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第67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当刘伟名走进自己屋子的时候,王明杰正在和张语嫣坐在沙发上面聊的不亦乐乎。网
“你们两个聊什么呢?聊的这么开心。”刘伟名一边把自己的领带取下一边随意问道。
“张小姐刚刚在问我白山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有,我在给她做个介绍。另外刘书记,我已经给家具城订了一张了,这个家具城的老板是我一个熟人,应该很快就会送过来的。”王明杰起身说道。其实他会选择自作主张给刘伟名订一张是因为刚刚张语嫣为了怕王明杰误解了她与刘伟名之间的关系而给刘伟名带来麻烦已经详详细细地把自己与刘伟名的关系前前后后都说给王明杰听了,就是因为确定了张语嫣与刘伟名并非那种关系王明杰才订的,不然假如刘伟名与张语嫣真是那种关系自己自作主张地给刘伟名订一张根本不需要的铺那等来的不就是刘伟名的怒火吗?从这里可见王明杰这个人办事的圆滑和谨慎了。
“嗯,那就谢谢你了,明杰。你先别急着回去,等来了之后你晚上跟我一起吃饭吧。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是新来的市委办副主任唐伟龙同志,我以前在广北省工作的时候唐伟龙同志担任过我一段时间的秘书。”刘伟名对王明杰点了点头,随后加了一句。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告诉王明杰,这个唐伟龙是我的人。
“好的,刘书记,那我晚上就蹭您的饭了。”王明杰认真的听着,然后开了句无伤大雅的玩笑。
“另外,你前面给我的那份稿子我看了一下,我很满意,也高度重视。”刘伟名把外套脱下,也坐在沙发上说道。
刘伟名的话让王明杰很开心,刘伟名的这个评价就等于是直接在表扬他的工作做得好,他笑着说道:“好的,刘书记,我会立即进行下面的工作的。”
“喂喂喂,你不要一进来就开始谈工作上的事情好不好?看着你们这些当官的我就烦。得得,你们继续谈吧,我洗澡去了,坐了一天车,我身上都臭死了。”张语嫣对于刘伟名进来没有对她说一个字,而全是在与王明杰谈工作的态度非常之不满意,向刘伟名嘟着嘴,然后起身拿着睡衣去洗浴间了。
“哈哈哈,这个丫头我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是我以前老领导的女儿,我一直都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这丫头对我那是没有一点规矩。”刘伟名点了根烟无奈地对王明杰笑着道。
“这就充分的说明了她和您的关系好,也说明了她对你这个哥哥的看重。”王明杰也笑着说道,他很少听到刘伟名和他谈无关于工作的事情,这让他很开心,这说明刘伟名对他的态度更加亲切了。
“这倒是不假,我算是看着她成熟的。对了,你问问姚秘书长,看看他酒店订好了没有,另外华正集团的方总有没有替我邀请。”刘伟名想起了方涵韵便对王明杰继续发号施令。
王明杰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拿出手机给姚宏打电话,这类事情其实都是王明杰这个秘书应该做的事情,他也做过非常多了,所以做起来非常的得心应手。网
“姚秘书长说已经安排好了,另外华正集团的方总也说了晚上会自己过去的。”王明杰放下手机后说道。
“嗯。”刘伟名嗯了一句,然后把烟掐灭,随后说道:“那位写稿子的教授你要注意多和他接触,多去和他讨论讨论关于白山发展方面的问题。他是个真正有大才的人,这种人才我们政fu部门稀缺啊。不过,他的性格不是很适合出仕,特别是这篇报道出来之后。”
刘伟名这话说的是有道理的,官场是个特殊的职场,这个职场不需要太有性格的人,但是也不需要完全没有性格的人。这话怎么理解呢?其实这话说到底与当时金清平对刘伟名说的“外圆内方。”这四个字是一样的。有句话叫做,既来之则安之,因为,只有社会改变人而从来没有整个社会因为一个人而发生改变的事情。官场本身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他有自己本身存在的一种既定的规则规矩,生活在官场这个社会里的人都会心照不宣地按照这个规矩规则来生活,突然,来了一个性格与这个规矩规则完全不相符合的人,那么,要么你有这个能力从新制定新的规矩规则,让所有人都按照你制定的规矩规则来生活,要么就是不自己改变去融入进这个规矩当中去,不然,后果便是你被排除出这个圈子。像这位做学问的老教授,性格这么火爆直接,在官场这种环境是绝对无法生存的,而现在他又写了这么一篇文章大骂,这就是彻底与整个官场为敌了,可以想象,当他真的融入进这个圈子之后会是怎样的结局。刘伟名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打消了自己前面想把它调到市委来上班的念头。
“嗯,其实这位老教授也对做官不感兴趣。”王明杰点点头说道。
“自己心里想为老百姓做事,在哪个地方哪个职业都一样,社会主义不是哪一行哪一个人就能建立起来的嘛。”刘伟名说了句废话、空话,这已经变成了他的一种习惯性了,当官的当久了都会有这种习惯的。
“刘书记说的话就是高层建筑。”王明杰适时候的拍了一句马屁。
刘伟名开车载着张语嫣先去了酒店,让王明杰去接一下唐伟龙,刘伟名到的时候方涵韵则还没有过来。
“你还要请谁吃饭啊?还来这么好的地方,麻不麻烦啊。”张语嫣包间的沙发上面问着刘伟名。
“这不是要给张大小姐你接风吗?怎能寒碜呢?到时候你又会说我照顾不周了。”刘伟名无谓地说道。
“这句话听着怎么就让人这么不舒服呢,你要给我接风还不如买点菜在家里吃呢,我最烦就是在酒店吃饭呢,又贵,坐着有别扭,还真没什么东西吃,我长这么大了,还从来没在酒店里吃过一顿饱饭的呢。”张语嫣不满地说道。
“不好意思啊,大小姐,我做菜的本领本来还不错,不过这么多年没下过厨房了,这水平已经退化到原始社会了,您老啊,就将就将就吃一顿吧。另外呢,我还有一位朋友,昨天刚到白山,我也得给她接个风。”刘伟名忍俊不禁地说道。
“我说呢,你有这么好心专门请我吃大餐。原来我是随便的哦。另外一个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啊?和你什么关系?多大岁数了?”一听到这里张语嫣就来了精神,先是嘟嘴对刘伟名表示不满意,然后便开始问道。
刘伟名暗自摇头,女人啊,不管多大年龄,这无事生非和八卦的本领永远都是在一个级数上面的。
“怎么啊?你是查户口的啊?等下人来了你自己看不就得啦嘛。”刘伟名无语地说道。
“喂,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我这是替云佳姐来监督你的个人生活问题,老实交代,看你这么遮遮掩掩的态度肯定是个女的,还是个美女,对不对?”张语嫣似乎一点都没有收敛的迹象。
“谢谢啊,我老婆大人对我放心的很。你用词得精准一点,什么叫遮遮掩掩啊?我这都叫你们一起吃饭了我遮掩什么了我?不过你这猜的水平还行,真的是一美女,而且特年轻,另外还非常有气质,不像你,整个一小太妹。”刘伟名故意刺激着张语嫣。
“刘伟名,你怎么说话的你?麻烦你有点绅士风度行不行?当着一位女士的面说另外一位女的漂亮这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难道你不知道吗?再说了,我怎么小太妹了?我现在可是三好学生,请你不要用以前的老眼光来看待,我对你提出强烈的抗议。”张语嫣顿时酒杯刘伟名给点爆了。
“就算你不是小太妹,也不温柔。女孩子嘛,不说什么三从四德了,起码得温文尔雅吧?你看看你,整天咋咋呼呼的,怎么嫁的出去哦。”刘伟名点了根烟继续激着张语嫣,反正等人也无聊,所以就直接拿张语嫣开心了。
“刘伟名,我告诉你,本小姐现在对你非常的不满意,非常不满意知道吗?我倒要看看,你口中的这位年轻、漂亮又有气质的美女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另外加一句,我对你的审美观表示极度的怀疑。”张语嫣知道自己说不过刘伟名,气呼呼地说道。
刘伟名看着张语嫣生气的可爱摸样,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站起来说道:“好了,小丫头,别在这生气了,我开玩笑呢。谁也没有我家小语嫣漂亮好不好?”
“现在说已经晚了。另外,刘伟名,我告诉你,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20岁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规定,我是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了,请不要再把我当做小孩子。”张语嫣依旧不买刘伟名的账,可见,她对刘伟名前面的那段话已经非常愤怒了。
“好好好,你是大姑娘了。看看吧,喜欢什么点什么,我把点菜的权利都给你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别嘟嘴了,给别人看笑话。”刘伟名把菜单递给张语嫣。
“算你还有良心。”张语嫣坐到刘伟名身边开始翻着菜单。
没多久,方涵韵推门进来。看到你们坐着的张语嫣,略微错愕了一下,随即对张语嫣点了点头。
“涵韵,来了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张语嫣,我妹妹,在英国念书,刚放假,所以过来看我。语嫣,这个是华正集团的副总经理,方涵韵。来白山是来和我们政fu谈投资事项的。”刘伟名站起来介绍着。
“你好,没听说刘伟名还有个妹妹。”方涵韵微笑着对张语嫣说道。
“别听他瞎说,我姓张,他姓刘,怎么可能是他妹妹。刚刚听刘伟名说有位年轻、漂亮又有气质的美女要过来,肯定是你咯?”张语嫣是个直筒子,而且对方涵韵好像也不是很友好。她这句话一说出口,不但刘伟名非常不好意思,连方涵韵自己都有点脸红起来了。
“呵呵,很少听刘伟名这么夸过我,我很荣幸。”方涵韵脸微微变身之后继续说道,她身上似乎永远都保持着这种淡雅的气质,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是如此,气质,或许就是这么一种奇妙的东西吧,刘伟名心里感叹着。
“我的张大小姐,麻烦你嘴巴积点德吧。坐吧,涵韵。”刘伟名不高兴的望了张语嫣一眼后说道。
方涵韵点点头,坐下,然后端起面前的茶杯淡淡地喝着茶,也不主动说话,对于刘伟名和张语嫣之间的关系她似乎也没有十分想了解的。
刘伟名正想问问方涵韵她们今天这一天考察的结果如何时,张语嫣却提前说话了,从方涵韵进来开始,她的眼睛就是一直盯着方涵韵,似乎要从里三层外三层把方涵韵看透一般。
“方小姐,你这么年轻就是集团的副总了啊?真了不起。”
“我是一窍不通,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这个刘伟名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方涵韵礼貌性地回答着,对于不是很熟悉的人她永远都是这副姿态。
“我说语嫣,你怎么像个啄木鸟一样啊。女孩子家家的,文静点行不行,你看看人家涵韵。真服了你了,说起来你们都是搞艺术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我一点都没发现你的艺术细胞融入进了你的生活。”刘伟名对张语嫣是真的无语透顶了。张语嫣语气中对方涵韵的敌意是非常明显的了,刘伟名知道,这敌意就来自于自己前面开玩笑时说那些她不如方涵韵。女人,真是一种很容用常理推断的动物。
“你也是学艺术的啊?看你身材这么好不会也是学舞蹈的吧?那我们是同行耶。你是跳哪种舞蹈的?民族还是拉丁?芭蕾?”一听是搞艺术的,张语嫣就来了兴趣,连刘伟名对她的职责都不顾了,拉着方涵韵开始问着。
刘伟名是知道方涵韵性格的,知道她不是很喜欢和不熟悉的人说太多的话,只好接过话说道:“涵韵是个画家,同时也是摄影家,业余作家。”
“别把我捧高了,我学过画画,然后很喜欢摄影。大学毕业后开始到处旅游,便简直给一些了包邮杂志写写稿子或者拍些插图,仅此而已。”方涵韵摇摇头,无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