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第67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轻声骂了句:“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精,换做十年前的我你就知道什么叫后悔了。 ”
“你在说什么啊?”刘伟名刚说完,张语嫣便睁开朦胧的双眼望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当即汗如雨下,差点暴走。心里在高喊这丫头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啊?
“没说什么,你赶紧睡吧。”刘伟名轻声说道。
“哦。”张语嫣哦了一声,然后又闭上眼睛,貌似又酣然入睡了。
刘伟名顿时无语,又说道:“大小姐,麻烦你先把我的手松开行不行?”
“哦。”方涵韵又睁开一点点眼睛,哦了一声,然后稍微动了动身子。突然一声大叫,从坐了起来,紧紧用被子包裹住自己,对着刘伟名大喊道:“你混蛋。”
“我混蛋?”刘伟名用手指着自己无语地反问道。接着说道:“大小姐,你不要做出这么一副被糟蹋了之后的可怜兮兮摸样好不好?首先,你我两个人都一身整洁,我要真对你做了什么我们两个人都不可能这么整洁的,ok?其次,被占便宜的那个人好像是我好不好?一直都是你抱着我的手的。我没有任何主动以及想要主动的动作与想法。第三,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我是真的没有触碰到你的任何肌肤。这个解释满不满意?”
“哦。不过我刚刚睡着了,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对我做过什么?我就不相信,我这么一个大美女,又是熟睡的,而且孤男寡女,没有外人,你不可能不做点什么的?天下没有不沾腥的猫,何况还是条放进嘴里的鱼。”
张语嫣虽然语气弱了,但是依旧是一副不相信的摸样。
“你这都是什么逻辑啊?算了,那就按你的逻辑吧。这房里又没有外人,又没有摄像头。我就算刚刚真的对你做了什么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吧?”刘伟名顿时无语。
“好像真不能对你怎么样,我没有证据。”张语嫣还真的认真想了想,然后回答着刘伟名。
“那不就结了,不过我真没那么无聊,我要是真想对你做点什么,以前在浅圳就做了,还用的着到现在?再说了,我要真的想做点什么我还用得着偷偷摸的来找你这小姑娘吗?我好歹也是个市委书记好不好?”刘伟名眼皮直翻。
“你真没对我做什么?”张语嫣好像有点相信刘伟名了。
“我的姑奶奶,我真没对你做什么。我的天呐,我上哪说理去我。得,明天你还是去住酒店吧,你多住两个晚上我会疯了去。”刘伟名直接无语。
“既然你没对我做什么,那你为什么大半夜鬼鬼祟祟地跑到我房间来?还在我边蹲着?”张语嫣似乎又发现了一个疑点,赶紧问道。
“得,我还错了我。我招谁惹谁了我。大小姐,我还想问你呢,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趴在沙发上干什么?你要睡沙发也盖个被子啊,万一感冒怎么办?这里是山地地区,晚上温度很低的。我是怕你冻着,见你睡的香,又不想吵醒你,便把你抱进来了。你倒好,翻身就抱住了我的手,接下来的一切你都知道了。网早知道会这样冻死你我都不把你抱进来。”刘伟名开始解释着,心里在替广大男同胞抱不平,为什么一旦碰到这种事情,不管是谁的错,做解释的那个人永远都是男人呢?应该要向全国妇联提出抗议了。
张语嫣听到这脸一下就红了。
“对不起嘛,我本来是想等你回来的,没想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我一个人有点怕,所以只能把灯都打开在那看电视嘛。你这么晚才回很累吧?没出什么大事吧?”张语嫣嘟着嘴很温柔地说道。
听到张语嫣这几句话刘伟名的一肚子怒火加委屈顿时便化成了一腔柔情了。
“没什么大事,都处理好了。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回来的,对不起,今天是特殊原因。我都害怕你怕不是叫王明杰开车陪你玩吗?你怎么就都回来了?”刘伟名一边拉过张语嫣睡下,一边给她盖被子。就像是一个父亲对女儿般的亲切。
“转了一圈,到处都是黑灯瞎火的,有什么好玩的,好不如回来看电视呢。”张语嫣极度不满。
“呵呵。”刘伟名尴尬地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倒是把这事给忘了,这里不是北京也不是浅圳,确实是没什么玩的。你怕不怕?怕的话我就陪你聊会天?”
“算了,不用了。你回来了我就不怕了。你去洗澡吧。”张语嫣摇头道。
“那好吧,你睡,我洗澡去啦,怕的话就叫我。”刘伟名吐了口气,然后起身把灯关上,关门出去洗澡去啦。
刘伟名没有发现,在他转身关门的时候,张语嫣已经捂着自己的嘴巴在笑翻了天。
刘伟名确实是一身疲惫,闹到现在都快晚上十一点了。
刘伟名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然后穿着睡衣准备去睡觉的时候,又听到张语嫣在房里喊着自己的名字。
刘伟名推开门,打开灯问着:“怎么了?”
“我还是有点怕。”张语嫣裹紧被子对刘伟名说道。
“行,那我就陪你聊会天吧。”刘伟名一边说着走进房子,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坐到尾的位置。
“你要睡觉了吧?看你累的。”张语嫣看着刘伟名憔悴的摸样问道。
“有点,不过不碍事。”刘伟名努力睁开眼睛说道,随即又打了个哈欠。
“要么你还是去睡吧,看你困的。”张语嫣皱这眉头道。
“没事,女孩子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总是会怕的。要不我给你讲个关于故事吧,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午夜两点的电梯,好不好?”刘伟名对张语嫣开了个玩笑。
“咦,听着就怪吓人的,你快别说了。要不,今晚你睡这里好不好?这样我就不怕了,你也可以睡觉了。”张语嫣怯生生地说道,其实也是怪不好意思的。
“我睡这里?”刘伟名瞪大着眼睛不置可否地问道,然后又说道:“还是地上?”
“地上太凉又硬,怎么能睡。当然是睡啦。”张语嫣说到这,意识到了什么,接着羞红了脸解释道:“是一人盖一被子啦。”
“我才不,我要是真跟你睡一张说不定你明天早上就会去法院告我对你那什么什么了,我可是有身份有家室的人,禁不起你这么一折腾。我宁愿睡地板。”刘伟名有了前车之鉴当即断然拒绝。
“哎呀,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啊,真是的,人都说了,好男不跟女斗,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啊。我就前面的事情跟你道歉行不行啦?再说了,你如果真的是正人君子有什么好怕的啊?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要是真没这个想法我即使说了你也无所谓嘛。咦,你是不是对自己已经非常的不自信了?是不是已经开始对我有所企图起了邪念了?是不是早已经受不了我的魅力有点蠢蠢欲动了?”张语嫣像是发现新大陆般的对刘伟名开始步步紧逼着。
“扯淡,我是你哥好不好?再说了,我也不可能对你一小姑娘有什么感觉的,你啊,就不要在这里臭美了。我再陪你说会话,说到你睡着了群我再去睡觉。”刘伟名确实是如张语嫣说的已经开始对自己不甚自信了,张语嫣猜的一点没错,刘伟名心里确实是有那么点邪念,也怕自己真的会把持不住。
“刘伟名,你是不是个男人啊。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跟我睡一张,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扭扭捏捏的。再说了,你不是都说了你对我没感觉嘛,那你怕什么?难道还怕我对你怎么样不成啊?”张语嫣开始对刘伟名用起了激将法。
“得得得,算我怕你了。我去抱被子。首先声明,我睡觉打呼噜,晚上睡不着觉可不要怪我。”刘伟名立即缴械投降。然后乖乖地过去抱被子。他确实是想睡觉了。
刘伟名把被子抱过来,很自觉地挨着沿边把被子放下,便睡在了沿边,然后直接关灯。
“你很困吗?”张语嫣转过脸对刘伟名说道。
“有点,确实不早了。”刘伟名睡眼朦胧地回答着。
“再陪我说会儿话嘛,我睡不着。”张语嫣扯了扯刘伟名的杯子说道。
“你说吧,我听着呢。”刘伟名无奈地敷衍着。
“额,你一个人在这里工作怎么不把云佳姐也叫过来?一个人多孤单啊。”张语嫣找着话题问道。
“这个问题暂时还不考虑,首先白山的工作我还没有完全展开,存在很多困难。我不想分心,即使把家人接过来了我也没有办法陪她们。另外,白山的生活水平和教育水平都适合孩子们的居住。所以,只能暂时搁置这些事情。一个人在这生活也很好啊。”刘伟名回答着。
“云佳姐就不想过来吗?我要是云佳姐我就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这边。”张语嫣没话找着话说。
“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再说了,我来这边是来工作的,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你这个小脑袋里不知道这一天都在想些什么问题。”刘伟名无语。
“人都说了,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啊,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说要是让云佳姐看到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她还会相信你吗?”张语嫣哈哈大笑道。
“我就发现你根本没盼望我一点好的。好像我家庭破裂了你很高兴似得。我先说一点啊,你这种思想态度是十分危险和不正确的。看样子欧洲人民的腐化思想已经开始影响你了,你啊,得找个机会自我反省一下了。”刘伟名不想就这个问题和张语嫣继续说下去,再说下去不知道她会继续怎么说。
“你看看你,心虚了吧,肯定是说到你心眼里去了。”张语嫣很是精神地说着。
“嗯。”已经昏昏欲睡的刘伟名已经弄不清楚张语嫣到底在说些什么了,随口敷衍着。
张语嫣也发现了刘伟名的这种态度,抬头望着,发现刘伟名早已经紧闭了双眼。便也就不再说话,就这么望着刘伟名。
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刘伟名准时睁开眼睛,不过摆在面前的一切让刘伟名处于暂时的短路中。之间本来一人盖一被子睡得,结果另外一被子却早已经到了地上,他与张语嫣两个人已经挨在一起睡在一被子里,最让刘伟名心惊的是张语嫣竟然侧着身子睡,有一半的身子倒在自己的怀里。刘伟名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抱住了张语嫣。而张语嫣的一条秀腿竟然就压在自己身上,而且压的位置十分特殊,就压在刘伟名俩跨之间的位置上,这样压着让刘伟名难受而又享受。
刘伟名突然出了一身汗,看看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是完好的才放下心来,确认了自己昨天晚上并没有做出什么更加过火的事情。刘伟名暗骂道今天晚上都不能再听这小丫头的蛊惑了,这样早晚得出事情。
刘伟名非常小心的把张语嫣的秀腿从自己的某个部位上移开,然后小心翼翼的下。另外把自己的被子抱起来离开了张语嫣的房间。
自己洗漱好了之后拿出一张纸条写明自己去上班了,让张语嫣起后到楼下去吃早餐。随后又拿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因为张语嫣约好了方涵韵去写手摄影了,刘伟名就没有替张语嫣安排这一天的行程了。
刘伟名下楼之后司机已经在等候了,便直接上车往市委而去。
刘伟名刚到办公室坐下,王明杰便走进来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前面池局长来过电话,说是问您有没有时间,要向您汇报工作。另外,池局长汇报说几位嫌疑人昨天晚上已经抓捕归案了。”
“哦?让他马上过来吧。”刘伟名有点惊讶,随即吩咐着王明杰。
刘伟名没等多久池民天就进来了,显然人早就在下面等着了,肯定是因为大早上的怕惊扰了刘伟名的好梦所以只能先给王明杰打电话。
“刘书记。”池民天进来对刘伟名点头喊道。
“来了阿?坐吧。听说几个嫌疑人都已经抓到了?”刘伟名抬头看了一眼便看似随意性地问道。
“昨晚三点多钟嫌疑人逃到道林市时,被道林市警方抓获,我们立即从道林市把犯罪嫌疑人押解归案。”池民天汇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