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第707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姚宏其实心里已经对这件事情了如指掌了,但是听到话从刘伟名嘴里说出来却又是另外一种心情,还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有点激动地说道:“首先,我感谢组织上对我的肯定和信任,我一定好好工作,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绝对不辜负组织上对我的信任。网 。 同时,我也认为我能够很好地胜任这份工作。”
“很好,有这份自信就是好的。姚宏,常委会的工作和你现在干的工作完全是两回事,你现在干的只是众多工作中的一部分,只是局限在党委工作这一块,但是常委会的工作那就是决策工作,是对整个白山市委市政fu所执行的工作进行决定和讨论了,这里面有一个身份和着眼点的转变,你要很好地适应这个工作,要对组织和整个白山的老百姓负责。”刘伟名再次肯定地说着,这些话不是空话,而是一些很实际的谈话,没进过常委会的人确实很难理解常委会工作与普通工作的不同。
“谢谢刘书记,我会的。”姚宏很诚恳地说道。
“那样最好,好好干,不要辜负了组织上对你的信任。组织上和我个人都是很看好你的。现在好好工作,等着委员会的选举吧。”刘伟名点了点头,对姚宏笑了笑说道。
“谢谢刘书记。”姚宏直接站了起来,很郑重对刘伟名鞠了一躬,这算是对刘伟名一个很隆重的感恩礼了。
“不用谢我,这是组织上对你工作的肯定。好好干,去吧。”刘伟名点点头对姚宏说道。
姚宏也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刘伟名吐了口气,然后,想了想,还是把唐伟龙叫了进来,让他把组织部部长邵宁士叫了进来。
这是组织上例行的谈话,而且这种级别的谈话还非他刘伟名这个市委书记亲自来谈不行。
邵宁士也大致上猜到了刘伟名叫他过来的目的,只是,他知道的远没有姚宏知道的多,所以来见刘伟名时心里还是非常忐忑的。当然,,刘伟名与对姚宏的谈话一样,首先点明了叫他过来的意思。邵宁士一听,浑身都颤抖了一下,然后才镇静下来,很诚恳地回答刘伟名的话。
刘伟名其实对于邵宁士和姚宏的工作能力都是非常的肯定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一直力挺这两位。在刘伟名心里,看待一位官员能不能走进自己的心里的首要条件并不是对自己忠心与否,而是看这个人的工作能力。即使这个人对自己再忠心再奉承自己,没有能力给他一个位置他照样干不来,早晚还是得下来,说不定还会连累自己连累老百姓,这种事情刘伟名是绝对不会做的。
“邵宁士同志,好好干,不要辜负了党和组织上对你的信任。最近空缺的位置比较多,这件事情你要多费点心盯紧一点,记住一点,宁愿暂时空缺也不能随便找个人把位置顶上,这是对组织工作的极度不负责任。”刘伟名最后不忘了提点一下邵宁士。
“我知道,刘书记。”邵宁士点头说道。
“嗯,常委会关于几位同志人事上面的决定我想已经下发到你那去了,你要认真综合考虑一下,各县的领导班子配备是个很有学问的事情,你干了这么多年的组织工作应该很清楚,同时,关于王明杰和唐伟龙两位同志你要找他们详细的谈谈话,他们一直都在机关工作,现在到下面工作性质有很大的不同,你多多提点一下,同时也要多多关注他们在下面的动态,随时向我汇报。”刘伟名也点头道。
“我会的,刘书记。”邵宁士肯定地说道。
刘伟名让邵宁士也出去,然后让唐伟龙进来。
“伟龙,今天上午不做其它的安排了,如果没有其它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扰我了,我去里面眯一会儿。”刘伟名吩咐着唐伟龙,然后径直走到里间的休息室,躺在上。虽然不一定能睡着,但是,只要眯一下也是好的。
到十二点时候,唐伟龙准时敲门,叫醒刘伟名起去吃饭。
当然,刘伟名吃饭也是在机关食堂,只不过,他在食堂专门准备的包间里面吃而已。
刘伟名的伙食很简单,一荤一素,只是让厨师按照他家乡的风格炒辣一点。当然,按照食堂里面的安排,他的伙食那是极尽奢华的,刘伟名吃了一次之后就把食堂负责人叫过来骂了一顿。自那之后,刘伟名的伙食就变成了一荤一素,当然,虽然伙食简单,不过,食堂里面依旧不敢掉以轻心。食堂专门请了一个刘伟名那个地方的人过来负责品尝,觉得符合口味了才敢端上去给刘伟名吃。当然,这一切刘伟名是不知情的。
本来按照刘伟名的意思,是让唐伟龙跟自己一起吃的,只是唐伟龙坚决拒绝了,以前的王明杰也是如此。刘伟名无所谓,只是好意,但是他们却不能不注意。
刘伟名的生活很有规律,吃完中饭,回到办公室,依旧是睡上一个多小时,两点到两点半之间准时起来办公,下午五点半下班,不过,没有特殊情况刘伟名会呆到六点,在食堂吃完晚饭再回家。
因为是山地,所以,白山这个地方天黑的比较早,六点多基本上太阳就完全下山了。在食堂吃完晚饭的刘伟名突然拒绝了已经像往常一样开到食堂门口等候的司机,独自一个人走出了市委大院。他并不是想玩什么微服私访那一套,他没有那么无聊,也没有那么复古,他只不过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他想一个人静一静、走一走罢了。权当做散步。
六点多,太阳已经下山,只不过天还没有完全黑。天气还不算很热,但是街边已经陆陆续续地摆出许多夜宵摊。当然,这是白山比较繁华的几条街之一,也是刘伟名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只不过,大部分的夜宵摊生意都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刘伟名不知道是因为白山的老百姓没有吃夜宵的习惯还是因为时间尚早还不到吃夜宵的时间。但是看到这的刘伟名心里还是有种挫败感的,有句古话叫做一叶而知秋,一个小小的夜宵摊生意都是这个样子可见白山的消费水平到底低到什么程度了。刘伟名分析了一下,这第一是因为白山的老百姓本身并不富裕,没有能力去消费。第二则是一本分有点小资本的人也因为白山生活一直如此,他们自然而然地没了消费的习惯了。刘伟名在脑海里仔细地思考着,渐渐地便开始摇头,暗道自己出来散步是为了散心的,怎么脑海里面还在想着这些事情呢?
想虽然是这么想,不过,刘伟名依旧是随便走进了一家生意看起来比较火爆一点的夜宵摊。作为一市的父母官,关心百姓疾苦是他的职责。路过了不去了解一下非刘伟名所愿。
虽然已经吃过了,不过,刘伟名还是想坐下来坐一坐,周围全是基层的老百姓,听一听老百姓所想这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刘伟名刚坐下,就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走过来一边给刘伟名面前摆着碗筷,一边用白山问刘伟名。
刘伟名笑了笑,说道:“孩子,我是外地人,所以听不懂白山话,不过我猜你一定是问我吃什么是不是?这样,你把你们这里认为炒的最好的给我上两个,另外给我拿两瓶啤酒吧。”
小男孩一听刘伟名的话,有点憨憨的笑了笑,然后用比较蹩脚的普通话说:“好的,你等一下,马上就来。”
刘伟名也笑了,对着男孩突然之间有了一种好感。
所谓夜宵摊,其实就是露天的街边小摊,厨房就在后面。刘伟名点了根烟,望向厨房那边,倒是有点惊讶,因为他发现炒菜的竟然是一位妙龄少女,最多不过二十四五岁的年华,刘伟名只看到侧脸,虽然正在油烟的熏陶之下,不过,却并不影响她的美貌。虽然只是看到了半边脸庞,不过刘伟名却也断定,这位姑娘确实是他来白山之后见过的最美的一位了,当然,方涵韵那是例外。
“这还真漂亮,你确实没骗我。”这是邻桌的两位男子中的一个说道。
“废话,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你知道这条街的夜宵摊为什么就这家最好吗?都是看着这姑娘来的。而且,我跟你说,这姑娘还没嫁人呢,来这里的人都是有这个想法才来的。”另外一个像个老学究一样地说道。
“真的啊?那我也有机会咯。”另外一个男人顿时便兴奋了。
“机会当然是有,不过,就看你敢不敢接咯。每天来这里打这个主意的人那么多,你知道为什么一个都没敢去问她吗?”
“怎么了?”
“因为没人敢与她结婚啊,看到那个小男娃没有?那是她弟弟,她父母早些年都死了,这个男娃一直都是她一个人抚养长大的,你娶她,娶她就等于还多了一个这么大的拖油瓶,谁敢娶啊?这些来的人基本是都是来打歪主意的,没几个人是想来娶她的。”
“哦,原来如此,呵呵,难怪二十四五了还没嫁出去呢。”
听完这段话之后,刘伟名顿时便皱起了眉头,当然,她皱眉头不是因为这些男人在这里说三道四心怀鬼胎,这些都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刘伟名皱眉是因为这姐弟两的身世,是因为社会救助机制的严重滞后。
刘伟名叹了口气,这些不是因为政fu不给力,而是因为政fu的能力也有限。白山地方穷,比这姐妹俩生活更苦的也有着大把人在,而经济欠发达,政fu所能支配的财政收入就更少了,要拿出大笔的资金出来进行社会救助,实在是力有所不怠啊。刘伟名脑子里面想着这些心事,没多久,两样小菜就端了上来,端菜的还是那位小男孩。刘伟名笑了笑,还真是老实孩子,一般的饭店,你要是跟他说上两样你们这里最好的拿手菜,他便是会给你上一桌。点得多这赚的钱也就多啊,他们才不会管你吃不吃的完。而这孩子,刘伟名说点两个才就真的只上两个菜。
“今年上几年级了?”刘伟名一边倒着啤酒一边问道。
“我没上学了。”男孩一听刘伟名的话眼神里面很是落寞地说道。
“什么啊?”这下刘伟名惊讶到了,随后问道:“为什么没有上学了?”
“没钱。”男孩艰难地说出两个字,然后便走开继续去忙了。
听到这刘伟名手已经没了继续夹菜的,坐在那良久没有动,随后再次叹了口气拿起啤酒开始喝。他感到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又重了许多。走在这个城市里面,老久的标语还随处可见,什么“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社会主义好。”等等等等,而最多的还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之类,这些标语可见国家是多么重视教育,而到了下面基层,教育的重要也就大多停留在了口头上了。这孩子也最多只是十一二岁,十一二岁的孩子就辍学了,连基本的九年教育都没有完成,这是个什么概念?刘伟名感到莫名痛心,而最让刘伟名心疼的是孩子那句没钱。
刘伟名也知道,这是目前白山存在的众多问题中的一个,也不是随便在会上说个一二三就能解决的问题,还是那句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解决这些问题是个长远的战斗过程。
就在刘伟名仔细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走进两个穿着制服的男人,这两个男人制服上明白无误地写着城管。刘伟名暗道,这就是在中国都“大名鼎鼎。”的城管了。
一看见这两个人进来,那小孩子一下子就变了脸色,随后跑到厨房位置跟自己姐姐说着什么。
那姑娘回头一看两个城管,也立即变了脸,立即走了过来。
“两位大哥,是来吃饭吗?”姑娘笑着问道。
“你这女娃娃,我们会来你这种地方吃饭吗?今天的摊位费呢。”两位城管中的一个趾高气昂地说着。
“大哥,可不可以稍微等一会儿再给啊,你看现在还早,生意才刚开始,我实在是没钱,要不晚一点,等客人都结账了我给您送过去。”姑娘很为难地说道。
“开玩笑,难不成我们等下再来一次?小红,其实哥哥们也不想来收你的钱的,但是这是规定你知道吗?我们要是不收你钱其他人是会有意见的。要不这样吧,你跟哥哥们一起出去喝次酒,这样你就是我们的朋友了,是朋友不收钱这别人就不好说什么了是不是?”另外一个男人一脸猥琐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