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第68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别别别,丫头,你这一招是跟谁学的?这可是治夫绝招啊。网 ”刘伟名问着,其实张语嫣根本没用力,也就根本不痛了。
“本小姐无师自通,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无礼。”张语嫣神气活现地说道。
“我替你将来的老公默哀。”刘伟名叹了口气说着。
张语嫣突然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惹得刘伟名大叫。
“我这一招只对你用,你还是为你自己默哀吧。”张语嫣恶狠狠地说道。
其实张语嫣真不重,不过奈何背久了。刘伟名到家的时候已经累的不行了。
“大小姐,是你先洗还是我先洗啊?”刘伟名倒在沙发上大喘气地说道。
“我先洗吧,你刚出汗就去洗澡对身体不好。”张语嫣关心刘伟名道。其实在路上张语嫣已经数次说过让刘伟名把她放下来,可惜刘伟名就像个耕田的老牛毫不理睬地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谢谢。我现在也没力气去洗澡了。很久没锻炼了,这身体是大不如从前了啊。”刘伟名感叹道。
张语嫣走进自己的房间去拿衣服,拿了衣服出来之后走进浴室,突然把浴室门打开,把脑袋露出来对着刘伟名喊道:“刘伟名。”
“干嘛?”刘伟名回应着。
“如果你坚持要洗,我不会拒绝的。”张语嫣笑着说道。
刘伟名脑袋顿时处于短路状态,随后知道这是张语嫣在调笑自己,当即没好气地说道:“滚蛋,你现在就是睡我面前我也没力气做什么。”
“没用的男人。”张语嫣撅嘴骂道,随后又加了一句:“想进来就进来哈,我没锁的。”
“你不gou引我会死啊你,到时候你连后悔都不知道怎么写。”刘伟名威胁着。
“我张语嫣从来不后悔,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张语嫣哈哈大笑道。
“有本事你洗澡的时候把门打开。”刘伟名饶有兴致地说道。
“想得美,人家可是个黄花大闺女。”张语嫣说完把门便关上了。随后便响起了淅沥沥的流水声。
听着这流水声以及张语嫣刚刚挑逗的话语,刘伟名很不争气的反应了。
“害人的小妖精。”刘伟名骂了句,然后把电视机声音开大,因为累,看着看着不自觉的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突然之间,刘伟名就感觉自己鼻子痒痒的,连打了两个喷嚏给打醒了,这一醒不要紧,面前的场景吓了刘伟名一跳。之间张语嫣穿着宽松的睡衣就直接坐在自己身上,而且是紧密部位贴着紧密部位。张语嫣正用头发在自己的鼻孔里面骚扰着。刘伟名一下子就感觉自己小腹之处温度急剧升高。
张语嫣也突然感觉到了某种不一样,随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一下子从刘伟名身上跳起来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脸色通红地骂道:“。”
“大姐,我这只是正常反应。你穿的这么少这么在我身上骚扰我,我要是没有这种反应就只能说明我不是个男人了。我们俩谁是你心里很清楚的。”刘伟名无语地说道。
随即发现张语嫣只穿着宽松的睡衣,并没有穿裤子,由于是坐在沙发上,一条洁白无瑕的就完全展现在了刘伟名的面前,直到内侧部都毫无遮拦地展现着。刘伟名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吃不消了。
“你就是。你不是说只把我当做妹妹吗?那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有伦的嗜好?”张语嫣立即反驳着。
“你的逻辑十分的有问题。”刘伟名知道跟张语嫣逞口舌之快最终是没有任何结果的。
“怎么啊?说到你心坎里去了?你现在算是承认你确实是对我有非分之想的吧。”张语嫣就像是中了五百万似的非常开心。
“你穿成这个样子是个男人都会有想法啊,我说过了,你的逻辑存在问题。不跟你说了,我洗澡去。”刘伟名没好气地说着,然后回自己房间拿衣服。
张语嫣则依旧非常的开心,满脸都是红彤彤的,不知道她是验证成功了什么东西让她如此的开心。
当刘伟名拿着衣服路过客厅往浴室去的时候张语嫣笑着说道:“大爷,需不需要人搓澡啊?”
“需要,你进来吧。最好是不穿衣服进来。”刘伟名停都没停一下,直接说道。-“s狼。”张语嫣知道自己败了,便骂道。
刘伟名打开蓬头,洗去这一身的疲倦。公安局发生的事故还是紧紧地萦绕在他的心头,令他十分的烦躁。刘伟名知道,明天又是不平静的一天。
刘伟名洗完澡出来已经不早了,路过客厅的时候发现张语嫣还在看电视,便说道:“丫头,不早了,得睡觉了。”
“我明天走了。”张语嫣突然说道。
“知道啊,就是因为你明天要赶路,肯定特辛苦,所以让你早点睡。”刘伟名也在沙发上坐下,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说道。
“我走了,要很久才会回来。”张语嫣显然并没有理会刘伟名的话,自己说自己的。
“知道,英国也不远嘛,飞机一下子就回来了,是不是。”刘伟名安慰着。
“我又要很久看不到你,你也看不到我。”张语嫣说着躺子抱着刘伟名的手臂睡在刘伟名的腿上面。
“你不是都说了嘛,相见不如怀念。思念有思念的美好,相见有相见的甜蜜。没有离别时的痛苦又何来相见时的喜悦呢?你经常打电话给我就行了。”刘伟名安慰道。
“你一点都没有舍不得我走。”张语嫣嘟着嘴巴说道。
“我有,我当然有啊。这么美丽动人的姑娘要走我当然舍不得。”刘伟名赶紧说道。哄女人是一件很艰苦卓绝的工程。
“我没看出来。”张语嫣一脸的不信。
“男人是理性的动物,女人是感性的动物。男人即使心里再不舍也不会表现出来,只会把一切都藏在心里。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要了解一个女人,就得看她的脸和她手上提的包。要了解一个男人,则要看他的心。其实我很舍不得的,只是我不可能和你一样愁着张脸是不是?”刘伟名巧舌如簧地说道。
“算了,就让蛮横过关吧。”张语嫣显然是信了,然后又把刘伟名的手抱紧了一点说道:“我真的不想走。在你身边即使上面都不做,我都觉得很开心很安全。在那边,我每天都觉得自己像个行尸走肉般,心里很空虚,很害怕。你明白这种感觉吗?”
刘伟名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我懂,很多年前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是为了谁?金倩姐吗?还是云佳姐?”张语嫣有点吃醋地追问道。
“都不是,是在我读大学的时候。一个给了我美好又把它摧毁的干干净净的女人,是她让我认清了这个世界,让我变得成熟。”刘伟名又想起脑海中的那个女人,摇摇头,然后说道:“不说她了,你真的不困吗?”
张语嫣点头。
刘伟名无语,然后从自己的房间拿了穿被子盖在张语嫣身上,说道:“那就再看会电视吧。”
“没想到你还挺会照顾人的。”张语嫣紧紧裹着被子,一脸幸福洋溢地对刘伟名说道。
“一个人生活久了就必须会照顾自己了,会照顾自己也就会照顾别人。”刘伟名拿起桌子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点上。
“别抽那么多烟,真对身体不好。”张语嫣埋怨了刘伟名一下,然后又说道:“你为什么不带上云佳姐一起过来?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过的很凄凉。”
“凄凉?你这个词用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刘伟名无奈地笑着,然后道:“过段时间就把她们接过来住一段时间。但是让她们跟着我常住这不太可能。云佳有集团需要管理,而且孩子适应新环境的能力不强,这对他们的学习不好。再说了,白山暂时的环境并不乐观,还达不上一个宜居城市的标准。我一个人过得挺好的啊,我没发现又什么不好的地方。”
“口是心非。”张语嫣一脸的不相信,然后说道:“看看这烟灰缸里面多少烟头就知道你晚上一个人回家的心情了。你白天都不在家,只有晚上在家,这烟只能是晚上在家抽的。”
“没发现你还有这么强的推理能力啊,不去做侦探真是可惜了。”刘伟名哈哈大笑道。
“谢谢夸奖。我在这两天有没有感觉很好?是不是觉得身边还是有个女人好点?”张语嫣睁大着眼睛一脸笑意地望着刘伟名。
“有什么好的,人家有个女人在身边是有人照顾自己,你在这里我还得照顾你。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怎么长的大啊,一点都没看出来你就相夫教子的可能性。”刘伟名毫不留情地开始打击着张语嫣。
“我怎么没有了,我自从上大学之后也知道洗衣服拖地打扫卫生了啊,煮饭的话到时候学学不就行了,我想以我张语嫣的天赋没有什么能够难倒我。”张语嫣神奇活现地说着。
“就凭你说出的这句话就可以看出你确实没长大。好了,不说这个了。喝不喝茶?睡不着的话我带你到阳台上面喝杯茶吧,呼吸一下这里原生态无污染的空气,这里的空气你在任何地方的任何城市都是不可能呼吸到的。”刘伟名笑了笑,然后拿着杯子去倒茶去了。
“外面冷,你要么裹着被子,要么就去披件衣服。”刘伟名不忘了提醒道。
“这外面依旧是黑灯瞎火的,要是外面灯火辉煌,坐在这个位置喝茶聊天一定非常惬意。”张语嫣裹着被子盘腿坐在阳台上椅子上面。阳台上的八仙桌是刘明前特意摆设的,坐阳台上面喝茶是他的一个习惯了。
“这也要看个人的心境了,假如外面灯火辉煌你现在坐在这里能有这么安静?其实白山是个好地方,只是大部分都发现不了他美的地方。我接触过很多人,只有一个人真正地发现到了白山的美。”刘伟名微笑地说道。
“谁啊?说来我听听。”张语嫣顿时来了兴趣。
“这个人你认识啊,就是方涵韵。她喜欢白山,也了解白山。她用她手中的笔和相机把白山的美展现的淋漓尽致。”刘伟名毫无保留地说道。
“看样子你对涵韵姐评价蛮高的嘛,说说,她在你心中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张语嫣接着问道。
刘伟名发现了张语嫣的异样,然后摇头道:“不说,你以为我傻啊?在一个女人面前说另一个女人的好这是世界最傻的事情,这句话还是你告诉我的,说这是没有绅士风度。”
“知道就好,你今天要是说了我就跟你没完。”张语嫣很神气地说着,然后接着说道:“不过涵韵姐确实是个不一样的女人,不但你们男人,就是我都被她给迷住了,她身上的那种气质让人有种神往的感觉。”
刘伟名只是微笑,并不说话。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刘伟名其实困的要命,不停地喝茶来提神,他能够理解张语嫣此刻的心情,明天要走了,她肯定是会不舍的,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不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刘伟名选择了舍命陪君子。
不知道等到了几点,张语嫣终于开始打哈欠了,刘伟名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抓住时机问道:“困了吗?”
张语嫣捂了捂嘴,点了点头。
“困了那就睡吧,确实不早了。”刘伟名起身说道。
“伟名。”张语嫣又喊道。
“怎么了?”刘伟名心里一惊,暗道这丫头不会还不准备睡吧。
“我一个人睡怕。”张语嫣脸红红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