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4.第68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张市长,你可是我哥,我哪能不找你啊。 ”刘老虎在那边嬉皮笑脸地说道。
“别给我来这一套,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干的好事。最近最好不要与我联系,我要是倒了你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张炳德放缓了语气说道。
“哪能啊,您老可是白山官场的不老松、常青树。这白山来了多少个书记、市长,最后怎么样?您不还是照样做您的土皇帝嘛。”刘老虎呵呵地说着。
“别说废话,有话快说,我这边还有事呢。”张炳德打断了刘老虎的话。
“是这样的,张市长,昨晚上我那几个兄弟被警察给逮进去了,不过我听说公安有意要把他们俩与早两年那起杀人案联系在一起,你说这公安不是瞎搞乱搞嘛,还有没有王法吗?不就是打了两个人嘛,多大点事,怎么就往杀人上扯呢。”刘老虎气愤地说道。
“那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那人是不是你们这几个人杀的呢?说实话。”张炳德早就已经习惯了刘老虎的这张嘴脸。
“这个说不清楚,你知道,那起是群架,谁杀的这个谁说得清啊。不过这个小子说是他杀的,我最后的赏钱反正是给他了。”刘老虎回答的果然很“老实。”
“刘老虎,你果然是刘老虎。你还说人家公安没有王法,到底是谁没有王法?告诉你,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次事情非同小可,一个不好,不只是你,我也得跟着倒下去。这次是市委书记亲自出面了。今天下午,市委书记已经把他的秘书给直接派到公安局去了,这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应该明白。你最好想办法让你进去的那几个人嘴巴闭紧点,要是真的抖落点什么出来,你刘老虎我是救不了了。我最后跟你明说一点,这个市委书记身份不同凡响。他可是中央方主席的干孙子,你要是真惹急了他,你我两个保证连点骨头渣都不剩。”张炳德一半带着威胁一半是说真的。
“你……你……没开玩笑吧?”刘老虎舌头都有点打结了。
“我有心思跟你开玩笑吗?不是因为这个你觉得我会被他给打压成这个样子吗?管好你手下的人,最近这段时间安分守己一点。我告诉你,那个华正集团的董事长就是方主席的儿子,不然你以为刘伟名会因为两个无关大雅的人被打而大动干戈吗?你想办法让公安局里面的两个人嘴巴闭紧一点,然后,最近不要落下什么把柄在公安手里。等过了这一关,我再想办法跟他把关系弄好。”张炳德说着,最后又说了一句:“最近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了。”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挂完电话,张炳德摇了摇头,然后叫过自己的秘书,递给秘书一张卡,然后说道:“你把这张卡收好,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被人带走或者是不明不白失踪了,你赶紧把这卡拿到红十字会捐掉,记得留好收据。”
让秘书离开之后,张炳德又无奈的笑了笑,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担心过头、草木皆兵了呢?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纪委肯定会对自己全面查处的,估计判刑是肯定的了,但是,这张卡捐出去,起码能保自己一命。网
其实张炳德也有张炳德自己的无奈,碰上任何对手他都不怕,唯独刘伟名。因为什么?因为刘伟名身后的靠山太过于强大。自己根本就没有与刘伟名硬碰硬的筹码,自己要是输了,那就彻底输了,而刘伟名输了呢?大不了换个地方再干,这就是刘伟名对比于自己的优势所在了。
王明杰在大会简单地发言,然后表示自己只是市委派下来观摩视察的,只带了眼睛和耳朵,不会干预公安局的正常运行,然后就散会了。散会了之后,王明杰与池民天走在了一起,对池民天说道:“池局长,能不能让我去看一看那几个嫌疑人?”
“当然可以,只是这几个人什么都不说,真是气死人了。”池民天叹息着。
“你有没有用点手段?”王明杰问道。
“用了,不过太激烈的没敢用。现在这方面管的很严,很容易弄出一身麻烦。”池民天摇头道。
“池局长,刘书记的意思你也知道。这几个嫌疑人刘书记是要从严处理的,但是不从他们嘴里说出点什么就只能拘留几天了。另外,如果能从他们嘴里撬出点有关于老虎帮的事情,那就可以省去我们许多麻烦了。”王明杰想了一下,然后转脸对池民天说道。
“你的意思是?”池民天若有所悟。
“相对于这些来说,对犯人用点过激手段只是点小麻烦,不是吗。”王明杰微笑着说道。
池民天顿悟,他不是没有想到这些,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自己分析起来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很容易把自己带到死胡同里面。但是被王明杰这个外人一分析,许多事情就简单多了。
“一言点醒梦中人,我这就去安排。”池民天笑着拍着王明杰的肩膀说着,然后又说道:“明杰老弟,晚上我给你接风洗尘。”
“不好意思了,池局长,我今天晚上老板那边有安排。明天晚上我请你吧。”王明杰想到晚上的事情,微笑着拒绝了池民天的邀请。然后看了看表,便下楼开着自己那辆从市委调出来的车去往市委,请市委书记吃饭肯定是需要亲自迎接的。
刘伟名下午回到办公室之后给方德强打了个电话,首先就这次的事情向方德强道歉,随后用尽千方百计才从方德强嘴里得出一个肯定的答复,那就是不出意外绝对会在白山投资,不过刘伟名对方德强所用的手段就不在这里说了,肯定有损于一个正面人物的形象。就在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新上任的秘书唐伟龙过来敲门,然后对刘伟名说道:“刘书记,王明杰同志在外面,想向你汇报工作。”
“这小子,你让他直接进来就是了。哦,对了,他是不是今天晚上请吃饭啊?”刘伟名想起来这么一件事后问道。
“对,饭店已经订好了。”唐伟龙点头说道。其实王明杰已经来了很久了,不过不敢来打扰刘伟名,就一直坐在外面与唐伟龙聊天,等到离下班只有半个小时了,而刘伟名也没有什么要见的人才让唐伟龙进来帮他汇报一下。
“那行,你叫上司机直接去接语嫣吧,随便邀请一下方总,看她来不来。我等下就坐明杰的车过去吧。”刘伟名吩咐着。
唐伟龙点点头,然后直接把王明杰叫了进来。
“怎么样?今天去公安局一切都还顺利吧?”刘伟名靠在椅子上问王明杰。
“都挺好,池局长很支持我的工作,跟我谈了很多问题。”王明杰微笑着说道。
“说说吧,说完了我们就去吃饭。我已经让伟龙去接语嫣了。”刘伟名接过王明杰递过来的烟淡淡地说道。
“我先去了池局长的办公室,跟他说明了我的来意。池局长把关于工作上的事情详详细细地给我交了个底。主要的情况就是这个事情处理起来比较的困难。我总结了一下,困难主要集中在几点。第一点、池局长对于这件事情有点犹豫,或者说有点害怕。第二点、池局长分析了一下,这个内鬼在公安局内部势力比较大,本身职位肯定不低。这对于池局长来说,要把他挖出来比较的困难。第三点、没有关于老虎帮犯罪的证据。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池局长对于公安局内部的掌控力非常有限,他自己能够信任的人只占了小部分。另外,关于几个嫌疑犯的审问工作进行的很不顺利,池局长已经决定开始对这几个嫌疑人用点强制手段了。”王明杰总结了一下向刘伟名汇报。
刘伟名听完之后皱紧了眉头,他没有想到问题竟然这么严重,这大出了他的预料,同时也对池民天更加的失望,在刘伟名心里,池民天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说说你的看法吧。”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池局长决定用捣毁老虎帮的行动为契机,借机引出内鬼。我觉得这个想法是不错的。只是存在几个问题,第一个是内鬼势力太强,出面的肯定不会是自己,另外,池局长也担心对几个公安局高层领导私自用监听手段到时候会非常麻烦。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没有适当的借口对老虎帮动手。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公安局内部,可以信任的同志不多,人手不够。我个人觉得,借口这个问题好解决,只要认真审问这几个嫌疑人,要从他们嘴里套出点有用的东西应该不难。而监听的问题可能需要向上级公安部门请示一下,只要上面同意这个问题也就好解决了。另外,我想,只要抓住了一个内鬼,顺藤摸瓜,总是能够抓到最上面的那个的,只不过这个可能需要很好的环境,不能让上面给公安局太多的压力。至于其余的问题,我暂时还没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王明杰把自己想到的办法都说了出来。
“嗯,你这几个办法都还不错。”刘伟名点点头说道。随即也陷入了沉思,随后说道:“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人手是不是?这个我来想办法。告诉池民天,只要他把内鬼确定,动手的时候我会给他人手的。最后,你告诉池民天一点,要他不要有什么后顾之忧。真出了什么问题,我刘伟名作为市委书记是要承担主要责任的。”
刘伟名这就是明白无误地告诉池民天,真要出了什么问题,我刘伟名帮你顶着。其实刘伟名也不想用这么激烈的手段来跟张炳德硬碰硬,但是现在华正集团来白山投资了,刘伟名不得不这么做,要是不赶紧把公安局给完全接管过来,彻底打垮这个张炳德的打手老虎帮,刘伟名是真的不知道以后会再出什么问题,要是真的把华正集团这颗救命的稻草给弄走了,那白山再想快速发展那是难上加难了。另外,作为一个有血性的男人,对于张炳德这次这么直接地给了自己一耳光刘伟名是真的非常气愤。所以,刘伟名这次向张炳德在公安局内部宣战是有公有私,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刘伟名看了看时间,随后说道:“我们走吧,让那小丫头一个人先去了估计等下又得埋怨。”
“刘书记,那篇报道明早就会发表出来。不过我想像我们白山日报这种报社影响力依然还是有限,所以,我想在报社出版的同时,在网上转载相同的稿子,并且做一些有引导性的评论,这样或许能够加大影响力。”一边开车的王明杰一边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听过后没有说话,点了根烟。这让王明杰开始紧张起来了。
“有句话叫做过犹不及,拿捏分寸是最为考验人能力的事情了。这件事情影响不能太窄,但是,坚决不能过广。上次的舆论事件已经让我们灰头土脸了,要是这次再来一次,谁也吃不消的。这件事情只能控制在白山范围内,而且必须是可控的。你明白了吗?”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王明杰听完后懊恼不已,原来以为是个锦上添花的计策,最后却变成了个画蛇添足。但是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地点头说是。
“你不要懊恼,俗话说在其位谋其政,你不在这个位子很难以这个位置的眼光来看待问题的。明天报纸出来后你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去公安局吧。”刘伟名观察到了王明杰脸上的落寞笑着安慰着。
刘伟名和王明杰到达酒店的时候,张语嫣和唐伟龙果然已经到了,正如刘伟名所料,他被张语嫣狠狠地埋怨了一阵。
方涵韵没有过来,这个刘伟名是可以预见的,以方涵韵的性格,除非是很熟悉的人宴请,不然她断然是不会来的。而王明杰很显然不是方涵韵熟悉的人。
就只有四个人吃饭,不过这对于王明杰来说却是件大事,要知道,每天想请刘伟名吃饭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但是能请动的人屈指可数。能请到刘伟名来吃饭,对于王明杰来说,这是份天大的荣耀了。
当上菜的时候,刘伟名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刘伟名再三地强调随便吃点东西就行了,坚决不能上太贵太奢华的,不过,最后上桌的菜却还是不那么简单,无一不是奢华菜。刘伟名只能摇了摇头说开吃。这是人家对待自己的一番心意,自己不可能不领情还反倒生气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