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第69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两个人在校门口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就站在铁门外边抽着烟说着话。网
王德林就是坐在面包车里的那个司机,听到特警队员们在耳机里的汇报,他也注意到了这两个人以及这辆商务车的不寻常了。便在耳机里说道:“等到放学时人多起来的时候,你们就伺机四处走动包围在这两个人以及商务车的附近。狙击手注意,锁定这两个人以及面包车里面的那个司机。必要时可以开枪。”
没多久,学校的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然后学校大门打开,一群群学生从里面出来。那两个人当即便站在门口看着一个个从里面出来的学生,看的很仔细。这便更加的确认了王德林的猜想。特警队员们按照王德林的吩咐,一个个装着毫不在意,也像是在找人一样,但是却已经是形成了对两人的包围之势。
这时,王德林的耳机里传来已经进了校园的一名特警队员的汇报:“林队,池小姐已经到了校门口了,马上就出校门了。”
“知道了,你继续跟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动手。记住,不能让人发现。”王德林说着,然后又对所有队员说道:“池小姐马上就出来了,大家提高注意力,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动手。狙击手,准备好。”
王德林简单地下着命令,随后把面包车发动,但是没有开走,他这是以防歹徒得手上车逃走时,自己能够及时开出去把对方的车给卡死。
池民天的女儿跟往常一样,中午放学便回家吃饭,她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对经的地方。走出校门之后,她就看到有两个陌生男子走向自己。
“你是池局长的女儿吧?”一个男人笑眯眯地说道。
“是啊?我爸是姓池,你有什么事吗?”女孩很天真地回答着。
“哦,是这样的,你爸中午叫你一块儿吃饭,所以,便叫我们在这里接你。”男人依旧笑眯眯地说着,在他的意识中,这种小女孩儿是最好骗的。
“我爸叫我吃饭?那他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而且我也不认识你们。要不你们等一下,我问一下我爸。”女孩想了一下后说道,因为以前池民天有什么时候让人接他女儿都是那几个惯用的人,女孩对这陌生的两个人有点抵触,才想到要打电话问一下。
两名男子见女孩要打电话,这电话一打还不马上露陷?于是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其中一个男子拿出一把刀抵在女孩的腰间,说道:“乖乖的跟我们走,不然我就杀了你。”
女孩看到吓的花容失色,就想大叫,但是迫于歹徒的威胁,却不敢。只敢在那掉眼泪,被两名男子一左一右地架住往商务车而去。
“行动,首要确保池小姐的安全。”王德林见歹徒绑架的证据已经确凿,便立即下达行动命令。
早就分散在俩男子周围的便衣特警们一听命令便开始行动,其中一名特警一脚踢在那么持刀男子的身上,男子立即被踢倒在地,特警冲上去一把夺下男子手中的刀,然后用擒拿手的手段把男子紧紧地摁在地上。而在这名特警行动的时候,另外一名特警也同时出手,不费吹灰之力的便把那名歹徒给牢牢地控制住了。
这两名男子只不过是一般的街边混混,只是敢打敢杀而已。要论街边打架斗殴这两人可能是一把好手,但是跟这些真正训练了很多年的特警们比起来那就不是差的一点两点了。
刘老虎已经陷入了绝望当中,他感觉自己精神已经完全要奔溃了。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无光无声的世界里到底过了多久,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来计算时间。刚开始他还是大喊大叫,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不过他还是知道,自己不能招。子要自己不招,张炳德就会想办法救自己,公安局里面的那些人也会想办法救自己。如果自己招了,那一切就都完了。他也不怕那些人会不来救他,因为他手上掌握的东西足以让那些人永世不能翻身。
而刘伟名在开完会之后便立即叫上司机带上唐伟龙出了市委大院,陪同他的还有市委几个部门的领导。刘伟名这是又去岳山县考察工作。刘伟名选在这个时候下去视察是有他的理由的。因为他知道,不管池民天的行动最后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不会是一件小事情,起码是一件足以震动整个岭南省的大地震。而处于这件事漩涡之中的他虽然不可能推卸的了自身的领导的责任,但是却可以把自己自身与这件事所有的联系撇开。于是乎,刘伟名选择在这个时候去岳山县视察工作。定的时间是两天,这在刘伟名的所有视察工作中是很罕见的。
当然,这么想的人不仅仅只有刘伟名一个,副市长张炳德也在与政fu办公室通报了之后带着秘书和相关部门的一些领导出了市政fu的办公大楼,他是去视察白山所有煤矿的运营状况。他比刘伟名更需要撇开自己与这件事的关系。
与市委市政fu里面的沉静不同,公安局里面则是热火朝天。几乎所有的公安局职员都在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关系在秘密调查着黑虎帮那批人到底关在哪里。只是可惜,那批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根本找不到踪迹,连同他们一起蒸发的还有那一批半夜调动出勤的民警们。
时间到了晚上,刘老虎却依旧没有张口,但是他的精神已经崩溃了,他现在缺的就是那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政委雷尚宇在等了一下午电话无果之后,知道,绑架行动失败。而绑架行动的失败让他明白了很多事情。于是,在下班之后,他便偷偷地回家,然后便服出门了,身上没有带任何东西,除了钱和卡之外。
而就在这时,依旧坐在审讯室里面与王明杰两人喝茶的池民天却接到了电话。
“局长,我们跟踪的弟兄发现雷尚宇穿着便服去了火车站,现在正在买票,他可能要逃。”
“逃?让他先盯住他,不要有行动也不能被他发现,等我电话。”池民天皱着眉头挂断电话。
“怎么?又有什么意外发生?”王明杰看了眼池民天,喝了口茶后问道。
“雷尚宇现在在火车站,可能要逃。他一定是一直与那几个绑匪联系不上才发现了问题。”池民天叹了口气说道。
“他要逃那就把他抓了。”王明杰想了会儿道。
“你说的倒是简单,论级别他的级别跟我是一样的。我没有权利抓他啊,要抓他必须要向上级汇报,我要是私自扣留他这个罪名可不小,就算最后查出他有问题,我这个位置也是绝对坐不稳的。可是现在汇报了那雷尚宇估计早走了,哎,那两个绑匪并不知道雷尚宇是谁,现在正在顺藤摸瓜抓他们的头,并不能证明雷尚宇的罪。”池民天苦着脸说道。
“你给刘书记打电话,只要刘书记同意,那么这事就不算没有向上级汇报了。省公安厅怪罪下来也能解释了。”王明杰说道。
“问题是刘书记不一定会下这个命令啊,你知道,刘书记选在这个时候下去视察,这个态度就已经很明显了。”池民天又叹了口气。
“要不这样,你立即通知所有的常委班子开会,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人把雷尚宇给请过来了,你说呢?”王明杰又想了一招后说道。
“这招可以,只要那边行动的人把与雷尚宇通话的人找出来就可以立即扣下他。”池民天点了点头说道。
池民天说着便开始做,这边让人赶紧把当时监听时与雷尚宇通电话的那个让人找出来,另外,让在火车站跟踪雷尚宇的人把雷尚宇带回来“开会。”
在火车站跟踪雷尚宇的人一共是三个,不要觉得意外,像雷尚宇这种重要人物,跟踪的人肯定是要多一些的。
三人中的一个接到雷尚宇打过去的电话,二话不说,把另外两个分散开来的人都召集了起来,直接说道:“池局长给我打了电话,让我们通知雷政委回公安局开会,说是这个会非常非常的重要,我们一定要亲自一刻也不能放松地把雷政委送回公安局,这意思你们明白了吗?”
其余两人听了之后有点惊讶,他们只是小喽啰,这大神打架他们哪敢搀和?池民天这话里的意思就是他们再蠢也明白了,这就是要强行把雷尚宇给押回公安局。这池民天虽然是局长,可是这雷尚宇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啊,要是这次雷尚宇没倒他们以后这日子就不是好不好过的问题了,而是让不让过的问题了。
“犹豫?想做墙头草谁都不得罪?那我就直接告诉你们,你们要是不执行那就是直接得罪了池局长,就是不执行公务,这个责任你们负的起吗?而且现在的局势你们还看不出来吗?雷政委基本上是已经完了,要不然他何必偷偷摸摸地跑出来买火车票跑路?你们长了脑子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清楚?只要把雷政委给带回去,这就是大功一件,这笔你们窝在句子里面干一辈子都要强。该如何选择你们自己决定,趁他还在买票,我给你们两分钟时间。”另外一个一看就是领导的人说道。
两人本来还在犹豫,但是被那人一说就顿悟了。当即点头。
“好,那现在就去。池局长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很明确,这个会议非常的重要,没有雷政委到场是不行,而雷政委并不一定会乐意去开会,所以,如果必要,就是用强也要把雷政委带回去。好了,行动吧。”男人再次交代着,然后三人又分开,不着痕迹地靠近正在排队买票的雷尚宇。
雷尚宇在排队的时候突然感觉心里不踏实,左右不停地张望着。他身上是携带这巨款的,只要这次能够逃出岭南省他便有一百种办法安全地出国,凭他身上的资金,足可以安然无忧地度过这一辈子了。而关键的问题是要先走出岭南省。
做过多年公安的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开车亦或者是坐汽车都没有坐火车来的安全。第一,汽车在高速上行驶,说卡死你就卡死你,而且,汽车上人数有限,很容易查出来。不要说什么汽车能走的方向多不容易查,你总要经过收费站吧?一个电话打过去,一个照片传真过去。一个汽车上就那么多人,被高速警察拿着照片这么一对想逃都逃不了。而火车不一样,火车上人数众多,能选择的方向同样多,而且,铁路警察与当地警察的联系并不紧密,所以,做火气其实是最为安全的交通方式。雷尚宇手中的身份证都是假的,只是这假的跟真的完全没区别,因为在档案里,这个身份证是真的。作为公安局的政委他要办这么一件事实在是太小儿科了。他很多年前就已经做了三个这样的假身份证,防的就是有这么一天。
就在雷尚宇左右张望的时候,他突然看到有一个人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干过多年刑侦工作的他有种直觉,这人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那人虽然眼睛装着四处张望,但是,却没有一眼离开过自己身上。而他再仔细看的时候,发现,有疑问的人还有一个。想到这,他便知道不妙了。
于是假装镇静地离开队伍,然后选择人群最为密集的地方走去。最好掩盖自己行踪的方式就是跑进人群,这个最为显而易见的道理他还是清楚的。
三个跟踪的人也意识到了雷尚宇要逃,于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冲上去追雷尚宇。雷尚宇一见这些人不仅仅只是跟踪自己,竟然敢明目张胆地追自己,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事已经完全被查了出来,而且已经证据确凿了,不然的话即使是刘伟名也不敢下这种明目张胆抓捕自己的命令的,要知道,自己可是公安局堂堂的政委兼副局长啊。
想到这里,雷尚宇便跑了起来,只是还没跑两步,自己就被一个人给挡住。那人看着雷尚宇,微笑着说道:“雷政委,池局长说是公安局有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必须您回去参加,所以,特意安排我们几个来接您。”
那人话说完,其余两人也跑到了雷尚宇的身边,把雷尚宇给围住。
雷尚宇一听那人的话,便明白了很多问题。那就是池民天还并没有掌握自己有罪的明确证据,但是却怕自己逃,只能选择这么个由头来把自己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