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第68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顿时惊住,然后权衡利弊了许久许久才说道:“丫头,你这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考验我作为一个身体健康各方面需求都正常的男人的定力了 坐怀不乱对于处于我这种情况下的男人来说有多艰难你知道吗?”
“我相信你是一个谦谦君子的。”张语嫣说着在刘伟名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又打着哈欠往自己房间去了,顺带着把刘伟名的被子也裹在身上进了房间。
刘伟名无奈地摇了摇头,暗道今天晚上自己又别想睡安稳了。这丫头留在人间就是个祸害,应该送到月球去。
刘伟名走进张语嫣房间的时候,张语嫣已经裹着自己的那被子睡下了,而且也把刘伟名的那被子给铺的整整齐齐。刘伟名笑了笑,把灯关了,然后侧着身子睡在了,他可不敢离张语嫣太近,谁知道这丫头又会做出什么害死人不偿命的事情来。
“喂。”张语嫣伸过手来在刘伟名的被子上面扯了扯。
“怎么了?”刘伟名从心底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都不看我。”张语嫣埋怨地说道。
“我不敢看,这孤男寡女的同处一张,而且我也是很久没经雨露了,我怕我做出什么事情来你后悔。”刘伟名眯着眼睛搪塞着,其实他是真困了,在极度瞌睡的情况下刘伟名没有任何心思去想其它的事情。
“我相信你不会的。”张语嫣突然肯定地说道。
“你相信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的自制力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安心睡吧,不早了。”刘伟名迷迷糊糊地说道。
“我睡不着。”张语嫣又吐出四个字。
“你前面不是说你困了吗?怎么又睡不着了呢?姑娘,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刘伟名濒临崩溃。
“我前面是困了,可是一到上了我又睡不着了。刘伟名,我怕。”张语嫣嘟着嘴说道。
“怕?我的乖乖啊,我就睡在你边上你怕什么啊?”刘伟名气的差点七窍冒火。
“我就是怕,我要你抱着我睡。”张语嫣豁出去了说道,说完自己都觉得自己没脸没皮的。
刘伟名听过后直接睁开眼,转过脸来望着张语嫣,然后摸了摸张语嫣的额头,然后问道:“丫头,你没发烧吧?怎么开始说胡话了呢?”
“你才发烧了呢,我清醒的很,我就是要你抱着我睡。要不然你今天晚上别想睡觉。”张语嫣直接说道。
“哎,丫头,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说句实在话,就如同我前面说的,我感到很荣幸,心里也是窃喜。但是,我哥的有做哥的原则,你喜欢我是你的自由,但是做哥的得为你的将来负责,所以,即使做哥的心里再怎么喜欢你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知道吗?”刘伟名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在保护我。你刚刚说了你喜欢我,没骗我吧?”张语嫣脸红红地说道。
“没有,但是这种喜欢我只会埋在心里,直到有一天你碰上一个你爱的也爱你的男人,哥会亲自把你的手以及这份喜欢亲手交给那个男人。网”刘伟名点头说道。
“那假如我这一辈子都没碰上那么一个男人呢?”张语嫣做着假设道。
“那我便会一辈子都把这份喜欢埋在心里。你懂我的意思吗?”刘伟名苦口婆心地说道。
张语嫣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不过,我还是想你抱着我睡觉。你抱着我睡我心里特别安稳睡的也特别香。昨天晚上是我睡得最香的一晚上了。”
刘伟名长长的吐了口气,暗道貌似自己说了那么久最后屁的作用都没有。看来今天晚上不享受这艳福还真没办法睡觉了。刘伟名说着道:“这可是你自己强烈要求的哦,到时候可别怪我不负责任,你不要后悔啊。”
张语嫣望着刘伟名突然强硬起来的语气,心里就开始有点打鼓了,弱弱地问道:“你不会真的准备对我做什么吧?”
“怎么啊?怕了?你今天不是gou引我一天了吗?怎么到现在这会儿了又怕了?”刘伟名带着一种奇怪的笑容说道,说的张语嫣心里开始发毛。
“我那只是开玩笑的,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对我做什么的,因为,在我心中你是个好男人。”张语嫣柔弱地说着。
“再好的男人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下半身的,你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刘伟名恶狠狠地说道。
“刘伟名,我都是开玩笑的,你快睡觉吧,真的,我也要睡觉了。”张语嫣真的被吓到了,连忙说道。
“你真的要睡觉了。”刘伟名心里暗喜,但是还是加了一句。
“真的。”张语嫣说着很是乖巧地把眼睛闭上,以显示自己真的要睡觉了。
“我等下要是发现你没睡觉就别怪我做出不如的事情来哦,你知道的,男人有时候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特别是碰到美女的时候。”刘伟名心里都爽呆了,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好骗。
其实张语嫣心里也是很彷徨的,她是真心喜欢刘伟名,经过半年西洋教育,耳染目睹之下,原来的中式保守观念也淡化了很多。心想把自己的一切交给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就是证明自己爱他的一种方式,加上有心的想刘伟名,所以才有了前面的一出接着一出的区里取闹,但是,当刘伟名真的表现出这种想要对她做出动作的时候,她开始怕了,发自内心的害怕,虽然也有那么一丝的盼望,可是只是占极小的比例。
刘伟名看到张语嫣的表现之后,心满意足地准备睡觉了,他要达到的就是这个目的。其实说真的,刘伟名心里对张语嫣也不是完全没有想法,任何一个男人对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美女又怎么可能没有意思想法呢?这是人的一种本性。但是刘伟名现在已经成熟了,一个成熟的男人与一个青涩的男人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刘伟名知道自己给不了张语嫣任何东西,而张语嫣还年轻,自己不能毁了她一生,所以,刘伟名是绝对不会对张语嫣下手的。
就在刘伟名渐渐地就快进入梦乡的时候,张语嫣却瞪大着眼睛望着淡淡灯光下刘伟名那刚毅的脸庞,她现在当然知道刘伟名前面是吓她的,不过她没有生气,她现在也想明白了,刘伟名之所以始终对自己保持距离是因为刘伟名在保护自己,她很开心,比刘伟名真答应自己什么还要开心,特别是在听到刘伟名亲口告诉自己他是喜欢自己的之后,她发自心底感受到了甜蜜的滋味。张语嫣望着刘伟名刚毅的脸庞开始出神,随后轻轻地掀开刘伟名的被脚,整个人都移了过去,把刘伟名的手臂拿起来放在自己的脑后,就这么枕在刘伟名手臂上,双手抱住刘伟名脖子以这种亲密无间的姿势睡下。虽然感觉到了害羞同时也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这与昨天晚上睡着后不自然地抱住刘伟名的感觉不一样,这是在自己秦兴状态下所为,特别是闻着刘伟名身上那种强烈的男人气息张语嫣感觉自己都快醉了,觉得特别的安心,没多久就进入了梦想。
当张语嫣掀开被子钻到自己被子里来的时候其实刘伟名并没有睡着,他只是吓了一跳,暗道这小丫头不会真的在欧洲学坏了准备逆推了自己吧?随后发现这小丫头只是想在自己怀里睡觉便笑了笑,不过感受到自己身旁少女无时无刻不传来的体温刘伟名顿时就有点心猿意马了,不过他控制的很好。最后,当感觉到张语嫣那悠长的呼吸声时才知道这个小丫头已经熟睡了。刘伟名转过脸看着张语嫣,看到小丫头在自己怀里卷曲着身子睡得那么安稳,刘伟名才发现,这个小丫头是真的缺乏安全感。刘伟名不知道自己是从哪本书中看过,说是假如一个人睡觉,总是喜欢把自己的身子卷曲成一团地睡,这就证明这个人很缺乏安全感。
想到这,刘伟名不自然地就把怀中的小姑娘又抱紧了一点,很奇怪,虽然是娇柔在怀,但是刘伟名却并没有太多的想法。闻着少女特有的香味渐渐地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刘伟名虽然晚上睡得很晚,但是却依旧习惯性地早起。刘伟名轻轻地把自己已经发麻的手臂从张语嫣的肢体缠绕中抽出来,在做了几个简单的伸展运动之后便洗漱。洗漱完毕之后又亲自跑到楼下,在早餐店买了点早餐。回来的时候发现张语嫣依旧没醒,便自己先吃了,把剩下的早餐放在那,准备等张语嫣醒来之后再热一下吃。看了看表,平时这个时候刘伟名就要快准备上班了,想到张语嫣今天要走,刘伟名想了想给姚宏打打了个电话。
“刘书记。”接通电话之后,姚宏很恭敬地说道。
“秘书长,今天早上我有点事情,晚点才去办公室。”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那十点钟的常委会要不要我通知一下推迟?”姚宏犹豫了一下问道。
“不需要了,这样不好,我到时候会准备参加的。另外你让人给安排一下,给我订一张今天中午或者是下午从岭山到广北的机票,然后派个车过来,送个人去广北。”刘伟名想了一下说道。
“好的,订好票之后我让司机开车送过去。刘书记,今天白山日报的报纸有篇文章言行比较过激,您看?”姚宏开始汇报工作。
“嗯,这个事情我知道了。”刘伟名没说其它了,就淡淡地说了一句。他知道,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姚宏会知道怎么办的。
“那好,刘书记,那我现在就去安排车的事情了。”姚宏果然明白刘伟名的意思,没有再说。刘伟名这句知道了就是告诉姚宏这件事情我知道,你不需要去管,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刘伟名嗯了一声就挂断电话。然后又给唐伟龙打了个电话,让他和司机不要来接自己了。
可能是刘伟名的声音比较的大,把熟睡的张语嫣给吵醒了,刘伟名电话一打完就听见张语嫣在房里叫自己。
刘伟名无奈地摇摇头推门进去,问着躺在上睁大眼睛望着自己的张语嫣说道:“怎么了?”
“你今天不用上班啊?平时你这个时候可是已经准备上班去了。”张语嫣明知故问道。
“我可是市委书记,这里我最大,我上不上班没人可以管到的。今天早上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可以晚点去。”刘伟名不紧不慢地说道,然后又道;“起吧,我给你去把早餐热一下,估计已经冷了。”
“我不想起,我还想再睡会。”张语嫣发嗲地说道。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起。机票和车我都给你安排好了。”刘伟名没管那么多,直接说道。
“你就这么想我走啊?”张语嫣非常不满地嘟着嘴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我就不管你了,你要走自己去坐大巴吧。”刘伟名没好气地说道。
“真小气,随便开句玩笑就生气。”张语嫣再次不满,然后在上扭捏着下来,穿着个睡衣进了浴室里开始洗漱。刘伟名把早餐放进微波炉里面热。一直都没有这个时间在家呆着,这让刘伟名很是不明白该干点什么。于是就把电视打开,开始看早间新闻。
看到张语嫣洗漱完毕出来,刘伟名指着只有一个微波炉的厨房说道:“早餐都在微波炉里面,已经热好了,自己拿出来吃。都是你喜欢吃的。”
“你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啊?”张语嫣看到微波炉里面果然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一脸甜蜜地问道。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啊,我要是不记得怎么给你买?慢点拿,有点烫。”刘伟名随口说道。
张语嫣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刘伟名,我等下就走了,这一走就又不知道有多久时间见不到你,我有点舍不得。”
张语嫣一直以来叫刘伟名都是直呼刘伟名三个字,好像从来没叫过伟名,这种称呼从两人刚开始认识到现在已经如此亲密了也依然如此。
“人生本来就是如此,分分合合,起起落落。等你毕业回国了不是随时都可以在一起了吗?再说了,也没多久,别弄的这么感伤,到时候把我弄哭了你就真的舍不得走了。”刘伟名笑着说道。
“可是我真舍不得,我现在就想哭了。”张语嫣嘟着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