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6.第67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哇,偶像啊。 。复制网址访问 ”这次这句话刘伟名觉得张语嫣是发自真心的,因为他看到张语嫣眼神是真的有羡慕的成分在。可能每个女孩子心里都有一个自由自在的梦吧,特别是像张语嫣这种小时候非常叛逆的女孩。
“我只是喜欢这种自在的生活罢了,或许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不务正业吧。”方涵韵谦虚地说道。
“不是,我觉得旅行多好啊。在英国,我就有很多同学他们在放假的时候就一个人背着书包出去徒步旅行,一边走一边拍,走到那算那,我就特别向往这种生活。涵韵姐,那你一定去过很多地方吧?国外你去过没有,比如英国。”张语嫣继续着,刘伟名知道自己是无法制止住张语嫣了,索性一个人坐到沙发上面喝着茶、抽着烟,然后无聊的开始玩手机了。因为他知道,两个女人的对话中,他永远是无法插上嘴的。
“英国?英国我去过,我上大学时在欧洲呆了一个暑假,在英国也呆过一段时间。不过我不是很喜欢英国,相对于英国来说,我更喜欢法国和意大利。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我会去意大利定居。”方涵韵突然说道。刘伟名看着方涵韵,随后开始意识到,说到旅游,方涵韵便开始有兴趣了。刘伟名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好羡慕你哦,我整天在学校里面无聊死了,我正想去旅游呢,涵韵姐,你给我介绍介绍英国有哪些地方吧?详细点,反正还要等两个人才能开饭。”张语嫣拉着方涵韵的衣袖说道,就像是在撒娇的小孩子一样。
“英国啊,我想想。其实我旅行的地方一般都不是大城市,因为现代化的城市基本上都一样,我想看到的是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和一个地方文化。不过英国这个国家其实很不错,和其它欧洲国家一样,有着很深的文化底蕴,虽然不像文艺复兴的起源地意大利那样的多样化,但是却有了工业文化的另类气息。不过伦敦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几个有特殊象征的地方。白金汉宫,是英国君主位于伦敦的主要寝宫及办公处。宫殿坐落在西敏市,是国家庆典和王室欢迎礼举行场地之一,也是一处重要的旅游景点。历史上每逢英国欢庆或是危机时刻,这儿也是不列颠人民一处重要的场所。绿园,有时直按发音译作格林公园,是英国伦敦的一座王家园林,占地19公顷,介于海德公园和圣詹姆斯公园之间。连同肯辛顿公园和白金汉宫的花园,这些公园构成一个从白厅、维多利亚车站绵延至肯辛顿和诺丁山的一连串几乎不中断的开阔地带。皮卡迪利圆环,伦敦最有名的圆形广场,兴建于1819年,早期是英国零售商店所在地,今日为英国伦敦市中心购物街道的圆心点,有五条主要道路交错于此。伦敦地铁于该广场地下设有皮卡迪利圆环站……”方涵韵开始慢慢地向张语嫣述说着自己在英国时的所闻所间,她旅行时看待景物的眼光确实与普通人不一样,就如她所说,她看到的是一种文化,而不仅仅只是景色和建筑。
刘伟名起身出去上厕所,当刘伟名上厕所回来时,唐伟龙和王明杰都已经到了。
看到刘伟名推门进来,唐伟龙和王明杰都连忙起身,恭敬地叫着刘书记。
“都坐吧,今天没有上下领导,都是朋友,我今天就是以朋友的身份请你们吃顿饭,主要是给涵韵、语嫣和伟龙接风的。你们都认识了吗?”刘伟名发现自己进来时几个人都已经凑在一起聊天了,便问道。
“张小姐已经替我们都做了介绍了。”王明杰说道。
“呵呵,你倒是给人精。那都坐吧,明杰,让人上菜吧.今天我们只谈私事,不说公事。反正你们中有两个人也是不会谈公事的。”刘伟名坐下说道,看着张语嫣和方涵韵笑着说道。
刘伟名这顿饭把王明杰叫过来主要是为了让唐伟龙和王明杰两个人互相认识,这两个人都算是他真正的嫡系,因为都是他一手提拔出来的,这种人只能是对自己忠心,再加之两个人都是非常有能力的,所以,刘伟名对两个人都有很大的期望,把他们两个人叫在一起就是希望以后两个人能够互相帮助。只不过,这顿饭出了另外一个刘伟名想象不到的结果便是张语嫣和方涵韵两个人的关系搞的很好,特别是张语嫣对方涵韵的态度,从一开始的有敌意到称呼对方为方小姐,到最后亲密的称呼涵韵姐便可见一斑,另外,解决了刘伟名一个很大的难题,那就是张语嫣让方涵韵每天带她去写生拍景,而方涵韵也很开心的答应了,反正是两个无所事事的人,不过这就解决了刘伟名陪张语嫣的难题,因为张语嫣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刘伟名的陪同,认为刘伟名一同去会破坏了她们两人之间的艺术氛围,刘伟名乐的清净,正好手头上的事情多的很,正愁没时间没张语嫣呢。
就在饭局即将结束的时候,刘伟名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姚宏打过来的。
“刘书记,有件事情我要向您汇报,同时也向您检讨。”姚宏声音很沉重。刘伟名一听就知道,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先说事情。”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是,事情是这样的,我也是刚刚接到下面的人的汇报。今天晚上,我们市委办安排的陪同人员和华正集团的员工一起在饭店吃饭,吃晚饭出门的时候碰到几个地痞,对方无事生非上来就打人,把华正集团的两位员工头打破了,现在两人正被送往医院,我正在去往医院的路上。刘书记,这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要向您检讨。”姚宏降低声音说着。
刘伟名手一抖,脸色顿时非常的不好看。随后说道:“哪家医院?你通知马市长,同时通知池民天,让他不管付出多大代价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人给我一个不落地抓起来。”
刘伟名刚挂断电话,正不知道怎么向方涵韵开口的时候方涵韵的电话也响了起来,刘伟名知道,省了自己去向方涵韵说这事了。
刘伟名内心很沉重,华正集团的这笔投资对于白山市对于刘伟名个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是决定了白山市的未来,决定了刘伟名在白山工作的成与败。本来,这件事情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但是现在,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那结局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多了很多的变数。一个投资考察组竟然被人打了,这在投资方看来可以发现很多问题。第一,就是当地的治安问题。治安问题其实算是投资环境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治标了,一个治安不好的地方哪个企业敢来投资?第二,就是政fu的掌控力了,政fu这么高规格的全程接待依然出现这样本来不该出现的问题,这就说明当地政fu的掌控力非常之弱,掌控力这么弱的政fu怎么确保他们给企业的各种优惠政策能够顺利实施呢?这个是关键问题。放在哪个企业身上,都会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了。如果这件事情只是偶然事件,倒是还好解决一点,刘伟名怕就怕在这件事情并不是偶然事件。
刘伟名看着方涵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于是愤怒,刘伟名难堪地掏出一根烟点上。他是真的没脸见方涵韵和方德强了。方德强能够答应来白山投资很大程度上是看在刘伟名的面子上。现在人家来的投资考察组竟然在自己的地方被打进了医院,这无疑就是在给刘伟名响亮一个耳光啊。刘伟名叹了口气,走到王明杰几人身边说道:“明杰,现在出了个问题,有个事情我必须去解决。你开车把语嫣和伟龙都送回去。然后再等我电话。语嫣,你自己先回去,如果怕的话就让明杰开车带你到处逛逛,我手头上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张语嫣见刘伟名脸色很不好看,知道事情重要,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便直接点头答应了。
刘伟名说完之后从自己的钱包里面拿出一叠钱给王明杰说道:“你去结账,秘书长肯定已经签单了,你把单给划了。这是我私人请客。”刘伟名说完后便走到方涵韵身边,方涵韵这时也挂断了电话。
“对不起,这事是我的责任,我没有处理好。我向你和方叔叔道歉。不过你要相信我和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出现第二次。”刘伟名很沉静地说着。
方涵韵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去医院吗?”
刘伟名点点头说道:“你坐我的车去吧,你找不到地方。”
说完便和方涵韵两人先行离开了,在车上,刘伟名让司机去医院。
“伟名,我想这件事情我必须得告诉我爸爸了。”方涵韵犹豫了一下对刘伟名说道。
“这是应该的,顺便请你把我刚刚说的话告诉方叔叔一声,这是我的保证,也是白山市委市政fu的保证。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绝对可以保证所有在我们白山进行投资的企业的安全已经政策的正常落实,这次事件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起因是什么,不过绝对是个别案例。白山的治安问题在人大过后绝对会得到改善,类似事件只有这一次。”刘伟名肯定地对方涵韵说着。
方涵韵点点头,说道:“我会向我爸爸说的。”
刘伟名也点点头,摇开窗户开始抽烟。而方涵韵也没有顾忌刘伟名的在场,直接拿起电话给方德强汇报这个事情。
等了几分钟,方涵韵挂断电话对刘伟名说道:“伟名,我爸说这次只是个个别事件,让我协助你们白山市委市政fu好好处理,但是下不为例。”
刘伟名当然明白方德强的意思,意思就是这次就算了,你们好好善后,但是下不为例,不能再有下次了。
“谢谢你,涵韵。”刘伟名感激地说道。
“没什么,我们是朋友。再说这种事情发生的原因暂时还不知道,就算真的是地痞闹事那也怪不了你,白山这个地方在我被绑架的时候起我就知道,这个地方治安非常混乱了,你上任才多久?不可能一下子改变什么的,而且即使是北京上海这种城市,也不可能完全杜绝地痞的存在的。”方涵韵看刘伟名脸色非常的难看,安慰着刘伟名。
“谢谢你的安慰,不过是我的责任就是我的责任,我没办法去逃避什么。我只希望这件事情只是单纯的生事而已。”刘伟名叹了口气说道。
当刘伟名和方涵韵到达医院的时候,姚宏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候了。
“情况怎么样?”刘伟名下车第一句话就问姚宏。
“还不算很糟糕,受伤的主要是两位同志,一位同志是头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缝了五针,另外一位只是手臂上被钢管敲了一下,有红肿,没有伤及骨头,问题都不算很严重。”姚宏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在刘伟名耳边轻声说道。他这是为了避开方涵韵,毕竟现在两边所站的阵营不同,说话还是需要注意。
听到姚宏的话刘伟名算是放心下来了,只要是轻伤这问题就比较好解决了。
“安排住最好的病房,另外让医院特殊照顾,在病情没有完全康复之前医院要全力配合。”刘伟名一边走一边给出提示。
就在这时,后面来了辆车,在门口没下车,直接开了进来。看到刘伟名等人便直接停下,然后马俊才直接从车上下来。
“刘书记,秘书长,伤者情况怎么样?”马俊才同样也是下车便问,他同样很着急,因为华正集团的投资对于他来说同样非常重要。
“一位同志是头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缝了五针,另外一位只是手臂上被钢管敲了一下,有红肿,没有伤及骨头,问题都不算很严重。”姚宏把刚刚给刘伟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方总,真的是不好意思。我代表白山市政fu向您以受伤的员工道歉。这次事件的责任我们白山市政fu全部承担,您请放心,我们白山市政fu会尽最大的努力整治两位受伤的同志,同时,我们也保证,类似的事件绝对不会再出现下一次了。这次的肇事者我们会尽快抓捕归案,让他们收到法律的制裁。”马俊才转脸对方涵韵表示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