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第68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听过王明杰的话之后,池民天当即完全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了。 心里又欣喜,也有沮丧和不安。欣喜的是刘伟名把王明杰派下来就是来直接支持自己工作的,而同时,也对刘伟名派王明杰下来监督自己感到沮丧和不安,这说明刘伟名已经对自己非常不满意也不放心了。池民天非常清楚,一旦刘伟名对自己彻底不满意了那对自己而言将意味着什么。池民天知道,这是刘伟名给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刘伟名让王明杰下来就是在告诉池民天,这次要是不成功你就直接成仁吧。
想到池民天每天立即紧锁起来了,拿出一根烟递给王明杰,并且亲自准备给王明杰点火,只不过王明杰立即站起来,拒绝了池民天的好意,结果池民天的火机,自己给自己点上火。他很明白自己的位置,池民天能对自己如此客气只不过是自己借了刘伟名的势而已,等到有一天自己下去了,不是刘伟名的秘书了,那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王明杰一直都表现的很谦逊。
“王秘书,你这次可真的得帮帮我啊。”池民天突然叹气说道。
“池局长何来此言啊,难道池局长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我这个小秘书帮忙的吗?”王明杰惊讶地望着池民天说道。
“王秘书你太谦虚了,我现在这个局长当的就是坐在火上烤啊。刘书记,让你下来意思很明显,就是对我非常的不满意,刘书记很明显的就是在告诉我,这是给我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我这次还是不能令他满意的话,那我就只有自己滚蛋了。”池民天叹了口气说道。
“不能吧?池局长,你是不是想多了,刘书记一直都是很器重你的。”王明杰故作惊讶道。其实从刘伟名让自己去公安局的时候王明杰就猜到了,刘伟名有让自己去监督池民天的意思,这是非常明显的。而为什么要去监督池民天,这只能说明刘伟名对池民天已经不放心不满意了。但是他现在只能装疯卖傻地装作不知道。
“器重是不假,刘书记对我那是有再造之恩。哎,怪只怪在我自己能力有限,一直没能很好的完成刘书记布置的任务啊。既然刘书记把你派下来,那我就对你都交底了吧,这些事情暂时都还是属于绝密的。先说这次部署的抓捕行动吧,在这次部署的抓捕行动当中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问题。本来我以为这几个嫌疑人会立马逃出白山,但是后来我们得到消息,嫌疑人在作案之后并没有急着逃离。我们便开始全城布控,控制的非常严密,我们几乎出动了我们能够出动的所有警力,按理说是不可能让嫌疑人逃出白山的。但是最后却让嫌疑人悄然无息的逃了出去。幸好,我在出动警力之前就与周边几个城市的同事们打了招呼,让他们帮忙布控一下,而道林市的公安局长与我私交很好,对于这件事比较重视,这才在这几个人已进入道林市境内就被抓了,否则的话,估计这几个人是很难抓到了。哎,相信你也知道我们公安局内部出现了什么问题了。”池民天慢慢地说着。
“你是说你们内部有内鬼?”王明杰也皱起了眉头。
池民天点点头,然后接着说道:“对,而且这个内鬼肯定不止一个,而且级别也肯定不低。要知道,我们全城布控,每个人守在哪个方向都是很明确的,人为什么会逃到道林市去这个本来是很容易查出是哪个线路上的人出现了问题,可问题是直到现在我也根本没有查到是哪个线路上出现了问题。下去查的人都异口同声,说是这几个方向都没有看到嫌疑人的身影。这足以证明,内鬼在我们系统内影响力比较的大。说的很明显的,刘书记在知道这个事情之后对我们公安系统已经非常不满意了。刘书记让你问我的第三个事情就是这件事,这个内鬼是必须要抓住的,要保证公安系统的战斗力,必须要白山的公安系统好好的整治一番了。”池民天分析着。
王明杰听到这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难怪刘伟名会对池民天不满意,一个堂堂的公安局长现在几乎是已经被下面的人架空了。
“池局长你也没必要太着急,你们公安系统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局面,这个是有历史原因的,我想刘书记也知道这点,不可能因为这一次事情就对你失去了信心。要整顿总是需要时间的。我觉得刘书记还是非常支持你的。”王明杰还是尽量“安慰。”着池民天。
“问题就出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已经出了类似的事情,只不过那次事情没有暴露出来而已。那次事情过后,我已经整顿过了一次,换了好几个人下去。不曾想,竟然还有内鬼。”池民天说到这里就开始气愤了,又从烟盒里面掏出一根烟点上,然后再次叹息说道:“如果这次还不能将问题解决好,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去见刘书记了。所以,王秘书,你这次一定得帮我的忙,好好帮我在刘书记面前说点好话,另外,这次的行动你也得帮我出点力啊。不然,我还真没底气。”
“看您这话说的,我王明杰就一个小秘书,才几斤几两啊,能出什么力。不过,能帮到的地方,只要池局长您一句话,我绝对不含糊。”王明杰客气地说着,然后又道:“池局长,你也不能怪刘书记,刘书记是从上面下来的,来这里是要进行大动作的,而进行的大动作你们公安系统就是重中之重,现在公安系统出现了问题他肯定很不舒服。刘书记把我叫下来就是为了时刻关注你们公安局的工作进展,这就充分地说明了他对你们公安局的看重。只要我们把这次的事情解决好了,肯定是大功一件啊。”王明杰尽量安慰池民天。
“不知道池局长现在有些什么眉目了没有?”王明杰悄然问道。
“眉目是有的,公安局里面有实力的人除了我就那么几位,而且,这事竟然可以把我玩弄于鼓掌之间,可见这人在公安局上下都有着很深的关系,这么算起来就肯定是公安系统里面的老人了,这样算起来范围就更少了。其实要确定是谁并不难,问题是没有证据,而且,有些问题拔出萝卜带出泥,一个不好那最后就是狐狸没抓住,反而惹了一身骚。我现在害怕的也就是这个了。”池民天皱紧了眉头道。
王明杰听到池民天这么说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了。其实这件事情对于指导内情的人来说并不难,正如池民天所说的,要知道谁是内鬼并不难,难就难在,即使知道了也不一定能够抓出来。这件事情表面上是公安局内部在抓内鬼,其实说白了就是刘伟名在与张炳德角力,张炳德在白山的势力根深蒂固又岂是这么容易动摇的?就看看张炳德在公安系统的影响力就可见一斑。而池民天被刘伟名逼着走在了与张炳德刀子见红的第一线,一个不好被张炳德咬一个,即使是刘伟名也不一定能够保的住啊。池民天那时候向刘伟名汇报有内鬼的事情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他知道,以刘伟名的性格是肯定要对老虎帮下手的,而池民天也是知道老虎帮与张炳德的关系的,这老虎帮在有内鬼的形势下能拿的下来吗?答案是肯定拿不下来,到时候拿不下来自己怎么向刘伟名交待?所以,池民天思前想后只能是把这个内鬼的情况向刘伟名汇报,然后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慢慢来,争取把这个内鬼以比较温和的方式排除出公安系统。可谁知道刘伟名在明知道这事背后是张炳德的情况下让自己立马要把内鬼给抓出来,而且要把老虎帮一举拿下。池民天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一点。现在的情况是,往前就是一座钢丝桥,一个不好就被张炳德给弄下悬崖去了,而身后则是刘伟名拿枪在顶着自己。
王明杰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了。刘伟名让自己意图很明显,但是也肯定有让自己配合池民天的意思。毕竟自己作为刘伟名的秘书,在除了公安局的所有部门里面,自己都比池民天这个公安局局长要好使的多。
“池局长,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我说几句话。”王明杰想了很久之后对池民天说道。
“哎呀,老弟啊,我今天对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让你帮我出点主意的啊,老哥这可是把心底里的话都跟你说了。你一直跟在刘书记的身边,所谓站得高就看得远,肯定是有办法的。”池民天着急地说着,王明杰就是不知道他的这副摸样是不是装出来的。
“办法我是没有,我只是大胆地揣测一下刘书记的性格和想法。我想刘书记既然让你现在就开始抓紧时间动手去抓这个内鬼,那就说明现在有这个必要,他也有这个底气。刘书记虽然年轻,但是并不是那种不管后果的冲动之人,我观察过他做事,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有点冲动,但是其实他都早已经经过深思熟虑了。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是肯定不会干的。所以,刘书记既然让你抓内鬼,那么你就安心的抓内鬼,其它的事情你就不需要考虑了。那个层次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明白的。”王明杰认真地分析着。
随后,王明杰看了看池民天的脸色接着说道:“放心,刘书记是肯定不会让你受到牵连的,反之,你要是不抓,那么以刘书记说到做到的性格,你还真的有点危险了。我话说的很直接,希望池局长不要介意啊。”
“不会不会。其实王秘书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怕我个人会受到什么牵连,主要是这件事情难度太大。”听到王明杰这么说池民天赶紧摇手说道,他可不想王明杰把这个意思传到刘伟名的耳朵里去。
“至于怎么做那我就真的爱莫能助了,池局长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您肯定早就想好了怎么做了。”王明杰笑着说道。他今天其实就是在断池民天的后路。
“我这个专家可从来没干过这样的工作啊,这可有点谍战片的意思了。我原本的想法是以捣毁老虎帮为借口,然后把这个内鬼给引出来。不过我后来仔细想了想,这种想法不太能成立。首先,我们没有理由对老虎帮动手,即使有,我想也抓不住什么,我们手上没有任何老虎帮的确凿证据,所以,不太可能能把这个内鬼给引出来。本来我想从这次被抓的几个嫌疑人身上动手,结果审问了半天也根本没审问出个什么东西。而对于几年前那件杀人案,我让人出去找证据,结果,半点证据也没找出来。这一切我都是让信的过的同志干的,可见,他们早就想到了这种可能,已经把证据全部都抹干净了。另外,即使对老虎帮动手了,我也不太确定能收到成效,因为要对老虎帮动手,要动用的警力肯定是非常大的,而我现在只能确定一小部分人的可信度,如果范围扩大了,我就真的不敢确定谁能相信谁不能相信了,到时候连是谁把消息抖落出去的我都不知道了。而且,要查内鬼,肯定要对几位副职进行全面监控,如果到时候没查出内鬼,就这一条罪名就足够我下台了。”池民天大倒苦水道。
王明杰也没想到这里面的难度竟然如此之大,仔细想想,池民天说的那是一点都没有错。
王明杰开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半响之后,王明杰对池民天说道:“池局长,你不要太心急了,饭得一口一口吃,急是急不来的,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有些事情我会请示一下刘书记的。现在你说是不会召集主要领导开个会?也让我认识一下你们的主要领导,这样以后我才能凭这张脸在你们这里混个通行证啊。”
“那是当然,我现在就召集各部门以上的领导来开个会。”池民天当即反应过来,随后又说道:“在会上主要讨论一下这几个嫌疑人的定罪问题吧。”
“刘老虎,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有事你直接与其他人联系,最近不要找我,我的话你到底听还是不听?”坐在办公室的张炳德异常愤怒地对着电话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