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3.第693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刘伟名想到这,拿起手机拨通了省w书记秘书的电话,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他还没有权利得到省w书记的内部通讯号码,就在刘伟名刚挂完电话之后,唐伟龙就敲响了刘伟名门,然后进来说道:“刘书记,张市长来了,还带了一位叫做刘老虎的企业家。 ”
“刘老虎?企业家?哼,还真会给自己脸上擦粉。”刘伟名笑了笑,想了想然后才说道:“让张市长进来吧,至于那位所谓的企业家让他先在外面等一下。”
唐伟龙不知道这个刘老虎是什么人,所以对于刘伟名的态度有点惊讶,但是还是点了点,去执行刘伟名的命令去了。
刘伟名笑了笑,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给王明杰打了个电话。
“刘书记。”王明杰很快接听了手机,恭敬地说着。
“明杰啊,公安局那边的工作进展的怎么样了?”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正在进行中,不出意外,应该可以完成任务。”王明杰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要的不是应该。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告诉他池民天,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他的,不要有后顾之忧。哦,对了,你认识一位叫做刘老虎的企业家吗?他现在正跟着张市长一起在我的办公室。”刘伟名依旧是用很缓慢的语气说着,领导说话讲究的是沉稳,这是一个人的品性问题,所以,很少见到有大领导说话跟开机关枪一样,但凡是这样的人,都不可能当大官,因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不成熟不稳重。
“刘老虎?”王明杰惊讶着。
“恩,你看下认识不嘛,我这还有事,你们公安局那边的行动可以加快了。另外,今天电视台会去公安局采访,让池民天极力配合,给广大公众一个交代。”刘伟名又说了一句,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刘伟名就这么靠在椅子上等着张炳德进来。他是张炳德的领导,这样做是非常正常的,这与摆谱与否无关,而是为了体现作为领导的一种威信。这个时间也有那种平易近人的领导,但是假如一个领导整天都和你在一起打打闹闹,那这样的领导还有什么威信呢?而刘伟名对张炳德摆出这么一副姿态更多的是在提醒对方,我是你的领导。
唐伟龙推开门,侧身请张炳德进去。
刘伟名看了看张炳德,笑着说道:“炳德来了啊?坐。伟龙啊,给我们张市长泡杯茶。”
“刘书记你太客气了。”张炳德坐在刘伟名面前也笑眯眯地说着,两人表面上都像是多年未见面的好朋友一样,其实,眼神的交锋都不知道多少次了,这就是政客的虚伪。
“哎,怎么能说客气呢。张市长好不容易才来我这一次,肯定要隆重招待一下嘛。”刘伟名不着痕迹地说着。
“刘书记这话说的我就成了罪过了。这是怪我不来向您汇报工作啊。其实主要是看刘书记你这一天工作忙,一些小事就不好来打扰你了。”张炳德脸色都没变一下,依旧是微笑着说着,这些人,能坐到这样的位置上面,早就都已经是人精了。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张市长你是贵人呐。”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刘书记你可太抬举我了,不过今天来确实是有点事情要向刘书记汇报汇报。”张炳德微笑着说道,就在两人终于寒暄完毕,准备谈正事的时候,唐伟龙的茶也正好倒好,然后唐伟龙便带上门出去了。
在另一边的公安局,王明杰接过刘伟名的电话之后急冲冲地走进了位于自己办公室隔壁的池民天办公室,这是池民天特意安排的。要知道,办公室在局长办公室隔壁这就是一个待遇规格的问题了。而另外,这样也确实方便两人之间的联系。
房间里面,池民天正在打着电话部署着,而王明杰也看到了池民天双眼通红,很显然,是彻夜没睡,不说池民天了,就是他此刻也是眼睛酸疼,他也同样与池民天在办公室坐了一晚上,商讨着部署行动。但是王明杰虽然眼睛酸疼,却并无半点睡意。
池民天挂断电话,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对王明杰说道:“明杰兄弟,什么事啊?你也不去躺着睡会。”
“老池,人员已经全部到位了吗?”王明杰紧张地问道。
“基本到位了,经过昨晚上的先行摸底,现在已经掌握了黑虎帮大部分人的动态,现在已经把人员全部部署下去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到位了。全是便衣,今天晚上九点统一行动,应该是出不了什么问题,这些人都是非常可靠的。”池民天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道。
“我想可能等不到晚上了。”王明杰拉开池民天面前的椅子坐上去说道。
本来有点瞌睡的池民天听到王明杰这句话之后惊讶地抬起头望着王明杰,不解地问道:“怎么了,出什么意外了吗?”
“意外确实是有点意外,不过是好是坏暂时还不能确定。我想先问一下,假如现在让你马上行动,你能确定把人抓到手吗?”王明杰着急地问着。
“现在?现在抓到人应该是不成问题,毕竟我们做了充足的准备,从昨天晚上就开始部署盯梢了,只要掌握了这些人的地址就不怕抓不到人,但是现在是白天,这样大范围的抓人会不会引起市民的恐慌,到时候这事闹大了,就是刘书记那也不会好过。”池民天再次皱紧眉头说道。
“那这么说来就是好事了,你现在掌握了刘老虎的动态了吗?”王明杰说道。
“刘老虎?这个确实没有,这个刘老虎平时也就不怎么在本地住,喜欢到处跑,而且居无定所,所以很能掌握他的行踪。但是这个没有什么影响,只要把他下面的几个小头目给抓了,抓不抓他都一样,到时候一样能定他的罪。”池民天有点不爽,暗道这不是昨晚与你王明杰已经商讨过来的问题吗?怎么又来问。
“那如果能把刘老虎给自己抓了是不是更好呢?”王明杰笑着问道。
池民天知道王明杰特意这么问肯定是有他的用意的,便问道:“这个怎么说?”
“刚刚刘书记给我打电话,没说其它的,只问了我一个问题,问我认不认识刘老虎,然后又说现在刘老虎现在正和张炳德在他的办公室里,另外又问了我们公安局的行动部署的怎么样了,要抓紧。你说,刘书记这是什么意思呢?”王明杰笑着说道。
池民天沉思了一会,突然抬起头来望着王明杰说道:“你说刘书记是让我们立即行动,把刘老虎给抓了?”
“你说呢?”王明杰笑着,然后又道:“刘书记是不知道我们这边已经做好了对黑虎帮行动的准备的,所以他这话就是摆明了让我们直接把刘老虎给抓了。而且刘老虎就是在市委里面,这不怕他跑掉。”
“他可是与张炳德在一起的,这样子上去抓人是不是不好?”池民天有点犹豫地问道。
“如果他与张炳德在一起,而我们又没有证据,这样子去抓人肯定不行,但是你不要忘了,今天是星期几?今天是要开常委会的,刘老虎不可能与张炳德在一起,这些刘书记肯定都是考虑过的,所以,我们现在的赶紧部署人员了,时间不多了。”王明杰激动地说着。要知道,只要把刘老虎给抓起来了,这事情就成功了一半了。
“是这个道理,我立即派人去市委边蹲点,只要刘老虎一出市委就马上把他抓了,同时,另外的那些也都同时行动。只要把刘老虎给抓了,多抓一个小混混和少抓一个没有多大的影响。”池民天也呵呵地笑着。
“老池,有一点我们要特别注意,抓住人之后便立即把他们身上所有的通讯工具给没收了,不能让他们与外界联系,这样子我们的阻力会少的多。”王明杰提醒了一句。
“今天早上的白山日报刘书记看了吧?”张炳德微笑地望着刘伟名。
“刚刚看了,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刘伟名装傻道。
“噢,大的问题是没有,只是其中有一篇文章明指政fu不作为,而且其中文字非常的过激,指出许多政fu的不足,特别是在经济层面上的。我觉得这篇文章有恶意诋毁诽谤以及语言攻击政fu的嫌疑,这样的文章流传出来,会误导市民,给我们政fu工作特别是经济层面上的工作带来许多的难题。”张炳德做出很生气的模样说着。其实,是人就知道,这篇文章的出版肯定是刘伟名默认的,不然不可能出的来。
“张市长的意思是这篇文章所写完全失实咯?不过我倒不这么觉得,虽然这篇文章的言辞有点过激,但是我觉得整体上在经济层面上的分析还是十分到位而且有其特有的个人见解的,有些地方我个人觉得你们政fu方面还应该学习学习。”刘伟名点了根烟淡淡地说道。
“看来还是刘书记高层建瓯,非我等可比啊。”张炳德听了刘伟名的话之后也没有生气,甚至于是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只是微笑地说着,显然,他早就猜到了这种这种结果了。
“经济方面你才是专家。不过正如你前面说的,这篇文章言辞方面过于直接、激烈,很容易引起民众的情绪,这对于政fu以后的工作开展不便。我会让人提醒一下宣传部门,以后这样的文章要把关,言辞过激的就不要发表出来了。”刘伟名看了看张炳德,接着说道。
“另外,刘书记,我听说昨天晚上公安局出了点事情?”张炳德终于说到正题了。
“嗯,是有这么回事。听说是几个嫌疑人食物中毒死在了公安局里面。这件事情我已经让公安局内部赶紧把事情调查清楚,现在事情还没有一个准确定论,等事情的定论出来了之后,我会与马市长好好沟通一下,然后与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处理方案的。”刘伟名很淡然的说着,说话的意思也很明显,这件事情还轮不到你张炳德来管,要来问我也是马俊才来问我,你只不过是一个副市长罢了。
“嗯,是这么个道理,在事情还没有最终定性之前我们不能自乱了阵脚。不过这个事情我们还是需要谨慎处理,这种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变成了群众冲突传扬出去了可就是大的政治事故了呀。”张炳德很认真的说着,其实就是在威胁刘伟名。意思就是到时候这件事情捅出去了,只要可以引导一下老百姓,造成老百姓那你和马俊才两人都吃不了兜着走,那就不是一个池民天下台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嗯,这件事情我会让有关部门多注意一下的。”刘伟名点点头说道,关于张炳德能用的伎俩刘伟名早就想到了。刘伟名在心里笑着,暗道你张炳德可能想都想不到,我刘伟名可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我要么不做,要做就会一棒子捅到底,不把天捅破了誓不罢休。你不是准备要引导老百姓闹事吗?有本事你去闹,等你开了常委会你就会发现,你的那个企业家刘老虎已经坐在公安局接受审讯了。如果真的一点问题都审不出来那就算我刘伟名倒霉,如果审出来了,那就是拨出萝卜带出泥,不倒一大批我刘伟名就不信刘。
“那个,刘书记,外面那位刘老虎同志是我们白山有名的企业家,一直都非常支持政fu工作,是市里的纳税大户,而且也解决了很多工作岗位问题。他今天主要是想过来拜访一下刘书记,向刘书记汇报一下他们企业的一些想法。”张炳德毫不要脸地说着。
“刘老虎?这个名字可不怎么好听,有点凶猛的感觉啊,哈哈。”刘伟名笑着说道,然后拿起电话,按了一下,直接通到唐伟龙那里,对唐伟龙说道:“让外面那位刘先生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