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第705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俊才同志,你来的比较早啊 ”刘伟名笑了笑说道。网
“我也刚来,这不是等你一起进去面圣嘛。”马俊才也笑着回答着。这句话意思很明显,韩大成肯定是让马俊才现在外面等一下,等到刘伟名到了再一起进去。这说明一个问题,韩大成对于马俊才不是很感冒。所以马俊才才有了这么一句带着自嘲的话。
随后韩大成的秘书就让刘伟名喝马俊才进去。
刘伟名推门进去,看到韩大成便立即恭敬地与马俊才一起对韩大成打着招呼。
“来了啊,都坐吧。”韩大成抬头看了眼刘伟名和马俊才后淡然地说道。
刘伟名倒也光棍,就直接在韩大成面前坐下。
见两人都坐下了,韩大成还在继续低头看文件,直到秘书给两人倒了茶了才合上文件。这就是韩大成在对两人说明一个信号,那就是对他们两人最近的工作表示不满意了。
“都等了一会儿了吧?”韩大成开口说道。
“没有没有,刚到。”马俊才笑着回答着。
“知道今天叫你们俩过来是干嘛的吗?”韩大成淡淡地问道,虽然只是轻轻的一句话,但是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在。
“知道,韩书记。其实我们俩今天过来也是来向您做检讨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俩作为班长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这两天,我和马市长以及我们常委会的班子都认真地检讨了我们工作当中存在的问题。我们觉得我们对干部的思想工作抓的不严,以后,这将成为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的想法是一边梳一边堵,两手同时进行,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现此类事件。”刘伟名笑了笑,然后很严肃地说道。
“你倒是精明,变被动为主动了。我现在在这里跟你们表个态,这次你们白山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中央都震怒了,我这几天没少挨训。现在明确告诉你们,对于你们你们俩的工作,我们是非常不满,许多同志都认为你们两的工作能力有问题,但是我们通过综合考虑,觉得这批分子是你们自己主动积极给抓出来的,这说明你们在治腐工作方面的态度还是很强硬的,虽然在手段方式上面有些欠考虑。所以,决定给你们个机会,你们两个每人口头警告一次,刘伟名记过一次。服不服气?”韩大成态度异常严肃,可见这件事情发生他确实是很窝火。
“服气,我们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和处分。我们俩以后一定会引以为戒,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刘伟名肯定地说道,关于这个结果他早就想到了。自己记过是肯定的,上次对于自己的处分还没多久这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记过对自己已经是最轻的处分了。
“有这种态度就好,希望你们俩真的能够引以为戒。”韩大成脸稍微松弛了一些,然后把桌子上的一包烟扔过来,说道:“要抽就自己拿,别在这里惺惺作态。”
刘伟名呵呵地笑着,然后毫不客气地接过烟掏出来一根自己点上,还不忘给马俊才拿上一根。马俊才本身不怎么抽烟,但是还是接过烟点上。
“省里面经过考虑,已经让张炳德同志去人大任职了,他自身存在问题情节虽然不严重,但是性质却比较恶劣,他已经不适合在行政工作岗位上了。另外,对于这件事情的发生你们白山政法委书记杨宗明同志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我们一致认为,他的工作能力存在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决定调离他的工作岗位。这点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韩大成声音稍微轻松一点,“对于组织上的处理我们是没有任何异议的,不过,一下子就调离两位常委,加上之前已经调离的前任组织部长,现在一下子就少了三位常委,我怕会影响正常的常委会工作。”刘伟名有点犹豫地说道,他确实是没有想到省里面会直接把杨宗明给撤掉常委的职务、“我与刘书记的意见一样。网”马俊才脸上也同样有担忧之色,一下子就少了三位常委,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你们的担忧是对的,但是,这件事情已经闹的全国皆知,必须要有个人出来承担责任,作为政法委书记,在他的带领下竟然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他不负责谁负责?你们两个都是新上任的,而他却是在这个位置上坐了这么久了,他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就这种工作能力如果还让他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早晚要出更大的问题。你们所想的组织上也是考虑过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少了三位常委就马上把人员给补齐,我们考虑过了,前任的组织部长是常委,那么就让继任的组织部长赶紧进入常委会,另外,张炳德和杨宗明两位同志的工作组织上也会马上找人代替,你们在这方面多用点心。我相信你们两个是有能力掌控局面的。”韩大成拍板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们回去之后会立即召开常委会,提出继任常委候选人名单然后交由委员会讨论。”
“嗯,两位,以后干工作要注意方式方法,稳定和发展是考验为政者的一个难题,怎么平衡这两个命题,你们要有自己的想法。”韩大成叹了口气后语重心长地说道。
刘伟名和马俊才都不约而同地点头。
“韩书记,不知道省里面对于白山市公安局局长池民天的处理意见是什么?我们已经暂停了池民天同志公安局局长的职务。”马俊才有点犹豫地问道。
“你们白山市领导班子的意见是什么?”韩大成淡淡地问道。
马俊才转过脸看了看刘伟名,见刘伟名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便说道:“韩书记,我们班子成员的意见是什么我现在还不能保证,我只能说说我个人的意见。”
韩大成点了点头,示意马俊才继续说。
“我个人认为池民天同志在处理这件事情的过程当中虽然手段和方式都过于激烈,但是出发点是对的,黑虎帮长期以来因为有公安局一些不法分子的庇护一直都在白山市为所欲为,对老百姓生活以及人身安全带来重大伤害和威胁。实则是白山发展的一颗毒瘤,池民天同志以雷霆手段将黑虎帮以及公安局内部的不法分子一网打尽实则是大功一件,对于白山的发展是有重大意义的。我个人认为,综合功过考虑,池民天同志这次是有功的。”马俊才很激昂地说着。
马俊才的话让刘伟名都有点为之侧目,他没有想到马俊才在张炳德倒了之后还会这么帮自己说话,这是刘伟名完全没有想到的。
“你的意见呢?”韩大成转过脸来望着刘伟名。
“我觉得白山市这次的动荡已经够剧烈了,实在是不宜再有任何的大动作。对于池民天同志,我个人以为,该赏的就赏、而该罚的也必须罚。记功和处分都要有。”刘伟名很冷静地说道。说起来是铿锵有力,其实意思与马俊才是一样的。
韩大成依旧只是点头,然后才说道:“怎么处理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省委的意见和你们一致,就是赏罚分明,同时也要注意给有能力的同志更大的施展舞台。你们回去之后,每人写一份检讨书,要深刻。”
刘伟名喝马俊才依旧只能点头。
“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我不希望再有任何有关于这件事情的后续事情发生。新的领导班子一旦产生,你们要马上带领大家团结一致、迅速形成战斗力,白山要发展,你们自己也要发展,不要辜负了组织对你们的信任。有一点你们做的很好,大力引进项目,特别是大项目,这个战略是正确的,但是记住,治标的同时要治本,这个才是长久发展的源泉所在。”韩大成再次说道。“我等下还有个活动要参加,就不与你们多说了,你们回去之后都认真地反省一下自己吧。”
听到韩大成下逐客令了,马俊才和刘伟名立即起身告辞离开。离开了韩大成的办公室,马俊才便去省政fu那边了,他肯定是要去向省长汇报工作的,至于刘伟名则没这种想法了,直接坐上自己的车离开省委大院。
刘伟名当然是直接回到了白山,像这种多事之秋,他确实是一刻不在白山心里都不踏实。
当天晚上,刘伟名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时,门铃响了,敲门的正是刘伟名那老乡刘根。
“根儿,你怎么来了?进来坐吧。”刘伟名看到刘根还是有一丝惊讶的。
“哥,我这不是来看看你吗。”刘根笑着走进屋。
“这次没带什么东西吧?”刘伟名再次看了看刘根空着的手说道。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要是带东西你哪会让我进这个屋啊。”刘根立即摆手说道。
“知道就好,坐吧。”刘伟名也跟着笑了新,指着屋子里的沙发说道。
“又来打听消息了是吧?你鼻子倒是挺灵的,不在官场弄的像在官场里的人一样,一有点风吹草动你就全知道了。”刘伟名拿起一根烟给刘根递了一根。
“这也是没有办法,消息不灵通怎么在这里面混啊。其实我也只是在白山新交了几个朋友在聊天的时候听到了一些消息罢了。”刘根笑着说道。
“根儿,哥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正正经经地做生意,哥绝对帮你。如果你要是玩一些手段想钻孔子,那哥就真的不是你哥了。”刘伟名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你哥我这个人和别的人不一样,我当官有自己的底线有自己的理想,说真的,我并不缺钱,我本来早就准备辞职不干了,我来这里也是因为一份信任一份责任。我是必须要把白山整好。所以,哥不希望你为了赚钱而拖哥的后退,你明白吗?”刘伟名语重心长地说着。
“哥,你放心,我是你看着长大的,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做生意这么多年,虽然投机倒把的事情没少做,但是违心违法的事情我从来没做过啊。我跟你保证,我要是在这里做出违法的事情,不用哥你来查我,我自己自首。”刘根向刘伟名做着保证。
“行了,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刘伟名拍了拍刘根的肩膀说道。
“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不过做哥的处在这个位置就要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有些话我不能对你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点,以后的白山绝对会是一个自由的市场,只要你不做违法的事情,你有多大的本事就可以赚多少钱。政fu和市场的大门都是向你们敞开的,放心去干。多去跟政fu方面联系联系。”刘伟名靠在沙发上说着,他要说的全都在这些话里面了,至于刘根能理会多少那就是刘根自己的事情了。
刘根迟延了一下,当即便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高兴地说道:“哥,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以后啊,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我秘书。你是商人,与我做过多的私人接触总不是件好事,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过,人言可畏啊。”刘伟名最后开着玩笑道。
“我明白的。”刘根再次点头。两人谈了一阵子,刘根就主动的告辞离开,刘伟名也没有挽留。虽然说制度上并没有明确写着当官的不能与商人密切来往,不过在实际当中确实是人言可畏。而大部分的官商来往密切都有着其中的猫腻存在。
第二天,刘伟名在下班之余打电话去找方涵韵,而方涵韵则直接告诉他她已经到了邻市,在国界线边看风景去了,因为见刘伟名工作忙,就没有与她告辞了。而华正集团的人则是准备三天后离开白山回京。
挂断电话,刘伟名笑了笑。方涵韵这个丫头只能活在世俗之外,让她介入世俗之中的事情,确实是难为她了。
事情又过了一周,刘伟名推了又推的常委会终于召开了,走进会场的各位常委们脸色都比较沉重,因为大家都知道,今天这个常委会不寻常。
“各位也都知道,最近我们白山发生的大事是一件又一件,原本这里都是坐满了的,而现在,大家看看吧。”刘伟名指着熙熙融融的几个人说着,然后说道:“这也就是在给我们各位提了个醒,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心里要有个数,而且,对于自己的本职工作要认真做好,别以为做一天和尚就撞一天钟,钟没撞好,说不定哪天连撞钟的机会都不给你了。当然,我首先也做自我检讨,但是在座的各位都离不开关系,这件事情大家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事情过了也就过了,大家以后都共勉吧。”刘伟名先说了一遍,然后拿出一份文件说道:“这份文件是三天前省里下发下来的,复印件大家也都传阅过了,我在这里再宣布一遍。经省委、组织部通过考虑,白山市常委、政法委书记杨宗明同志在工作期间,工作不负责任,犯下重大错误,经过考虑,认为其已经不适合这个岗位,故辞去其白山市市委常委、白山市政法委书记职位,调任省公安厅副厅长,即日起执行。好了,这已经是这几个月来第三位同志从这里离开了。”
刘伟名淡淡地说着,但是谁都知道这话的分量不轻。
“省委领导对我们白山的班子已经十分不满了,我和马市长在省委领导面前是提着脑袋做过保证的,以后坚决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所以,以后各位务必认真管好属于自己的那一块,一旦出了问题,我下台在座的各位谁也别想好过。所以还是那句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刘伟名这次是直接拍着桌子说的,说完之后一眼一眼地盯着在座的人,然后又拿出另外一份文件道:“这里是另外一份文件,由于杨宗明同志的离开,但是政法这一边不可能没有人当家,因此,省委决定暂时让池民天同志代任政法委书记,等我们协商好政法委书记的候选名单交由省委确认之后再重做考虑,好了,省委的意见都宣布完毕了,现在我们开始开会吧,我们先说说几个问题,首先是人事方面的。这次白山出了那么大的丑闻和乱子,省委要求我们尽快地稳定好局势,空出来的岗位,要立即找出合适的同志顶上去。大家手中都有现在空缺的处级以上干部的名单以及候选人。我们先来议一下关于池民天同志的处理意见吧,省委的意思是该罚的罚,该赏的也一定要赏,现在大家都各抒己见说说情况吧。”刘伟名一口气慢慢地说着,说完之后放下手中文件,然后开始喝茶。
“我来说说我的意见,省委让池民天同志暂时代任政法委书记其实就已经说明了省委的意见,省委肯定是觉得池民天同志工作能力强才这么决定的,省委的意见我们不能不考虑,所以,大家考虑问题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到这个问题。然后我说说我个人的意见,池民天同志在这件事情当中,的确是存在了不能忽视的违背规章制度的行为,关于这点,我觉得省委的指示很正确,那就是该罚的罚,我觉得应该给他记一过。另外,池民天同志在处理这件事情时,非常果断,一举肃清了整个公安局内部的不法分子,这份功劳我们是不能忽视的,我觉得应该恢复他公安局局长的职位,给予一个口头奖赏。这就是我的意见。”马俊才见刘伟名说完了之后便开始开腔了,说的底气非常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