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第69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抓回来了,已经在审讯室里面审讯了 ”那位年轻的警员说道,很显然,这是池民天的心腹。网
“嗯,让特警守住审讯室附近,执枪站岗,不准任何不相关的人靠近,如果有人意图靠近一律先行拿下,出了问题我负责。”池民天这次显得非常的果断。特别是在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之后他更加知道,如果这次没把事情办好没办出证据,刘伟名也是救不了他的,因为很显然,现在事情已经放在了公众面前了。
池民天走进审讯室,发现王明杰也在审讯室外间的玻璃一旁坐着抽烟,而正在审讯室里面的几个警员很明显的都非常气愤。
“这么快就采访完了啊?好不容易有上电视露脸的机会都不多表现表现?”王明杰看到池民天,笑着开玩笑道。
“这又不是什么炫耀的事,这是要负责任的事情啊,我连多一秒钟都不想上。”池民天苦着脸道,然后又问王明杰:“怎么样?有没有招什么有用的东西?”
“没有,这家伙一看就是经常进局子的,而且仗着你没证据,而他又有张炳德这座大靠山在,你不能拿他怎么样,所以在里面气焰非常的嚣张。”王明杰无奈地说着。
“妈的。”池民天骂了句,然后直接推开审讯室的门走了进去。
里面几个审讯的警员看到池民天进来都立即起身,喊着池局长。
池民天看了眼正歪着身子坐在椅子上正眼都没看过他一眼的刘老虎,拿过警员做的审讯记录仔细看着,然后把记录本摔在桌子上面。对连个警员说道:“你们出去,把监控关掉。”
两位警员点头走了出去,乖乖地把监控关了,外面的玻璃旁就只剩下王明杰在笑着看着审讯室里间的池民天和刘老虎。
“刘老虎,你大概还不知道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吧?”池民天走到刘老虎身边道。而此刻的刘老虎正被拷在椅子上一动不能动。
“哎呀,池局长,您老现在多威风啊,还真是一转脸就不认人啊。怎么啊?姓刘的书记鞋子上的灰都被你给舔光了吧?”刘老虎嘲笑地说道。
“哈哈,真是不知死活。我劝你最好还是老实交代,这样你或许能好过点。”池民天脸色铁青地说着。
“哎呀,你吓的我好怕啊。我告诉你,池民天,你应该也知道,我刘老虎在白山市还没怕过谁,跟我作对的现在还活着的已经没几个了,我劝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把我放了,然后向我赔礼道歉,看在我们曾经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不会跟你计较,不然,到时候这身皮保不住说不定连命都保不住。”刘老虎冷笑着威胁着池民天。
池民天一把掐住刘老虎的脖子,狠狠地说道:“既然你威胁我那我就更不可能让你出去了。我告诉你,刘老虎,既然我敢把你抓进来就说明我又绝对的把握把你送进监狱去。不要以为有张炳德罩着你就可以胡作非为,现在白山的天已经换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是谁要把你抓进来,你觉得你出的去吗?最好还是老实交代的好。”
听到池民天的话刘老虎这次一下子反应过来,心里暗道果然是的,要不是这个市委书记刘伟名下令就凭池民天就算是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懂自己的。想到这刘老虎脸色都变了,但是一下之后又道:“即使是他那又怎样?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就是再大的官又能拿我如何?告诉你池民天,我那两个兄弟被你死在了你公安局里面,就凭这件事我就能整死你,你信不信?”
池民天又是一拳打在了刘老虎的肚子上,把刘老虎的酸水都给打出来了。
“姓池的,你竟然敢打我?作为公安局长严刑逼供,这一点就可以让你下台。”刘老虎翻着白眼说道,他翻白眼并不是看不起池民天,而是被池民天这一拳给打的。
“就像你说的,凡是都要讲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打的?我劝你最好是配合一点。”池民天冷声说着。
“池民天,你以为老子傻啊?告诉你,等老子过几天出去你和那个姓刘的书记一个都别想好过。”刘老虎咬牙切齿地说着。
“这是你自找的,顺便告诉你一些事情,你的那些徒子徒孙们也已经全部进来了,你觉得有几个人扛得住不把你交代出来?我劝你最好还是坦白从宽的好。”池民天说着走了出去把门关上。
“是不是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感觉啊?”王明杰笑着对池民天说道。
“他这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池民天说完走出审讯室对着在门外的那个警员说道:“通知特警队的那几位专家过来,我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天之内让他把他所知道的的全部说出来。能不用武是最好,如果实在要用也不用顾忌,出问题我负责,但是切记,不要把人给弄死了。”
年轻警员愣了愣,随即便明白了,点头跑去。
“老王啊,我这次是真的已经全部豁出去了。”池民天淡淡地说着。
“依我看啊,以现在的局面来说,对于你老兄那是是福非祸啊。”王明杰笑着说着。
“怎么说?”
“很显然啊,只要你下了狠心了,进了这里的人还有不招的吗?盘踞在白山多年的黑帮势力黑虎帮被你一网打尽这是多大的荣耀?只要这些人全部招了,能破多少件陈年久案?这个政绩就够你开心的了。另外,连刘老虎都进来了,你还怕你们内部的内鬼不出来吗?唯一担心的就是怕这些人跑了,最好是能把事情牵涉到张炳德身上去,如果真能,我想老兄你就等着平步青云吧。”王明杰拍着池民天的肩膀说道,其实他们两人也是直到现在才轻松了一下,事情看起来简单,但是做起来却不简单。这么多个环节,如果其中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那就全盘皆输了。还好,直到现在,行动都是完美成功。
“至于内鬼的事情不用担心,这次他们这伙人是一个都跑不掉。我上了双保险,就是刘老虎这边死活不招我还有另外的手段,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已经把所有可能是内鬼的人的电话全部监控起来了,而且他们的行动都有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想,一旦只要他们发现刘老虎被我抓了进来了,他们绝对会开始乱的,只要一乱我就不愁没有证据。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开始觉得把人安放在那个废工厂现在突然把人明目张胆地关到了公安局里面的原因了。”池民天笑嘻嘻地说着。
“兄弟果然高,到底是个老刑警了,这一招确实没几个人可以想的出来。不过你还是的注意,前面我向刘书记汇报工作的时候,刘书记告诉我,关于公安局昨晚上死人的事情他已经汇报了省里的主要领导了,省里派了公安厅一个工作组下来调查,明天上午出发。我们这里的所有事情都必须在明天工作组来之前结束,必须要有准确的证据,不然到时候就不好交差了。还有一天时间你要努力了。”王明杰夸了池民天一番后然后有点凝重地说着。
“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应该是足够了。前面没下决心,总是畏手畏脚,心里非常担心,要知道,这其中很多事情都是没有按照规定干的。而现在正的做了却也没那么多的担心了,就像你说的,就算结果再坏也坏不过之前的那个结果了,而且,我想,只要我干了,老板是不可能不帮我一把的。”池民天一边和王明杰走着,一边笑嘻嘻地说着。
“别在我这打听老板的态度,我可真不知道。”王明杰也笑着说道。
出了会议室,坐上自己车的张炳德指挥司机开车,然后便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只不过打了很多个都是无人接听。张炳德气的差点把手机都摔了,嘴里骂道:“真是废物,不知道死哪去了。”
而此刻刘老虎正一个人孤单单地坐在了审讯室里面。而在审讯室外面,几个明显是特警队员的对几位年轻的警员说道:“要让犯人招供有许多办法,而不使用暴力的也有几种,只是这几种都不是很人道,你确定要用?”
“用,只要能让他招供,什么办法都行,只是不能把他弄死了。”年轻警员肯定地说道。
“那行,那就用最简单的一种吧。很简单,就让他一个人呆在里面,一点声音都不要发出来让他听到。等过了十七八个小时之后他就会崩溃,而且要主要,不能让他睡着,一旦他睡着,就进去把他弄醒。直到他坚持不住招供为主,这种方法主要是精神攻击,精神攻击往往比肉@体攻击效果更为直接,这是军方常用,根据记录,到面前为止,还没有人忍受过两天,一般来说十几个小时就招供了。”特警队员分析着。
“还有这种办法?可我们只有差不多一天半的时间啊?”年轻警员说道。
“应该足够了,对了,保证里面的黑暗,留点感应灯你可以在外面看清楚他是否睡着了就行了,这个很关键。”特警队员说完就离开了。
其实黑暗这点很好控制,审讯室都是密不透风的,只要把灯一关,白天跟黑夜就一个样了。
听到了特警队员的话之后,年轻的警员开始布置,直接把刘老虎所在审讯室的灯给关了。顿时,刘老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喂,干什么啊?你大爷的,把灯都关了,赶紧把灯给你爷爷我打开。”刘老虎吓了一跳,本来就拷住一动不能动,现在连灯都关了,谁受的了。刘老虎开始大喊大叫,但是可惜,就像外面完全没人一样,根本就没有半点回应。刘老虎骂了半天骂累了,便开始慢慢回忆着一些事情,最多的则是女人,无聊的他开始回想第一个跟他发生关系的女人,然后第二个。不得不说,他挺聪明的,他知道这是公安局故意对付他的,所以想出这个办法来应对。
而此刻警局外面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公安局政委兼副局长的雷尚宇走到了审讯楼前,就准备往里面走,这时,今天突然站在门外的连个执枪特警过来把雷尚宇给拦住。
“领导,今天这里在演习,任何人都不能靠近。”特警说道,作为一名普通特警,他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人是谁,但是从对方的警服上面的标志还是看出来这是位大官。
“演习?”雷尚宇眉头皱的更深了,其实他从昨天开始就感觉到了公安局里面的不对劲,虽然没有明显的不同,不过从一些细节他还是感觉到了不对,但是到底哪里不对他也不清楚。所以,他便与手下人打了招呼,让他们密切注意各方的动静,一旦有什么不对立即跟他汇报。今天上午,有人跟他汇报,说是审讯楼这里原来所有的警员都以各种名目的工作理由给派了出去,然后,并不常出现的特警进了审讯楼,并且不准任何人靠近。
这个已经是非常明显的,肯定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所以,雷尚宇便准备过来看一看。在警察局里面,他与池民天本来关系还好,自从池民天跟了刘伟名之后,他便开始处处与池民天对着干了,而且,他在警局的势力比起池民天来说,也差不多了太多。毕竟,他在市公安局里面呆的时间比池民天要久太多了。
“什么时候说的演习?怎么没有人向我汇报过?这位小同志,你知道我是谁吗?”雷尚宇严厉地说着,这就是摆官威了。
“不知道。”执枪特警摇头道,明显知道对方是大领导,所以这位特警还是非常恭敬的。
“我是市公安局政fu雷尚宇,你赶紧让开,我要进去视察工作。”雷尚宇严厉地说道。
“对不起,政委。我们队长已经向我们下达了死命令,除了有池局长的命令,不然,谁也不让进。”年轻特警倔强地说着。
“池民天,他好大的胆子。”听到这话,雷尚宇便都知道了。因为特警队是一个特别行动队,并没有任何的执法权,所以只能算是个必要时候的打手罢了,对于这些高层领导来说,没有太大的用处,所以,雷尚宇从来就没有想到把手伸到特警队去,特警队的领导一直都是池民天一手提拔的。今天这一幕已经很显然是池民天故意而为之,而且故意弄出这么大的阵仗,雷尚宇敢保证,这里面一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大事情。越是这样,雷尚宇就越要想办法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