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第710章


小说:红色仕途:平民升迁记  作者:温小二
程小红正要说话,便被刘伟名给拦住了,刘伟名看着那位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和城管局局长说道:“你们俩应该知道怎么办了吧?”
两人一听,便立即站了起来,其中那个城管局局长知道自己的级别最低,而且这些人又是自己主管的,便只能站出来用一种带着官威的方式对两个城管说道:“交费,交什么费啊?你们有什么文件来允许你们可以随便收费的?”
“你谁啊?管你屁事啊?又没问你要钱。 ”那个一脸凶残的男人直接一句话把这位城管局局长给弄的下不来台了。他们只是基层的小喽啰,那里会认识这位城管局局长,而由于今天刘伟名提前通知晚上请他们吃饭,所以一个个都穿着非常正式的西服出来的,每一个人穿制服,所以,这两个城管根本就不知道面前的这人是谁。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随意乱收费,小心我到有关部门去告你们。”城管局局长气的浑身发抖。
“哟呵,真是新鲜,你要告我们,好啊,你告啊?就凭你?小子,不是爷爷小瞧你,爷爷在这一行干了这么多年,要是被你这种小猫小鱼都给告下来了我还混个屁啊。小子,不管你的事最好不要管,有些事情你管不起知道吗?”那位猥琐男突然开枪说着,说完之后又望着程小红说道:“小红妹妹,赶紧的交钱吧,你不交也可以,我们还是昨天的老规矩,你陪我出去喝酒这钱我就不收了,你说好不好?”
“两位大哥,这钱我交我交。”程小红一听立即说道。
“别,我说了,这钱啊由这两位来交。”刘伟名拉住要开始掏钱的程小红,指着那位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和城管局局长说着。
“这??这不好吧,刘大哥,这钱我来出,昨天就是你帮我出的,今天做了几单生意了,我身上还有点钱。”程小红不好意思地说着。
刘伟名没有理程小红,看着哪位副市长和城管局局长说道:“怎么啊?你们还真的准备让人家女孩子来给这笔钱?”
一听这话,那位副市长立即明白过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淡淡地对两位城管说道:“多少钱?”
“不多,两百五。”猥琐一点的城管淡淡地说道。
“大哥,怎么又多了五十?你们不能这样啊。”程小红一听就急了。
“哥见到这几个很不爽,有意见?有意见就三百。”猥琐男非常“霸气。”地说道。
“三百是吧?这是三百,拿了就赶紧滚吧。”
副市长到底是副市长,自然有股霸气,拿出三张一百的递给城管冷冷地说道。
“哟呵,还挺横的,小子,别以为戴了一副眼镜就把自己当成什么文明人了,最多也不过是个斯文败类罢了。不过,爷今天心情好,不与你一般见识。走了。”猥琐男喜滋滋地数了下那仅仅只有三张的百元大钞奚落着副市长,然后转身离开。而这位副市长的脸上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而刘伟名则头都没抬一下,专心致志地吃着菜。
“各位,菜够不够?不够就再加点?”刘伟名突然抬起头来问道。网
“够了够了,刘书记,我们都吃饱了。”一听刘伟名的话,本来就完全没有任何食欲的几个人立即异口同声地回答着。
“哦,都吃饱了啊?那行,吃饱了那你们就都回去吧。今天晚上这顿饭我吃的很开心,不知道你们开不开心?”刘伟名一边擦嘴一边问道。
“开心开心。”一个个都点头。
“开心就好,既然开心,那么以后有机会我会经常请你们出来吃饭喝酒的,当然,都是我私人掏腰包自费,绝对不会占用公款的。好了,吃饱就都回去吧,奉劝各位都走路回去,就当是散步,这白山街边两边的风景你们应该多参观参观,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面是看不到什么好风景的。”刘伟名笑了笑然后加重语气说了一句。
“刘书记,我……”一听刘伟名这话,那位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又准备说什么,只是又被刘伟名伸出手给打断。
“不要在这跟我解释什么,我这人的脾气你们都知道,我只注重最终的结果,有句话叫做事实胜于雄辩,所以,不需要解释。我今天请你们过来吃饭的目的我想现在你们心里也应该明白了,今天你们也当了一回老百姓,也应该明白老百姓平时的日子有多么难过了。我曾经最喜欢一句话,这也是最普遍的一句话,那就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我没事的时候喜欢总喜欢在街上散步,这一散步有时候往往就能发现很多很多的问题,以后有事没事我就会请你们出来喝酒的,但是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你们自己心里最好要有个数。当然,我欢迎你们随时过来向我汇报工作。今天就到这吧,该走的都走,你们吃饱了我可还没有吃饱。”刘伟名放下筷子认认真真地说了几句,然后就开始下逐客令了。
几个人全都欲言又止,但是却又都明白了刘伟名言语中的意思,于是,一个个便开始犹豫不决地慢慢地向外面走去。
“刘大哥,你朋友怎么都走了?是不是我的菜味道不好啊?”程小红一看人一下子就都走了,立即说道。
“不是,他们临时有事便提前走了。”刘伟名摇了摇头说道。
“刘大哥,说真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您了,这两天你已经帮了我不少忙了,这些钱我无论如何都要还给你的,你一定要接。”程小红坚持说道。
“你钱多吗?既然钱多还不如让你弟弟去上学。”刘伟名直接说道,说完了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太重了,又说道:“过两天你再带着你弟弟去那所学校,再找校长,我想这次校长应该是不会再拒绝你们的了。学校要求该交的钱还是交,不该交的钱一分也别交,如果,确实是有困难的话,就找找国家相关的政策,看看国家都有哪些对待贫困学生的优惠政策,你们符合条件应该是可以申请的。我这里有几千块钱,你拿过去先给你妈把病给治好。”
“不行,这怎么行啊,刘大哥,你已经帮了我够多了,我怎么能再要你的钱?而且,我做点小本生意勉强可以给我妈买药了。”程小红不断地拒绝着。
“那你弟弟的学费呢?教育对于孩子来说非常重要,你就先收下吧,以后宽裕了再还给我,只要你不认为我是别有用心就行了。”刘伟名笑着说道。他的话让程小红的脸蛋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他当然明白刘伟名所说的别有用心是个什么意思,也明白刘伟名只不过是开玩笑的,不过她的小心脏却偏偏不由控制地加速跳动起来了。
“哦,对了,这伙人以后肯定是不敢再来这里要钱了,你啊,就安心做生意吧。以后有机会的话还是找个固定的门面来做,这样子摆在街道边确实于市容市貌不太好。好了,我走了。”刘伟名擦了擦嘴转身离开。
“等等,刘大哥。”程小红半响没反应过来,一直等到刘伟名走远了,才醒悟,然后追了上来。
“怎么了?”刘伟名转身问道。
“把您的电话号码留一下。”程小红脸红红地问道。
“号码就不留了,我不习惯用手机。不过你放心,我会经常来这吃饭的,跑不掉。走了。”刘伟名敷衍地说了一句然后再次离开。
他已经认定了,这是一对贫穷、勤劳、朴素的农民姐弟,不过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却有太多的不幸。刘伟名帮他们第一是发自内心的,第二却是因为他觉得这对姐妹之所以会这么艰难,于政fu的政策不到位有着莫大的关系,他深表自责。这样做也算是一种补救吧。
第二天,刘伟名才进办公室不久,唐伟龙就进来汇报,说是公安局局长池民天来汇报工作来了。刘伟名愣了愣,然后对唐伟龙说道:“说我在忙,让他等一下,半个小时后再让他进来。”
唐伟龙点了点头然后出去,他知道刘伟名的用意,这是故意敲打池民天呢。
池民天听过唐伟龙的话之后顿时便变的沮丧了,开始老老实实地坐在外面等着。
半个小时之后,唐伟龙才提醒池民天可以进去了。
池民天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警服,然后敲了敲刘伟名办公室的门推门进去。
“来啦?自己坐吧。”刘伟名一边签证字头都没抬一下说道。
池民天有点拘束地在刘伟名面前坐下,见刘伟名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他便也只好呆呆地坐在那等着。
“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听着。”等了一会儿,刘伟名开口说道,不过,却依旧没有抬头,继续在那签着文件。
“刘书记,我今天过来是向您做检讨的。”池民天鼓起勇气说道。
“检讨?那说来听听吧。”刘伟名终于停下手中的文件,往后仰,靠在椅子上慢慢地说着。
“刘书记,我原本以为黑虎帮被铲除之后,白山的治安就基本上已经稳定了,可我没有想到还有那么多小鱼小虾,这是我分析错误,完全是我个人的问题。”池民天一板一眼地说着。
刘伟名就这么看着池民天,然后问道:“没了?”
池民天有点错愕,然后绞尽脑汁道:“另外我工作不负责任,缺乏责任心。”
刘伟名听了后笑了笑,半天都没有说话,只是抽烟。
刘伟名越是不说话池民天就越是心慌,他不明白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只能低着头呆呆地坐在那等着刘伟名的训示。
“很好,说的很好,自我检讨的也很到位。”刘伟名半响后说出了这么一句。
“啊?”池民天惊讶地望向刘伟名,原本以为刘伟名肯定会把自己骂一顿,哪知道最后却是刘伟名的夸奖。
“当然,我觉得你只适合做一个公安局局长,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这个位置并不适合你。”刘伟名接着又淡淡地说了一句。
池民天听了刘伟名这句话,觉得就是一个晴天霹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是他做梦都想得到的。当宣布他暂代政法委书记的时候,他别提有多兴奋了。当然,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刘伟名在背后支持他才有的今天,而现在刘伟名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池民天一下子就接近崩溃了。
“刘书记??。”池民天急的直接站了起来。
“我当时看好你,是相信你的能力,而现在看来,你能力是有,但是眼光却只停留在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上面。作为一个公安局局长你只需要关心你公安局内部的那些事情也就够了,就比如这件事情,你只需要关心治安问题。所以我说你说的很对,检讨的也很深刻到位。但是作为一个市委常委、一个决策者你觉得你够资格吗?你看待问题全面吗?我们所有部门做的一切工作其实都是在围着两个中心点服务,一个是稳定,另一个是发展。你考虑一切问题都要从这两个点出发,而不应该是单纯的考虑治安问题。当然,维持好治安也是在维护稳定,保持发展。你这么做是没有错,唯一错的是你思考问题的方向不对。我希望你成为一个好的决策者,而不是一个执行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刘伟名语重心长地说道。
“明白。”池民天终于明白了刘伟名的意思,很郑重地点头说是。
“你回去好好地想想这个问题吧,该怎么做你自己去想,我只要求稳定与发展。如果我再看到你管的那摊事还有任何阻碍稳定和发展的,我唯你是问。”最后刘伟名语气很严肃地说道。
池民天一听,又站了起来,做着保证说道:“请刘书记放心,我们公检法系统一定会确保稳定,为白山的发展开路。”
刘伟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能明白这点就非常好。”
“没什么事了的话你就先走吧,看你的表现了,如果确认你的能力足以胜任一个常委,我会考虑把你候补进常委班子的。”刘伟名最后对池民天下着逐客令。等池民天离开了之后刘伟名把唐伟龙叫了进来,淡淡地吩咐道:“今天如果有城建以及教育系统的人来向我汇报工作一律挡了,就说我没空。包括政fu那边的副市长。”
唐伟龙虽然有点疑惑,却还是点头。
刘伟名继续批着文件,没多久姚宏从外面敲门进来。