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6.第706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其实这也是马俊才心里作用在发挥作用,以前的常委会一直都是刘伟名与张炳德的舞台,他也发言,但是他知道,他发言人微言轻,即使说了也很难有什么作用,他的观点必须附和刘伟名和张炳德观点最后才能起到作用。网 但是现在不同,除了刘伟名就是他这个市委副书记、市长地位最高,他当能要旗帜鲜明地亮出自己的意见。当然,这也并不一定说明马俊才就一定要与刘伟名作对,他只是在尽自己一个市长该尽的责任,发挥自己一个市长该有的权力罢了。
其实从刘伟名宣布省委对池民天暂任政法委书记时大家心里都明白,省委的意见就是要提池民天最后把它提到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上来。而且,马俊才已经旗帜鲜明地宣布了对池民天的意见,而刘伟名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见大家都是非常清楚的,所以,没有人会傻到去提反对意见,而且,也没人能够说出反对的理由来。
“我赞同。”
“我也赞同。”
一个个都很干脆地表态了。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我也表示赞同,记一下吧,全票通过。我等下散会之后会找池民天同志谈个话的。好了,关于政法委书记的继任候选人名单我们今天就不讨论了,以后再谈。我们现在说说第二个问题吧,大家也都看到了,我们在坐本来应该是十一个同志,而现在就这么几位了,按照文件规定,我们还需要三位或者五位同志进入常委,这是个很迫切的问题啊,人数不够就很难保证我们的一些处理意见的全面性,省委也是这个意思,让我们尽快把增选的常委候选人名单交由省委审核,然后进行选举,最终报由省委批准任命。五位同志我们一时之间也很难选出来,我们这次就选出三位同志吧,其中,政法委书记的人选暂未确定,所以,就暂时不论,就另外选出两位同志,大家都说说意见,不过,我提醒一下,关于常委的一些规定大家都知道,最好不要脱离这个文件了。”刘伟名淡淡地说道。
其实大家都知道,刘伟名最后这样这一句话的意思是什么,那就是在提醒各位,就目前形式而论,根据规定,组织部部长和市委秘书长都是规定的市委常委人员,刘伟名的意思就是这两名候选人他的意见就是组织部部长邵宁士和市委秘书长姚宏。
“其实这没有什么需要考虑的,按照文件和惯例,组织部部长和市委秘书长就应该是市委常委,但是我们白山因为存在一些特殊情况,组织部部长因为上任部长的离开一直没来及的增补进常委班子,而市委秘书长也是因为历史原因一直都没有进来,所以,我觉得,这两位常委候选人就定位组织部部长邵宁士和市委秘书长姚宏同志。这是没有好考虑的。”王德凯接过刘伟名的话淡淡地说道。他说的其实都是实话,也是道理。很难说他有什么私心不私心的,王德凯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从来不于是结小圈子,他说的话一直都是比较的公道。
王德凯说的都是道理,在座的众人即使有人心里不满意也没有人可以反对,因为这是惯例和文件上定的,本来就不需要进行讨论的,所以大家都表示了赞同。唯一心里不是很舒服的人就是马俊才,马俊才很清楚,无论是邵宁士还是姚宏,那都是刘伟名铁杆的支持者,姚宏就不必说了,市委秘书长本身就是市委书记的跟班,而邵宁士则是刘伟名一手提拔上来的,这两个人要是都进了常委,那这常委会以后不就成了刘伟名的一言堂了?这也不能说马俊才是在心里想与刘伟名争权,坐在一个市长的位置,现在又没有张炳德那种强势的存在,理所当然的这常委会就该他与刘伟名一起挑大梁。而如果邵宁士与姚宏进了常委会班子,那么他马俊才不一样的没有太多的话语权?这个事情落在谁的头上谁都会不舒服,虽然这个结果马俊才早就想到了,但是,当实际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心里又是另外一种感受了。
当然,马俊才自己也清楚,就算自己反对,其实也于事无补,先不说自己有没有合理的反对理由,现在所有人都表态,就只有自己那么一两人没有表态,对于结果没有任何用处,自己即使反对也只是给在场所有人一个自己是个只顾一己私欲而不顾大局的人,给刘伟名一个自己想与他争权的影响罢了。想到这,马俊才很直接地说道:“我也同意,不过,我觉得,我们白山一直以来的十一位常委的格局很不合理,就如前面刘书记所说的,常委人数不够,就很难保证我们所作出的每一个举措的全面性。我建议,在合适的时间,我们应该再增加两名同志进常委。”
马俊才的话自有他的意思,市委这边该进常委的人都进了,再增加两位那么就只能是市政fu那边的人,这对于他来说是大大有利的。
刘伟名也早就想到马俊才会有这么一招,不过他并不在意,马俊才并不是张炳德,他不怕马俊才与自己有不同意见,只有存在争论才能确保事情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作为一个书记,他只要保证事情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就行了。换句话说,他不怕马俊才势力壮大,他只要保证在常委会上自己能够掌控住局面就行。
刘伟名点了点头说道:“马市长说的话很有道理,不过一下增选五名有点太过。等过段时间,我们再向省委申请一下增补两位常委。刚刚的议题大家都表态了,那就确定了邵宁士和姚宏两位同志为候选常委委员,把名单报给省委,如果省委没有什么异议的话那就举行党委会选举吧。”
“这次空缺的位置比较多,至于张炳德同志的副市长位置省委暂时没有做明确指示,我想暂时就不增补以为候选副市长了,马市长,对于张炳德同志主管的经济工作你觉得由哪位同志接替比较合适?你说说你的意见。”刘伟名望着马俊才说道。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政fu那边的事情,由马俊才来发表意见也最为合适,而且,刘伟名也早就不是个霸道的年轻人了,他知道一个团结的班子对于白山发展的重要性。所以,这个事情他决定支持马俊才的意见。
马俊才有点错愕,因为刘伟名的表态很明显就是不管他说是谁都是要支持他的意见的,这让马俊才有点受若惊了,随即他觉得自己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对刘伟名感激地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我觉得殷华同志能够接任这个工作,殷华同志是为老同志了,党性是可以保证的,另外,他在任副市长之前一直都是从事的经济工作,而且颇有成效,我认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嗯,我同意俊才同志的意见。”刘伟名听马俊才说完之后直接点头。当然,这是人家政fu内部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人会傻到主动去反对马俊才,于是还是全票通过。这次的常委会让在座的人都感到了十分怪异,因为以前的常委会几乎就很少出现过全票通过的事,而今天,则都是全票通过,而且,全票通过的都是人事方面的问题,这要搁在以前是不可能出现的。
“嗯,那就调整一下殷华同志的工作分工吧,另外殷华同志的工作由谁来接替你们政fu班子那边自己开会决定,就不再在这里讨论了。”刘伟名定了音。接着是建设局局长的人选,这个议题上面刘伟名再次尊重了马俊才的意见,这让马俊才非常感激。
其实建设局局长这个位置不能说不重要,但是这个位置是人家政fu那边的事情,如果刘伟名把这个位置抓在自己手上那么势必会造成政fu的一些政令没办法很好执行,这不是刘伟名所想。
所谓投桃报李,接下来关于王明杰与唐伟龙的任命马俊才很直接地就选择了赞同,刘伟名笑了笑,这种常委会的气氛他非常喜欢,他要把白山的班子拧成一股绳,而今天,很显然,这个目的他已经达到了。
“各位同志,这次公安局发生的事情余波还没有消除,所以大家不能松懈,我们要确保这件事再不会起任何的波澜,这依旧是我们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省委指示我们,我们以后的工作重心就是两点,第一是稳定,第二就是发展。这两者既矛盾又统一,怎么平衡好这两点,就要靠我们在坐的各位的政治智慧了。我个人的意见就是,稳定是基础,发展是上层建筑。基础稳定了,上层建筑才能稳固,只有基础稳定了,上层建筑才能要建多高就建多高。而反之,只有上层建筑建的漂亮了,这整个建筑才有意义才有人欣赏住着的人才舒服。稳定与发展就是这么个关系,所以,怎么理解稳定和发展大家心里要有个数。我们白山数十年如一日的贫穷,到底是为什么?是我们白山老百姓生性懒惰吗?是我们白山的领导班子都是庸人吗?我想不是,我们缺少了两样东西,第一是勇气,第二则是决心。有句古话,叫做穷则思变,这句话话处理不粗。大家看一看当今国际以及国内的发展形势,我们白山要是再不改变的话就永远也出不了头了。我们白山在经济制度上,行政体制上存在了太多的弊病了,这些东西不改掉我们白山只能是一日如一日地继续贫穷下去。我今天说这些,就是想大家有个心理准备,也在心里多想想。具体的发展措施,我们等到人大召开之后,新的常委会班子凑齐了再一步步地讨论、实施。今天会就开到这里,散会。”刘伟名最后做了个总结,也给在场的各位提了个醒,这些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们没有想到刘伟名的步子准备迈的这么大。
刘伟名直接走出了会议室,这个会虽然气氛很和谐,不过,却也整整开了三个小时。刘伟名暗道,自己这中年人的身体都快有点熬不住了,真不知道这些老年人是怎么熬的。
刘伟名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感觉确实累了,靠在椅子上眯着眼。开会确实是件非常费神的活,作为一个领导,你开会不可能就像下面的人一样只管听,脑子里面想什么没人管的着,可是作为领导你不能啊,你的时刻思考问题,还的组织语言,这就是最考验人的地方了。
唐伟龙很是时机的给刘伟名面前的水杯里面续满水,刘伟名看了看唐伟龙,然后说道:“伟龙啊,你通知一下秘书长来我的办公室。”
唐伟龙点点头。
刘伟名暗笑,今天这一番人事任命一下来,自己要找谈话的人就多了,这么多人,都是自己一手提起来的,不可能不在他们走向更重要的工作岗位之前给他们提个醒。
姚宏来的挺快,其实他已经大概知道了刘伟名要找他谈的事情。作为市委秘书长,常委会的内容他是一清二楚的,虽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但是结合当前白山的形式,也肯定能够猜到答案的。本来他是一直都列席旁听常委会的,但是今天涉及到了他,他只能回避,这是常委会的规矩。
“刘书记,您找我?”姚宏敲着门,然后推门进来问道。
“坐吧。”刘伟名指了指椅子,然后开始抽烟,他现在的烟瘾是越来越大,没有办法,自从走进这个圈子,他的烟瘾就一直都在成正比例增长,因为每天烦心事太多要考虑的事情太多,所以现在基本上都烟不离嘴了,他记得自己唯一一段时间烟瘾小点就是在中央党校培训的那段时间。
“今天找你我是代表组织上对你谈话的,你也知道,我们白山的常委会人员配置一直就不达标,而且最近这段时间又连续有三位同志离开了常委会,所以,今天的常委会我们着重讨论了重新配备几名同志进常委会的问题。经过讨论,我们一致通过了你进常委会的议题,虽然省委的意见还没有最终下来,不过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也就是说,你现在基本上就是常委委员的候选人,只等委员会选举通过了。我今天找你来是代表组织上来问问你个人对于进常委会班子的态度和看法。”刘伟名靠在椅子上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