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第708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看着这个男人那猥琐的眼神,姑娘不自然地就退后了两步。 。连忙说道:“两位大哥,求你们帮帮忙吧,我等下收完摊就自己给你们送过去,不会麻烦你们再来一趟的。我还要做生意,实在是没办法陪你们去喝酒。两位大哥,要不你们在我这吃一点吧,一旦有客人付钱了我就立即给你们。”
“哪那么多废话,没钱是吧?不交钱你就是非法经营,随地摆摊,影响市容市貌。砸,把这里全部砸了。”另外一个一脸凶煞的男人恶狠狠地说着。
女孩一听顿时就急了,差点哭了出来。
“老郑,别这么凶嘛,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啊,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你怎么能这么凶呢。小红,你还是考虑一下我前面说的话。”前面说话的男人继续猥琐地说着。
刘伟名摇了摇头站了起来,走了过去说道:“多少钱?”
几个人都有点惊讶地望着刘伟名。
“你谁啊?这里有你什么事啊?”一脸凶煞的男人狠狠地说道。
“我是谁不管你的事,你只要告诉我这位姑娘要给你交多少钱就可以了,你们这两个站在这里影响我食欲,就这么简单。”刘伟名淡淡地说着。
“你是不是找事啊你。”一脸凶煞的男人冲动的就想冲过来,被另外一个给拦住。
“我们只是来收钱的,只要有人给钱,谁给不是给啊,这位兄弟答应给钱这是好事啊。两百块,兄弟。”那个满是猥琐笑容的男人拦住另外一个对刘伟名说道。
“怎么昨天才一百今天就两百了啊?”姑娘急忙说道。
“这个物价天天都在涨,今天汽油都比昨天贵些了呢。”猥琐男笑着说道。
“嗯,两百是吧。”刘伟名说着从皮夹子里面抽出两张递给猥琐男,然后说道:“拿了钱就赶紧走吧,不要影响我吃饭。”
“你小子有种,以后不要让我碰到你。”另外一个男人一边走一边指着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说道:“你也最好多祈祷祈祷以后不要再遇上我。”
“这位大哥,真是谢谢你了,不过这钱我可能要等一下才能还给你了。”姑娘立即感激地对刘伟名说道。
“现在没什么生意,没事的话就陪我坐下来说说话吧。”刘伟名看了看没有新的客人进来,便对姑娘说着。
姑娘看了看刘伟名,然后点了点头。
刘伟名坐回自己的桌子,一边喝酒一边问道:“姑娘。”
“大哥,不要叫我姑娘了,我叫程小红,大哥叫我小红就行了。”程小红被刘伟名姑娘姑娘地叫着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就叫你小程吧。”刘伟名想了想道,让他叫一个初见面的女孩子为小红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在机关呆久了,自然而然地习惯性叫人家在姓前面加个小字。
“我姓刘,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刘哥。”刘伟名随后自我介绍,然后说道:“刚刚那钱就是我吃饭的钱,你就不用还了。”
“那怎么行,刘哥,你吃饭要不了这么多钱的。”程小红立即说道。
“要不了?要不了就当做我存在你这里的,我以后来吃饭再扣。”刘伟名想了下说道。然后问道:“这些城管为什么来收钱?每天都来吗?”
“说是管理费,每天交一百块。”程小红点头道。
“他们有给你们看什么文件吗?你们给他们交钱也不需要任何凭证?”刘伟名皱着眉头说道。
“凭证?我只知道这里做生意的每人都要交,早两个月有一个街边摆摊卖早点没交钱他们就把东西全部没收了,带不走的就砸了。”程小红显然没有意识到这里面的任何问题。
刘伟名大概清楚是怎么回事了,摇摇头,又喝了一口酒。再问道:“你每天这么做生意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啊?”程小红疑惑地望着刘伟名。
“没关系,你就告诉我实话吧,每个月能赚多少。”刘伟名鼓励地问道。
“我每天从早到晚,早餐中餐晚餐夜宵我都做,一个月可以赚上一千多一点,要是生意好的话,可以赚上两千。”姑娘点头道。
刘伟名想了想,暗道这样的工作强度与收入完全不成比例,不过在白山,这样的收入也勉强能够过日子了。
“那你弟弟这么小为什么就不让他上学呢?”刘伟名问了自己最想问的话。
一听刘伟名的话,姑娘顿时眼眶就红了,低着头没有说话,刘伟名一看就知道另有原因,自己点上烟,慢慢地等着程小红接下来的话。
“弟弟去年小学毕业就辍学了,是我没有能力,我对不起他。”程小红哭着说道,然后讲:“我自己没上过什么学,一个女人家也没什么力气,所以,也赚不到什么钱。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又病了,每天都要吃药,我只能出来摆这么个摊,虽然可以赚到一些钱,但是也仅仅只能是够母亲买药的。等母亲的病完全好了我就可以重新存钱让弟弟上学了。”
听完后刘伟名顿时便无语了,程小红话语中的酸楚刘伟名是非常清楚的。
“你的手艺非常好,比一些饭店里的大师傅煮的还要好。”刘伟名笑着岔开话题说道。
“没有没有,我这只是一些家里面炒菜的土法子,怎么能跟饭店里的大师傅比。”程小红一听就脸红了起来。刘伟名微笑着,大山里的女孩子自有大山里人们特有的淳朴和含蓄。
“,该交保护费了。”就在这时,外面又走进来几个一看就是的人,大老远就对着程小红喊着。
程小红脸色又是一变,立即站起来,战战兢兢地对着几个人说道:“几位大哥,不是早几天才交过吗?”
“早几天交是保你早几天平安的,今天交是保你今天平安的。”其中一人说道。
程小红要说话,被刘伟名拦住。刘伟名站起来微笑着,给没人递了一根烟,当然,这烟肯定不是便宜的烟。
“几位,不知道这保护费是多少钱?”刘伟名淡淡地问道。
“嗯……一百吧。”其中一个看了看刘伟名随口说道。
“哦,一百是吧。要不这样吧,几位,我今天出门急,没带钱。这个是我表妹,她这生意刚开始,确实身上也没钱。要不这样吧,你们明天这个时候来,我在这等你们,给你们一千,你们说好不好?”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刘伟名这么一说,几个就开始犹豫了。
“不要怀疑,即使我不来我表妹还不是每天要在这里做生意?还不是要仰仗你们的关照?有句话叫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拿不拿得到钱的问题。而且,你们也应该不会怀疑我拿不出一千块钱是不是?等一天就多赚九百块,这笔生意你们看做不做的了?”刘伟名继续微笑着说道。
几个人望着刘伟名,其中一个大声说道:“好,就信你了,看你抽这么好的烟也应该是个有钱人,应该不会骗我们。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再来这里找你。不过,要是到时候拿不到钱就别怪我没不客气了。”
“嗯,行。”刘伟名点头道。
几个人再次看了看刘伟名,然后转身走了。
“你怎么能答应他们給一千呢,这伙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人一走,程小红就急了。
刘伟名听了哈哈大笑,然后道:“明天会有人来出这一千块钱的,不用你出也不用我出。小程,这伙人也是一直都在这里胡作非为的吗?”
“以前不知道,不过最近几个月一直都是他们,而且也好像说是砍了好几个人。”程小红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又道:“刘大哥,今天真是非常感谢你了,但是,我确实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还你,要不你给我留个手机号码吧,一有钱了我立马还给你。”
“没关系,说了,钱留在这里,我以后会经常来你这里吃饭的,到时候就直接扣帐吧。我今天也吃饱了,就先走了。”刘伟名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刚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来对程小红说道:“明天这个时候,我有一大帮朋友会过来吃饭,你给留一张大桌子,然后多准备点菜。你也不用觉得欠我什么,这些都是政fu欠你们的。”
刘伟名说完这句就直接离开了,走在路上的刘伟名心情其实是非常沉重的。今天这顿饭,其实反映出了许多许多的社会问题。由程小红一个人,便可以看得出来白山的老百姓生活有多么的艰辛。就拿程小红来说,要是没有城管和这些,她一个月能赚的钱就远不止一千多,这多出来的钱完全可以让她弟弟上学了。而另外一方面来说,学校本身就应该向有困难的学生适当的免费,如果学校有这种政策,程小红的弟弟也不可能辍学。当然,相对于学生上学的问题,几个和城管的事情倒是小事情了,这么大一个黑虎帮刘伟名都把他一网打尽了,难道还收拾不了这几个小?
刘伟名一边走一边抽着烟,回到家刚开电脑就看到了一个邮件,这个邮件是张语嫣发过来的。其中说的也就是怪刘伟名不给她打电话发邮件,另外就是说了些她在那边的事情,当然,还发了一些她自己的照片。刘伟名仔细地看了看,最后还是没有回复。与张语嫣的任何对话都让他很为难,在没有想好究竟怎么回答之前,刘伟名不敢再随便回复了。
刘伟名在睡觉之前给张云佳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孩子们的情况。然后让金倩接电话,金倩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当然,现在的身体肯定不能再与之前的身体相比了,不过,正常的生活不会有任何的影响。金倩告诉刘伟名,过段时间她会回一趟林阳,虽然整个集团都交给了钟丽打理,但是她依旧还是法人代表。刘伟名对金倩的想法表示了赞同,毕竟人老是呆在家里整天没事可干也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时间长了,没病都会憋出病来的。
第二天上完班,接近下班的时候,刘伟名打了个电话给姚宏,“秘书长,帮我通知一下公安局局长池民天、主管城建方面的副市长、主管教育的副市长、教育局局长、城管局局长,下班之后到楼下等我,说我晚上请他们吃饭。”刘伟名直接说道。
姚宏愣了愣,完全没搞明白这是什么个情况,刘伟名亲自请客吃饭,而且请的还是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人,一下子副市长,一下子连城管局局长都来了,这级别跨度也太大了点吧?要知道,这城管局可是城建局的二级机构啊,最多只能算是个副处级。姚宏脑子里面飞速的思考着,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搞明白刘伟名到底有什么目的。当然,姚宏也没问,只是照办了。
快下班的时候,刘伟名让目前依旧还是秘书的唐伟龙通知食堂不要给他做饭了,另外,刘伟名也让唐伟龙下班后自己回家,说是自己晚上有个活动。下班之后,刘伟名依旧在办公室坐了十几分钟,觉得差不多了才慢慢下楼,下楼后刘伟名看到点名的几个人都到了。看到刘伟名下楼来,几个人都自觉地站直了身体向刘伟名问好。
“都到了?都到了那我们就走吧。对了,让你们这些司机都回去吧,吃饭的地方不远,我们走路去。”刘伟名看了看众人淡淡地说道,然后率先走了出去。
听得刘伟名这么一说,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平时这些大佬们,包括级别最低的那个城管局的局长那都是出门必坐车的,今天市委书记这突然一句不远我们走路去让众人都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当然,这其中最了解最熟悉刘伟名池民天没有表示出太多的惊讶,紧紧跟着刘伟名的脚步走着。
“刘书记。”池民天赶上刘伟名,给刘伟名递上一根烟。
“怎么啊?想贿赂我打探点今天吃饭目的的内部消息?”刘伟名一边接过烟一边说道。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池民天尴尬地说着,然后道:“我是来谢谢刘书记的。”
池民天后面是压低声音说的。
刘伟名笑了笑,然后道:“谢我干嘛?谢我没把你抓进去?那些废话就不要说了,今天我请你们来吃饭就直说吃饭的事情。池民天,我问你几个问题吧,黑虎帮已经铲除了,那白山的治安环境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又有其它的红虎帮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