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第682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不答应?那我们就上告,我们是有劳资合同的。网”戴眼镜的想了一下后说道。
“哦,告,到底是从国外回来的高材生,懂得运用法律的手段来保护自己,这很不错。只不过我冒昧的问一下,你准备以什么名目来告华正集团呢?是告华正集团不履行你们的聘用合同还是不遵循劳动法呢?真是可笑之极,你们自己签的合同上面都有哪些你们不清楚吗?工伤,哪个公司的工伤有你们这么高的赔偿的?你们是变植物人了还是怎么?再说了,你们算工伤吗?我看算不上吧?第一,你们是在出差期间。第二,事情是发生在下班时间。第三则是这次发生的打斗事件与你们手头上的工作毫无关系。第四点,据说你们是在喝了酒之后才发生的这件事情,是不是因为你们喝了酒情绪激动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暂且不考虑,我想你们公司应该有上班时间不准喝酒的规定吧?如果你们硬说在外出差,那就是全天候上班,那么你们怎么解释你们在上班时间喝酒的事情。所以,总结起来,你们这个根本就算不上工伤。你们受伤住院,集团应该给你们买了医保。我想请问一下,你们告华正集团什么?”刘伟名沉声说道。作为一个上位者,他身上本来就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威严感觉,这一番话说的两人心里都有点颤抖。
“那……拿我就告你们白山政fu。”戴眼镜的男子有点口不择言地说道。
“哈哈哈哈。”刘伟名哈哈大笑,随即说道:“告政fu,你不觉得这话说出来很搞笑吗?”
“有什么搞笑的?难道政fu就不能告吗?在美国,总统都是可以告的。”眼睛男恼羞成怒地说着。
“可以告,当然可以告。同志,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美国有,你伟大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有的,我们国家的法律也是适应于每个公民的,所以,不要眼睛里只盯着那个假的国家而忘了生你养你的祖国。我觉得好笑不是觉得你说告政fu这句话好笑,我笑的是你准备告政fu什么?政fu与你个人在这件事情存在半毛钱的法律纠葛吗?好像没有一点可以搭边的吧?是政fu叫人打你了还是你买了人生意外伤害保险投到政fu了?好像都没有吧。当然,你可以告我们,不过你不应该去法院,而应该去纪委、去上级党委以及人大、政协都是可以的,我们存在工作上的失误,没有治理好治安问题,让你们的生命财产受到了伤害,这个根本就不需要证明什么,本身就是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的责任。所以,我们政fu的人员才会站在这里。不过,你要记住,我们没有权力私下里去答应给予你什么赔偿,我们手中的钱是纳税人给的。宪法也没有写明有人受到了伤害政fu要给予赔偿。我们是法律的执行者,我们能做的就是把伤害你们的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然后让他们接受法律制裁,让他们给予你们应有的赔偿。兄弟,如果你们有那么一点点法律常识的话,你们就应该知道,在这件事情中,应当给你们赔偿的不是华正集团也不是我们白山市政fu,而是那几个打伤你们的犯罪份子。网你要知道,你们住院的费用都是我们白山市委自己帮你们垫付的。还有你前面说的一点我要更正一下,你提要求里面有一点,说是要给予犯罪份子起码十年以上的处罚,这点我表示搞笑,你看样子是在美国留学回来的吧?美国法律是不是写明了这一条我不知道,但是我们中国法律没有这一点,我们中国法律怎么量刑都有明文规定的,并不是谁说该怎么判该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的,法律是至高无上的,法律面前也是人人平等的。你们都是高材生,有些东西你们不是不知道的吧。”刘伟名冷着脸直接一句一句地说着,越说到后面就越有气,也越来越不客气。他本来给这两个人面子,是为了给华正集团面子。可是人家根本就没当自己是华正集团的人,处处与华正集团做得对,那么刘伟名也就不用跟他们客气了。
“我最后说一句,人贵有自知之明,不要别人给你们脸了你们却不要脸。我实话告诉你们,你们住在这里完全免费,是我让我们市委自行帮你垫付的,为的是什么?是因为你们方董事长和方总是我的朋友,另外你们华正集团来这里做考察也是我们白山市政fu主动要求的,我们是出于人之常情才这么做的。另外,你们可能不知道,你们的方总,也就是你们一直对她提这么多无理要求的这位女孩,本来你们的方董事长是不同意把你们列入工伤的,就是因为她的坚持才把你们算进了工伤,可是你们呢?有回报给她一点点的好意吗?无论是华正集团还是我们白山市委市政fu,愿意坐下来和你们谈愿意给予你们赔偿不是因为我们欠你什么,只不过我们是看在你们是个人,受到了意外的伤害,而且你们也在因为一点点工作的缘故才会如此的,我们是看在这些上面才这么做的,希望你们自重。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我还有事,殷市长、方总,你们继续谈,尽量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刘伟名说完之后便走出了病房,连头都没有回。一边走一边对唐伟龙说道:“你呆在这里,如果他们继续这种态度你就告诉方涵韵和殷华,那就是连医药费都不负责,让他们自己出。就说是我说的。到时候我亲自打电话给方董事长去道歉。”
唐伟龙有点惊讶,随即点头进了病房。跟在刘伟名后面的就只有张语嫣和两个离的远一点的市委办的办事人员了。
“哇,伟名,你刚刚好酷啊,说的那两人连话都不敢说了。太帅了,要我说啊,你刚开始就要这样,这种人你就因为对他们凶一点。”张语嫣拉着刘伟名的衣袖兴奋地说道。
“谢谢你的夸奖,从你嘴里听到点说我好的话还真不容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些人,你不干他妈,他就不知道你是他爸。”刘伟名狠狠地说道。
张语嫣听过之后还没反应过来,然后想了想,红着脸对已经走开了两步远的刘伟名大声喊道:“刘伟名,你个,真是太粗俗了。”
刘伟名刚出医院门,方涵韵便从后面走了过来了。
“伟名,等一下。”方涵韵叫住了刘伟名。
刘伟名看到方涵韵那憔悴的摸样,便知道她是有话要跟自己说的。看了看张语嫣,然后说道:“语嫣,我和涵韵有点事情要谈,你先去我车上等一下。”
张语嫣见到刘伟名认真的摸样和方涵韵一脸的憔悴,破天荒的没有闹,哦了一声便走进刘伟名的车找刘伟名的司机侃大山去了。
“我陪你走走吧。”刘伟名看了看方涵韵,然后说道。
方涵韵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刘伟名在医院的林荫小道上慢慢地走着。
“心里很不开心吧?”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嗯,我觉得做人太难了。你为了他好,他却还加倍的难为你。真的是太伤心。不过很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了。”方涵韵摇了摇头说道。
“不没跟他们继续谈了?”刘伟名奇怪地问着。
“我出来了,让我的助理全权负责,这个助理是我爸给我配的,是我们集团一位很有能力的年轻人,原本是想让我跟他学点东西的,没想到直接让我心灰意冷了。我一刻都不想再管这些事情了,我已经给他说了,让他代表我全权负责,有事情就直接向我爸汇报。我根本就不适合干这个工作,或者说,以我的性格就只能旅行画画,其它的我真的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刚才如果不是你帮我,我想我真的会哭出来的。我已经想好了,我明天就回北京,回北京好好地跟我爸谈一谈,让他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干这个的料。我想去拉丁美洲散散心,那里有很多地方是我一直想去而没有时间去的。”方涵韵很落寞地说着。
刘伟名可以看得出来,这次事情对方涵韵的伤害比较大。
“你的决定是对的,你的性格确实不适合,你的性情比较适合在天地之间、适合于那些美好的事物。人性是世间最为肮脏的东西,我一直说,你就像是一个远离尘世的仙子,你不应该沾染这些丑陋的东西,你只属于美好和洁白。其实那两个人的本意是可以理解的,人都是自私的动物,他们两个在外面干投资考察的事可能干多了,见惯了各级政fu对他们的阿谀奉承,也肯定不乏各种好处。所以,这次他们被打,以为机会来了,可以好好吃政fu一口,他们的本意只是想多从政fu这里多拿点钱。只不过,他们太没有自知之明了,这种人,早晚是要被社会给淘汰掉的。现实社会其实就是这个样子,人说是从原始社会进化过来了几万年,其实本性并没有改变,那就是弱肉强食,你比他强他就怕你,反之,他以为你弱,便会吃定你。”刘伟名侃侃而谈,其实这些也是他的一点人生感悟。
“或许你说的很对吧,这让我有点讨厌人类了。其实这些我都明白,我这一生遇到过很多人,各式各样的都有,但是我都只是作为一个过客和路人的身份在看待这一切,他们只是我的风景。当我自己真的融入其中之后我才觉得,现实有多么的残酷。哎,其实他们也不容易,我和助理说了,只要他们的要求合理就都答应了吧。毕竟他们是因为华正集团才受的伤,我们集团赔偿一点也是应该的。你们政fu就负担一下医药费,其余就不必了。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情。”方涵韵说到后面又开始展露她善良纯洁的本性了。
刘伟名笑了笑,说道:“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你根本不适合做一个商人。”
“我本来就不适合,利益,或许是我唯一没有考虑过的东西。所以,我不适合这个利益至上的社会。是吧?”方涵韵突然笑了。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你啊,就别急着走了。在白山多玩几天,最主要的是你得帮我多带张语嫣那个小丫头多晚几天,你要是不带她我根本就没办法工作。你善始善终嘛,等这次考察完毕你再考虑辞去这个副总的职位。怎么样?就当是帮我一个忙?”刘伟名笑着问道。
方涵韵笑了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我自己来就行了。”王明杰拒绝了池民天的热情,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池民天办公室的沙发上面。
“王秘书,你今天大驾光临是不是老板有什么特别的指示啊?”池民天开门见山地说道。老板这一叫法就是对刘伟名一个亲切又不是尊敬的称呼。
“算是吧,池局长,刘书记派我作为特派员来你们公安局工作一段时间。”王明杰笑着望着池民天说道。
他知道,自己这一句话说出来够池民天思考良久的了,这里面有许多需要池民天细细思索的地方,当然,主要是考虑刘伟名这么做的目的和想法。
“欢迎欢迎,王秘书来我们公安局指导工作我们是非常欣喜的。”池民天想了一下之后很“高兴。”地对王明杰说道,然后又轻声问道:“王秘书,老板有没有向你交代一下你来的主要工作方向?这样我们也好更好地、有正对性地配合你的工作嘛。”
“我来之前,刘书记向我交代了三个任务,他是这么说的你去到公安局之后不要参与任何的行动制定,但是,要做到每件事情你都必须要在场。多看多想,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去问池局长。每天要给我详细汇报。你注意三件事情,第一就是这几个嫌疑人的审问,第二是关于捣毁老虎帮的行动,至于第三个你去问池局长,他会告诉你的。,这就是刘书记对我说的原话,另外,刘书记让我有任何不明白不懂的地方直接问你,另外,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直接告诉我,我会向刘书记汇报的。池局长,我下来其实就是来当刘书记的眼睛和耳朵的。”王明杰微笑地说着,他知道池民天想知道什么,也知道,刘伟名对自己说的话哪些可以告诉池民天,哪些是不能告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