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第68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因为有刘伟名在,王明杰和唐伟龙都吃的稍微有点拘束,这不是说刘伟名太严肃,而是因为刘伟名身上顶的这个职位有种无上的权威,这种权威是无关于刘伟名个人性格的 当然,唯一无拘无束的就是张语嫣了,一边吃还在一边挑着菜的毛病,这让刘伟名只能无语。
正吃着吃着,王明杰手机便响了。王明杰看了看刘伟名,见王明杰当做没听到,便拿起手机开始接听。突然见王明杰啊了一声,刘伟名抬头看了看王明杰,见王明杰脸色都不对了,刘伟名知道,估计又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不过刘伟名就像是没听见般的继续悠闲地吃着饭,他知道,是什么事情,王明杰挂了电话自然会向自己汇报的。
王明杰挂断电话脸色有点难看地望着刘伟名,显然很犹豫。
“有什么事情就说,这里没有外人。”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刘书记,刚刚池局长来电话,那几个抓到的人全部在警察局里面死了。”王明杰很忐忑地向刘伟名汇报着。刘伟名听过后正准备夹菜的手在空中停了下来,抬起头来望着王明杰。
“这件事情主要怪我,本来池局长是没准备对这几个犯人严刑逼供的,是我建议池局长可以对这几个犯人用点手段。可谁知,池局长下午刚把他们换了个地方看押结果人就死了。”王明杰向刘伟名检讨着。
刘伟名就向是没听到王明杰说话一样陷入了沉思,两分钟后对王明杰问道:“死因查出来了吗?”
“查出来了,几个人都是因为吃了有毒的饭菜。”王明杰道。
刘伟名听过后又拿起来筷子继续吃饭,见其余三人都看着自己没动,便说道:“看着我干什么啊你们、吃饭啊,再不吃就凉了。”
“都死人了你还有心情吃的下饭啊?真佩服你。”张语嫣不满地说道。
“我一个市委书记要是因为在我的管辖区里死了几个人我就吃不下饭了那国家领导怎么办?那不早就饿死了?”刘伟名笑了笑说道。
“刘书记,池局长问该怎么办?”王明杰见刘伟名似乎没有生气的摸样便问道。
“怎么办?他问我我问谁去?是他是公安局长还是我是公安局长?”刘伟名听过后直接拿着筷子一把砸在桌子上。把另外三人全都吓了一跳,都有点恐惧地望着王明杰。
“你现在就去公安局,告诉池民天,该怎么处理他自己看着办,休想我来帮他擦屁股。”刘伟名说完直接起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不停地抽着烟,剩下三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相望着。
“伟龙,麻烦你帮我送下刘书记和张小姐。张小姐,请你帮忙逗刘书记开心开心,最近事情比较多,而且没有一件不是烦心事,刘书记的心情确实不是很好。我得先去公安局一趟了,下次,我一定好好地再请你们吃一顿。”王明杰说完也立即起身赶到前台结账,然后开车往公安局而去。
刘伟名出了酒店后便慢慢地在街上走着,烟是一根接着一根。他心里烦,非常的烦。这件事情是一件明摆的事情,那就是杀人灭口。
如果仅仅只是杀人灭口也还罢了,问题是这件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人是在看守所里面死的,而且不是一个,最主要的是这几个人暂时还没有宣判,也就是说,这几个人现在还仅仅只是嫌疑犯,并不是犯人。现在几个人同时死了,作为公安局局长的池民天不管怎样都逃脱不了干系,即使最后查出来这是有人故意为之,池民天也一样逃不了。特别是,人是在池民天特意安排之后死的。刘伟名叹了口气,池民天这次估计是很难保住了,因为事情明显是张炳德伙同老虎帮干的,张炳德不可能不乘胜追击把池民天给拉下马,只要把池民天给拉下马,那么公安局依旧是他张炳德的天下,而没有刘伟名任何事了。
而这个是刘伟名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刘伟名进入白山的第一件事就是处心积虑地把公安局的话语权拿在手上便可见公安局对于刘伟名的重要性了。而现在,面对的则是个死局了。
刘伟名自己把池民天给下了那是一回事,而池民天被张炳德给整下去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刘伟名现在非常的恼怒,第一是恼怒池民天的没用,付不起的阿斗。第二是恼怒张炳德的不择手段。
刘伟名狠狠地把烟蒂甩在地上,长长的叹了口气。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吧。
“喂,你走这么快干嘛?有车不坐偏要走路,像个小孩子一样,还赌气。”追上来的张语嫣不满地说道。
刘伟名看到张语嫣这可爱的摸样气便消了大半,笑着说道:“我哪有赌气?我只不过是想出来透透气罢了。”
“怎么啊?这件事情对你影响很大?”张语嫣陪着刘伟名走着说道。而唐伟龙则开着车在后面跟着。
“说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如果我真想在白山干点事情的话这确实影响比较大,如果我只是想混吃等死的话则对我没有一点影响,因为这件事情还牵涉不到我这个市委书记头上来。”刘伟名说着,然后转脸对开着车跟在后面的唐伟龙说道:“伟龙,你先开车回去吧,我先散散步,然后自己打车回去。”
唐伟龙不置可否,不过最后还是把车在原地转了个弯然后开走了。
“别侨情了,我还不知道你们这些个当官的,你们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你刘伟名绝对不是个愿意什么事都不干当个太平官的人,我知道你有你的抱负你的理想,所以我想这件事情对你的影响一定很大,因为我很少看到你发这么大的火气。”张语嫣边走边说道。
“你还真高估我了。不过你要这么理解我也没错。这件事情确实让我很揪心,也很愤怒。我刘伟名所做的一切不敢说全部是为公,但是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全白山的老百姓能够过上越来越好的日子。而偏偏有些人为了一己私利可以不择手段的杀人放火,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古人说邪不压正,而我现在却越来越觉得,要干点事情是越来越难了。不管你怎么做,身后都有一个要扯你后腿的人。这种感觉很不好。”刘伟名又点起一根烟说道。
“别抽了,抽这么多烟对身体不好。”张语嫣见刘伟名的烟是一根接着一根,便直接从刘伟名嘴里把烟车过来丢掉。接着说道:“你们男人啊,真是个虚伪的动物。最喜欢说什么抽烟抽的是烦恼,其实都是借口。难道抽那么多的烟能够解决问题啊?只能是弄的自己身体越来越差。心里难受说出来不就好了,你们男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刘伟名很好奇的转过脸望着张语嫣,直看的张语嫣心里发毛。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不认识了啊?”张语嫣不客气地说着。
“我发现你越来越有贤妻良母的潜质了,哥很欣慰。”刘伟名不停地点头说道。
说的张语嫣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弱弱地问道:“什么意思?”
“就是啰嗦呗。”刘伟名就等着她问了。刘伟名有先见之明的说完就往前跑,剩下张语嫣在后面大吼道:“刘伟名,有本事你别跑,看本小姐今天不活剥了你。”
“散什么步嘛,这街上黑灯瞎火的,还没几个人在街上。”一边陪着刘伟名走着,张语嫣一边埋怨着。
“哈哈,散步嘛,散的其实是心境。看着这黑灯瞎火的街道你想到了什么?”刘伟名饶有兴致地问道。
“午夜凶铃。”张语嫣张口就说道。
这句话差点把刘伟名给噎着了,摇了摇头说道:“也没你说的这么恐怖吧?”
“怎么不恐怕,要不是和你在一起,我一个人是打死都不敢这个时候在街上走的。白山也太落后了,路灯都没几盏。”张语嫣紧紧地挨着刘伟名走着。
“你算是说道问题的重点了。看着这黑灯瞎火的城市,你也就可以想象的到白山老百姓的生活条件了。其实白山的老百姓不比其它任何地方的老百姓差,反而更加的勤劳。”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那为什么还这么贫穷?”张语嫣不自然地就拉着刘伟名的衣袖一边甩着一边问。
“这有很多原因,第一,是这里地处西南边区,地理环境恶劣,这是上天注定的,所以没有办法改变。其次,则是人为因素了,白山的上几届政fu不作为导致白山的经济状况一直如此。体制内流行一句话,说是扶贫越扶越贫,这就是白山最好的写照了。”刘伟名感叹一句说道。
“扶贫越扶越贫?什么意思?理解不透。”张语嫣摇头说道。
“其实很好理解。作为贫困县市,只要你争取到这个名额了,国家便有一笔不菲的钱下来扶贫,而一旦你的经济有所好转,那么你就没有资格去争取这个贫困名额了。因此,很多贫困地区的领导拿着这笔扶贫资金去干别的,坚决不会拿去发展经济,因为一旦经济发展了也就以为着这笔扶贫资金以后就没有了。所以,贫困地区的人们是越过越苦,这也就是为什么说扶贫越扶越贫了。白山也是这个样子,白山有几个县都属于国家一级贫困县,而国家没年都有扶贫基金拨下来,只不过,这几个贫困县依旧每年都是贫困县,这就是问题的一大症结所在了。”刘伟名不自然地有拿起一根烟点上,慢慢地说道。不过这次张语嫣没来抢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