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第68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望着张语嫣的眼泪,彻底的懵了 他没有想到这个丫头这么大的反应。而对于张语嫣的这个问题,他根本不敢回答,不管自己回答的是违心还是不违心,都不是一个好的答案。刘伟名选择回避。
“语嫣,听哥给你说。”刘伟名伸手去帮张语嫣擦眼泪,却直接被张语嫣把手给打开。
“回答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吗?刘伟名,你是不是个男人?连喜欢与不喜欢都不敢说吗?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谦谦君子?”张语嫣抬着满脸泪水的眼睛望着刘伟名,然后突然一把抓起刘伟名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之上,问着刘伟名:“现在你总能告诉我你到底对我有没有一点男女之情了吧?是不是还把我当妹妹?你要真把我当妹妹,你现在的手就不会发抖。”
“够了。”刘伟名生气的一把甩开张语嫣的手,转身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一方面刘伟名是真生气,另一方面则是掩饰自己的尴尬,一个火气方刚的男人握着一个美丽少女的那里谁不有点反应?
“刘伟名,你其实就是个弱夫。”张语嫣一点都没有理会刘伟名的生气。
“我弱夫?”刘伟名郁闷地反问道。
“对,你就是个弱夫。你明明就喜欢我,为什么不敢说出口?明明知道我喜欢你爱你,却总是装傻。现在连看都不敢看我,难道我是个魔鬼吗?我会吃了你吗?上次之后,我非常伤心的跑到英国,我以为那么远的距离,足够我把你忘记了,可惜,我做不到。我天天想你,所以我就拼命的修学分,想早点回来看你。要我忘了你,我做不到,要我把你当做哥哥,我也做不到。刘伟名,听到了没,我做不到。我就是想你,就是爱你。”张语嫣盯着刘伟名的眼睛哭着说着。
刘伟名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暗道,果然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啊。
“语嫣,我算是看着你成熟起来的。对,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你漂亮,我不可能对你没想法,除非我。我也承认,我是喜欢你,这种喜欢有男女之间的成分,也有哥哥妹妹的成分。这些都不重要,我知道你喜欢我,我谢谢你。但是你要理智一点,因为你也不小了。你觉得我们之间在一起会有未来吗?你会幸福吗?你想过你要和我在一起了你的家人会怎么看待你?你的朋友怎么看你?社会上的人怎么看你?而我呢,我对的起我的老婆孩子吗?爱本身没错,错在你我相遇的时间上。如果你早生几年,早遇上我几年,我想说不定我们会在一起。但是,现在不行。另外,你还小。没有见识过太多的男人,我只不过在你对懵懂爱情有着美好憧憬的年纪里刚好出现,让你先入为主了。等你经历的多了,体会的多了,到那时你会觉得,刘伟名只不过是个没有风趣的老男人罢了。可以说,你的未来绝对不仅仅只是我,而你未来的风景也一定会比我这颗白杨树精彩的多。你明白吗?语嫣。”刘伟名板着张语嫣的身子说道。
“我不明白?”张语嫣依旧倔强。然后说道:“你这番话当初跟张云佳说过吗?跟李梦晴说过吗?为什么到我了就跟我说这个了,我这么遭你嫌弃吗?送上门你都不要。至于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担心,我有我自己的分辨能力,我能够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爱便是爱,不爱便是不爱。就如你所说,我以后会遇上更好的男人,会爱上比你更好的男人,我不否认这个可能性。但是,我现在爱的不是别人,我现在爱的就是你刘伟名。在英国这么久,我对这点已经非常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为什么一定要活在别人的眼光里?我爱你是我的事,任何人都管不着。我只是想听你说一句你喜欢我,怎么这么难?我没说过我要缠着你,也没说过要你给我什么东西?我的要求只是在我很想很想你的时候能够过来看你一眼,让你知道,我喜欢你你、爱着你罢了。你在怕什么?”
刘伟名听过后觉得太过于神奇,直接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这小丫头想法这么新颖奇特。刘伟名伸出手帮张语嫣把眼泪擦干净。笑着说道:“别哭了,再哭就变成丑丫头了。”
张语嫣破涕为笑,对着刘伟名问道:“我好看吗?”
“好看,就像天山上的雪莲花一样的美。”刘伟名信口胡说道。
“瞎说,就是在骗我。你见都没见过怎么知道美。”张语嫣又拉着刘伟名的手,被刘伟名牵着往回走。
“就是因为从未见过,才更美啊。因为,是美在我心里。”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张语嫣被刘伟名这么一句话弄得面红耳赤,但是却是一脸的幸福甜蜜,低着头拉着刘伟名的手往前走着。
张语嫣突然之间又变回那个无忧无虑般的小女孩了。拉着刘伟名的手蹦蹦跳跳,然后对刘伟名说道:“我唱首歌给你听吧?”
“唱歌?这大晚上的别把狼给召来了。回家再唱吧。”刘伟名望了望依旧熄了大半的灯光,摇头说道。
“不,我就要唱。”说着便走在了刘伟名的前面,一边旋转着身姿往前走着,一边唱道:“虫儿闪着荧光,雁儿飞向远方,一路有你陪伴一路有星光。走过每个地方,走过每个村庄,一路有你陪伴一路有天堂。雨不下了,天空晴了。风也带着快乐一起来了。真的好想和你一起展翅去飞翔,飞到爱琴岛的海边一起看斜阳。让自己的爱情不再四处去流浪,让天使收起翅膀陪在我身旁……”
刘伟名望着旋转着身姿的张语嫣,突然沉醉了,就如她所唱的,现在的张语嫣就像个快乐的天使一下,用迷人的歌声加舞姿迷醉着刘伟名的心。
刘伟名暗道不好,他知道,自己又再一次了,败在了这么一个小丫头的手里。
“好听吗?”唱完之后,张语嫣又慢走几步,过来拉着刘伟名的手问道。
“好听,你自己写的?”刘伟名反问道。
“我哪有这么厉害,不过这首歌写到了我的心里。我在英国的时候就天天听,那时候我是真的幻想自己又一双翅膀,飞到你的身边。就像歌词里写的,真的好想和你一起展翅去飞翔,飞到爱琴岛的海边一起看斜阳。让自己的爱情不再四处去流浪,让天使收起翅膀陪在我身旁。”张语嫣满脸憧憬幸福地说着。
刘伟名低着头,没有说话。他早过了幻想琼瑶版浪漫的年纪了,现实早已经把他身上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给打磨的干干紧紧。
“伟名,我准备明天回去了。”突然,张语嫣这么说了一句。
“啊?你没说错吧?难道是我听错了?你不是说你要呆半个月的吗?”刘伟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不想再呆了,我来这里的目的已经完成,看了你,也让你知道了我是爱你的,也知道了你喜不喜欢我,所以,我准备明天功成身退回英国了。”张语嫣微笑着说道。
“要不再多留几天?”刘伟名有点不舍的挽留着。
“不了,早晚还是要分开,既然下定了决心就得执行,不然,我早晚会走不掉的。相见不如怀念。思念有思念的美好,相见有相见的甜蜜,我就是在享受这种感觉。”张语嫣甜蜜地说着。
刘伟名直接无语,他真心觉得自己与张语嫣已经有了很深的代沟,因为张语嫣的行为方式他完全理解不透。最后只能感叹地说道:“看来我真的老了,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
“你是不是很舍不得我走啊?”张语嫣突然抱着刘伟名的手臂把额头搁在刘伟名的肩膀上面,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刘明前问道。
刘伟名郁闷的彻底,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要是真舍不得我就说,你说了我保证留下来,天天给你洗衣做饭暖被窝,做你的小女人,好不好?”张语嫣又加了一句。
“别发神经了,你不上学了啊?学生时代是最美好的时代,别不珍惜。等你毕业了想再回学校都不可能了。人啊,总是在不停地后悔。读小学的时候就想着能够快点上初中,因为上初中可以住宿了,可以离开父母的约束。等到读初中了就幻想着能够早点上高中,因为上高中了就可以谈恋爱了。等到读高中了就想着早点上大学,因为上大学太自由了,无拘无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等到上大学的时候才发现,无聊是世界上最让人难受的东西,于是就想着能更早点毕业参加工作。等到参加工作进入社会了才开始后悔,那时候才觉得,上小学才是人间最美好的乐土。人啊,就是在不停地幻想不停地失望中生活着。”刘伟名故意找了段话来撇开这个话题。
“说到这个就开始扯开话题,放心,我明天就走,不会在这里打扰你的。”张语嫣瘪着嘴说着。
刘伟名笑着摇摇头,很明智的不去接这个话题。
“刘伟名。”走了几步,张语嫣直接拉着刘伟名停下。
“又怎么了啊?大小姐。”刘伟名无语地望着张语嫣,这小丫头片子这主意是一个接着一个的。
“我脚崴了,走不动了。”张语嫣指着自己的脚说道。
“脚崴了?什么时候崴的,我看看。”刘伟名说着就蹲下来准备看看张语嫣的脚。
“不嘛。”张语嫣不让,然后说道:“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你这么看脚多不好意思啊,你有没有一点点男女授受不亲的觉悟啊。”
“得,你说怎么办吧。”刘伟名听张语嫣这么说就知道这丫头脚根本没崴,不知道又准备出什么幺蛾子呢。
“还能怎么办?背我回去,你难道还准备让我这么一崴一崴着回去啊。”张语嫣撅着嘴说道。
刘伟名脸上开始冒黑线了,原来这丫头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大小姐,要不我叫个车来行不行?这里离家可不近啊。”刘伟名以商量的语气询问道。
“不行,我就是要你背我回去。我又不重,就九十斤。你背不背?不背我今天晚上就在这不走了。”张语嫣直接用出了耍赖的杀手锏。
刘伟名望着张语嫣这副摸样,气着气着竟然给气乐了,望着张语嫣不停地笑着。
“你笑什么?”张语嫣看着刘伟名望着自己笑便问道。
“我笑你还真是个孩子。来吧,只要你不怕我占你便宜我这个市委书记就背着你在这街头走一圈吧。估计这会成为明天最大的新闻。”刘伟名蹲在地上说道。
张语嫣笑嘻嘻地趴在了刘伟名的背上,然后说道:“反正也早就被你占过便宜了,本姑娘已经不在乎了,给谁占不是占了,还不如给你这头温顺点的老狼。”
“得,按你的意思我还沾光了咯,托您老的福啊。”刘伟名抱着张语嫣,既然张语嫣不在乎他就不客气了,直接两只手在后面直接托住张语嫣的臀部往前走着。手上传来的弹性令刘伟名一阵激荡。
“啊,你手放哪?快把你手放开。”张语嫣感觉到了刘伟名的手,大叫着,不停地拍着刘伟名的手。
“你不是不怕我占便宜木?再说了,我刘伟名从不做亏本的买卖,既然让我背,就得给我点报酬,不然我打死不背。”刘伟名毫不理会继续托着张语嫣的屁股往前走着。
张语嫣满脸通红,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触碰到自己的那个部位,传来的强烈感觉让她羞的无地自容。不过她还是倔强地说道:“便宜你这头s狼了,你爱怎么着怎么着,本姑娘不在乎。就当是给狗咬了一下。”
张语嫣说完直接伸出双手紧紧地抱着刘伟名的脖子,趴在刘伟名的身上。一脸的害羞,一脸的甜蜜。
“你这个比喻还真贴切啊。”刘伟名说着狠狠地在张语嫣的屁股上面掐了一下。惹来的是张语嫣的又一声尖叫,以及在刘伟名背上的不停乱打。所谓花枝乱颤就是这。
走了一段路,张语嫣抱紧刘伟名在后面问道:“累吗?我下来吧。我脚差不多好了。”
“不行,我刘伟名做事从来都是有始有终的,绝不半途而废。你上了贼船就别想下来了。”刘伟名喘了两口气后说道。
“我真的不重吗?”张语嫣小声问道。
“不重,像抱只小猫小狗一样。”刘伟名笑着说道。
“找打。”张语嫣说着便掐住了刘伟名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