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第69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对了,差点忘了。 ”刘伟名说着便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提了好几袋东西出来,然后说道:“你等下回去的时候把这个带上,这些都是白山的一些特产,拿回去给你爸妈他们尝尝鲜,给你爸妈说,我最近工作比较忙,没时间回去。等过年的时候我再去看望他们二老。”
刘伟名这个时候把东西拿出去其实一大半是为了打断张语嫣营造的悲伤气息,更多的也是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张语嫣的话了。
“我来这里了都不见你送给什么东西给我。”张语嫣一听就不高兴了。
“白山这个地方有什么啊?穷乡僻壤的,除了这些土特产外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要不我让人现在准备,送两只这里的土鸡给你?”刘伟名笑着说道。
“没良心,我才不要。”张语嫣依旧嘟着嘴一脸不快地说着。
“那不就得了。”刘伟名笑了笑。
“你一点都没有舍不得我走。”张语嫣突然嘟着嘴说道。
“我的大小姐,那怎么样才能证明我是舍不得你的呢?是不是要我在你面前大哭一顿。”刘伟名无语地说道。
“那倒不至于,一个大男人哭起来多难看。”张语嫣当即摇头道。
“那不就结了,我说你这一天都在纠结些什么问题啊你。东西都收拾好了没?等下车就来了。”刘伟名安慰道。
“刘伟名。”张语嫣叫道。
“干嘛?”
“我马上就要走了,能不能向你提个要求?”张语嫣脸有点红地问道。
“什么要求?你说吧,怎么扭扭捏捏的,这不太像你的风格啊。”刘伟名看着张语嫣的样子顿时便笑了起来了。
“你先说你答应不答应嘛。”张语嫣着急地说道。
“大小姐,你这是什么逻辑啊,你不说是什么我怎么给你答应啊?难道你要我给你摘个星星下来我也给啊?”刘伟名一边笑着一边给自己点了根烟。
“哎呀,你想到哪儿去了?我说的肯定是你能够做到的啊?而且还是件很小很小的事情,可以说是举手之劳。你答不答应?”张语嫣抬头望着刘伟名问道。
刘伟名有点犹豫地望着张语嫣,最后说道:“我还是不能先答应,我怕你给我下套,我从你眼睛里面看到了阴谋的色彩。你就先说是什么啊?我能做到的我肯定会答应的。”
“我说刘伟名,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怎么扭扭捏捏的,你就说一句话,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你要是说不答应我张语嫣绝对不会再多说半句话。”张语嫣狠狠地说道。
“我说丫头,没必要这么狠吧?我现在倒是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件什么好事,起码是我不那么好办的事。不过既然你都说这样的狠话了,我要是再不答应就显得我小气了。好吧,丫头,说吧,是什么事?我答应了,不过我先说好,如果是违背了我原则的事我绝对是不会干的,你可要知道,我还是个公职人员,太离谱的事情我可不敢干。”刘伟名最后妥协地说道。
“你说了答应的哦,等下可别反悔。你可是市委书记,金口玉言,可不能反悔。”张语嫣突然呵呵地笑着说道。
“拜托,金口玉言的那是皇上,我最多算个知州,是个小吏。你要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那还有点靠谱。”刘伟名哈哈大笑着。
“哎呀反正就是那意思,我语文没学好行不行?反正你答应了就不能反悔。”张语嫣挥着手说着。
“我怎么感觉我上了你的套呢?”刘伟名盯着张语嫣然后摇头说道,接着说道:“不过上了套就上了吧,起码还是上了一个小美女的套,不算太丢人。现在可以说是什么了吧?你都把我绕的云里雾里了。”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你在我走之前亲我一下。”张语嫣豁出去了的红着脸说道。
刘伟名听过后眼睛瞪的大大的,暗道这丫头倒是真的什么话都敢说啊。
“这么看着我干嘛?你可是已经答应我了的,休想反悔我告诉你。你要是反悔你就不是个男人。”张语嫣一边红着脸一边很是严肃地说着刘伟名。
“这个不太好吧?要不咱换一个?换一个我绝对答应。”刘伟名头上冒着黑线说道。
“不换,刘伟名,你不会是想食言吧?”张语嫣狠狠地盯着刘伟名说道。
“丫头,你脑子里面一头到晚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你哥我都好几十岁的人了,不可能没脸没皮地逮谁亲谁吧?你就不要为难你哥了好不好?”刘伟名又开始语重心长外加使用苦肉计了。
“怎么啊?让你亲我一下这么为难啊?我是长的让你恶心还是身上太脏?”张语嫣有点伤心地说道。
“你这丫头,我发现我真的老了,思维真的跟不上你们这些小年轻。”刘伟名无语地摇头,在这方面,他永远不是张语嫣的对手,或者说,在这种语言的辩白方面,男人永远不是女人的对手。男人是就事论事,是针对性的,而女人的思维则是发散性的,学数学的时候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对了,叫做由点及面。女人的思维就是这种模式。
张语嫣紧紧地盯着刘伟名,直把刘伟名给盯的头皮发麻,随后张语嫣说道:“算了,既然你这么为难那我就不为难你了。”
“哎呀,你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上天有好生之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刘伟名终于轻松下来了,当即开玩笑说道。
只是张语嫣根本没听刘伟名这些不大不小的玩笑话,上前一步直接踮起脚尖捧着刘伟名的脸庞吻上了刘伟名的嘴唇。
这一招太过于让刘伟名惊讶了,刘伟名只感觉到一阵幽香传来随即就看到张语嫣的脸庞伴随着的还有嘴唇上传来的一片温暖。刘伟名有点木讷地接受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当然,最主要的是因为受了惊吓,他没想到张语嫣这么大胆主动,看来这丫头在英国还是受了欧美人对爱情的态度的影响吧,敢爱敢恨、敢主动。
刘伟名软玉在怀,但是却偏偏不知道自己该做何举动。是该抱住张语嫣呢?还是不抱呢?是该配合张语嫣那生涩的吻呢?还是不配合呢?亦或是是不是该一把把张语嫣给推开呢?就在刘伟名犹豫不决的时候,张语嫣主动地抱住了刘伟名,把本来捧着刘伟名脸庞的手勾住了刘伟名的脖子。刘伟名手伸了伸,最后还是紧紧地抱住了张语嫣,把张语嫣那美妙的身体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被张语嫣那生涩的吻胡乱的吻着,渐渐的刘伟名也开始有点动情了,毕竟在怀里的不是一个娃娃一个,而是一个正值花季长的又那么祸国殃民的美女,不动情不能说明你有多君子,只能说明你身体有问题了。
刘伟名情不自禁地就把舌头伸进了张语嫣的口里,勾住了张语嫣的舌头,两人的舌头开始不停地纠缠着。随之便是两人都有点低沉的呼吸声,很明显,开始动情的不只是刘伟名一个人。张语嫣的身体开始不停地扭动着,但是未经人事的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能跟随者身体的反应做出最为直接的动作,勾住刘伟名的双手越来越紧。
张语嫣是未经人事,但是刘伟名却不是,他意识到,张语嫣已经动情,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再继续下去就真的是干柴与烈火,只要有一点火星子就会形成燎原之火的。所以刘伟名突然紧紧地抱住张语嫣,然后把嘴松开,贴在张语嫣的耳边说道:“好了,丫头,不能再继续了,再往下我们两个都会后悔的。”
张语嫣也是突然清醒过来,脸颊通红通红的,羞涩地把脑袋靠在刘伟名的肩膀上,然后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道:“再抱我一下吧,就这样。我现在感觉特别的安全。”
刘伟名笑了笑,说了句:“真是个傻孩子,还是年轻好啊,敢爱敢恨。再过上十年,你就没这个勇气了。”
就在这时,刘伟名的电话响了起来,张语嫣这才悻悻然地松开手,从刘伟名的怀抱里出来。刘伟名笑了笑,拿出手机,看了看号码,是姚宏打过来的,刘伟名想,估计是车已经到位了。
“喂。”刘伟名接电话时已经恢复了严肃的语气,淡淡地说道。
“刘书记,车已经在您楼下了,我派了办公室一位同志随行,如果方便的话我让他上来帮您搬点东西。”姚宏小心地说着。
“不必了,你让他在下面等着就行了。”刘伟名淡淡地说完便挂断电话,望着张语嫣,微笑着说道:“车来了。”
“嗯。”张语嫣眼神有点落寞地说了一句,不过却并没有太多的话。
“好了,别舍不得了,有时间的话我就去一趟英国看你好不好?”刘伟名看着张语嫣那伤心的样子,心里非常的难过,不自然地就说出了一句话,说出话之后刘伟名就后悔了,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暗道男人还真是贱,自己给自己挖坟墓。为什么女人都说男人的承诺就等于是在放屁,刘伟名现在就是最鲜明的举例了。
“真的?”听到刘伟名这么说了,张语嫣顿时喜笑颜开,一脸期待地望着刘伟名。
刘伟名便觉得更加的后悔了,看着张语嫣态度的转变,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这个承诺想不做都不行了。于是露出一个很是难看的笑容说道:“是的,只要有时间我会去的,我也想去欧洲看看。”
“你可不许骗我,到时候要是没来我跟你没完:张语嫣显然已经把刘伟名的话当真了。
刘伟名也只能是将错就错最后一错到底地说道:“不骗你。”
“伟名,你真好。”张语嫣不自然地就把刘伟名这三个字的称呼给变成了伟名了,然后拉着刘伟名的手臂开始陶醉地说道:“到时候你来了我带你去看白金汉宫、带你去格林公园、去看皮卡迪利圆环广场。去好多好多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你说好不好?”
“好,到时候你说去哪就去哪?”刘伟名明知道自己是根本没时间也不可能去的,但是脸上还是装出很向往的神情回答着张语嫣,男人啊男人,就是贱啊,这就是所谓的祸从口出吗?刘伟名在心里骂着自己。
“你一定要经常给我打电话,电子邮件也行,你有我的电子邮件没?没有的话我等下发到你手机上面。你要是超过三天不给我电话和邮件我就立马跑回来找你算账,我张语嫣可是说到做到的。”张语嫣突然威胁起了刘伟名。
刘伟名心里那个汗啊,他是绝对不怀疑张语嫣这话的真假的,以张语嫣这种疯丫头的性格做出这种事情一点也不意外。刘伟名只能很乖巧地点头说是。
“那好吧,时间也不早了,你送我下去吧。”张语嫣说完这一句却并没有动身,反而有踮起脚尖在刘伟名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红着脸说道:“下去吧。”
刘伟名用手摸了摸还暗留残香的脸庞,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提起东西像个跟班一样跟着张语嫣下楼去了。
楼下停着两辆车,一辆是刘伟名自己的专车奥迪,另外一辆则直接是一辆霸道的警车,很显然,姚宏是考虑到了去外地这警车肯定是要方便一些的。看到刘伟名下楼来,那位刘伟名不认识但是很明显是姚宏嘴里所说的办公室的年轻人跑过来接过刘伟名和张语嫣手里的行李往霸道的后备箱里装着。
“好了,一个人在路上要注意安全,到了记得给我电话。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做事情不能再这么疯疯癫癫自己想干嘛就干嘛了,知道吗?不能让你爸妈再为你担心。”刘伟名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摸了摸张语嫣的头发有点和蔼地说着。
“知道了,你现在越来越啰嗦了,可以跟我妈媲美了。”张语嫣丝毫不领情地说着。
望着周围还有司机在,刘伟名被张语嫣这么直白地说的都不好意思了。只能笑道:“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呢?回去记得代我向你爸问好,我有时间会去看望老领导的。”
“嗯,那我上车了。”张语嫣说着,随后附耳在刘伟名耳边说道;“一定要想我,每天都要想,听到了没?”
刘伟名听到了张语嫣这么一句话,非常尴尬地四处望了望,然后摸着自己鼻子敷衍地说道:“听到了,这里这么多人,上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