣舒心的靠在自己的身上,这种姿势很难受也很费力,不过刘伟名没有选择。只能安慰地说道:“对不起了,是我不好,做哥哥的不对。对于电子邮件这种东西我确实不是很会,我基本上都不太开电脑的。另外,你不是在学习嘛,我就不想打扰你,都是我的错,我以后会经常打电话给你的。”
“都是借口,你就是一点都不想我。”张语嫣像个小女孩子一样尽情地用手捶着刘伟名的后背,不停地撒娇。这种撒娇也只有张语嫣这种年龄和性格的女孩子做出来才会让人接受和自然。
“我很想你啊,我怎么会不想你呢?”刘伟名赶紧说道,其实他这段时间是真的忘记了张语嫣这位小妹妹了。就在刘伟名说这话并且和张语嫣保持这种怪异又十分的姿势的时候,突然门响了两下,然后门被推开。王明杰一边说着:“刘书记。”,一边推门进来,随即,三个人都石化在那里。
三个人的表情各不相同,王明杰本来是想来向刘伟名汇报工作的,因为他是刘伟名的秘书,进外面的门是不需要敲门和通报,而由于以前他每次进刘伟名这个门的时候都是敲门然后等到刘伟名答应才推门进门,后来刘伟名烦了,因为王明杰作为他的秘书,每天进进出出都要几十次,而作为领导的房门又必须关着,起码得半掩着,这样才能给外面的人一种神秘感,也能给秘书推掉一些领导不想见的人找好理由。所以呢,后来刘伟名就让王明杰进来的时候不要敲门,直接进来。王明杰开始觉得不妥当,后来就改为先敲两声门,然后直接推门进来。但是他没有想到,这次进来见到的是这个场景,他顿时石化了,心里全是震惊,但是片刻之后心里便充满了恐惧,要知道,自己撞破了领导的好事,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说不定领导就对自己不满意了,那么前段时间刘伟名对自己说过的外放的事情不就泡汤了吗?甚至于,自己连这个秘书的职位都保不住了,王明杰心里全是恐惧。而张语嫣则是害羞,满脸通红,自己与刘伟名这么一个大男人搂抱在一起被别人看到了,作为一个女孩子第一个反应就是害羞。而刘伟名也是有点害怕,虽然自己对张语嫣只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感觉,但是现在这种姿势在办公室里面,又是孤男寡女,说出去谁会相信啊?自己是市委书记,又是一个已婚男人,现在被人看到自己在办公室里与另外一个妙龄女子搂抱,这要是传出去,官位甚至于家庭说不定就都没了,不过,刘伟名在短路了一下子之后便反应过来,这个人是王明杰,既然是王明杰那么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王明杰不会傻到把这种事情乱说,就算是说了,只要没有留下照片之类的证据事后也根本没办法对自己怎么样,最多制造点传言罢了。
大概半秒钟之后,三人立即做出动作。首先是王明杰,立即把伸进来的脚和脑袋退了出去,然后把门关好。张语嫣和刘伟名几乎是同时放开对方,刘伟名站起来走回自己的座位,而张语嫣则是用手捂住自己的发烫的双颊,然后用纸巾擦着眼泪。
“明杰,进来吧。”刘伟名看了看张语嫣之后对着门口说道,当然,脸上又是一副威严的摸样了。
王明杰此刻站在门外面也是担心死了,不停地埋怨自己,埋怨自己为什么就是不等刘伟名让自己进去的时候再进去呢?为什么不晚点回来汇报呢?
突然听到刘伟名叫自己进去,心里又噗通了一下。连呼吸都开始紧促了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推开门,摆出一张笑脸走了进去。
“刘书记,对不起,我不知道您在会见客人。”王明杰压了压自己内心的情绪,走到刘伟名面前带着歉意说道。
“没关系,这位是我的妹妹,刚从英国回来看我。”刘伟名很欣赏王明杰的说话水平,点点头便轻描淡写地说道,就好像刚刚与别的女人在办公室抱在一起让王明杰撞到的不是他一样。
“你好。”王明杰立即转身,恭敬地对张语嫣点头说道。其实他心里是完全不相信这个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的女孩子是刘伟名的妹妹,因为刘伟名的档案他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早就已经完全牢记于心了,连刘伟名前妻与现任妻子的照片他都想尽千方百计弄到手了,为的就是防止以后关键时候出篓子让刘伟名不满意。所以,王明杰是根本不相信张语嫣是刘伟名的妹妹,而鉴于前面王明杰见到的场景和刘伟名此刻的掩饰,王明杰断定,张语嫣就是刘伟名的小q人。但是,这些都只是在他心里面想想罢了,面上,他是要装出毫不怀疑面前这位就是刘伟名妹妹的样子。
“你好。”张语嫣脸上还是通红的,非常害羞地对着王明杰勉强的笑了笑。
“明杰,说吧,什么事情?”刘伟名提醒着王明杰。
“哦,刘书记,我要向您汇报一下关于那个稿子的事情。”王明杰犹豫地望了望张语嫣然后说道,他这就是在请示刘伟名,这个事情能不能当着张语嫣的面说,因为王明杰知道,这件事情只不过是刘伟名指示自己用私人身份干的,要知道,这件事情是完全见不得光的,他不得不谨慎一点。
“嗯,你直接说吧。”刘伟名当然知道王明杰故意说这话的意思,所以直接便开口说道。
“是这样的,我通过关系找到一个白山师院的经济学教授,然后跟他聊了聊白山经济发展方面的问题,然后我说我是报社的编辑,相竞争一个副主任的位置,想在几个竞争对手当中出彩,请他帮我写一篇有关于白山经济方面的稿子,稿子要有深度,最好能够直接击中某些人的神经,然后我会通过我的关系让这篇文章在白山广为传播,因此而引起一场关于经济发展问题的热潮,我也向他暗示,我是有内部消息知道上面领导也是准备对白山经济动手改革的意图的。我告诉他,只要他能够写出这么一篇稿子交给我,我就能够凭借我约到的他的这份稿子当上报社的副主任,稿子到手我就会给他一笔非常可观的报酬,另外,他的个人名声也将大大的增加。我和他谈了一个晚上他才相信我。他花了一天时间就把稿子写好了,这就是稿子,您看看。”王明杰说完便把稿子递过来给刘伟名。
刘伟名听了王明杰这段话心里暗道王明杰到底是官场老人了,这件事情办得那叫一个天衣无缝啊,完全没有把自己牵涉一点进去。虽然刘伟名并不怕牵涉到自己,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说明是自己指示他干的就行了,但是他还是很赞赏王明杰的办事头脑,刘伟名暗道,在这些事情上面,自己也觉得不可能办得比王明杰好。
“稿子先放我这里,我看完之后再告诉你。另外稿费还是要给人家教授,多少钱你去找秘书长,就说是我给你批的公费,让他写个条子你去拿钱。”刘伟名把稿子放在桌子上说道。
“不用了,这位教授不要钱,他只要我请他喝顿酒就行了。这位教授是个十足的做学问的人,他对政fu也早不满意了,而且以前也写过类似的稿子,但是都没能发表,后来就是因为太激进一直都没有升职。这次他愿意重新写稿其实是被我蛊惑的。”王明杰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不错。明杰,这件事情你处理的很好,我先看稿子,如果这位教授真的有能力,到时候想办法让他作为我们市委这边经济方面的特别顾问,进发改委也行,一切等我看完了稿子之后再说。”刘伟名点点头,然后又说道:“对了,既然你回来了,有时间就帮我个忙,帮我订一间酒店,你亲自过问一下,订白山最好的酒店吧。我妹妹来了没地方住。”
“给我住?”张语嫣指着自己说道,然后又道:“你家里没房间吗?”
“有倒是有,不过?不过?没啊。”刘伟名无奈地编造着理由,其实刘伟名另外一间客房里面是真的没有铺。
“你去买张不就行啦?我不喜欢住酒店的。”张语嫣当即不满意道。
这确实让刘伟名尴尬,刘伟名不让张语嫣住自己那里就是为了避嫌,而张语嫣的大大咧咧的回答便更加容易让王明杰乱想了。
刘伟名只能对王明杰说道:“明杰啊,那房间就不先急着订了,我到时候再通知你。”
“好的,刘书记。有什么需要您直接通知我就行了,在白山我有许多熟人。”王明杰笑着说道,然后退出了刘伟名的办公室。
“喂,你什么意思嘛?我发现我来这里之后你就一直在把我往外推。”张语嫣等王明杰把门关好了之后就开始向刘伟名发火了。
“我哪有啊,大小姐。你都把我给整的焦头烂耳的了。”刘伟名无奈地说道。
“还说没有?我不喜欢住酒店的,你家里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怎么不让我住?”张语嫣步步逼进。
“我一个人住啊,大姐。我是怕我们住在一间房子里面不太方便啊。你把我的好心都当成了驴肝肺了。”刘伟名顿时头大,这个丫头确实不是个省油的灯啊。从不按照别人的安排来做,这就是张语嫣一贯的性格。
“谢谢啊,我跟你在浅圳一间房子住了两年也不见你有过什么不太方便啊?你是不是要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啊?再说了,我知道,你是市委书记,怕传出去对你不好,你都不说了我是你妹妹嘛,哥哥和妹妹住一间房子有什么不好的。就算他们不相信这些,他们又没抓奸在有什么好怕的。”张语嫣心直口快地说道。
刘伟名正喝着茶,听到张语嫣的话,直接一口茶给喷了出来。
“别这么看着我,我说快了。我是说,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即使他们去查也不可能查出什么来的。”张语嫣意识到自己那带着严重歧义的语病之后顿时面红耳赤,慌忙地辩解着。
“得了,得了。姑奶奶,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再说下去我心脏会受不了的。得了,我直接让人送张过去吧。”刘伟名一边拿着抹布擦着被自己全部喷湿了的桌子一边制止了张语嫣继续说下去的趋势。摇头心道,刚说她长大了,怎么突然一下子又回到以前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摸样了呢?只不过,现在身体的越来越引人犯罪了。
“走吧,我带你回去,先把行李放我那去,然后再出来吃饭。”刘伟名把桌子擦干净后说道。
“怎么啊?你不用上班了?”张语嫣奇怪地问道。
“不用了,我工作时间是不固定的。”刘伟名淡淡地说着,其实心里想说,你坐在这里我能上好班吗?
刘伟名说完对外面喊道:“明杰。”
刘伟名喊完王明杰便推门进来,“刘书记,您有什么吩咐?”
“你先去办公室那调辆车,你自己开车送她去我房子,帮她把行李拿上去,另外通知司机半个小时后在下面等我。”刘伟名直接吩咐道。
王明杰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笑着走过来提起张语嫣的旅行包说道:“请跟我来吧。”
刘伟名这么安排只不过是为了避嫌,一个市委书记领着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亲缘关系的女子进自己的房子这要传出去对于自己的威信是会有很大的影响的。有句话叫做人言可畏。
等张语嫣走了之后刘伟名才拿起桌子上王明杰地给自己的稿子认真的看了起来,看了之后,刘伟名的脸色变的十分的严肃,不是因为这篇报道不符合他的心意,而是因为这篇报道写的太合他的心意了。王明杰说这个教授是个做学文的人,现在刘伟名是彻底相信了,就看看他稿子中言辞的犀利几乎毫无任何掩饰地将白山政fu骂的狗血喷头就可以看出来了。而这还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这篇报道并不是夸夸其谈,而是真正的言之有物,并且说的很深刻。专家到底是专家,从解决白山问题的切入点就要比刘伟名想的高明的多,考虑的也更加的全面,甚至于,这位教授几乎是把他想出的措施推行后可能出现的一系列负面现象都考虑到了,而且也想出与之对应的一系列解决办法。
刘伟名拿着这份稿子,前前后后认真地看了两遍,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把稿子小心的用文件夹夹住放进了自己的办公桌。这篇稿子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也改变了他以前对白山整个前景的预测方向。合上稿子之后,刘伟名陷入了久久的思考当中。
当刘伟名回过神来准备下去的时候,发现离王明杰和张语嫣离开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了。想到这,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下楼时,刘伟名的专职司机已经站在车门边抽烟了,可见他已经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但是他却没这个胆子敢来催促刘伟名,除非他不想干了。
“让你久等了,走吧。”刘伟名走过去自己打开后门坐了进去,然后对司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