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第68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真是可恶,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样的官员就该全部撤了。”张语嫣气愤地说道。
“白山官场的问题还不仅仅只是这一点,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要想解决是难上加难啊。就是苦了白山的老百姓了。”刘伟名再次发出感叹。
“我明白你的苦楚了。”张语嫣若有所思地说着。
“苦楚?我并没有觉得苦楚,我只不过是为白山老百姓感到难道对一小部分人感到羞耻而已。”刘伟名微笑地摇头说道。
“别想那么多,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着事在人为,尽力就行了。起码无愧于心。”张语嫣像个大人一样踮起脚尖摸着刘伟名的头说道。
“你什么时候变成哲学家了?我记得文艺复兴这东西好像是在意大利发起的吧?”刘伟名调笑着张语嫣。
“刚给你点阳光就准备灿烂了是不是?”张语嫣白了刘伟名一眼,然后说道:“这是我爸经常说的一句话。他书房里现在还挂着无愧于心几个字呢。”
“无愧于心。”刘伟名念叨着,随后道:“这几个字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就千难万难了。”
“管那么多干嘛呢,做好自己该做的不就行了。至于别人怎么做那是别人的事,反正最后遭雷劈的是他又不是你,你怕什么。”张语嫣随后就说道。
刘伟名听完后哑然失笑,然后竖起了大拇指道:“你这几句话我得回去找个书法大家给写下来,然后裱起来挂我舒服墙壁上,真正算的上是至理名言啊。行了,谢谢你今天晚上陪我开导我,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不。”张语嫣拉着刘伟名的手臂说道。
“不回去你还准备干嘛?”刘伟名疑惑地问道。对于张语嫣抱着自己的手臂他只能假装着没看到而无视了。
“不想回去,我就是觉得这么和你一起散步感觉很好,周围没人,就只有你和我。”张语嫣突然轻柔地说道。刘伟名猜想,她此刻应该是满脸羞红吧,只可惜没有路灯,看不太清楚。
其实刘伟名又如何感觉不到张语嫣对自己的情意呢?但是他却只能选择装疯卖傻,装作不知道,这是刘伟名觉得最好的方式了。无论是接受还是不接受那都是个错误,接受了那本身便是错误,刘伟名早就过了来者不拒的年纪,他不想再做出伤害女人的事情了。而不接受同样会深深的打击到张语嫣,何况自己已经拒绝打击过她一次了,所以,刘伟名这次很聪明地直接选择装傻。
“你就不觉得这里很午夜凶铃了?”刘伟名反问道。
“只要有你在我就不觉得怕。”张语嫣把刘伟名的手臂楼的更紧了。
“你琼瑶剧看多了吧你。”刘伟名很煞风景地说着,但是却没有推开张语嫣紧抱着自己手臂的双手,依旧陪着张语嫣在幽暗的灯光下慢慢地往前走着。开始是张语嫣来陪刘伟名,而现在则换成了是刘伟名陪张语嫣了。
话说王明杰急冲冲地赶到了公安局,直接敲门推开了依旧亮着灯光的池民天办公室的门。
“池局长,情况怎么样?”王明杰进门就问池民天道。
“还能怎么样?人都死了,只能等着卷铺盖走人了。”池民天像是一下子老了好几岁,有气无力地靠在椅子上说道。
“池局长,你未免太悲观了吧?现在事情的结果还没出来,我们应该往好的方面争取。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一定要把凶手给找出来。”王明杰尽量安慰着池民天。
“凶手早就找出来了,一目了然,查都不用查,是一个在我们公安局煮了多年饭的老头。当我们发现人死了之后我就立刻让人把能够接触到犯人食用的食物的人全部都控制起来了,不过唯独这个煮饭的老头不见踪影,很显然,这毒就是他下的。我已经让人全城搜铺这个老头了。”池民天淡淡地说着。
“只要把这个犯人捉住,就还有回旋的余地。”王明杰想了下说道。
“没这么简单。第一,这是个精心策划的圈套,只等着我往里面跳。这个人肯定知道事后会追查到他身上,所以,现在这人肯定早已经逃走了,要抓到他是难上加难。第二,即使抓到了,所有的矛头也一样会直接指向我的。如果不出意外,最迟明天早上,就会有人来公安局闹,报纸上网络上也会把这件事情公布,而且会直接说让我下课。即使,刘书记一力保我也没用。更何况刘书记这个时候肯定已经对我失望透顶了。我这次是真的走到头了。都怪我自己,太粗心,竟然没想到他们竟然会用上杀人灭口这一招,还是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的。人在看守所本来是好好的,结果一被我转移到公安局就死了,你说,我脱的开这个干系吗?”池民天非常后悔地说道。
“这件事情主要的责任在我,是我让你把人转移的,是我害了你。”王明杰也清楚池民天说的话很正确,所以也落寞地说着。
池民天摆摆手说道:“王秘书,别想多了,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这件事情其实就是怪我自己粗心大意,忽略了敌人的心狠手辣。这次到这个局面也算是我的罪有应得吧。”
“池局长,能不能听我一句?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别介意,并不是骂你的,狗急了都跳墙,更何况人呢?既然你都知道了自己的最坏结果那还怕什么?倒还不如临死反扑一下,或许还有将功补过的机会,你说呢?”王明杰想了一下后说道。
“你的意思是?”池民天沉思了一下,皱这眉头问王明杰。
“我的意思很简单,既然这件事情出了,不管你怎么做你都脱不了干系,不如直接来狠的,反正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坏。直接带上自己最信任的人把老虎帮的老巢给端了。只要抓到人,就不怕找不到他们的罪证,也不怕找不到公安局里面的内鬼,只要做得好,做出成绩了,就能给刘书记保你找到许多的理由,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了。”王明杰脑袋瓜子很转,转一下就是一个主意。
池民天听过之后沉思了许久,起码达五分钟之久。然后说道:“也有几个问题,第一个,我以什么理由去抓他们?要知道,现在我手里根本就没有他们的任何犯罪证据。”
“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抓到人了,还怕没有证据?即使没有证据又怎么样?多一个罪名也是下课,少一个罪名也是下课,你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也不是没有理由抓人啊?监狱里面死的几个都是老虎帮的人,人死了,老虎帮的人难道就没有嫌疑吗?把他们请过来协助调查这个总是符合法律程序的吧?”王明杰笑着说着,有点阴险。从这里就可以发现几个问题,王明杰确实比池民天要聪明许多。也或许是池民天事情扯在自己身上脑袋瓜子就不顶用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池民天点点头,显然是很认同王明杰的想法。随后又摇头说道:“还是不行,这又回到了今天上午我们说的那个问题上来了。他们能够悄无声息地把人毒死在公安局里面,这就说明即使我们把他们抓到公安局里面来了也是没有任何用的,根本就审不出什么东西来。”
“那就不抓到公安局里面来,这样吧,我知道一个地方。在我老家有个化工厂,现在废弃了,那里四周没有人烟,而且非常的偏僻,直接把人带到那里面去,一个个审,把审问器械全部带上。虽然说这样有不符合程序规定的嫌疑,但是债多了不压身,只要最后把东西审出来,绝对没有人会拿这个来说事的,而且,上面还有刘书记,你怕什么?”王明杰又想了一个主意道。
池民天不置可否的点起一根烟,在烟雾萦绕中,突然狠狠的一锤子敲在桌子上。张嘴就骂道:“骂了隔壁,既然你们想让我池民天死那么我池民天也不会让你们好过,即使最后整不倒你老子把你们这些人关起来拷问几天恶都要恶心死你。大不了就是一个死。明杰老弟,啥都不说了,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我都非常感谢你。我池民天就是一直都瞻前顾后,所以这些人才以为我池民天好欺负,这次是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了。我这就打电话,把我最信任的岳山县中队给调过来,另外我把特警支队叫上,这两只队伍虽然人少点,但是绝对安全,只要出其不意,我相信,全抓绝对不是问题。明杰老弟,你看这么大的行动,是不是要向刘书记汇报一下?”
“我想不用了,说句实话吧,刘书记现在对你是非常的失望,刚刚出事的时候我正与刘书记一起吃饭。我把事情向刘书记汇报了,刘伟名非常生气的直接把筷子给甩了,拍着桌子对我说你现在就去公安局,告诉池民天,该怎么处理他自己看着办,休想我来帮他擦屁股。我想刘书记的意思你应该明白了,你也要理解一下刘书记,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到时候传出去他是没办法帮你压住的,只能是你自己做出点成绩他才好说话。”王明杰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行,这次我亲自带队。明杰老弟,你就回家敬候佳音吧。”池民天点点头,脸上一脸的坚毅。
“我还是跟你一起吧。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我在刘书记那里也不会好过,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要走一起走,要沉也就只能一起沉了。”王明杰摇头说道。
池民天拍了拍王明杰的肩膀,点了点头。然后便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拨打电话,连内部电话都没用,他不得不小心面对了。
“大小姐。现在都差不多九点钟了,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刘伟名望着把身体的重量都吊在自己手上的张语嫣无语地说道。
“陪我散步就这么难受吗?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有多少男的想陪本小姐散步本小姐都不答应吗?”张语嫣生气地甩开刘伟名的手说道。
“这个不一样。”刘伟名笑着说着。
“有什么不一样的?我跟你说,追我的人当中,比你帅比你高比你年轻的大把大把。”张语嫣直接开始打击起了刘伟名。
刘伟名笑了笑,擦了擦自己鼻子上的汗。然后说道:“这个我相信,我这人有自知之明,我一不帅而不高,而且现在也过了而立之年了。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最主要的是心态。有句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们陪你散步不累那是他们正在打你的坏主意,我觉得累,那是因为我行得正坐的端,对你没有那些花花肠子。所以所,心态决定一切,懂吗?”
刘伟名以这种不显山不显水的方式在变相的拒绝着张语嫣对自己的情意。
“你敢对天发誓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想法?”张语嫣突然停了下来,瞪着眼睛望着刘伟名,非常的严肃,而且眼睛里面似乎散这泪花。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子,又何尝听不出刘伟名这么说的意思呢。
刘伟名突然之间不敢看张语嫣的眼睛,转过身去。
“看着我,刘伟名,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心里就没有一点喜欢我吗?是不是我了躺在你面前你都不会有一点想法呢?”张语嫣强烈着泪水说着,只是鼻子还是发酸。
“语嫣,你不要这么极端。有些话很早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了。我比你大一轮了,你有很好的前途很未来。而我也已经有了家庭……”刘伟名只能开始慢慢的开导着,只是话才说了一半,便被张语嫣给打断。
“别跟我说这些废话,你就实话告诉我,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我,对我有没有一点男女之间的想法?”张语嫣依旧是倔强而又坚强地望着刘伟名说道,这次,眼泪终于忍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