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第69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张炳德黑着脸走出刘伟名的办公室,看了眼站在外面等自己的刘老虎,一句话没说便往前走着,而刘老虎很自觉地跟上了张炳德的脚步,同时跟上的还有张炳德的秘书。网 党委与市委并不远,但是由于马上要开常委会,所以张炳德没有回去,而是走进了一间办公室,党委这边,每个常委都是设了一个办公室的,虽然绝大多数根本就没人。
秘书把门关上,张炳德坐在椅子上,让刘老虎给自己拿了一根烟点上。
“哥,姓刘的到底答没答应?”刘老虎看着张炳德着急地问道。其实也不能怪他不急,如果刘伟名真的把前面说的那项民生政策给落实了的话会给他招来许多麻烦不说,这每年的损失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以后请叫我张市长,不要哥啊哥的,让人听见了怎么想我?我是官,你是商,官商在一起本来就惹人口舌,你还故意给人找把柄是不是?”张炳德没好气地说着,然后又到:“他是个什么态度难道你自己看不出来吗?还要我来说?哼,既然你准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那也就别怪我来把大的了。”张炳德咬着嘴说着。显然他最后这句话是对着刘伟名说的,而不是面前的刘老虎。
“按照我们说好的去,要快,把影响高大点,另外散播一些池民天不法的信息。你这就回去做,我马上要开常委会了。”张炳德一边看时间一边说着,然后对着身边的秘书说道:“把常委会的资料准备一下,已经到开会时间了。”
张炳德说着就喝了桌子上刚才秘书倒的那杯茶,然后接过秘书递过来的资料就出门往小会议室而去。
而同时,刘伟名也已经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到了会议室的时候,人基本上都到齐了。刘伟名一向没有什么废话,指着第一次坐在那的姚宏说道:“以后的常委会姚宏同志都列会参加,但是不参与讨论。作为市委秘书长,因为工作需要,列会参加这是很有必要的。”刘伟名开腔说着,随后转脸对坐在桌边不远的记录员说道:“把我的这句话和姚宏同志列会的事情都详细记上。”
刘伟名强势地表态,根本没有给任何人反对的时间,他有权力这么做,即使有人故意针对这件事刘伟名也不怕,因为这事是合情合理的,也是有先例可查的。
“现在我们开会,今天会议主要便是讨论俩件事。第一件事,大家手上都有今天的白山日报,我让秘书长给其中的一篇文章都做了标记,大家应该都认真看了吧?现在这篇文章在我们党委政fu机关以及民间都产生了很大的反响。现在大家都淡淡各自的意见吧?”刘伟名毫不拖泥带水地说着。
就在常委会开始的时候,刘老虎也下了市委大楼,坐上了自己的路虎之后慢慢地开向市委大院的门。在门口被拦下,然后登记过后才慢慢的开出了市委大院,开出没两米的时候,就有一人直接冲在了车子前面,吓的刘老虎一个急刹车把车刹住。本来心情就不好的刘老虎更来气了,直接打开门下车,走到那名身体很是强壮的男人面前一把抓住男的的衣领,吼道:“你是不是想死啊?想死你跟我说啊,我马上就能满足你。”
中年男子却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很是冷静地问道:“请问你是不是叫刘老虎?”
“是你爷爷我,看不出你还认识我啊?”刘老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很是嚣张地说着。
“那就对了,我是白山是公安局特警支队的。现在怀疑你与一起谋杀案有关,请你跟我回去协助调查。”男的一边说着,一边不留痕迹地在手上打了个手势,边上便一下子围上来七八个人,刘老虎眼尖地发现,这些人手都放在兜里,而兜里都是鼓鼓的,刘老虎当然知道,这兜里都是枪。
“你们是吃了豹子胆了吧?竟然连我也敢抓?是谁下的命令?”刘老虎见自己说了这几个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又吼道:“你们最好不要动手,不然你们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带头的那个男的一拳就打在刘老虎那有点肥大的肚子上,然后冷声对旁边一人道:“记上,辱骂威胁警务人员。带走,把身上所有的通讯工具全部搜走,你,去把他的车开到公安局去,别把市委的门堵了。”
男子吩咐之后,几人便直接把刘老虎给押进了路边停着的一辆毫不起眼的面包车,然后呼啸而去。接着,刘老虎的路虎也被一个男人给开着跟在面包车的后面。
这一切都在两分钟里面完成,这件事情除了制定与执行行动的几个人之外,就只有刘伟名知道。而张炳德此刻正接着刘伟名的话说道:“我觉得这是一次政治事件,在报纸上肆意诋毁政fu,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建议,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是谁允许这篇报道发出来的一定要调查清楚。这这个作者我建议公安部门介入调查。”
一般的,张炳德是不会首先发言的,因为一般来说在常委会召开之前,自己一伙的人都会在一起商谈一下个自己的意见,然后定个调子,这样在常委会上便能同进同退,而作为最有影响力的张炳德肯定是不会首先发言的。但是今天特殊,本来是没打算在这件事情上与刘伟名唱对台戏的张炳德却因为意料之外的在刘伟名办公室碰了一鼻子灰与刘伟名撕破了脸皮,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那么就只能是刺刀见红了。于是张炳德一上台就开始提出要追究相关人员责任,这就是在给自己系的人一个信号,那就是要反对刘伟名了。
自然而然的,张炳德一发言,跟着那几个人便都开腔了,各自说着各自的理由,都说的义愤填膺。而由于刘伟名还没有明确说出自己的意见,所以其余的人也就多选择了观望。
刘伟名等这些人都说完了之后淡淡地看了看在座的人一眼后,然后说道:“这就是你们的意见?能坐在这里的都是老党员了,这政治觉悟应该非常高,案按理说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你们抓人家?凭什么抓人家?肆意诋毁政fu?诋毁政fu什么?你们给我说说,别人说的哪一点是不对的是与事实不符的,你们告诉我?不用说其他的,就说一点,改革开放几十年了,人家都发展成为国际大都市了,你看看白山还是个什么样子?你们不脸红我都脸红。自己天天啥事不干混吃等死还不让人家说你,你们是谁?土皇帝吗?开口闭口要抓人,你们都是东厂头子吗?说抓就抓?既然你们反对,那好,常委会是集团讨论问题的地方,既然反对就请你们详细说说为什么反对,为什么不让这种报道发表出来?请你们给我个理由。”
刘伟名这么一说便没人敢说话了,其实他们说的也不是什么离谱的事情,这种处理方式不是没有过,但是刘伟名今天这么上纲上线,他们便顿时哑口无言了,因为没办法反驳刘伟名的话。
“刘书记是否太上纲上线了?我们只是觉得这样的报道对于政fu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印象有损害,而且非常不利于政fu今后的工作,政fu今后的工作展不开,谁能负这个责任?”张炳德淡淡地说着。一转眼,他就把刘伟名给逼到为政fu工作负责任的墙角去了。
“既然张市长这么说,我倒是想问一下张市长,你每天的工作都是在干些什么?难道都是在干些违规违法的事情吗?竟然连别人说几句就没办法展开工作了?还说有损政fu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印象,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们干的好与坏他们心中会没数?看问题只看表面,一看到别人骂政fu了就开始不得了,是不是怕把你们的短全部揭出来?人家一篇文章这么多关于发展经济的建议难道你们就看不出来吗?这篇文章不是政fu公职人员写的吧?既然不是政fu公职人员那就是普通老百姓写的,这就是老百姓的心声。老百姓迫切渴望经济发展,迫切希望我们白山政fu作出改变,在经济发展上有所作为,而不是像这几十年一样,碌碌无为。”刘伟名这次说的很激动,也丝毫不管这些人怎么想,他早就决定好了,今后就必须强势。
本来马俊才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刘伟名句句都在骂政fu,而且他对这篇文章本身也非常不满,骂这不就是摆明了在骂他吗?只不过,在没有确定刘伟名的态度之前他不敢随便发表意见,见到刘伟名发火之后他就更加的保持了沉默。直到刘伟名的话说完他才明白过来,刘伟名这是估计弄出这么一招,就是要在为白山经济制度改革创造借口啊。一想到这,马俊才立即说道:“我同意刘书记的意见,首先,我要做检讨,之所以会出现这篇文章之所以会让老百姓气愤,主要是我们政fu工作不到位,思想不过关、态度不端正而造成。作为主要领导,我要负主要责任。没出现这篇文章我们大家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既然出现了这篇文章便就说明老百姓对于我们白山的经济现状非常的不满、对于我们白山市政fu的所作所为非常的不满意。我们政fu的职能是什么?说是管理还不如说是服务,我们就是为老百姓服务为老百姓谋福利的。这件事情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的工作方式工作态度要是再不改变是会要出大问题的。所以,我建议,近期开始,关于政fu的工作态度改革、白山经济发展方式改革的事情要提上日程,而且不但是要说而且要做,一定要落实下去做出实打实的成绩。”
刘伟名满意地对马俊才点了点头,见其余几个准备说什么,刘伟名直接说道:“我同意俊才同志的意见,而且这件事情我想不需要再进行继续讨论了吧?如果有人依旧反对,那么我就真的怀疑你们的品性和目的了。需要的讨论的不是改变改革,而是怎么改革。具体怎样,等政fu相关部门拿出一个确实可行的草案出来之后我们再进行讨论研究。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第二件事情,也是我以前偶尔提过的事情,为什么今天突然之间没有通知各位就拿出来讨论就是因为张炳德通知今天早上特意找我谈了这个事情,我才觉得这件事情的落实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了。根据中央下发的地35号文件,民生工程将摆在各省市工作的重点,落实民生工作的程度以及民生工作的成绩将成为考察各省市领导班子工作成绩的重要指标。对于这个文件我想大家肯定不会陌生,上级领导对这个事情这么重视而我们却保持着这种听之任之的态度,我想后果大家心里也都清楚吧?民生工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特别是对于我们白山这种毫无任何民生工程基础的地区便显得更加重要。老百姓最低生活保障都没有着落你我怎么面对上级领导怎么面对下面的芸芸众生?这件事情上级下达的命令,同样是不需要讨论的,我在这里只是给各位在精神上提个醒,让大家认识到民生工程的重要性。至于具体的政策草案的制定让政fu已经党委这边的政策研究室共同完成,党委这边就由姚宏同志会同政fu的相关同志一起负责,一定要考虑全面而且要从速,内容不要夸夸其谈而没有丝毫的可行性。我今天说的的问题就这么多,大家还有什么问题需要讨论的吗?”
刘伟名这一段话说话,在座的都有一种错觉,感觉这白山就像是变成了刘伟名的一言堂了一样,刘伟名是越来越强势,在常委会上基本上都容不下与自己相反的声音出现,连给人家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了。但是这只是一种错觉,刘伟名是变得越来越强势不错,但是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要把白山变成自己的一言堂,也从来没有反对出现不同的声音,相反的,他喜欢在常委会上有争论,但是他希望这些争论是良性的、是就事论事的,而不是各自为自身利益而战。就事论事的争论只会让政策的制定变得更加的完美,这是刘伟名希望看到的局面。而白山现在常委会的局面显然不是这种,以张炳德为首的这一批官员在常委会上与自己针锋相对目的并不是为了阐述各自的政见让政策更加的完善,而是在为了各自的自身利益在胡搅蛮缠。这就让刘伟名非常的不爽,虽然这种官员在任何地方多多少少都存在,但是确实刘伟名所不能容忍的,刘伟名现在已经不允许这种声音在常委会上出现。
“关于刘书记这种强行通过这些政策的方式我表示抗议,同时,我对于上述提议的结果保留意见。另外,昨天晚上公安局的事情不知道大家已经知晓了吗,不知道的话那我在这里与大家简单的介绍一下。昨晚公安局将几名尚未确定罪行的嫌疑犯从看守所擅自移到公安局内部的审讯室进行关押,而几个小时后,这几位还不能确定有没有犯罪的嫌疑犯全部死在了公安局的审讯室里面。事情的严重性我想就不需要我多说了,我想这么严重的事情没有第一时间通报给各位也没有第一时间在常委会上提出这是某些人工作上的失职或者是刻意掩盖。另外,公安局出现这么大的事故必须要进行严肃处理。”张炳德毫不留情地望着刘伟名说道。
前面刘伟名毫不留情地打了他的脸,特别是在说关于民生的事情的时候,让张炳德非常的愤怒,差点就拍桌子了。要知道,张炳德前面才刚刚向刘伟名谈了这个问题希望刘伟名在这个问题上缓和一下,谁知,本来就没有把这个事情摆在常委会上谈的刘伟名突然之间把这个问题放出来,而且摆明了强行通过,这既是赤ll地当着大家的面在张炳德脸上扇了一巴掌,而且对于张炳德来说,这比真的在他脸上扇一巴掌更加让他难受。所以他也就毫不顾忌的指名道姓地与刘伟名唱对头戏了。
“强行通过?张市长,对于自己说话的用词最好还是斟酌点,说出来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有时候是收不回去的。大家坐在这个位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问题是需要表决的什么问题是不需要表决的大家心里都有数。一些原则问题需要大家举手表决吗?如果连原则都没有连原则都搞不清楚那么你根本就不配坐在这里。你保留意见那是你的权力,这些会议记录上都会记得的清清楚楚,你可以随时向上级反映,是不是强行通过这个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需要上级领导来确定,我刘伟名行得正坐的端不怕任何人打小报告。而刚才所说的公安局的事情,某些人说我刻意掩盖,我倒是要问一下,我刻意掩盖什么?作为一个政fu高层领导,在事情还没用定性、事故原因都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在开始说追究责任,我看要么就是某些人政治上完全不成熟要么就是某些人的意图耐人寻味。追究什么责任?是故意杀人罪还是失责?死的几个人有没有罪?是怎么死的,自杀的还是他杀?自杀是为什么自杀?拿什么自杀的?而他杀又是谁杀的动机是什么?这些你清楚吗?既然不清楚就开始在常委会上乱说,你要明白一点,这里是白山的常委会,是非常严肃庄重的地方,不是你家楼下的菜市场,想说啥就说啥。而且关于公安局的事情我已经像省里领导汇报了,公安局这次出现的事故会有省公安厅的同志下来介入调查,所以,现在这些事情轮不到我们来管,请有些同志就不必在这里瞎操心了。我看大伙也没什么其它的事情要说了,那就散会。”刘伟名狠狠地拍着桌子就差指着张炳德说了,说完之后直接拿起本子起身离开。他是市委书记,在这常委会上面他就是老板,就是张炳德也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
刘伟名一走,很多人都有点傻眼地坐在那发呆,原因就是刘伟名今天在常委会上的表态太过于激烈强势,与平时的刘伟名完全是两个人。这种反差让他们完全接受不了。而张炳德脸色黑的非常难看的拿起桌子上的笔记本也走出了会议室。
而就在刘伟名在开会的这段时间,白山市的街头巷尾都在进行着一些微不足道让人不容易发现的战斗,一名名穿着随意衣服的年轻人闯进一个个房子,在人烟不多的地方把一名名凶神恶煞的人给押进了车然后快速离开,整个行动并没有给白山老百姓的生活带来任何的不便以及恐慌,甚至于,根本就没人知道这是白山市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扫黑行动。
而此刻作为白山公安局局长的池民天则正悠闲地坐在公安局的会议室里面接收着白山电视台记者的采访。
“池局长,关于公安局昨天晚上有两名嫌疑犯在公安局接受审查时死亡的事情你能不能透露一些详细的情况。”记者拿起话筒问道。
“首先,作为公安局局长兼党组书记,我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其次,我很感谢白山电视台来我们公安局采访,我们公安局热烈欢迎社会各界媒体对我们的监督。关于事情的详细情况目前还在调查当中,我不方便说太多。只是根据目前调查的一些结果来看,两名死者都为黑帮组织黑虎帮的成员,死者的死亡原因是因为吃了有毒的饭菜,现已经确定下毒的嫌疑人为我们公安局内部食堂的炊事员,现在这位炊事员已经在逃,我们警方已经在权力追捕。至于关于事情的定性我不能说,在情况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前我只能说这么多。但是请各界媒体与广大民众相信,我们公安局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将会给大家一个透明的解释,谢谢。”池民天接过话筒说着。说完之后这段采访也就到此为止。采访完毕之后池民天让相关人员招待记者,自己走出会议室问一位粘在门口等他的警员道:“人抓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