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第704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纪委下狠心调查事情很快就有了结果,结果对于刘伟名来说却是个很好的结果三天之后,省公安厅和省纪委就给了白山市委市政fu一个案情的通报。确定白山市公安局包括政委雷尚宇等人在内十一名干部存在严重违纪行为,个别人情况还非常严重。另外,白山市建设局局长冯国忠存在严重的违纪行为、宁山县常务副县长以及一位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存在巨额资金来历不明的现象。当然,最后一个对于刘伟名来说算是个好消息,白山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张炳德存在一定的违纪行为,但是情节较轻。
这些是省公安厅个省纪委查处案件过后得出的结论,虽然并没有最后量刑定罪,但是这个审查结果已经出来了,也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些人会得到什么处理大家心里都有数了。
其实这也不能说明省公安厅和纪委办案速度有多快,这些事情基本上不需要审查太多,经过池民天的一心策划,被省公安厅和省纪委带走时证据就已经全部清清楚楚的摆出来了。唯一没有明确证据的就是那几个公安系统之外的大官,这几个肯定是纪委顺藤摸瓜查出来的。
至于对张炳德的审查结果,让刘伟名有点意外。原本以为张炳德的屁股肯定不会太干净,但是,结果审查结果只是个存在一定的违纪行为而且还加了句情节较轻。即使是张炳德朝中有人,假如张炳德真的有较为严重的违纪行为也不可能有这么好的结果,这只能说明,张炳德这个人自身还不是个太贪婪的人。当然,具体情况刘伟名还不是太清楚,仅仅根据个通报也无法较为清楚地知道审查结果。
这个通报发下来之后,刘伟名再次召开常委会,直接免去白山市建设局局长冯国忠、公安局政委兼副局长雷尚宇以及宁山县常务副县长以及主管工业的副县长等人的所有政治职务,暂时保留党内职务,等到最终审查结果出来再做进一步处理。而至于对张炳德的处理,白山市市委市政fu还没有这个权力。这个要等省委的处理意见了。
省委的处理结果也很快,案情通报下来之后的第三天,省委以及省组织部的意见也就下来了。介于张炳德同志在工作当中存在一定的违纪行为,给予张炳德一个记大过并且通报批评的处理。然后另一份文件也同时下达,这是由省委签署、省委组织部下发的文件,介于张炳德同志身体状况不佳,故免去张炳德同志白山市市委常委以及白山市政fu副市长的职务,调往白山市人大任副主席。跟着又有第三份文件,这份文件是省人大下的委任状。到这里,案件已经基本上明朗了,对于张炳德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
其实对于张炳德的处理结果在省里面也是经过一番风起云涌的。经过审查呢,发现,张炳德自身并没有存在什么重大违纪的行为,通过银行账户查询,张炳德唯一一笔大额来临不明的资金最后经过调查得知这笔钱捐往了红十字会,而且有票据,是在接受调查之前就已经捐出去了的。网审查出来张炳德有两点违纪行为,第一就是与涉黑性质的个体企业主刘老虎过从甚密。第二就是张炳德的一些亲戚在煤矿当中参股。就是基于这两点,韩大成才亲自宣布了对张炳德的处理意见。
通报下来了之后,张炳德才回到白山市政fu办公大楼。因为这次省里速度很快,通报是与组织部的解除任免令以及省人大的委任状一起下来的,所以,准确来说,张炳德现在已经不是白山市市委常委和副市长了。张炳德一脸憔悴地走进自己办公室,坐着靠了会儿,便直接自己亲手把自己办公室里面那些自己认为还有些用处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便默认地捧着下了楼。坐进车的张炳德没有让司机开往人大或者回家,而是直接让司机开到了市委大院。
张炳德下车之后便慢慢地上楼,没有通报谁,直接走到刘伟名的办公室门口敲门。
唐伟龙看到张炳德出现在办公室里吓了一跳,作为刘伟名的秘书,他对于这些事情是非常清楚的。他不知道张炳德已经从纪委回来,也不知道张炳德已经被调去了人大还来找刘伟名干嘛。但是基于礼貌他还是笑着喊了声:“张市长。”
“我现在也就不是副市长了,麻烦你帮我通报一下刘书记,就说我有点事情找他汇报一下。”张炳德很憔悴地说道。
“您稍等。”唐伟龙点点头,便走进刘伟名的办公室汇报。
刘伟名听到张炳德来找自己也有点惊讶。然后让唐伟龙把张炳德请进来。
“刘书记,没打扰你工作吧。”张炳德推门进来淡淡地说道。
“没有,坐吧。”刘伟名看了看张炳德那一脸憔悴的模样也没有说其它的话,只是淡淡地说道。
张炳德也没有客气,在刘伟名对面坐下,然后开口说道:“刘书记,今天我是以私人身份来找你的。就是想跟你说声谢谢。”
刘伟名微微有点惊讶,再次看了看张炳德,确定张炳德说的不是假话后便笑着道:“谢谢我?谢我什么?”
“这次纪委对我审查比较严格,如果没有刘书记代表白山市委替我说情我绝对不会是现在的结果,我的审查结果你也知道,要说轻也轻,要说严重他也确实很严重。上级领导还是非常注重白山市委的态度的。所以,我今天特意过来说声谢谢。”张炳德像是一下子老了很多岁一样,说话都开始有点有气无力的感觉。
“我没有特意为你说情,我说的都是实情实话。你在白山这么多年做出了哪些贡献组织上都是有数的,至于你存在的问题,那是纪委方面的事情了。”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张炳德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说实话,十几年前我跟你也一样。只是后来官越做越大,虽然我自己把持住了,但是耐不住家人软磨硬泡便为他们做了一些事情,后来就慢慢地把自己给陷进去拔不出来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直到今天。其实我早就想到了我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对于今天这个结果我没什么好抱怨的。刘书记,说句心里话,其实我一直都不看好你,在我看来,白山这个烂摊子谁来都不可能在短期内治理好,白山只能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来,而你的表现明显有点急功近利,所以,我一直不看好你。但是,到了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你是个有头脑有手段的年轻人,你能坐到这个位置确实不是靠的关系。我虽然比你多活了几十年,但是在有些方面我确实不如你。我知道你的下一个目标是煤矿,我的那些亲戚这些年也赚了不少钱了,我会让他们都退出来的。我得去人大那边报道了,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张炳德自顾自地说着,说完便就起身告辞。
刘伟名没有说话,看着张炳德离开了才对唐伟龙道:“替我送一下张市长吧。”
张炳德离开后,刘伟名点了根烟慢慢地抽着,然后便让唐伟龙把组织部部长邵宁士叫了过来。
“刘书记,您找我?”邵宁士进来后很恭敬地说道。
“坐吧,今天找你主要是想谈一谈组织岗位上的工作。这次有好几位副处级干部被免,工作是不能有一刻耽误的,所以,要尽快找出合适的继任人。”刘伟名开门见山地说道。
“嗯,这次被免掉的处级干部有三个,这三个位置建设局局长没有接到省组织部的相关文件,所以我们还不好做处理。对于宁山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以及另外一个副县长的位置我已经暗中考察了几名同志,这是我觉得可能能胜任这两个位置的几名同志的简历。”邵宁士显然是早有准备,把手上准备好的几份简历递给刘伟名。
刘伟名看了看,然后说道:“这两个位置都是非常重要的位置,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我对这两个位置继任者的要求就是第一要对党对人民绝对忠诚,党性不强的人坚决不能用,用了也只能与这两个被免掉的家伙一样,祸国殃民。第二点,要年轻,现在讲究干部年轻化,我们应该给年轻人多一些施展才能的机会。第三,必须要有闯劲,有实干精神,只会说空话不能干实事的人坚决不用。我给你提个人选,你觉得王明杰同志和唐伟龙这两名同志怎么样?”
邵宁士犹豫了一下,然后便立即说道:“还是刘书记眼光独到,这两位同志都是非常适合的人选,年轻而且有实干精神。不过刘书记,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宁山的班子本来就不是很和谐,如果我们突然空降两位同志过去会不会对宁山县的班子造成更大的影响?”
邵宁士那里会不知道刘伟名的意思,但是他的个性使然,他必须会对自己的工作负责。
刘伟名很赞赏地看了眼邵宁士,然后说道:“你说的很对,他们两个只能去一个到宁山去,这样吧,这位同志不错,是位老同志了,工作一直兢兢业业,而且在搞经济这一块很有成效。这样,让王明杰同志成为宁山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候选人,这个人定位宁山县副县长的候选人,备注一下,他下去必须主管工业经济这一块。另外,如果这位同志的任免经过了大家的同意就让唐伟龙同志成为他的继任候选人吧。”
邵宁士点点头,他明白刘伟名的意思,是想让自己的这两位秘书下去锻炼锻炼,同时也怕他们年轻,所以选了老同志帮着一起。
“你把我的意见还有你自己的意见都去与王德凯书记汇报一下,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吧。宁士同志,你这个位置本来就是常委,但是因为你上任时间较短便一直没有进常委,而现在张炳德同志也离开了,这样就少了两位常委,我看是的召开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了。”刘伟名在临末有加了一句话。
邵宁士一听就高兴了起来,虽然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要进常委的,只是早晚的问题,可是这个早晚却是个大问题,早的话可能就一两个月,慢的话也有可能等上两三年。所以,当听到刘伟名这句话之后,他能不高兴吗?
“去找王德凯同志汇报一下吧,在下次常委会时把候选人名单列出来,大家讨论一下。”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邵宁士点了点头,然后起身离开。
关于常委会,本来是应该要召开的了。但是,刘伟名却一直压着,他知道,这次事情还没有结束。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有人出来负责。这个人可能是自己也可能是政法委书记杨宗明,不过刘伟名知道,韩大成应该是不会追究自己责任的,第一是因为自己确实不可能因为这件事负太大的责任,第二,撤销一个市委书记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撤一位常委和撤一位一把手那是两个概念,最近白山本来就是多事之秋,临阵换将更是大忌。第三,因为自己上头的关系在,韩大成应该会好好地掂量掂量。所以,这个负责任的肯定是杨宗明,但是杨宗明具体怎么处理的刘伟名也不知情。另外,对于公安局局长池民天的处理意见也没下来,意见没下来在常委会上也就不好讨论关于池民天的问题,所以,刘伟名索性就等到省委的意见下来之后再做处理。
该来的还是要来,之后的第三天,刘伟名便就被叫去了省里,同去的还是市长马俊才。很显然,第一是要问责,作为主要领导,两个人都是逃不过去的。第二,肯定是要询问一下这两个一把手的意见。省里面处理问题不可能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必须要尊重一下下面一把手的意见,这样下面这两个一把手的工作才好干。
当然,两人去的时间肯定不一样,这是一个习惯性的规矩。
刘伟名到省城的时候是中午,吃了个饭便去了招待所睡了个午觉,在下午上班时间才去了省委的大楼。当刘伟名走进省w书记韩大成办公室时,发现马俊才早就坐在沙发上等着了。
“刘书记、马市长,你们稍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韩大成的秘书与刘伟名关系不错,看到刘伟名进来了便进去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