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7.第67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我们相信白山市政fu整治治安的决心,也相信这次只是偶然事件。网 但是具体的处理意见要等见过几位受伤的员工之后我才能给出,希望见谅。马市长、秘书长,我先进去了。”方涵韵对于马俊才就没有对刘伟名那么客气了,说话很生硬,其实她也是真的很生气。说完这句话之后,看了刘伟名一眼,对刘伟名点点头便先一步往医院而去,因为她也知道,刘伟名和马俊才以及姚宏肯定是有话要说的。
正在刘伟名准备对两人说话的时候,卫生局局长和医院院长的车分别停下,然后到了刘伟名和马俊才面前。很显然,这些人都是马俊才叫过来的。
“你们先去病房看看病人的病情,记住,要给最好的病房和医疗设施。”马俊才直接说话把两人给打发走了。
“我们先到医院的会议室坐坐吧。”刘伟名对姚宏说道,这就是让姚宏去安排了。
在医院的会客室里面,刘伟名对马俊才说道:“俊才同志,这次事件无疑是在打我刘伟名的脸。人和这次投资都是我打过保票争取的,现在在我们白山的地面上出现这样的问题,我这脸实在是没地方搁啊。华正的方总那我也联系过了,方总意思就是下不为例。”
马俊才点点头道:“我得承担主要责任,是我工作没做好,白山的治安确实不容乐观。既然方总说了下不为例就说明华正还没有撤资的打算,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啊。”马俊才也是心有余悸地说着。
“话是这么说,但是人家给了咱们脸,咱们自己也的敢露这张脸啊。所以,这件事情必须得给华正一个交代,另外,白山的治安问题是要杀一杀风气了,要是下次再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们自己也张不开这张嘴了。”刘伟名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我已经给池局长打过电话了,这件事情要一查到底,必须查个水落石出,不管牵涉到谁都要往下查。”马俊才一边说着一边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子。
刘伟名也听到了马俊才话外之音,很显然,马俊才也怀疑这件事情有另外原因存在。
刘伟名点点头,对姚宏说道:“秘书长,你问过我们与华正在一起的员工没有?当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据市委办的两名员工介绍,当时他们一行人在酒店吃饭,因为都喝了一点酒,兴致都比较高,出门的时候一位华正的员工与进门的一个人撞了一下,据说对方一共是六个人。被撞的那个人反手就给了华正这位员工一个耳光,华正员工突然被打就不干了,也准备还手,对方一群人不等还手,就直接每人从身上都拿出了钢管。见到了钢管,华正的人都没敢动手,对方中一人拿出钢管在一个华正员工脑袋上打了一棍,在另外一个员工手臂上打了一棍,然后转身离开。我们的人报了警,但是警察来时那几个人早就不见踪影了。”姚宏淡淡地说道。
说完之后刘伟名和马俊才都陷入了沉思。网
半响后刘伟名对姚宏说道:“说说你的想法,不要顾及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个人觉得这个不像是一般的地痞恶意伤人,倒像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理由有三,第一、我问过了,酒店是那种推拉的玻璃门,里面可以看见外面,所以,并不存在酒喝多了直接撞人的情况,因为,有开门这个缓冲过程,除非酒喝醉了,否则不可能发生互相碰撞的可能。”姚宏说完这句看了看刘伟名和马俊才。
刘伟名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表情没有变化,随后缓缓说道:“继续。”
“第二个疑点,一般人,即使对方是专业的地痞也不可能随时身上都带着钢管这类凶器,一般来说只有在知道即将发生打斗时才可能随身携带。第三个疑点,对方既然到饭店,肯定是来吃饭的,可是,为什么在打了人之后立马就转身走了呢?这是最为奇怪的一点了。这只是我的个人意见,这事让池局长来分析肯定更加准确。”姚宏把话说完谦虚了一下。
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不问我你就私自行动?”在城市的另一边,张炳德红着脖子对着电话吼道。
“张市长,您别生气啊,不就这么点小事嘛,再说了,您是大人物,这点小事哪能让你操心啊,我直接办了不就得了。再说了,以前又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情,你上次不是说这个什么华正集团要来投资吗?行,他来一次我们打一次,看他还敢不敢来,这次还只是个小小教训,看他们懂不懂味,如果下次再来,那就不是一棍子的事了,我让他们有来无回。”对面的刘老虎还不知道张炳德为什么生气,还以为张炳德是怪自己私自动手的原因。
这个刘老虎以前就是白山的一个黑帮组织的老大,后来占了个煤矿,最后跟张炳德走上了关系之后就开始发达了,有钱又有人,在白山也算是个人物,基本上算是可以横着走的。张炳德很多事情都是让他办得。
“你懂个屁啊你,你知道华正集团是什么来头吗?你知道这个华正集团市委那边有多重视吗?现在情况不同了,这白山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你打就打了,为什么还做得这么明显?你是王八做习惯了就不怕了是吧?这事只要一查就可以查出来是你刘老虎干的,只要知道是你干的就会怀疑是我干的。这个市委书记可不是以前的市委书记,他要真发起狠来了,你我都得兜着走。我当时就告诉过你,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我有办法解决,谁让你动手了?要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我还需要把头发都相白了吗?你是头猪啊你。”张炳德几乎是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对着电话那头吼着。
“有这么严重吗?我只不过是想为你排忧解难嘛,再说了,实在不行我把那两个人送到局子里去自首不就得了,不就是打了两棍子嘛,拘留几天赔点钱不就行了。”刘老虎在那边嘀咕着。
“说你是头猪就真是头猪。要想动你和你的人借口到处都是,你刘老虎身上压的案子早该枪毙了。”张炳德气极着。随后长长地叹了口气,随后说道:“幸好,你这次手上还有轻重,没下重手,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这样,你让你的赶紧逃,逃的远远的,千万不要被抓住,一旦抓住就能确定这事是你主使的了。另外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最近这段时间让你的人全部呆在家里不要出去。一旦有什么事情我会立即给你电话的。最后再说一句,希望以后你听我话,不然,别怪我到时候不救你。”
张炳德说完之后就立即挂断电话,很少抽烟的他点了根烟抽了起来,随后又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注意你们局里面最近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什么分吹草动立即跟刘老虎联系,告诉他怎么做,不要再跟我汇报。你们现在已经全城布控了吗?你想想办法,把那两个人放出去,那两个人绝对不能被抓。”
张炳德把这个电话放下来心里才安心一点,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其实只不过是在寻找安慰罢了。即使那几个人不被抓刘伟名也肯定会把这件事怪在自己头上,以刘伟名的性格,之前自己想尽千方百计与他有的那么点缓和关系立马就化为乌有了,自己这次必须要跟他针尖对麦芒了。
“刘伟名,虽然我不想与你为敌,但是也并不说明我张某人就是怕了你了。在白山这块地上,谁是霸王还不一定呢。”张炳德把烟头在烟灰缸里面狠狠地掐灭,嘴里也狠狠地说道。同时,张炳德心里也知道,自己在白山再也不会有以前那么舒心的日子过了。
“病情怎么样?”刘伟名看到方涵韵进来便问道。
“不算很严重,谢谢你们政fu的关心,你们的治疗很及时,给的治疗待遇也很高,我代表华正集团表示感谢。”方涵韵对刘伟名笑着说道。
“你这算是打我的脸吗?错在我们,我们这最多算是将功补过吧。你们能原谅我们就是好事了。太晚了,你车还在酒店,我送你回去。”刘伟名笑着对方涵韵说道。
“这样不好吧?他们都受伤了,我应该呆在医院的。”方涵韵有点犹豫。
“呵呵,不必的,涵韵。你要知道,第一,你是他们的领导。第二,你们给他们的医疗以及服务都很好了。这就已经很到位了,作为一个领导你是不必要陪在这里的。作为一个上位者,你要有应当的威严,也要有一定的神秘感,这样你才有威信。他们虽然是受了工伤,但是,治疗和服务医院都给出最好的,我们白山政fu也会替你们华正集团给他们一笔工伤补偿。他们不会再怨你这个副总不在医院陪的,如果都像你这样的领导,那军队里的首长这一天到晚不都会忙死去?走吧,我送你回去。”刘伟名笑着跟方涵韵开着玩笑,然后直接带着方涵韵下楼去了。
“伟名,我想我们集团的调研就到这里为止吧,其实这次调研只是对上次调研的一个补充,只是更全面一点罢了,结果其实都是一致的,现在结束不影响最终的调研结果。我会让他们不要把这次事件的心情带到报告中去的。”坐在刘伟名的车里,方涵韵考虑了一下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错愕了一下,他明白方涵韵的意思,方涵韵这么做无非是考虑了两点。第一,就是他们员工的安全问题。这个很好理解。第二,也是为了刘伟名着想,因为方涵韵本身便知道白山的治安情况有多么糟糕,这种事情很难说会不会有第二次的。如果真的发生了第二次那么这次的投资就真的只能泡汤了。如果现在停止这项工作,那么投资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刘伟名感激地看了方涵韵一眼,然后说道:“如果我只是作为一个市委书记,那么我很乐意这么做。但是现在作为朋友我不能这么做。因为你既然是作为华正集团的副总过来的,那么你就必须得对华正集团负责,我作为你的朋友我也必须得对你负责。你们的调研工作必须要透底才行,不然你们的投资就会存在风险。另外,作为市委书记,我也不希望你们停止手头上的调研工作,我相信白山市委市政fu能够很好的处理好社会治安问题,能够保障任何一个企业以及公民的人生安全和财产安全,如果连这点也无法保证,那么我这个市委书记当的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不敢保证白山的社会治安问题马上就会有好的转变,但是我能保证,在华正集团正式入驻白山的那一天,白山的社会治安绝对会有很好的改观。从明天开始,会有公安同志陪同你们一起工作,以确保你们的安全。另外,你就不用去参加调研了,我会安排人员随身保护你的。不要拒绝,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白山市委书记,我都必须这么做,不然我会担心。”
方涵韵怔怔的望着刘伟名,随后点了点头。
刘伟名先把方涵韵送到酒店住下,到的时候就看到酒店外面以及方涵韵她们所住的楼层已经有公安在执勤了,这个肯定是马俊才安排的,刘伟名对马俊才的满意度又高了一些。随后刘伟名便自己开车回家,让司机去酒店把方涵韵的车开过来。
当刘伟名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客厅的电视机还在放着,而张语嫣则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着张语嫣那穿着睡衣,从里面露出来莲藕般剔透的手臂,刘伟名发现自己有了那么点邪念,不过更多的是一个哥哥对于妹妹的那种关爱。刘伟名笑着轻轻地横抱起张语嫣往卧室而去,闻着张语嫣身上沐浴后的诱r香味,刘伟名某个部位很不争气的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刘伟名明显感到自己心里有股邪火在迅速蔓延,当然,刘伟名这点控制力还是有的,并不至于让他兽性大发。
刘伟名把张语嫣轻轻地放倒,然后帮她把被子盖上,正准备松手离开时,张语嫣突然一个翻身,双手紧紧抱着刘伟名的双手,压在她的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