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第709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池民天脸上笑容一紧,立马表态道:“绝对不会,刘书记,这个请你放心,所谓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当初黑虎帮的出现我是有心无力,最后才养虎为患的,经过这次事情之后我一定会严防死守,绝对不会让任何涉黑组织的势力得到发展。 至于白山治安我不能保证已经到了路不拾遗的地步,但是,比起以前来肯定好了许多。”
“哦,好了很多就好,我也希望如此。民天,组织让你暂代政法委书记是看重你的工作能力,这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你也要对得起这份信任。另外,别忘了你的这个政法委书记没有进常委,还只是个暂代的,凡事都要居安思危。要想坐稳这个位置,自己就要在这个位置上拿出点实实在在的成绩出来,让任何人都无话可说,明白吗?”刘伟名突然语重心长地说道。
池民天哪会不明白刘伟名的意思,刘伟名这就是在敲打他让他不要太得意忘形了。
“请刘书记放心,我一定会踏踏实实做事的。”池民天脸色一变,立即说道。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站在原地转身对走在后面的那几位说道:“各位,整天呆在办公室对身体不好,而且也不利于扩展诸位的眼界,所以我今天就带大家走路出来散散步,然后吃个饭,这有利于诸位的身体健康和开阔眼界啊。我给个建议,诸位以后下班之后没事可以多出来走一走、看一看,我想只要你经常出来走动,你们会发现与报告上面不一样的世界的。”
刘伟名面带微笑地说完,说完之后又继续往前面走着。
当然,刘伟名这些话是有他的深意的,而他的这些话现在却没有一个人听得懂。不过,刘伟名相信他们在吃过饭之后是能够听懂的。
又走了有十来分钟,这些大佬们一个个都开始喘粗气的时候刘伟名停下了脚步,走进了他昨天来过的程小红的夜宵摊。此时人不多,只有两桌人正在吃,刘伟名在身后几个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走进了这个夜宵摊里面,对着正在忙活的程小红喊道:“小程,我昨天让你给我留了一桌位置,是在哪一桌?”
程小红正在炒菜,听到刘伟名在喊,连忙说道:“弟弟,快去招待刘大哥。刘大哥,不好意思,我正在忙,忙完了我再过来。”
“没事,你继续,我找个位置坐就行。”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走到自己身边憨笑的程小红弟弟的头。看到那几位一直站在外面瞪大着眼睛望着自己的“大佬们。”,刘伟名就气不打一处来,吼道:“怎么啊?还要我请你们进来不成?别傻看,我今天就是请你们在这里吃饭,有不乐意的可以和我说一声,我马上请你们去大酒店。”
“这里很好很好。”一个个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说道,然后鱼贯而入。
“不嫌弃的话就都坐吧。”刘伟名坐在凳子上望着众人说道。
本来没敢坐下来的几个人一下子就各自移着凳子坐下来。
“刘大哥,点菜。”那小男孩还是用那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对刘伟名说道。
刘伟名笑了笑,指着面前的人对小男孩说道:“让这些大哥点吧。”
“不不不,刘书记,还是您点您点,我们随便吃什么都行的。”众人都开始摆手。
“什么刘书记啊,各位大哥,今天我只是一个给你们打工的。你们最好还是点菜,每人要吃什么尽管点,这饭是我请的,你们难道要为我省钱不是?不过我先提醒各位一句,我刘伟名的饭可不是这么好吃的,你们想吃什么就尽管点,等下别觉得今天来吃我的饭吃亏了。”刘伟名似笑非笑地说着。
一听刘伟名这话,一个个就都开始面面相觑了。不过池民天明白刘伟名的性格,直接拿起那份简易的菜单随便点了两个菜然后交给下一位。刘伟名笑了笑,点着烟慢慢地抽着。
等着小男孩拿着菜单离开了之后,刘伟名开腔说道:“各位,我们今天来是吃饭的,所以,请大家都忘记自己的身份吧,如果你们不怕被老百姓的口水淹死的话。也不要叫我刘书记,想叫什么就叫什么,我们今天来只是吃饭的,所以,谁都不要谈公事,等一下酒管够,你们都放开了喝,不过喝醉了可没人扶你们回去。”
在场的人现在完全不明白这位市委书记今天这葫芦里面到底是在玩什么花样,不过,心里都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刘伟名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再说话了,只是坐在那静静地抽烟。等到菜都上齐了之后,刘伟名便让小男孩拿了一箱啤酒过来。
“不要客气,都喝,我知道你们都是酒桌悍将,没关系放开了喝。”刘伟名自顾自地倒了一杯啤酒下肚。
看到在桌的众人都非常拘束地坐在那,刘伟名又说道:“我都说了,今天只是个私人性质的会餐。我最近因为一些事情感到烦心,所以想找几个朋友出来喝喝酒谈谈心,但是你们也知道,我在白山根本没有几个熟人,所以就把你们叫上一起来喝酒了。都放开了喝啊,这么拘束干什么。”
刘伟名这话说的众人心里更加没底了,要知道,他们这些人离刘伟名的级别差的远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刘伟名记不记得住自己的名字,刘伟名想找人喝酒怎么可能找自己?但是不信归不信,脸上还是要做出非常相信的样子出来。一个个开始倒酒喝酒,假装着豪迈。
就在这时,刘伟名突然挥手,把小男孩叫了过来。
“刘大哥。”小男孩依旧憨笑着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啊?”刘伟名再次摸了摸小男孩的头。
“我叫程小树。”男孩咧着嘴笑着回答着。
“哦,小树。来,搬一张椅子过来,坐在这,刘大哥有些事情要问你。”刘伟名吩咐着程小树。
程小树四处望了望,见到没什么需要忙的了,便真的依照刘伟名说的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刘伟名的身旁。
“你今年几岁了?”刘伟名再次问道。
“十二岁了。”程小树像个机械人一样,刘伟名问什么便就答什么。
“小学毕业了是吧?本来这个学期是要上初一了,是不是?”刘伟名再次问道。
“嗯,是的。但是没钱,就没读了。不过我姐说了,等到明年存够了钱,我就可以继续上学了。”程小树说到前半段很落寞,到了后半段却又非常兴奋了。
“你们跟学校说了情况吗?”
“我姐带着我去了学校找校长,校长说没钱就不让上学。所以我姐说明年存够了钱就再上。”程小树再次诚实地说着。
听到这,那位主管教育文化的副市长以及教育局长脸色顿时就变了,由本来喝酒的红润顿时变成了一片苍白之色,现在他们算是明白了刘伟名叫他们过来的目的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告诉刘大哥,你想上学吗?”刘伟名看都没看那位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和教育局长,继续微笑着问着程小树。
“想。”程小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刘大哥有个办法可以让你能够马上上学,你相信不相信?”刘伟名突然说道。
程小树有点迷茫,随后说道:“我不知道,我要问我姐。”
“哈哈。”对于程小树的童言无忌刘伟名顿时就笑了,然后接着说道:“你要相信你刘大哥,你看着这两位大叔了没有?”,刘伟名说完直接指着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和教育局局长,因为两人的年纪比起刘伟名来确实大了一轮,所以刘伟名便让程小树称呼他们为大叔。
“这两位大叔可不是一般人,是大人物,你现在站在这,跟他们说你很想上学,求他们给你学上,那么过两天你就可以去学校上课了。”刘伟名继续说道。
一听刘伟名这话,教育局长和那位主管教育的副市长脸上再无半点血色,数次想站起来说什么都被刘伟名给制止了。刘伟名这番话其实就是很重很重的批评了,而且是讽刺。作为主管教育的领导,九年义务是国家的国策,九年义务就是要让每个适龄儿童都要受到九年的义务教育,这是每个孩子的义务也是权力,同时也是他们的责任。而现在,刘伟名让一个因为没钱而让学校拒之门外的学生来求他们給个机会上学,这其实就是在扇他们的脸,讽刺他们的工作。
“嗯,好了,你去忙吧。我想过几天你应该就可以上学了。”刘伟名再次微笑地对程小树说着。
终于等到程小树走了,那位副市长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准备向刘伟名做检讨。
“刘书记,我……”
只是这位副市长话才说了几个字就被刘伟名给打断了,刘伟名直接伸出手说道:“我前面就说了,今天我们不谈任何的公事,我今天出来就是心里不开心想找诸位出来喝喝酒罢了。来,两位,我很诚心地敬你们两位一杯,谢谢你们俩今天给我刘某这么大个面子来赴宴,我刘某人深感荣幸。”刘伟名说完端起酒杯递向副市长和教育局长,也不管两位脸色在数息之间变了多次的颜色的两人,直接把自己面前的酒喝掉,然后开始夹菜。
最可怜的就是那位副市长和教育局局长了,端着酒杯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心里非常的纠结郁闷。
“来来来,都吃,不要客气,我个人就觉得,这些小店的味道才是正宗的,建议你们以后有时间可以多来吃一下。”刘伟名一边说着一边吃,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真的是在说菜,只有在座的几个人才知道他究竟说的是些什么。
“刘大哥,味道怎么样?”这时程小红过来问着刘伟名。
“这个就要问这几位大老板了,几位,人家老板娘问你们味道怎么样,你们都给评价一下吧。”刘伟名笑着指着面前一桌子人问道。
“好,味道真的好,我说句真心话,我这些年吃了那么多,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池民天立即表态说道。
“这位大哥真是会说话,我们这种小店哪有什么手艺可言,都是瞎炒的,只要各位大哥不要觉得太难吃就行了。”池民天这拍到马腿上的马屁让程小红非常不好意思。
而就在这时,外面又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刘伟名转脸,便看到那几个走了过来,刘伟名笑了笑。而程小红脸顿时就变了,赶紧对刘伟名说道:“刘大哥,你带着你的朋友赶紧走吧。这几个人很凶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没事没事,我这位朋友也很凶,不用怕,有什么事情他都会顶住的。”刘伟名指着池民天说道。而池民天却依旧是一脸的不解。
“哟,兄弟,你还真在这啊。”那位看到刘伟名,立即走过来说道。
“当然,我这人说话一般都是言出必行的,做人都得有诚信不是。”刘伟名微笑着说道。
“那最好,哥们几个今天来拿钱了,钱呢?”也不废话,直接开始要钱。
“什么钱?哦,你是说保护费是吧,这个简单,你看到我这位兄弟了没有?今天你们这保护费啊就是他出,你找他就行了。”刘伟名装疯卖傻直接指着池民天说道。
“什么啊?保护费?”池民天听到保护费这三个字直接吓了一大跳,立即站了起来,就差拍桌子了。
“你叫这么大声干嘛?惹恼了这几位兄弟怎么办?这几位兄弟很凶的,一个不开心等下就回拔刀出来砍人,而且,你被砍不要紧,让人家老板娘以后不能在这里做生意了怎么办?”刘伟名装腔作势地对池民天说道。
池民天听到刘伟名的话顿时就怂了,眼睛里面喷着火对几个说道:“多少钱,说吧。”
“不多,一千块。”亮出一根手指说道。
“什么啊?一千?你抢劫啊?”池民天更加愤怒了。
“哟呵,兄弟,明白告诉你,我们就是抢劫你怎么了?还想赖账不成?赶紧的,今天不给就直接砍死你信不信?”说完就从怀里拔出砍刀出来在池民天面前晃了晃说道。
池民天气的嘴唇一直抖,作为一个公安局局长被几个拿到在面前威胁说要砍死你,这是多么大的耻辱?但是他只能忍着,他知道刘伟名今天这么做的目的。
“好,一千是吧,这是一千。你们拿好了、收稳了,要小心这钱烫手。”池民天狠狠地拿出自己的皮夹,从里面抽出十张百元大钞递给几个。
“哟呵,兄弟,你还挺横的嘛。”接过钱,拿出砍刀在池民天的脸上拍了拍,然后说道:“不过今天看在钱的面子上爷不跟你计较,不过下次让我看到你我就非的让你见见血了。”
池民天差点一口血吐出来,只能狠狠地说道:“你最好希望永远不要见到我。”
池民天说这话的时候几个已经扬长而去了。
“还站着干嘛?坐下啊,该喝酒喝酒,别忘了,今天我是请你们出来喝酒的。”刘伟名瞪了眼还在那恶狠狠地望着几个背影的池民天道。
池民天一听刘伟名的话,只能悻悻然地坐下。
“对不起啊,这位大哥,这钱我会还给你的。”程小红看到池民天不开心的样子立即带着歉意说道。
“不用,这钱啊最应该出的人就是他,你说是不是啊,池老板?”刘伟名接过话淡淡地说道。
“是是是。”池民天一听立即点头说是,他知道,这是刘伟名对他的不满。
而这时,昨天的那两个城管又来了,大老远就开始叫程小花的名字了。
“哟,这两位这么快就来了啊,大伙看看,第三处戏又要开始了。”刘伟名笑着说着。
而这时那位主管城建的副市长以及城管局的局长一听刘伟名的话再看到那两个穿着城管衣服的人进来便立即知道,这下落到他们头上了。
“小红妹妹,今天该交费了。”那位猥琐的城管看到程小花便立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