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第681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语嫣,你中午也是在医院吃的饭啊?”刘伟名对张语嫣说道。
“是啊,你又不陪我,我不就只能和涵韵姐一起了。我知道你这个大书记工作忙,就不打扰你了。”张语嫣一番话下来连枪带棒,把刘伟名弄得哭笑不得。
“这话我怎么就觉得这么别扭呢?”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又对方涵韵说道:“我听姚秘书长汇报,说是关于这件事情的善后方面存在一些问题,双方沟通的不是很顺畅。所以我今天就特意过来看看,涵韵,在这边你是华正集团的负责人,我想问一下你,你们华正集团的意见是什么?你们和他们做过沟通了吗?”
“我前面和他们谈了一下,不过也很不愉快。他们要求的比较高,另外,他们对于集团也不是很买账。他们都是高材生,而且大多都是海归,虽然我们华正集团的待遇很不错,不过并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所以,在对我们集团来说,他们并不存在一定的畏惧心理。我们集团在处理这件事情上面是有相关规定的。我问过我父亲了,其实按照这种情况他们是算不上工伤的,第一是在出差期间,第二是在下班时间,第三则是这次发生的打斗事件其实与工作毫无关系。但是考虑这件事情的特殊性,我们华正集团愿意给他们工伤待遇,但是他们要求的太高,这让我很难做。他们态度非常坚决,坚持认为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华正集团与你们白山政fu要负全部责任。”方涵韵有点憔悴地说道,很显然,这件事情也让他心力交瘁,像她这样性格的人肯定是非常讨厌这种类似于谈判的工作。
刘伟名点点头,随后说道:“这样吧,我们也一起进去看看,看看他们和政fu那边的副市长谈的怎么样了。”
“那个语嫣,要不你就在外面和伟龙一起聊聊天吧。”刘伟名转身对张语嫣说道。
“凭什么,我也进去看看热闹不行吗?”张语嫣嘟嘴说道。
“行,不过你得保证你不准说话,这可不是个可以开玩笑的场合。”刘伟名点头答应,但是说话的口吻很严肃。
“知道啦,我知道你是个大书记,您在的场合应该庄严。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就是进去看看热闹罢了。”张语嫣一脸不耐烦的摸样。
“还嫌我啰嗦啊你,那走吧。”刘伟名苦笑着,然后和方涵韵一起走进病房。
在病房外面刘伟名就听到里面谈话的声音很激烈,显然,交谈的也不是很愉快。
唐伟龙在敲了两下门之后,便推开门让刘伟名进去。
看到刘伟名和方涵韵等人进来,里面的人就都安静了下来。
“这位是白山市委书记刘伟名,那天在机场的时候你们也都见过了。今天刘书记代表白山市委市政fu来看望你们。”方涵韵很平淡地说道。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两个躺在病的人并没有对刘伟名多么的尊敬,连基本的客气都没有。听到了方涵韵的介绍就与没有听到一样,对于刘伟名的到来他们基本上选择了无视。
他们的态度让方涵韵非常的愤怒,愤怒不仅仅只是方涵韵一个,还有唐伟龙和张语嫣。张语嫣几乎想破口大骂了,但是被刘伟名的眼神给制止住了。其实刘伟名自己也很生气,但是他是市委书记,不可能这么没有气量。
“昨天晚上我听说两位同志受伤的消息,我很愤怒,同时也很愧疚。这说明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还是有很多工作没有做好,在这里我代表白山市委市政fu向你们道歉。并保证,会让犯罪元首尽快伏法,受到法律应当的惩戒。”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谢谢刘书记,不过我对你们白山市委市政fu表示非常的失望。我们这次过来是代表华正集团来考察你们的投资环境的,结果怎么样?竟然被人打了,你们这是什么治安?我说句实在话,你们这里根本没人来投资肯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们白山市委市政fu是应该要考虑考虑整治一下治安了。另外,刘书记,我们是来你们白山考察投资环境的,结果却受到了这么严重的伤害,你们白山市委市政fu就这么简单的一句道歉就可以了吗?你们要知道,这个投资环境报告是要由我们每一个参与的人签字认可后才生效的。”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的非常不客气地对刘伟名说道,那说话的语气很是盛气凌人。刘伟名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人用这种口气对自己说话,突然间觉得又可气又可笑。
张语嫣和唐伟龙听到这段话之后当场就忍不住了,准备张嘴说什么,都被刘伟名给制止了。而方涵韵则是非常歉意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笑了笑后说道:“你们说的很对,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是要负责任,毕竟我们是社会治安的管理者,社会治安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们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现在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捕归案了,正在审理当中,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开始定罪了。另外,就像你们刚刚所说的,你们是我们邀请过来做投资环境考察的,现在在我们这里发生这样不愉快的事情,我们表示歉意,也理当给予一点补偿。至于补偿的事情我们市政fu的殷副市长会与你们华正集团此次考察组的负责人方总进行协商,你们就安心养病,不需要你们操心了。我这次过来呢,主要是代表白山市委来向你们表示歉意的,希望你们能够早日养好身体,健康出院。哦,对了,你刚刚给我提的那个建议很好很不错,我们是会采纳的。至于你所说的投资环境报告要你签字认可的事情我也表示很惋惜,不过你既然觉得我们白山的环境不适合华正集团进行投资一定有你的道理,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也不可能强行逼迫你同意是吧?”刘伟名微笑地说着。话说的虽然带着枪药味,不过刘伟名已经尽量说的很客气委婉了。这主要是给方涵韵和方德强的面子,谁叫这两个人是华正集团的员工呢?
“当然,如果两位同志能够摒弃前嫌,忘记这次不愉快的事情,能给我们白山一个公平正当的评估我们是很感激的。”刘伟名最后又加了一句,整个过程当中刘伟名都是微笑着说道。
然后又转脸对方涵韵说道:“方总,这位就是我们白山的副市长殷华同志,他是负责来与你们华正集团商讨关于这次事件的善后事宜的。你们华正集团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和他提。”
“谢谢你了,刘书记。感谢你过来看望我们华正集团这两位受伤的员工。他们都是刚从国外回来的学生,如果有什么冲撞到你的地方我代表华正集团向你表示歉意。”方涵韵满脸歉意地对刘伟名说道。其实这两个员工之所以敢在刘伟名面前说话这么嚣张完全与方涵韵这个领导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方涵韵的性子使然,她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管,导致了这两个人以为她乃至与华正集团也是这个意思,便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那我就先走了。”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对殷华说道:“殷市长,你就留下来与方总好好谈一谈关于善后的事情。”
“怎么啊?刘书记就要走了?这才刚来,我们的条件都没向您提呢?你们白山市委市政fu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你们对于我们华正集团前来投资一点诚意都没有。”戴眼镜的见刘伟名要走了立马说道。
刘伟名听到这话是真的怒了,不过还是转脸说道:“既然这位小兄弟这么说了那我就只好坐下来继续听听吧。不过这位小兄弟,有些话的意思你可能没弄懂。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即使要对这件事情负责也是对华正集团负责,你们来这里只是华正集团的代表,我们关于这件事情的协商也只对华正集团的负责人,也就是方涵韵方总,我们与你们私人并不存在任何关系。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过来看望你们是表示我们的歉意。这点希望你们能明白,所以说,你们有什么要求请找与你们有着聘用关系的华正集团提,你直接找我们白山市政fu是没有任何根据。至于华正集团与我们的协商结果那是华正集团与白山市政fu的事情。当然,既然你们要求我表示白山市委市政fu的诚意留下来听听你们的要求,那我就坐下来听听。正好今天你们华正集团的负责人和市政fu这次事件的负责人殷市长都在,那你们几方就都在一起好好商量个结果出来吧。我作陪。”刘伟名说完之后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他的这番话其实就是狠狠的扇了戴眼镜那人一个耳光,直说的那人脸上红红的,非常不好意思。
“刘书记刚刚都说了,你们今天就把你们的意见提一提吧,我代表集团能答应你们的我们都会尽量的答应。”方涵韵点头淡淡地说道。
听过这话之后刘伟名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方涵韵这个态表的,这不就是直接让这两个人狮子大张口嘛,真是涉足未深的小姑娘啊。
“不过,请你们也都将心比心,不要让我太为难,你们前面跟我提出的要求我已经向董事长请示过了,董事长是不同意的,请你们再考虑一下。还是那句话,能帮你们争取到的,我会尽力。”方涵韵说完之后又加了一句。
刘伟名笑了笑,她这哪像是来谈判的,根本就是朋友之间的交流嘛。
“方总,我们其实并不是想让集团难办,只是这件事情白山市委市政fu要负主要责任,而且,他们想让我们华正集团来投资必须要表示一下他们的诚意嘛。所以,这件事情必然是由白山政fu来全部承担的。因为这,我才要让刘书记在场。我们的条件也不高,就是首先,每人二十万的工伤抚恤金、五万的营养费,我们需要半年的带薪病假,在医院住院以及半年的康复期间的所有工资奖金以及福利待遇要与工作时的一致,另外,住院时的所有花费需要你们承担。最后一点,我们两人觉得,对于打伤我们两人的罪魁祸首起码要判十年以上。我们就这么几个条件。”戴眼镜直接说着,另外那人则是躺着听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很显然,这两个人当中,这所有的主意都是这个人出的。
听到两人的话之后,方涵韵已经开始愤怒了,不过刘伟名则是微笑了起来。至于一旁代表政fu的殷华,刘伟名都没让他说话,他则是充当着哑巴坐在一旁。其实刘伟名这次已经给了两人非常大的面子了。首先是市长前来探望,今天刘伟名自己又亲自过来,连来谈善后事宜的都是个副市长,这个面子主要是给华正集团的董事长方德强以及华正集团那几十个亿的投资的。
“我们过来投资是我们集团自己的意愿,白山市政fu虽然邀请过,但是并没有逼迫我们过来。这件事怎么可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白山是政fu身上呢?你们知道的,即使是工伤,我们集团自己有我们的工伤赔偿制度,制度是什么样的你们肯定比我清楚。你们今天提出来的条件实在太过分了,你们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方涵韵生气地说道,不过她生气也就只有这个样子了。估计再气就只有哭了。一个艺术家来谈判,结果可想而知。方涵韵从开始说话到现在,她都是处处在替别人考虑,从来就没有站在集团的立场上位集团考虑过。无论是前面对两个受伤员工还是刚刚替白山市政fu说话都是这个样子。这让刘伟名看到了她另外一个样子。
“那我们不管,既然您不让白山政fu承担,那就只有我们集团自己承担了。”戴眼镜的很无赖地说着。
“你们……你们……”方涵韵当时就气急,手都开始颤抖。她是真气,自己一心为这两人考虑。其实按照自己父亲的意思,这两人根本就谈不上是工伤,最多让他们在住院期间给他们算上全勤。只是方涵韵一直在坚持,方德强才答应给他们按照工伤处理的。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别人根本就是当成了驴肝肺。
刘伟名看到了方涵韵的样子很心疼,也很生气。拉了拉方涵韵的手,让她不要说了,然后对着躺在的两人说道:“两位,我与方总是很好的朋友,你们的方董事长也是我的叔叔。我现在以方总的朋友的身份说几句话,记住哦,不是以市委书记的身份说的。我就想问一下两位,看两位这个嚣张以及自信的姿态,我问一下,假如华正集团不答应你们的条件又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